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凰,你看漢娜是怎麼了?是不是病了!?」

凰凰是李大小姐的小名,不是李大小姐的閨蜜不會知道的,不過紅玫瑰也不長叫,現在顯然是有些緊張了直接就叫了出來。

聽了紅玫瑰的話,李大小姐微微轉身看向正和小彩虹玩著的漢娜,小漢娜依然天真無邪的笑著,捧著小彩虹給她的小玩具和零食很是開心,巴拉克夫人也在一邊說著小彩虹太客氣了,別慣壞了孩子什麼的,而小彩虹驚疑出聲是因為小漢娜紅撲撲的臉上正在迅的灰濛濛起來,甚至一層灰氣浮現在了臉上,李大小姐也頓時呆掉了,這是怎麼回事!?

李大小姐帶著有點害怕的紅玫瑰走了過去,蹲了下來打量著漢娜,問她有沒有不舒服,漢娜天真的童音說自己很好呀?並且反問李大小姐她為什麼這麼問自己?

李大小姐已經有些無言了,此時漢娜臉上的灰色氣息越來越重,甚至已經在黑了,這怎麼可能是正常人的臉色!?並且為什麼轉變的如此忽然!?

「真的沒感覺到什麼嗎!?」李大小姐有些焦急的問著,一邊伸手撫摸漢娜的臉蛋,一接觸到漢娜正在逐漸變黑的臉蛋,李大小姐心裡就是一驚!剛才她還親吻了漢娜的臉蛋,小女孩子的臉蛋熱乎乎的,而現在……全是冰冷!

「巴拉克夫人!您的女兒是不是有什麼宿疾!?您沒看到您女兒的臉色嗎!?並且漢娜的體溫也不……!」

李大小姐沒說下去,說這話時她轉頭看了巴拉克夫人一眼就說不下去了,巴拉克夫人臉上全是一陣黑氣瀰漫,甚至比漢娜的更嚴重!

紅玫瑰現這一點后驚呼了一聲慢慢的後退,小彩虹靠著桌子有些手足無措,李大小姐也有些艱難的站起了身。

「姑娘亂說什麼呢?我的女兒很健康呀!?哪來的什麼宿疾,不是好好的嗎?你們這是……這是怎麼了!?」

巴拉克夫人嗔怪了李大小姐一句,看到對面三個女孩子的奇怪行為後趕緊一把拉過自己的女兒抱在了懷裡。

「你……你沒現你的女兒滿臉……滿臉都是黑氣嗎?你臉上也是!」小彩虹磕磕巴巴的說了句。

「你胡說什麼?我女兒臉上哪來的黑氣了?你們真是奇怪?」

巴拉克夫人看了眼自己女兒的臉抱怨了小彩虹一句。

三個女孩子看著巴拉克夫人和漢娜臉上的黑氣越來越濃重!看著似乎毫無察覺也看不出來這一點的母女兩!都驚疑的互相看了看要印證下自己是不是看錯了,可是答案顯然是肯定的,肯定的沒看錯的!於是三個女孩子立刻就覺的原本寧和而平靜的小酒館里全是詭異了起來,外面的艷陽雖然溫和的透過窗子和大門照進了酒館內,但三個女孩子只是感覺一陣陣的陰冷!紅玫瑰甚至貝齒都打起架來了。

三個女孩子的異常終於被一直不敢看紅玫瑰的荒野雄獅現了,荒野雄獅疑惑的問著怎麼了也走了過來,此時黑氣已經蔓延並籠罩了母女兩全身,但母女兩依然毫無察覺的盯著對面的三個女孩子眼中全是疑惑不解。

荒野雄獅也倒吸了一口涼氣,急問這是怎麼了!?但沒人回答他,荒野雄獅手已經握在了腰間的火核阻擊步槍上,同時看著詭異的母女兩人心中默想召喚寵物的技能。

看出來了荒野雄獅的敵意,巴拉克夫人很是驚慌,立刻緊緊的抱著女兒漢娜緩緩的往後退一邊焦急的問著對面四人他們想要幹什麼!?這是怎麼了!?好好的為什麼這樣!?

這讓四人都無語,這正是他們想問巴拉克夫人的,你們這是什麼情況!?

