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吧。成為我的冰雕。成為我踏上無盡大道最耀眼的一塊墊腳石。」斯雷亞夏看著即將被這一箭徹徹底底殺死的葉天。雙目之中也滿是激動之色。他是侯子。但是論起重要性。事實上還是不能夠和這一個星炎神葉天比擬的。他充其量只能夠算得上是比起葉天都是差了一個半層次的天才。放到神聖宇宙的秩序之力評價充其量也就是八十點。若是他殺死了葉天。將會獲得大功。現在就可以使得他獲得巨大的好處。更是可以掠奪葉天命運之中的因果。替代葉天的天才身份。若是他未來成為了聖者。更是有可能因為這個時候的功績而封侯。與其父一致。

所以說天才夭折的巨大原因就在這裡。天才的氣運是會被掠奪。成為其他天才的墊腳石的。曾經。墨音塵死在葉天的刀下。就是葉天獲得的最大的墊腳石。葉天因此成為了宇宙使。並且在後來獲得了打敗黑黎皇的能力。這就是因果。打敗終結皇。從而獲得大功。葉天事實上得到了如虹宇宙乃至於靈界無數的最純粹的信仰之力。並非是那些半神強者特意收集的半強迫性的信仰之力。而是發自內心的最純潔的信仰之力。這一股力量會促使葉天強大。同時秩序之力也給了葉天獎賞。世鴻神皇賜予葉天封號。這也是因果。

所以說這斯雷亞夏想要殺死葉天。掠奪葉天的因果。說不定他本來最多只能夠成為玄妖的。結果成就了聖者。那麼就是天大的幸運。

寒冰之箭就這麼直接出現在了葉天的面前。此時此刻葉天全身上下燃燒得無比旺盛的暗金龍炎這個時候彷彿是都被壓制住了。就好像是被狂風吹過的野草一般。被硬生生的壓垮了。沒有反抗的能力。而現在。這寒冰之箭相對於葉天的距離也只不過是幾萬里罷了。強烈的寒意。已經滲透進入了葉天此時此刻龍炎之體的每一寸。

「為了不讓你有折騰的機會。」嘴角彎起了一抹冷冽的笑容。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斯雷亞夏冷笑著居然是再度的拉開了手中的寒冰之弓。無數的寒氣凝聚而來。他的面色都是變得慘白了一分。這就是使用強大力量的代價。但是斯雷亞夏願意付出這樣子的代價。然後就是無比恐怖的力量爆發。這一隻被斯雷亞夏踩在腳底的巨鵬都是要直接被凍死了一般。僵硬住了。一個個斯雷亞夏背後的妖族強者也都是感覺得到自己身上的無數妖力。妖血。彷彿是完全的凍結住了。沒辦法抵抗如此強大的寒意。這個時候這斯雷亞夏自己的皮膚都已經是凝結了一層薄薄的碧藍色冰層。單單是碰一碰就會讓人直接化作冰雕。帶著這樣子的寒意。斯雷亞夏又是射出了一箭。

這寒冰之箭不是可以隨便射出來的。射了一箭對於這斯雷亞夏而言算不上是太大負荷。但是兩箭的話那就是斯雷亞夏需要藉助這些其他妖族強者的力量才可以釋放出來的了。而這第三箭。更是類似於禁術一般了。射出來了這第三箭的斯雷亞夏也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這僅僅是斯雷亞夏為了多增加一份保險。避免葉天不被那一箭殺死。這第三箭的威力比起之前更為強大。速度也更快。斯雷亞夏不相信葉天可以擋住一箭之後還能夠再擋住更強大的一箭。

「嗖。」空間裂縫被這一箭硬生生的撕開來了。這斯雷亞夏的一箭居然已經達到了天神初期級別的恐怖威力。哪怕是神妖戰場的空間都是抵擋不住。而這個時候。之前的那寒冰之箭也終於與葉天接觸了。

