「別瞎說,都是兄弟,讓別人聽了不是看笑話嗎?」

老五張張嘴沒在說話,易陽想了想,還是決定去看一看,不管以前如何,終究是自己的一個哥哥。

「小七怎麼樣了?」

「還那樣,在河北安家了,讓他回來也不回來,說是不想回來了,就當沒親戚了。」

提起小七,二哥也愁,小七不回來和易陽也有關係,當年他爸租了易陽家的房子,說是租,也沒給過錢,後來竟然說是自己家的,還想讓易陽把房子給他,易陽一生氣找到了叔爺爺,一家人鬧了個沒臉,易陽上次見他還是四叔的葬禮。

「也怪我當年年輕氣盛,那就明天去看三哥吧。」

開發區監獄,兄弟幾個又一次見面了。

「你們怎麼來了?看我笑話。」

「易老三,你以為我們願意來,要不是二哥說的,誰想來看你。」

「那你們就走,我還不願意見你們呢。」

老三老五不對付大家都知道,老五一直覺得老三給家裡丟人。

「好了,別鬧了,這麼大歲數了,什麼事兒還看不開。」

易陽說話了,到底是有一些分量的。

「三哥,老五這個人就這樣,你也別放在心裡,不過他有句話說得對,真是二哥讓我們來的,我們你可以不在意,但是二哥對你是真心實意的。」

老三雖然賭,但是不是壞的不可救藥那種,他知道二哥對他是真的好,這些年二哥來看過他很多次。

「老三,你也不用說那些,二哥對我好我知道,不過我也知道,二哥求你幫我,你不幫,我現在估計是老死在監獄里了,別的我也不求你,這些人里就你有錢,我在監獄里都看到你的新聞,我家那個你也知道,被我耽誤了,幫我照顧一下,就全了咱們兄弟的情誼。」

「老三……」

二哥要說話,易陽沒讓。

「三哥,不說別的,他和我都出五服的關係了,我憑什麼幫他,你要是自己爭取減刑,早點兒出來,沒準我能看在你的面子上幫幫他,要不然,我是不會管的,二哥,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二哥還想說什麼,終究是沒說出來,只是告訴老三好好保重,幾個人走了,沒人看到老三看著他們的目光中有著不一樣的情感。

「老四,剛才怎麼不告訴你三哥,明明是你用我的名義給他家孩子錢買房子,又給他找工作,這些事兒你應該說的。」

「二哥,有些事情沒有必要說出來,做了就是做了,我也希望他真的還能出來,走到我面前和我說話。」

上了車,沒有人說話,車上出奇的安靜,監獄里,老三捏著兒子寫的信,上面隱約還能看到一些字。

「爸,我買房子了,二大爺借的,不過我聽說二大爺家裡也沒錢,我懷疑是四叔,但是二大爺不承認,爸,出來別賭了,到時候我養你。」

老三知道,兒子的猜測是正確的,他了解自己這個不怎麼親的弟弟。 大仙農公司要創建產業園區,無疑讓不少人對此議論不少,雖然都知道最近大仙農公司業務在不斷擴大,但也就屬於小廠而已,但產業園就不同了,那可是真正的大集團大企業啊,整個雙流鄉也沒有哪個公司有這種魄力,耗資太大。

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傳了出來,泄露了大仙農工業園的一些規劃來,初步投資在一億五千萬,計劃提供就業崗位三千個!

「俺的天啊,那是多少錢啊!」鄉村之中,莫說是一億五千萬,哪怕是一萬五千塊對很多家庭而言都是一筆巨資,但是而今竟然是一億五千萬!

這個錢,對於無數人而言,想想都不敢!