但此時母女兩人身上黑霧迅的消散,一切都似乎看起來沒有生過,四人看著這忽然的轉變全是茫然和迷惑,剛才到底怎麼回事!?都看花眼了嗎!?可是現在看起來母女兩身上似乎什麼都沒生過!?

荒野雄獅儘管迷惑,但還是放開了握槍的手,回頭看了眼紅玫瑰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顯然受了驚嚇的紅玫瑰,只能打算繼續角落裡呆著去!

李大小姐深吸了口氣:「戒備!」

荒野雄獅有些莫名其妙,不是都正常了嗎!?或許剛才只是看花眼了。

然而紅玫瑰哆嗦著補充了句:「她們……她們的眼睛……眼睛顏色……變了!」

荒野雄獅回頭看去時,小彩虹已經抽出了長劍,有些慌張的對著母女兩同時急促的喊了句:「這到底是怎麼了!她們的臉色蒼白的……蒼白的像是死人!!!」

荒野雄獅觀察了下后也拿出了火核阻擊步槍,同時擋在紅玫瑰身前並招呼出了自己的黑龍寶寶和飛龍寶寶戒備,此時不用女孩子說什麼,荒野雄獅看著母女兩眼睛中黃蒙蒙的一片和越來越慘白的皮膚,已經確定了這肯定是出事了,母女兩個也不正常了,可是為什麼依然不清楚!

巴拉克夫人驚恐的看著抽出了武器的客人滿臉都是驚懼和敵意的看著自己,她更是不清楚為什麼這樣了,心中疑惑的同時也很是驚懼:「你們……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安多哈爾城可是有王**隊駐紮的,甚至白銀之手騎士團就在這裡!你們想幹什麼!?不怕被絞死嗎!?」

巴拉克夫人一邊恐懼的喊著一邊緊抱著自己的女兒漢娜一步步的謹慎的後退,她的喊聲讓包括荒野雄獅在內的四人寒毛都豎了起來!她們一點都沒察覺和看到感覺到她們自己的變化嗎!?極度的壓抑和詭異甚至讓人喘不過氣來!

李大小姐再次深吸了一口氣:「……漢娜,你……你沒什麼異常的感覺嗎!?」

小漢娜在母親的懷抱里抬起了小腦袋,露出蒼白以極的面孔和滿眼都是黃顏色的微光的眼睛滿是疑惑的說:「有呀!我感覺很餓!也感覺很渴!」

「你你你手裡抱著的就是食……食物!」小彩虹醒了句。

得到了醒,小漢娜手一松,原本抱著的很多零食和玩具都散落在地上,然後有些迷茫的說著:「這都不好吃,我想吃……吃肉!還想……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覺的……覺的鮮血應該很美味罷。」

聽著小漢娜的話語,對面四人身體都顫抖了下后徹底的僵掉了,紅玫瑰終於受不了驚呼了一聲就往酒館角落裡跑,一路跌跌撞撞的,與此同時,巴拉克夫人抱著女兒接近了廚房的大門,急急忙忙轉身大叫著丈夫的名並撞門,要求自己的丈夫出來保護自己和女兒。

荒野雄獅正有些不知所措時廚房的門開了,巴拉克夫人扭頭看著四人身體往廚房急退一頭就撞在了巴拉克的身上,看到巴拉克出現后,小彩虹一聲驚叫連連後退,李大小姐也不禁倒退了幾步伸手按住了桌子不讓自己倒下!

此時的巴拉克全身都是血,正在抱著一具小豬的屍體在撕扯著啃食著,眼睛里全是黃色的光芒和兇狠陰冷的神色,嘴角咬在小豬的屍體上鮮血飛濺的,同時滿口的犬齒,指甲也變的尖銳而鋒利!

