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留手了!我們已經消磨夠長的時間了,若是再被其他人發現就有麻煩了!做掉他!」

兩人不再有任何的留守,戰將級別的力量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飛騰在半空之中,一道凌厲無比的力量從其中一人的手上綻放。

「死!」

他猛然一喝,周圍的氣場瞬間改變,一道肉眼難以見到的光芒瞬間從他眉心發出,而後他整個人速度奇快的朝著向蒙飛的方向衝去。

「遮天式!」向蒙飛臨危不亂,急忙改變戰技。

他全身徒然發光,讓人難以看透他所在的方位。

「嘿嘿……向少爺,這一招也許你對別人用還行得通,但我們兄弟倆……嘿嘿……」說著,其中一個人身上的血腥之氣頓時大開,一條條肉眼可見的血絲不斷的朝著向蒙飛的方向纏襲而去……

「糟了!」

向蒙飛臉色一變,他身上早已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傷口,而那些血絲,此刻則正是不斷的朝著他的傷口之上蔓延。

「嘿嘿……向少爺,跟我們比起來,你只是溫室中的花朵,我們身經百戰,早已看透了你的伎倆……既然你不肯想讓,也就別怪我們下殺手了……嘿嘿嘿嘿!」一個聲音在向蒙飛耳中響起。

此時其中一個中年人已經雙眼通紅,面色陰冷的朝他笑著。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此時此刻的向蒙飛看上去有些狼狽。

而他眼前的那個中年男子,同樣是有些狼狽……

「哼!沒想到玄天門竟然會連這個東西都給你了!不過這種保命符,你也只能用一次吧……嘿嘿,接下來你還是無法活下去!」中年男子冷笑。

在最危險的關頭,向蒙飛毅然點燃了自己眉心之中的保命符,將中年男子的煉血之術給破了開來。

他眉心流血,整個人變得有些憔悴,的確正如這人所說的,這種保命之招太過消耗血氣,所以只能使用一次。

「張氏兄弟,張血,張刀,早已聽說你們混了進來,只不過我沒想到最後竟然是我先遇到你們……」向蒙飛冷冷的看著眼前兩人。

張血跟張刀自然就是這二人的名字,他們是兄弟,也是許多人所公認的敵人。

「嘿嘿……沒想到你們這些大勢力竟然還真的發現了我們的存在啊……不過這樣又如何,到頭來還不是讓我們進來了?而你向蒙飛……游龍榜上前一百名的天才,最後不同樣是要死在我們的手中么?」臉上有幾條刀疤的中年男人猙獰一笑。

「你就是張刀吧?顏如其名,聽聞你曾經殺過不少的天才,身上帶著不少的寶物吧?」向蒙飛此時竟然也不亂,只是像是在扯些平常事一樣的看向張刀。

「是又怎麼樣?很快你身上所有的也會是我的了……」張刀冷冷一笑。

向蒙飛不說話,只是將眼睛緩緩閉起,看上去就像是束手無策想要放棄了那樣。

但在遠處觀察的紀羽卻不會這麼認為,向蒙飛身上的氣息起伏有致,一道道戰氣在丹田之中匯聚,而後不斷的朝著某一處牽引,似乎是在醞釀些什麼……

「這傢伙應該還有后招啊……」紀羽心中喃喃道。

他沒有走開,而是一直在這裡潛伏著,因為那顆種子,那是火焰種子。

火焰,那是紀羽的本源力量,他的丹天戰體蛻變正是由火焰引起的,而他現在用的最多的便是火靈變,所以這火焰種子對他來說是非常有用的,他怎麼可能會離開?