「他哪來的那麼多錢,這娃真了不起!」

一些人感嘆這筆巨額投資,自然也有著很多人對產業園提供的三千個就業崗位也充滿了期待,現在很多人都知道大仙農公司的高福利,而今一次性多出三千個就業崗位,自然而然很多人都有這個想法。

「這個好啊,到時候俺讓俺那幾個不成器的兒子都回來給林楠打工好了,咋說也是在自家門口,再也不用背井離鄉了!」一名老人笑著說道,就在產業園邊上的另一個村子。

「對,這對咱們村來說也是大福利,到時候咱們村也肯定能沾沾光。」

那個村子的人很高興,這次的征地其實也有部分他們的,只不過對於征地幹什麼,政府並沒有多說,也沒有人知道是大仙農公司的事情,而今這件事一說出,頓時讓他們也很高興。

這種事情大家都明白,屬於好事,家門口就有這麼好的企業,還出去幹嘛?方便太多了。

一個產業園,往往能形成一個小的商業圈都完全有可能,到時候帶動的就業崗位,遠遠不止三千這麼簡單。

自然,雙石村的人也都聽到了這個消息,下午忙完林楠回家的時候,不少人看向林楠的眼睛都要放光了,個別人更是非常主動的上前,詢問以後還要不要招工之類的。

對此,林楠都客氣的回應,招人那是肯定的,只不過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最快也要明天夏天了。

回到家,林母二人自然也問起了這件事,對於產業園的事情之前連他們都不知道,今天還是聽村裡人談論這件事一億五千萬的天文數字,將他們夫妻著實嚇了一大跳。

「林楠,你哪來那麼多錢?」林母開口問道,現在每日地里的收入他們夫妻也隱約知道一些,價格什麼的稍微一算就知道,但也不可能有那麼多錢,更何況花錢的地方也不少。

聽到這話,林楠輕笑一聲,若是之前林楠也覺得這是天文數字,但是眼下這筆錢林楠還真拿的起。

上次東海市回來,林楠帶回一億四千的巨資,這次縣城陳洪輝之事,陳家又賠償一個億,再加上現在公司的日進斗金,不說多,兩三個億林楠還是拿的出來的。

現在算下來,哪怕是林楠自己都被小小的嚇了一跳,這筆錢還真是不少,越想越激動。

「爹娘,今後你們要記住,你們的兒子是無所不能的,不就一億五千萬嗎?小錢!」林楠輕笑道,故意擺出一副你們兒子是大款的模樣!

「好了,少在爹娘面前裝蒜,再怎麼厲害,你不還是娘的兒子!」林母看著兒子這幅模樣,笑罵道。

一家人也都笑了起來,既然兒子有錢,至於怎麼來的他們也就不用問了,反正是兒子的,那就夠了。

沒多久,林長福到來,林楠產業園的事情他也聽說了,現在因為林楠的事情,雙石村也算是揚名了,在這方圓數十里遠近聞名,誰都知道雙石村出了一個了不起的人物,他這個村子自然也面上有光,今天得知林楠產業園的事情,林長福自然也想到了很多,第一件事也是為了全村人謀福利的事情。

整個雙石村有著三四百人,但現在村子里總共也就兩百多人而已,剩下一小半人的人在外地打工,這就使得村裡多了不少留守老人和留守兒童,林楠產業園需要那麼多工人,自然而然他就想到了這件事,想嘗試研究下能否將村裡外出的人召回來一部分,一個村子想要發展,沒人肯定是不行的,老弱婦孺之類的能幹點啥?

對於這件事,林楠自然沒意見,他開廠辦企業說到底之前也是因為關悅的那番話。

有多大的本事,也就有著多大的責任,而今他們這裡出現了一個林楠,他就有這個責任去帶領村民們走出貧困!

接下來的幾天,林楠的工作地點又轉移到了試驗大棚,從南方購買的香蕉樹到了,物流送到縣城,然後林楠讓送貨的車子直接給帶了回來。

看到林楠要在大棚內種植這東西,即便是林母他們連忙搖頭,蘋果梨子瓜果之類的,他們這裡還有些種植,但香蕉這東西這裡根本無法成長,哪怕是他們這種農民也知道這個常識,不過林楠倒是非常的有興緻。

眼下試驗大棚內,加上這顆香蕉樹,便有了五種,除了這個香蕉,其他的基本上都開花結果了!