巴拉克右手抓著小豬的屍體在嘴邊啃咬了一口后換上了左手裡的東西又往猙獰的嘴巴里塞,躲在牆角里的紅玫瑰看了一眼后連驚呼都沒出來,美麗的大眼睛一翻白直接暫時暈了過去,小彩虹驚叫一聲,倉皇的後退帶翻了一片桌椅,李大小姐身子晃了晃到底沒站住跌坐在了身後的椅子上。

荒野雄獅一愣之後立刻就彎腰開始嘔吐,吐了一口立刻一邊後退一邊讓巴拉克夫人退回來,巴拉克左手裡赫然是一隻人的手臂,而同時在廚房裡的沒別人,只能是女招待芭芭拉!但為什麼芭芭拉都被殘殺了卻幾乎沒有聲音傳出來呼救呢!?荒野雄獅也來不及想,立刻子彈上膛,準備招呼寵物上前廝殺,同時厲聲讓巴拉克夫人帶著漢娜立刻退回來!

巴拉克夫人沒有回頭,巴拉克看到了活人後立刻扔掉了手中的屍體和肢體,喉間著不似人聲的低聲咆哮嗅了下自己身前妻子和女兒的氣味后棄之不顧向四人走來!

荒野雄獅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開槍,此時巴拉克夫人終於轉身回頭,原本溫和的面容已經變的猙獰了起來,低啞的嘶吼著,面容不斷的扭曲著!甚至大張著嘴巴牙齒都在猛然變長和鋒利起來!一絲絲的粘稠的唾液就掛在嘴邊,已經被她鬆開的小漢娜同樣如此!

小彩虹張著小嘴恐懼的不出聲來,倉皇的在地上爬著也想往牆角躲,女孩子們恐懼起來就會全然忘掉其實她們在遊戲里最起碼都是裝備不錯的高手了!全然忘記了自己是有自保之力的!更全都嚇的手軟腳軟的只想著逃避了!所以戰爭一向讓女孩子走開!

李大小姐頭也暈,甚至呼吸困難,要她此刻上去拚命還需要給她點時間適應這種巨變和恐懼才行,不過李大小姐依然有氣無力的喊出來一句:「開槍!」

荒野雄獅在團隊也聽慣了李大小姐開打的命令了,此刻不再猶豫,下意識的立刻開火併命令寵物沖了上去!

三名突變的平民並不難對付,荒野雄獅甚至沒讓他們衝到自己身前就本能的最大輸出幹掉了他們,在寵物的糾纏下,不到二十秒酒館里就剩下劇烈喘息著的四名活人了!

看著躺在地上似乎是死了的屍體,小酒館內一片寂靜,此時紅玫瑰悠悠的醒了過來,看了一眼酒館內的屍體后嚇的趕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紅玫瑰打怪不是沒見過屍體,只是這次的過程太詭異了!剛才還又說有笑的溫和和可愛的人怎麼就忽然變成這樣了!?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小彩虹慌亂的安慰著紅玫瑰,一邊焦急的問著。

李大小姐深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不管怎麼回事,我們都應該離開了,在安多哈爾殺了人,就算……被衛兵知道了我們都有麻煩!」

小彩虹點了點頭,立刻扶起紅玫瑰要走,然而紅玫瑰剛起身就是白眼一翻再次暈倒,李大小姐回頭一看到底沒忍住也軟了下去,小彩虹再次驚叫眼睛翻了幾次但好在沒跟著紅玫瑰暈倒!荒野雄獅也是有些抖的一點一點的後退。

開著的廚房大門口,女招待芭芭拉爬了出來,同樣的情形更慘的狀況,她的一條手臂沒了,一條大腿顯然也扭曲著看起來是斷了,滿身的血污,露出嘴巴里的利齒低低的嘶鳴著向著活人爬去,臉上隨著深深的抓痕一隻眼珠子都掉出了眼眶,只剩下一些血肉連在眼眶裡,眼球就拖在地上,滿臉血污瞪著一隻滿是黃光的兇殘的眼睛執著而兇殘的向著最近的荒野雄獅爬去!

荒野雄獅後退了二步,不在猶豫,火核阻擊步槍噴出熾熱的子彈,寵物也跟著上去撕咬,只幾秒鐘就讓芭芭拉伏在地上再也不動了!然而荒野雄獅也似乎筋疲力盡的一屁股坐倒在地!