寒冷。極度的寒冷直接傳遍了葉天的整個身體。不需要任何時間的。就這麼傳遍了。這樣子的寒冷絕對是任何人都會為之恐懼的噩夢。

這個時候。葉天感覺自己整個人似乎是完完全全的化作了虛空一般。不復存在。就這麼在無限之中飄蕩。無依無靠。幾近滅亡。

「嗤。」猛然之間。一股極為強橫的火焰燃起。第一時間更新正是之前被寒冰之箭的寒冷所壓迫幾近熄滅的可怕的暗金龍炎。暗金龍炎。終究是法則神火。沒這麼容易滅亡。。。

「什麼。」斯雷亞夏吃了一驚。想不到暗金龍炎居然是還可以爆發出來這樣子的力量。居然是硬生生的化解了葉天全身上下的一切寒意。

「但是。這一擊你擋得住嗎。」斯雷亞夏狂笑著。更強大的寒冰之箭撕開了空間來到了葉天的面前。這一箭的威力。比起之前強了一倍。

葉天看著愈發可怕的寒冰之箭。攥緊了手中的炎戰刀。準備發動星辰寂滅。第一時間更新之前葉天被寒冰之箭凍結的時候算得上是再一度的領悟生死。鞏固了地神初期的境界。可以發揮出來更強大的力量了。若是使用星辰寂滅這最強一招的話。或許還有機會破壞這恐怖的一箭。

但是星辰寂滅的消耗太大太大了。葉天並沒有把握自己再次使用星辰寂滅之後還有沒有力量。說不定就直接滅亡了吧。

但是。這個時候被鎖定了。避也避不開。只能夠一搏了。這樣子想著的葉天。已經開始調動自己的神魂小星空的力量。無數的星辰光芒閃耀起來。顯露著星炎神的威嚴。

「轟。」就在這個時候。猛然一聲爆響響起。一個大爆炸就這麼在葉天面前百宇處爆發開來。單單是餘波的力量就是足足將葉天震飛了數千宇的距離。而這個時候。一隻手卻是托住了葉天的後背一股光芒閃耀起來。

「看樣子沒有來晚。」帶著儒雅的笑容。一個看上去猶如書生的白衣青年手中拿著一把閃耀著點點輝光的彩色油燈。就這麼走了出來。

「徐璧其。」斯雷亞夏看到這白衣青年。頓時是面色變了。猙獰而扭曲。而這個時候。之前的那寒冰之箭居然是並沒有在大爆炸之中摧毀。穿透了空間。直接朝著葉天射來。只不過這個時候。這白衣青年徐璧其卻是擋在了葉天的面前。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彩霞燈火。」徐璧其輕吟一聲。這彩色的油燈那孜孜不倦的燃燒著的彩色火焰。卻是就這麼好像是流星一般的閃現出來。直接朝著那寒冰之箭撞去。這流星不斷的滾動著。彷彿是滾雪球一般的逐漸擴大。吸收著周圍的無數力量。這原本只不過就好像彈珠大小的火球。在與寒冰之箭接觸的之前那個魂變之間。卻已經擴大到了數百萬辰直徑的地步。猶如一顆彩色烈日。灼烤一切。

「轟。」彩色烈日與這寒冰之箭碰撞。爆發出來的衝擊波比起之前強大了何止數倍。可怕的力量爆發著。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斯雷亞夏背後的妖族強者之中居然是有著三四個由於承受不住這樣子的力量。直接全身上下妖血橫流。看上去極為凄慘的樣子。這一股能量波動也的確不是他們可以經手的。哪怕是唐消寂這樣子級別的強者在其中的話都是會被炸碎妖魂。

「看樣子你這傢伙長進了幾分。」看著已經遁走的葉天。斯雷亞夏感覺得到極端的憤怒。對著這徐璧其冷冷道。一股股極端可怕的寒意涌動。居然是有著無數的美妙絕倫的冰雕出現在了這斯雷亞夏的身邊。釋放出來的不僅僅是強烈的寒意。還有著可怕的死氣。

「不長進怎麼敢來對付你。」徐璧其也是淡淡道。那燈火的亮度越發的耀眼。

「你的火焰只不過八十二級神火。若非是憑藉手中那燃盡神燈。你以為擋得住我的法則妖冰不朽劫生嗎。」斯雷亞夏冷笑著:「法則的力量。你明白嗎。」

「但是你根本沒辦法發揮出來不朽劫生的力量。然而我卻可以憑藉燃盡神燈強化我的神火力量。」徐璧其淡淡道:「這不朽劫生本來就是我神聖宇宙的神冰。也是時候取回了。」

「笑話。」斯雷亞夏狂笑著。「既然殺不了星炎神。那麼我便將你這妖域通緝令第八位的徐璧其給除了。想來也是一番功績。憑藉一己之力膽敢獨斗我等。汝實在是獲得不耐煩了。」

接著。斯雷亞夏雙目之中有著極端的冷意。

「眾妖聽令。結寒劫鎖乾陣。鎮殺此人。」無數的寒意涌動。這麼多強大的妖族頓時是結陣。面對著如此可怕的陣勢。徐璧其卻是冷冷一笑。

「儘管一戰。」

……

「真夠麻煩的……」咬著牙。一刀劈殺了數百個強大妖族凝聚出來了天空堡壘。竭盡全力的繼續飛行的葉天也是感覺得到巨大的疲憊。之前的那寒冰之箭。固然是擋下了。但是那一股極度深寒的感覺卻是揮之不去。深深的在葉天的身上潛伏著。哪怕是以暗金龍炎的力量也難以徹底的消除。因為這是法則妖冰的力量。以至於葉天這個時候的飛行速度都是因此下降了差不多百分之一。雖然是百分之一。但是帶來的麻煩卻是極多。