幸好這裡也就林楠自己能進來,否則定然要震驚的合不攏嘴,這個季節,實在是太反常了,簡直難以置信。

不過在這裡,林楠就是創造了這個奇迹,他很期待。

公司里,這幾天楊瑾明顯忙碌了不少,楊胖子也不再清閑了,楊瑾現在整天忙碌著產業園區的事情,征地的事情算是解決了,陳庄的問題在關悅的親自監督下,請來最好的法師和風水師傅來辦理遷墳之事,楊瑾也安排好了一處建造祠堂之地,浩浩蕩蕩的開工了,陳庄之人的怨氣也消除了,很快產業園用地就要交付了,剩下的便是大仙農公司的事情了。

當然,林楠這位老闆肯定是不管不問,基本上是楊瑾一手抄刀負責,一個人都要忙成兩人,公司的事情自然也就落在楊胖子身上,讓楊胖子也沒少抱怨,真正接替了他的工作才發現,原來霸道總裁也不是那麼好當的! 晚上,林楠依舊抱著電話和周穎暢聊,難得有這麼一個機會,這段時間周穎忙的不行,連省城他和楊胖子都沒有過去,不是不想,是二人太忙,不讓他們過去,以至於這次的相思時間有點小長,楊胖子怨聲載道的,哪怕是現在依舊有些不怎麼樂意。

不僅見面變得難了,想好好聊聊天一解相思之苦也變得困難不少。

林楠記得這應該這一個禮拜唯一的一次,看著面色都顯得有些憔悴、消瘦了一圈的周穎,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

「乖,別那麼拚命,差不多就行了。」林楠開口,雖然明知道她們在幹什麼,但林楠一直裝著不知道。

電話那頭,周穎穿著一件睡裙,睡裙內的情形若隱若現,躺在床上看樣子都不想動了,不過聽到林楠這話,依舊顯得很幸福與甜蜜,她不是不想每天都找這個男人聊聊,有著這個男人的甜言蜜語,她也能覺得輕鬆一些,但實際上這幾天太忙了太累了。

不過還好,馬上就要結束了,她要給這個深愛的男人一個巨大的驚喜!

「放心吧,我沒事的,讓你幫忙安排的東西怎麼樣了,我那朋友可是很快要用的,每天穩定供應的。」周穎開口說道,心中頗為高興,一旦正式開張營業,一切也就都值了。

若是其他人其他產品,短時間的時間還真搞不定,不過對於林楠而言,這個時間足夠。

冷情總裁,騙愛成癮 「放心,已經準備好了,你要的蔬菜類基本上都有,唯獨缺少肉類的,魚類倒是可以提供一些。」林楠笑著說道。

周穎點頭,這個她也知道,雖然吳培軍這位老爸不止一次給自己聯繫過,誇讚過養殖場的事情,但畢竟才剛剛起步,還有待於一段時間才能出欄,而且她也知道這些肉類的美味,吳培軍親身體會過的。

抱著電話,二人親昵的聊著,周穎困的不行,到最後竟然直接抱著手機睡著了,看著睡熟中的那個身影,連手機都沒有來得及關,林楠忍不住輕笑,對著手機親吻了一下,這才掛了電話。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就跑到地里研究起來,答應周穎的自己肯定要做好,也關係到她們生意的成敗關鍵,自然不會大意。

對於餐廳而言,最重要的也就那麼幾種蔬菜,除了眼下大規模種植的,林楠早已規劃出幾種適合的產品,辣椒、生菜、茄子、萵筍、藕片等等,都是屬於最常見的產品,種植起來也沒什麼難度,直接安排就是了。

讓林忠安排將原本的一座大棚完全給騰出來,一個三畝地的大棚完全種植這些東西,再加上現在的其他產品,總共十幾個產品,相比足夠她們需要了,有著這些產品的支持,想必想差都不可能。

對於林楠突然間要種植這些東西,林忠頗為好奇,不過林楠如此安排,他也就讓人做了,種子什麼的林楠之前就準備了一些,當場種下,估計很快就差不多夠了。

忙完這些,吃過早飯林楠又來到魚塘,張富貴還在餵魚,看到林楠到來連忙迎了上來,林楠也算是有段時間沒來了。

「林楠,你看看咱這些魚,咋就長那麼快,這太不符合常理了,要不要去給它們做個化驗,別到時候出啥問題。」張富貴開口,對這件事很上心。

這一切對他而言都透露著奇怪,甚至是震驚。

一開始他就看的出這池子魚了不得,但也沒想到會那麼多特殊!