酒館再次寂靜了下來,過了一會,李大小姐顫抖著看著原先可愛而單純的芭芭拉猙獰的屍體緩緩站起:「……離開這裡!快!」

李大小姐當先緩步向酒館外走去,小彩虹卻扶著隨時看起來都能暈了的紅玫瑰有些焦急,因為她自己也是手軟腳軟的,急中生智下,小彩虹有些虛弱的叫站起來的荒野雄獅來幫忙!身為紅玫瑰的好友,小彩虹豈能看不出來荒野雄獅對紅玫瑰的愛慕,可惜那隻能是痴心妄想,紅玫瑰這樣的大家閨秀不可能和荒野雄獅有什麼的,早晚受傷的還是荒野雄獅自己,趁著這個機會讓你抱抱紅玫瑰算了,也不讓你白白的暗戀一場!

荒野雄獅瞬間臉就紅了,此刻恐懼都先放到一邊了,有些慚愧和羞澀的想拒絕,可是心底的真實心意卻到底讓他說不出來拒絕的話,只能是一步步沉重的走近小彩虹,手都有些抖的接過了小彩虹懷抱里的紅玫瑰。

紅玫瑰被嚇的有些暈暈乎乎的,根本走不成路了,即使荒野雄獅半扶半抱著也走不成路,荒野雄獅乾脆抄起了紅玫瑰的腿彎打橫抱起了她,紅玫瑰被抱了起來后忽然就感覺安心了一些,恐懼也減輕了一些,隨即現抱著自己的是荒野雄獅后頓時一陣無措和嬌羞,恐懼的感覺也立刻潮水般的退去,這讓紅玫瑰好過了很多並最終沒有選擇掙扎,只是害羞的假裝暈了過去,不過臉上卻越來越紅了!

荒野雄獅身體都有些僵硬的抱著紅玫瑰好聞並且軟綿綿的身子跟在小彩虹身後走,李大小姐已經到了酒館門口,門外就是明媚的陽光,走出去這個讓人窒息的小酒館就是一片光明了,可是李大小姐卻停了下來!

李大小姐心裡嘲諷完了荒野雄獅,正有些無聊時紅玫瑰和小彩虹結伴回來了,還帶回了不少新奇的零食和小玩具,李大小姐注意了下,果然和小彩虹有說有笑的紅玫瑰進來后,荒野雄獅掃了一眼紅玫瑰就有些不自然的低下了頭,李大小姐看的差點笑出聲來,與其這樣乾脆不如不喜歡!?和他哥哥真是一模一樣的不知所謂!

小彩虹和紅玫瑰進門和李大小姐打了招呼后立刻拿著玩具和零食逗弄小可愛漢娜去了,李大小姐則由荒野雄獅想到了李潔,這傢伙自甘墮落不說也多少有些氣憤李潔,簡單的來說就是怒其不爭!

此時小彩虹一聲驚疑,紅玫瑰則慢慢的退到了李大小姐身邊,輕輕的拉了拉李大小姐的衣袖。【風雲閱讀網.】

「怎麼了?淑容。」

「凰凰,你看漢娜是怎麼了?是不是病了!?」

凰凰是李大小姐的小名,不是李大小姐的閨蜜不會知道的,不過紅玫瑰也不長叫,現在顯然是有些緊張了直接就叫了出來。

聽了紅玫瑰的話,李大小姐微微轉身看向正和小彩虹玩著的漢娜,小漢娜依然天真無邪的笑著,捧著小彩虹給她的小玩具和零食很是開心,巴拉克夫人也在一邊說著小彩虹太客氣了,別慣壞了孩子什麼的,而小彩虹驚疑出聲是因為小漢娜紅撲撲的臉上正在迅的灰濛濛起來,甚至一層灰氣浮現在了臉上,李大小姐也頓時呆掉了,這是怎麼回事!?

李大小姐帶著有點害怕的紅玫瑰走了過去,蹲了下來打量著漢娜,問她有沒有不舒服,漢娜天真的童音說自己很好呀?並且反問李大小姐她為什麼這麼問自己?

李大小姐已經有些無言了,此時漢娜臉上的灰色氣息越來越重,甚至已經在黑了,這怎麼可能是正常人的臉色!?並且為什麼轉變的如此忽然!?