然而,他面前還有向蒙飛,還有張氏兄弟,這三個人現在都是要比他強大的,所以他選擇了潛伏,等待著機會的出現。

張氏兄弟似乎全然不知此時向蒙飛身上的異變,一副磨刀霍霍的樣子,大概便是以為向蒙飛已經成為他們手中的魚肉,任他們宰割了。

一道道血氣從張血身上蔓延而開,這一霎,張血變得極其的猙獰,他全身似乎都出現了許多密密麻麻的小孔,看上去都讓人有些噁心,而一條條的血絲不斷的從他身上的那些小孔蔓延出來,不斷的朝著向蒙飛衝去。

而就在這血絲將來接近向蒙飛之時,向蒙飛的眼睛也忽然睜了開來……

「煉!」此時,向蒙飛似乎已經準備完畢,輕聲喝出一個鍊字,頓時,他身上的力量頓時便開始燃燒起來,一道道的火焰從他周圍燃燒而起。

血絲在碰上火焰之時,轟的一聲便開始燃燒了起來。

「早知道你們會出現在這裡,我怎麼可能會沒有任何的防備?」向蒙飛忽然冷冷一笑。

「這是什麼!琉璃之火!」張血臉色大變,驚慌失措。

琉璃之火,火焰猶如琉璃色,燃燒開始便不會停下來,除非將燃燒的對象燒成灰燼!

「哼!沒想到玄天門為了對付我們,連這些都已經交給你了啊……我想其他幾個勢力的弟子應該也有相對應的寶物吧!」張刀臉色一沉。

「這個我不知道,不過我只知道,你們終將要死在我的手上!」向蒙飛面無表情,最後也只是淡淡一笑。

琉璃火不斷的燃燒,然而出乎意料的,起初張氏兄弟還是一臉慌張,當現在卻又冷笑不已。

向蒙飛臉色幾次變化,然而卻還是沒有想出到底是什麼回事。

「向蒙飛啊向蒙飛,你終究是太年輕了啊……難道真的以為這樣的小計倆我們便會上當?」張刀忽然猙獰一笑。

而此時,向蒙飛臉色終究是變了,他終於發現了什麼地方不妥了!

那琉璃之火燃燒……看上去是燒的是張血的血,然而他身上的血氣也是不斷的在流走!

張血臉色不斷的蒼白下去,但自己身上的血氣也不斷的減少,最後只會落得兩人在拼血氣!

張血是亡命之徒,向蒙飛萬萬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會落得這樣的地步……

「嘿嘿,你還真以為我會跟你同歸於盡么?」忽然,張血冷冷一笑,便見張刀一手伸到了他的面前,他絲毫沒有猶豫,一口便是咬下,血,不斷的從張刀的手上流向了張血的口中……

向蒙飛咬了咬牙,這樣他就相當於是一個人在跟兩個人拼血氣了,最後也定然是他先死……

「唉……原本我還以為自己能當回黃雀的,沒想到螳螂不太給力啊!」

就在此時,一聲嘆息之聲兀然傳來。

「誰!」

「什麼人!」

張氏兄弟臉色同時一變,竟然真的有人在這個時候忽然出現了?

紀羽也是有些無奈啊……他慢慢的走出,原本以為向蒙飛能給他拖垮這兩個人的,結果還是他大意了,這向蒙飛終究還是太年輕,不懂戰鬥之道啊……現在就已經束手無策了,最後這火焰種子他肯定也得不到,迫不得已,他也只能跟著出手。

「你是什麼人?」

看著紀羽的到來,張氏兄弟臉色一沉,因為他們絲毫沒有感覺到這個人是什麼時候,是怎麼來的,甚至現在,這個人站在他們的面前,他們都感覺不到這個人到底有多強大。

紀羽也沒有理會二人,只是獨自走到了向蒙飛的旁邊。

「戰力不錯……可惜太年輕!」紀羽搖了搖頭。

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他也覺得怪彆扭的,太年輕……其實他就比向蒙飛還小……

當然,他所說的年輕,那是指戰鬥經歷得太少了,生死戰經歷太少了。

說著,紀羽在眾目睽睽之下,伸出一隻手,手上忽然生出了幾道火焰,朝著向蒙飛所發出的琉璃之火覆沒而去。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向蒙飛瞳孔微微一縮,只看著琉璃之火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失,被這忽然出現的少年弄出的火焰給吞噬了!