長勢太快了,尤其是這段時間,怎麼感覺一個個都跟吃了生長激素一般,最大的魚已經要長到一斤多重了,小的也都是大半斤以上的,算算養殖的時間,這個速度絕對超級恐怖!

踏天神王 林楠聞言輕笑,這種事情也就只有他自己明白,為了儘可能的讓它們早點問世,林楠不惜耗費靈氣值購買了一些好東西餵給它們,自然而然也就長的快了一些。

對於張富貴擔心的其他問題,還想去化驗什麼的則是完全沒有什麼必要了。

用養殖靈魚的方式來餵養這些普通的魚類,只能讓它們變得美味,變得健康,其他就沒什麼必要了。

不過聽他這麼一說,林楠倒是有了其他的想法。

「張叔,化驗就不必了,你幫忙打撈幾條大魚,咱們嘗嘗就知道了!」林楠說道。

事實說話,這才是硬道理,林楠也充滿了期待,貌似很久都沒有吃過魚類了,以前的林楠也不怎麼喜歡,而今既然懷疑,那就嘗嘗好了,這池塘的魚,林楠前後也是耗費了四五千的靈氣值,投入不算小。

聽到林楠的話,張富貴猶豫了一下之後點頭,他還是覺得化驗最好,不過能品嘗下也不錯,他也是非常想知道魚的味道如何,對於他這種人而言,是好是壞吃到嘴裡也能發現的。

當下,張富貴也不耽擱,找來一條大網,直接在魚塘內動了起來,整天照看這些魚,他很清楚大魚一般聚集在何處,一網下去,足足有著十幾條黃河鯉魚被抓了上來,看著這些活蹦亂跳的魚,二人臉上喜色都不少。

唯獨有些不怎麼滿意的就是太小了。

這種黃河鯉魚,稍微大點的都能達到四五斤,大的甚至十幾斤都可能,而眼下魚塘內最大的也就一斤多點而已,顯然太小。

選擇了四條大點的魚,其他的都放生在魚塘內,給張富貴留了一條,剩下的三條林楠直接帶回公司小樓,準備讓食堂的師傅加工一下給所有人都嘗嘗,也就當作一個特殊的福利了。

公司小樓內,對於老闆突然間帶著三條算是個頭頗小的黃河鯉魚,其他人都有些不解,不過一聽是為了嘗試林楠的新產品,頓時大家都來了興緻,自家老闆搗鼓出來的東西,還是非常充滿誘惑的,大家也都是興趣很足,不知道被他養殖出來的黃河鯉魚能有什麼特殊的。

身為華夏四大名魚的黃河鯉魚,本身還是充滿了不小的誘惑的,身後就是那條大河,關於黃河鯉魚的傳說不少。 所有親戚都走完了,事情也辦完了,易陽開始收拾老房子,以前他帶著媳婦兒還參觀過,不過也好多年沒回來了。