「真的沒感覺到什麼嗎!?」李大小姐有些焦急的問著,一邊伸手撫摸漢娜的臉蛋,一接觸到漢娜正在逐漸變黑的臉蛋,李大小姐心裡就是一驚!剛才她還親吻了漢娜的臉蛋,小女孩子的臉蛋熱乎乎的,而現在……全是冰冷!

「巴拉克夫人!您的女兒是不是有什麼宿疾!?您沒看到您女兒的臉色嗎!?並且漢娜的體溫也不……!」

李大小姐沒說下去,說這話時她轉頭看了巴拉克夫人一眼就說不下去了,巴拉克夫人臉上全是一陣黑氣瀰漫,甚至比漢娜的更嚴重!

紅玫瑰現這一點后驚呼了一聲慢慢的後退,小彩虹靠著桌子有些手足無措,李大小姐也有些艱難的站起了身。

「姑娘亂說什麼呢?我的女兒很健康呀!?哪來的什麼宿疾,不是好好的嗎?你們這是……這是怎麼了!?」

巴拉克夫人嗔怪了李大小姐一句,看到對面三個女孩子的奇怪行為後趕緊一把拉過自己的女兒抱在了懷裡。

「你……你沒現你的女兒滿臉……滿臉都是黑氣嗎?你臉上也是!」小彩虹磕磕巴巴的說了句。

「你胡說什麼?我女兒臉上哪來的黑氣了?你們真是奇怪?」

巴拉克夫人看了眼自己女兒的臉抱怨了小彩虹一句。

三個女孩子看著巴拉克夫人和漢娜臉上的黑氣越來越濃重!看著似乎毫無察覺也看不出來這一點的母女兩!都驚疑的互相看了看要印證下自己是不是看錯了,可是答案顯然是肯定的,肯定的沒看錯的!於是三個女孩子立刻就覺的原本寧和而平靜的小酒館里全是詭異了起來,外面的艷陽雖然溫和的透過窗子和大門照進了酒館內,但三個女孩子只是感覺一陣陣的陰冷!紅玫瑰甚至貝齒都打起架來了。

三個女孩子的異常終於被一直不敢看紅玫瑰的荒野雄獅現了,荒野雄獅疑惑的問著怎麼了也走了過來,此時黑氣已經蔓延並籠罩了母女兩全身,但母女兩依然毫無察覺的盯著對面的三個女孩子眼中全是疑惑不解。

荒野雄獅也倒吸了一口涼氣,急問這是怎麼了!?但沒人回答他,荒野雄獅手已經握在了腰間的火核阻擊步槍上,同時看著詭異的母女兩人心中默想召喚寵物的技能。

看出來了荒野雄獅的敵意,巴拉克夫人很是驚慌,立刻緊緊的抱著女兒漢娜緩緩的往後退一邊焦急的問著對面四人他們想要幹什麼!?這是怎麼了!?好好的為什麼這樣!?

這讓四人都無語,這正是他們想問巴拉克夫人的,你們這是什麼情況!?

但此時母女兩人身上黑霧迅的消散,一切都似乎看起來沒有生過,四人看著這忽然的轉變全是茫然和迷惑,剛才到底怎麼回事!?都看花眼了嗎!?可是現在看起來母女兩身上似乎什麼都沒生過!?

荒野雄獅儘管迷惑,但還是放開了握槍的手,回頭看了眼紅玫瑰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顯然受了驚嚇的紅玫瑰,只能打算繼續角落裡呆著去!

李大小姐深吸了口氣:「戒備!」

荒野雄獅有些莫名其妙,不是都正常了嗎!?或許剛才只是看花眼了。

然而紅玫瑰哆嗦著補充了句:「她們……她們的眼睛……眼睛顏色……變了!」

荒野雄獅回頭看去時,小彩虹已經抽出了長劍,有些慌張的對著母女兩同時急促的喊了句:「這到底是怎麼了!她們的臉色蒼白的……蒼白的像是死人!!!」

荒野雄獅觀察了下后也拿出了火核阻擊步槍,同時擋在紅玫瑰身前並招呼出了自己的黑龍寶寶和飛龍寶寶戒備,此時不用女孩子說什麼,荒野雄獅看著母女兩眼睛中黃蒙蒙的一片和越來越慘白的皮膚,已經確定了這肯定是出事了,母女兩個也不正常了,可是為什麼依然不清楚!