他還有些不敢接受這種結果,琉璃之火……要知道這可是他的宗門重寶,這是聖火,只有聖人才能用出的火焰,可以燃盡一切,現在紫天大陸上沒有聖人,這種聖火自然也是非常寶貴的。

但他萬萬不敢相信……聖火,竟然在這少年手上抹一抹就沒了!

「發什麼呆?還不服嗎?」這時,紀羽的聲音又傳入了他的耳邊,讓他又是一怔。

「你……你是什麼人?這火焰又是什麼?」向蒙飛看著紀羽,他從未見過此人,他不相信一個有能力覆沒他琉璃之火的人會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普通人,然而,他卻也真的是絲毫想不出這人到底是誰……

「我?我是想要奪取那火焰種子的人,只是沒想到你有點讓我失望,我不得不先一步出手了。」

向蒙飛有些蒙了……這話也能當著他的面說出來?這少年什麼來頭,這種自信跟膽識還真的是少有的。

「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

而就在此時,一個惡狠狠的聲音也傳了過來,張氏兄弟他們見紀羽絲毫不理會他們,心頭也是惱怒。

但見到紀羽竟然隨便就覆沒了琉璃之火,到頭來他們還是沒敢輕舉妄動,這少年肯定不簡單,而且他們還一點不清楚此人的底細。

「這凝氣草,服下,搞掂那兩個傢伙再說!」紀羽將凝氣草拿了出來,交到了向蒙飛的手上。

向蒙飛怔了一下,確定這個是凝氣草無疑,現在他最缺乏的無疑也是戰氣,便毫不猶豫的服用了下去。

「我是什麼人犯得著跟你們說嗎?我又不是為了你們而來,我為的是那火焰種子,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就自己走,要麼就永遠留在這裡了!」紀羽笑了笑,朝著那張氏兄弟喊去。

張氏兄弟一怔……這少年,好大的口氣。

「呵呵……哈哈!大哥,你看我聽到了一個什麼笑話?」

「哈哈哈哈!這一定是我這輩子聽到的最好笑的一個笑話了,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屁孩,竟然還敢讓我們永遠留在這裡?哼!我看他也還活膩了!」

「那……我們也送他一程?」

張氏兄弟相視大笑,絲毫沒將紀羽放在眼中,雖然紀羽給他們一種神秘的感覺,讓他們看不透,但畢竟這還是一個少年,戰鬥經驗怎麼可能比得上他們,而且……這個地方有戰氣限制,這少年再強大也不會超過他們,相反的,他們有兩個人……

「切……被小看了,你恢復得怎麼樣啊?」紀羽撇了撇嘴,而後看向向蒙飛。

向蒙飛的力量已經慢慢恢復了,紀羽還用了一些丹藥給他,很快,身上的那些傷勢就已經慢慢的消失。

「這位……兄弟,這一次多謝你了,如果不是你,蒙飛此次也會喪命於此。」向蒙飛慢慢的站了起來,對紀羽說道。

「恩……能說話就證明你恢復得差不多了,廢話也不多說,隨時準備動手吧,這兩個傢伙收拾起來也不太方便。」紀羽看了看眼前兩人,而後又緩緩道。

向蒙飛此時只覺得眼前少年非常的奇特,身上有一種說不出的自信,淡然,哪怕是他,在面對張氏兄弟這種亡命之徒的時候,心中不免都會有些緊張的,畢竟亡命之徒的身上有一種非常懾人的氣息存在的,但這個少年……那種淡然絕對不是裝出來的,他是真的不在乎!

向蒙飛真的弄不懂,這個看上去比他還年輕的少年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

「既然你不說清楚你是誰,那我們也沒有必要問了,我張血殺人無數,不論年齡,你們……終究只會是我的刀下亡魂罷了……」張血冷冷的笑著,身上又是一根根的血絲爆發出來。

恐怖的血氣不斷的蔓延而開,朝著紀羽跟向蒙飛的方向籠罩而來。

「兄弟小心!千萬別被血絲碰到了!」向蒙飛朝著紀羽喝到,他就是在這一招上吃虧的,必須要提前防備。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紀羽沒動,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別看著我,趕緊出手!」這時,還傳來紀羽的催促聲。

向蒙飛一怔……難道這少年不打算出手?