「先去爸爸的房間吧,應該是沒什麼東西了,有也是一些沒用的,先看看。」

老爺子年輕時候喜歡讀書,好像唱戲的人都喜歡讀書,他們有的時候通過讀書能夠更加了解歷史,了解人物,演出來的效果也是更好。

「爸還有這張照片呢?」

周子怡聽見易陽說話,走過去,上面是一家四口,易陽的爺爺,還是父母,還有他,只不過那時候他還光著屁股。

「看不出來你那時候真挺胖,比三四歲的時候感覺還胖,拿著,回家對比一下。」

父親的東西很好收拾,到最後也就是這麼一張照片值得留著。

「去爺爺的房間吧,我爸沒收拾過,本來想著不著急,沒想到最後生病了,也就沒再回來過。」

推開門,裡面的氣味兒改成,一個星期就有人過來打掃灰塵,通風,所以看起來還是挺乾淨的。

漫威世界的替身使者 「爺爺這裡的書真多,上次來著急也沒有仔細看,你看,這裡還有很多字畫呢。」

易陽走過去,拿起來,打開,是一副山水畫,只不過下面落款是易霖先生,這是爺爺的名字,很顯然畫也是爺爺畫的。

「打開看看其它的,沒準有個名人字畫,別到時候扔了。」

兩個人一幅幅的打開,都是爺爺畫的,沒看出來有什麼特別。

「估計就是爺爺畫完覺得還不錯,就留下了,看別的吧。」

兩個人收拾了一下,最後也沒收拾出來什麼,就是一些書籍,這些東西也不算名貴,不過易陽也當作紀念收了起來。

「牆上這幅畫要嗎?」

「我看看。」

聽到媳婦兒的話,易陽走過去,發現是一副泰山圖,畫的還不錯,只不過山頂的部分看起來有些奇怪,好像更有層次感。

「拿著吧,雖然沒有落款,估計也是爺爺寫的,先拿回家裡去再說,不行就掛在空房間里。」

易陽上去準備收畫,他越看山頂越不對勁,用手摸了一下,好像比下面厚一些。

「你看這兒,我感覺好想畫裡面有東西。」

「東西?」

把畫重新打開,易陽仔細看了一下,他確定,絕對有夾層,看了一下,沒有刀,就用手慢慢的撕開,結果,裡面就讓有一張紙,上面的字很小,肉眼能看到,但是比較費勁。

「我記得爺爺有個放大鏡就在桌子里,你說會不會爺爺有一個寶藏什麼的,就等著我們發現呢。」

「別做夢了,更何況現在我們也不缺寶藏。」

易陽笑了一下,覺得也對,不過上面的內容他還是要看的,終於,在爺爺的桌子下面找到了一個放大鏡。

「我看看爺爺留下了什麼,好像是日記。」

「日本來打進來的第一個月,很多人已經逃難去了,我不能走,我要保護家裡,晚上,家裡來了幾個人,說是打鬼子的,受了傷,我留下他們進行救治,臨走的時候拿走了我捐出去的大洋,我知道,我是在坐正確的事情。」

「日本鬼子開始殺人,很多人因為不聽話被殺掉了,現在就剩我們幾個老傢伙,這一天我做了個決定,投降,我可以背負罵名,只要能為打跑他們提供幫助。」

「弟弟不見了,家裡來信說是打鬼子去了,我表面呵斥,其實心裏面是贊同的,我們兄弟為了解放而戰鬥。」

「終於見到弟弟,我給他拿走了很多錢,這是我這些年攢下來的,我告訴弟弟,不要對別人解釋,我就是個生意人,讓大家知道,我只是生意人。」

後面開始內容就殘缺了不少,易陽估計是分開藏的,不過剩下的內容也讓易陽驚了。

「終於解放了,我沒有被人人喊打,而是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商人,拒絕了上頭的一切條件,我讓他們把功勞榮譽給戰場上的人,我只想做個商人,好好照顧我的孩子,不過我終究是俗人,打算把我捐助過的錢寫出來,留作紀念。」

後面就是賬目,林林總總有一千多筆,金額大小都有,而且捐助的都是一些名人,解放之後都是響噹噹的人物,易陽沒想到,原來家裡不只有叔爺爺一個功勛,自己的爺爺竟然也是做過貢獻的人。

日記里還提到了爺爺留下過一張照片,就夾在給父親的書里,不過易陽不記得老爺子給他留下過什麼書,也不記得看到過什麼照片。

「真沒想到,爺爺竟然藏的那麼深,我還奇怪,結婚的時候有那麼多人祝賀我們,原來不只是叔爺爺的原因,本來以為我做的挺好,和爺爺他們一比,還真是受打擊。」

把東西收拾好,兩個人默契的沒有再提這件事,有些東西放在心裡就好,沒必要拿出來,畢竟,榮譽都是先人的。

家裡收拾完了,兩個人選擇離開,把東西交給了老五,讓他家孩子幫忙送回帝都,他們直接去下一站。

「老四,不知道你這一走咱們還能不能見面了,二哥知道你是好人,有時間多回來看看,家裡人等你。」

易陽沒說什麼,點了點頭,看著一群人站在那裡久久沒有動,他心裡也不好受,這些人是真正有血緣關係的,可以說也是易陽的一個牽挂,但是他有種預感,自己再也回不來了。

新一站易陽選擇的是媳婦兒的老家,自從岳父岳母去世后,他們兩個很久沒回去了,其實周子怡的直系親屬多一些,經常打電話讓他們回去,兩個人一直四處遊盪,也沒想著,現在有時間了,也應該回去看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