巴拉克夫人驚恐的看著抽出了武器的客人滿臉都是驚懼和敵意的看著自己,她更是不清楚為什麼這樣了,心中疑惑的同時也很是驚懼:「你們……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安多哈爾城可是有王**隊駐紮的,甚至白銀之手騎士團就在這裡!你們想幹什麼!?不怕被絞死嗎!?」

巴拉克夫人一邊恐懼的喊著一邊緊抱著自己的女兒漢娜一步步的謹慎的後退,她的喊聲讓包括荒野雄獅在內的四人寒毛都豎了起來!她們一點都沒察覺和看到感覺到她們自己的變化嗎!?極度的壓抑和詭異甚至讓人喘不過氣來!

李大小姐再次深吸了一口氣:「……漢娜,你……你沒什麼異常的感覺嗎!?」

小漢娜在母親的懷抱里抬起了小腦袋,露出蒼白以極的面孔和滿眼都是黃顏色的微光的眼睛滿是疑惑的說:「有呀!我感覺很餓!也感覺很渴!」

「你你你手裡抱著的就是食……食物!」小彩虹醒了句。

得到了醒,小漢娜手一松,原本抱著的很多零食和玩具都散落在地上,然後有些迷茫的說著:「這都不好吃,我想吃……吃肉!還想……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覺的……覺的鮮血應該很美味罷。」

聽著小漢娜的話語,對面四人身體都顫抖了下后徹底的僵掉了,紅玫瑰終於受不了驚呼了一聲就往酒館角落裡跑,一路跌跌撞撞的,與此同時,巴拉克夫人抱著女兒接近了廚房的大門,急急忙忙轉身大叫著丈夫的名並撞門,要求自己的丈夫出來保護自己和女兒。

荒野雄獅正有些不知所措時廚房的門開了,巴拉克夫人扭頭看著四人身體往廚房急退一頭就撞在了巴拉克的身上,看到巴拉克出現后,小彩虹一聲驚叫連連後退,李大小姐也不禁倒退了幾步伸手按住了桌子不讓自己倒下!

此時的巴拉克全身都是血,正在抱著一具小豬的屍體在撕扯著啃食著,眼睛里全是黃色的光芒和兇狠陰冷的神色,嘴角咬在小豬的屍體上鮮血飛濺的,同時滿口的犬齒,指甲也變的尖銳而鋒利!

巴拉克右手抓著小豬的屍體在嘴邊啃咬了一口后換上了左手裡的東西又往猙獰的嘴巴里塞,躲在牆角里的紅玫瑰看了一眼后連驚呼都沒出來,美麗的大眼睛一翻白直接暫時暈了過去,小彩虹驚叫一聲,倉皇的後退帶翻了一片桌椅,李大小姐身子晃了晃到底沒站住跌坐在了身後的椅子上。

荒野雄獅一愣之後立刻就彎腰開始嘔吐,吐了一口立刻一邊後退一邊讓巴拉克夫人退回來,巴拉克左手裡赫然是一隻人的手臂,而同時在廚房裡的沒別人,只能是女招待芭芭拉!但為什麼芭芭拉都被殘殺了卻幾乎沒有聲音傳出來呼救呢!?荒野雄獅也來不及想,立刻子彈上膛,準備招呼寵物上前廝殺,同時厲聲讓巴拉克夫人帶著漢娜立刻退回來!

巴拉克夫人沒有回頭,巴拉克看到了活人後立刻扔掉了手中的屍體和肢體,喉間著不似人聲的低聲咆哮嗅了下自己身前妻子和女兒的氣味后棄之不顧向四人走來!

荒野雄獅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開槍,此時巴拉克夫人終於轉身回頭,原本溫和的面容已經變的猙獰了起來,低啞的嘶吼著,面容不斷的扭曲著!甚至大張著嘴巴牙齒都在猛然變長和鋒利起來!一絲絲的粘稠的唾液就掛在嘴邊,已經被她鬆開的小漢娜同樣如此!