攻擊已經到了面前,他不得不動,戰氣的火花摩擦而出,向蒙飛與張血張刀兩人纏鬥在了一起。

然而……紀羽依舊未動。

這小子,該不會是準備做回他的黃雀吧?

向蒙飛心中忽然有種荒謬的想法。

關注紀羽的不止是向蒙飛一個人,還有張氏兄弟,這個莫名出現的少年多少還是讓他們有些忌憚的,然而到現在,他們都已經打上了,這少年竟然還不打算出手?

紀羽就這麼站在原處,四處走了一下,看著這場戰鬥,似乎還沒有出手的打算。

向蒙飛忽然有種憋屈的感覺……該不會這小子真的又想做黃雀吧!

「好好打!別走神!」

這時,紀羽的話傳到他的耳邊,他差點就一個趔趄了……

卧槽難道真的只是要當一個觀眾?

「嘿嘿……沒想到你的同伴會在這個時候拋棄你吧?」

「向蒙飛,這一次任誰都沒辦法救你了!」

張氏兄弟其實也是有些弄不懂的,但看到紀羽真的沒有出手的打算,他們就算是不明白也懶得再去捉摸了,先解決了眼前這個,再解決那一個就方便很多了。

向蒙飛真的憋屈啊……那這傢伙將自己救了有什麼用?難道就是為了讓他去消耗他們的戰力嗎?不會真的這麼卑鄙吧?

然而他現在卻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局勢了,張氏兄弟可不會給他有任何的留手,而他,一個不小心的話也會被殺死的。

瑪德從未有過這麼憋屈的感覺!

而此時……四處走動的紀羽的腳步忽然也停了下來。

他看了一眼向蒙飛的方向,臉上淡淡的笑意忽然變得有些猙獰,那雙漆黑的眸子在此刻竟然是變得有些血紅。

「血煉天地!」

兀地,紀羽淡淡一聲輕喝。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血煉天地!

紀羽身上的氣勢瞬間改變,變得突兀無比。

原本那一副沒事人的樣子,一下子就變成了像是地獄爬上了的魔鬼那樣,他雙眼泛紅,身上那嗜血的氣息不斷的增強,讓人感覺上去都非常的心驚。

「怎麼回事!」

「那小子忽然發生了什麼變化!」

張氏兄弟心中大驚,紀羽的變化想不引起他們注意都是不可能的,這一霎,天地色變,原本晴朗白凈的天空忽然變得有些猩紅,讓人分外的忌憚。

向蒙飛此時也有些蒙了……回頭看向那個少年,哪裡還有那種弔兒郎當的樣子,整個人就跟一個血魔一般,血腥之氣比起張血不知道要恐怖多少。

是個強大的傢伙……向蒙飛心中喃喃道。

「出手吧!我會將他們的血氣壓制,你只要全力出手便可以了!」

這時,紀羽的聲音傳入向蒙飛的耳朵。

向蒙飛這時也算是完全明白紀羽的意思了。他並不是要做閑人,只是在看準下手的時機。

抓住了機會,向蒙飛哪裡還會有任何的猶豫?雷霆出手!

就算他基本沒有經歷過生死戰鬥,但此時他也會拼。

「糟糕了,大哥,我感覺到自己身上的氣血被壓製得厲害,難以動用全力!」

「那小子邪門了……先想辦法將他解決!」張血臉色陰沉。

他自己便是修鍊血氣的,但現在發現,自己這麼一點的血氣在這少年面前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什麼才是真正的血之惡魔?少年在他的面前表現的淋漓盡致!

他們不顧一切的要對紀羽下手,然而向蒙飛哪裡會不知道他們所想。

爆發出所有的力量,一瞬間擋在了張氏兄弟的面前。

紀羽調整血氣的力量,對向蒙飛並沒有任何的影響,至於張氏兄弟,紀羽有百分之一百二十個信心可以死死的壓制住他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