小彩虹張著小嘴恐懼的不出聲來,倉皇的在地上爬著也想往牆角躲,女孩子們恐懼起來就會全然忘掉其實她們在遊戲里最起碼都是裝備不錯的高手了!全然忘記了自己是有自保之力的!更全都嚇的手軟腳軟的只想著逃避了!所以戰爭一向讓女孩子走開!

李大小姐頭也暈,甚至呼吸困難,要她此刻上去拚命還需要給她點時間適應這種巨變和恐懼才行,不過李大小姐依然有氣無力的喊出來一句:「開槍!」

荒野雄獅在團隊也聽慣了李大小姐開打的命令了,此刻不再猶豫,下意識的立刻開火併命令寵物沖了上去!

三名突變的平民並不難對付,荒野雄獅甚至沒讓他們衝到自己身前就本能的最大輸出幹掉了他們,在寵物的糾纏下,不到二十秒酒館里就剩下劇烈喘息著的四名活人了!

看著躺在地上似乎是死了的屍體,小酒館內一片寂靜,此時紅玫瑰悠悠的醒了過來,看了一眼酒館內的屍體后嚇的趕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紅玫瑰打怪不是沒見過屍體,只是這次的過程太詭異了!剛才還又說有笑的溫和和可愛的人怎麼就忽然變成這樣了!?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小彩虹慌亂的安慰著紅玫瑰,一邊焦急的問著。

李大小姐深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不管怎麼回事,我們都應該離開了,在安多哈爾殺了人,就算……被衛兵知道了我們都有麻煩!」

小彩虹點了點頭,立刻扶起紅玫瑰要走,然而紅玫瑰剛起身就是白眼一翻再次暈倒,李大小姐回頭一看到底沒忍住也軟了下去,小彩虹再次驚叫眼睛翻了幾次但好在沒跟著紅玫瑰暈倒!荒野雄獅也是有些抖的一點一點的後退。

開著的廚房大門口,女招待芭芭拉爬了出來,同樣的情形更慘的狀況,她的一條手臂沒了,一條大腿顯然也扭曲著看起來是斷了,滿身的血污,露出嘴巴里的利齒低低的嘶鳴著向著活人爬去,臉上隨著深深的抓痕一隻眼珠子都掉出了眼眶,只剩下一些血肉連在眼眶裡,眼球就拖在地上,滿臉血污瞪著一隻滿是黃光的兇殘的眼睛執著而兇殘的向著最近的荒野雄獅爬去!

荒野雄獅後退了二步,不在猶豫,火核阻擊步槍噴出熾熱的子彈,寵物也跟著上去撕咬,只幾秒鐘就讓芭芭拉伏在地上再也不動了!然而荒野雄獅也似乎筋疲力盡的一屁股坐倒在地!

酒館再次寂靜了下來,過了一會,李大小姐顫抖著看著原先可愛而單純的芭芭拉猙獰的屍體緩緩站起:「……離開這裡!快!」

李大小姐當先緩步向酒館外走去,小彩虹卻扶著隨時看起來都能暈了的紅玫瑰有些焦急,因為她自己也是手軟腳軟的,急中生智下,小彩虹有些虛弱的叫站起來的荒野雄獅來幫忙!身為紅玫瑰的好友,小彩虹豈能看不出來荒野雄獅對紅玫瑰的愛慕,可惜那隻能是痴心妄想,紅玫瑰這樣的大家閨秀不可能和荒野雄獅有什麼的,早晚受傷的還是荒野雄獅自己,趁著這個機會讓你抱抱紅玫瑰算了,也不讓你白白的暗戀一場!

荒野雄獅瞬間臉就紅了,此刻恐懼都先放到一邊了,有些慚愧和羞澀的想拒絕,可是心底的真實心意卻到底讓他說不出來拒絕的話,只能是一步步沉重的走近小彩虹,手都有些抖的接過了小彩虹懷抱里的紅玫瑰。

紅玫瑰被嚇的有些暈暈乎乎的,根本走不成路了,即使荒野雄獅半扶半抱著也走不成路,荒野雄獅乾脆抄起了紅玫瑰的腿彎打橫抱起了她,紅玫瑰被抱了起來后忽然就感覺安心了一些,恐懼也減輕了一些,隨即現抱著自己的是荒野雄獅后頓時一陣無措和嬌羞,恐懼的感覺也立刻潮水般的退去,這讓紅玫瑰好過了很多並最終沒有選擇掙扎,只是害羞的假裝暈了過去,不過臉上卻越來越紅了!

荒野雄獅身體都有些僵硬的抱著紅玫瑰好聞並且軟綿綿的身子跟在小彩虹身後走,李大小姐已經到了酒館門口,門外就是明媚的陽光,走出去這個讓人窒息的小酒館就是一片光明了,可是李大小姐卻停了下來! ?小彩虹在李大小姐身後詢問焦急的問怎麼了?

李大小姐一聲不吭,緩步後退,並謹慎的抬手摸到了酒館的大門慢慢關閉!

小彩虹閃了下身子往外看了一眼後面容恐懼的甚至都有些變形了,無意識的嘟囔著:「這……這怎麼可能!?這不是真的!?我們肯定都是在做夢!!!」

小酒館處在一條巷子里,很清靜,但周圍還是有不少的住戶的,因為小酒館內的槍聲,此刻小酒館外聚集了不少探頭探腦驚疑不定的居民,有幾十人,但數目還在不斷的增加,並且已經有人跑去通知巡邏隊了,這本來沒什麼,很正常,但……這些人全部面目黑氣繚繞,有的沒有黑氣的眼睛也都在黃,並且臉色在迅的蒼白起來!!!

荒野雄獅倒是沒注意,此刻他抱著懷裡的紅玫瑰感覺就是在做夢!

直到遠處一聲凄厲的驚呼聲!隨即驚呼聲越來越多,時不時的夾雜著一聲慘叫!李大小姐身體顫抖了下,似乎明白了什麼,再看看酒館外的居民也驚疑的不知道生了什麼事,互相竊竊私語交頭接耳的,而完全沒現他們自己的變化,李大小姐忍不住就打了個寒顫!小彩虹更是彎著腰捂著嘴巴打著擺子不住的後退,隨即就被地上漢娜的屍體絆倒,底下立刻就是小彩虹撕心裂肺恐懼以極的驚叫聲!

在小彩虹的驚叫聲中李大小姐啪的一聲關掉了小酒館的門,隨即背靠大門大口的喘著氣!呆了下后立刻翻包包拿出了可以傳送回公會駐地的爐石,然而實驗了下后李大小姐終於絕世的容顏上也變了臉色!

「你們……你們的爐石能用嗎!?怎麼示正在經歷特殊事件,不能傳送!?」李大小姐焦急的問!

聞言小彩虹爬著躲的屍體遠遠的也立刻顫抖著拿出來爐石,不過實驗了下后小臉也是頓時一跨:「一樣!」

「對了!這是遊戲!這是遊戲!!這是遊戲!!!」李大小姐越來越大聲的說了幾句給自己打氣,倒是也鎮定了些!

然後立刻走到窗戶打開了一點向外看,可隨即就是倒抽了一口涼氣!此時已經有幾名巡邏隊的士兵遠遠的在居民的帶領下走了過來,可是全副鎧甲的士兵們居然……居然也是臉上黑氣繚繞,再看了看外面一多的居民,李大小姐知道,想衝出去已經不可能了!這些人看情況已經突變在即了!

李大小姐一咬牙,立刻打開了窗戶,向外對著人群釋放了暴風雪魔法,一小片魔法冰箭頓時砸在了人群里,還沒有完成突變的人群立刻驚慌失措的四散而逃,幾名巡邏隊的士兵則抽出了武器快步衝來!

李大小姐回頭瞪了荒野雄獅一眼:「還沒抱夠嗎!?放下她!殺了這些士兵!」

荒野雄獅這才回過神來,趕緊把紅玫瑰放在了桌子上抽出武器指揮寵物撲上去並隔著窗子向外射擊,紅玫瑰呆在男孩子的懷抱里還好點,一被放下來想起酒館內生的事情和地上的屍體那裡還敢在裝暈迷呀,立刻顫抖著爬起來就往李大小姐身邊的牆角躲著抖去了。【風雲閱讀網.】[.guanm.]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