「星炎神閣下。此處便交給我了。」在葉天正對眼前的如同山嶽一般的石妖皺眉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卻是響起。卻見之前認識的地神強者。。修羅彤古卻已經在一邊。揮動一柄修羅血鐮硬生生的將這地妖巔峰級別的石妖劈退。甚至是幾乎要開山一般的將其斬裂。對著葉天吼道。

「多謝。」低喝一聲。葉天繼續前進。 ?第六百六十九章:超級混戰。(五)

飛翔在天空之中。若是鳥瞰大地。就可以極為直觀的看得見此時此刻戰爭的慘烈。

無數濃烈的血腥氣息。。或許是血紅色的。或許是各色各樣的顏色的。這樣子的血腥氣息直衝雲霄。以至於血光滔天。在天空之中飛行的時候很明顯感覺得到這些血氣衝擊的震蕩的感覺。彷彿是血氣的暴風一般可怕。無數的煞氣。怨氣。殺氣。也是透露出來。一個個潛伏在了妖域的神聖宇宙探敵軍這個時候出現了。為了幫助天空之中極速飛行的葉天而死死的拖住了地面的妖族大軍。或者是一個個瘋狂的追擊的妖族強者。

死亡是很常見的。被一個個探敵軍虎入羊群一般宰殺的妖族大軍損失慘重。但是一個個的探敵軍並不好受。他們深受圍攻。固然是實力強大。但是周圍的敵人不知道有多少。近乎是無窮無盡一般。現身於敵人主場被圍攻的慘痛。不僅僅是敵強我弱這樣子的怯懦。更可怕的是孤軍奮戰的孤獨。有一些並肩作戰的探敵軍看到身邊的強者慘死之後幾乎發瘋了。猶如魔族一般不要命的攻擊。憑藉自己力量肆虐四方。斬殺了成千上萬的妖族之後卻是倒下。

戰場。已經留了太多太多的血了。第一時間更新而此時此刻最慘烈的地方。並非是腹地。而是邊疆。

「殺。」一名駕馭著金甲飛龍的神將怒吼一聲。揮動了手中的萬辰長槍。一槍揮出硬生生的將數百的猝不及防的妖族硬生生捅滅。一個個實力最起碼也是戰神後期的強大神聖宇宙強者在他的帶領之下喊殺震天的收割著一個個妖族強者的生命。

「這混蛋。狙殺他。」遠處。一名已經化作本體。是一隻白色狐狸的地妖巔峰妖族怒吼一聲。 Z女士 緊接著他旁邊的無數妖族就已經架起來了一個看上去無比恐怖的巨炮。用那幽藍色的洞口就這麼指著金甲飛龍。

「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響響起。一道直徑數辰的幽藍色光柱直接以摧枯拉朽的姿態轟出。一個個妖族士兵早已經獲得情報極速避開。而一個個愣住了的神聖宇宙強者則是直接被這可怕的幽藍色光柱掃中。憑藉驚天動地的破壞力。這一炮直接徹底轟殺了三十幾名強大的神聖宇宙士兵。甚至是將那神將座下的金甲飛龍也已經直接摧毀神體了。

「該死。這是什麼東西。」這神將勃然大怒。揮動手中的長槍才硬生生的遏制住了這幽藍色光柱的凶威。憤怒的吼道。他自幼就是這神聖宇宙之中的強者。父母都是上神強者。他根本不知道有著科學這樣子的東西存在。

「結陣。把那個鬼東西摧毀了。」神將指揮著數萬的神聖宇宙士兵聯合起來。一道道彩色波動閃耀得妖族強者都是感覺有一些刺目。但是那白色狐狸卻是冷笑著。指揮群妖繼續控制那佔地面積無比廣闊的青色巨炮。再一次的對準了這神將。同時也是大陣的核心。

「轟。」再一度的爆發出來了驚天動地的攻擊力。居然是比起之前更為強大。更恐怖的幽藍色光柱直接沖著神將的神體攻擊。神將感覺得到如此恐怖的壓迫感。也是一咬牙。揮動手中的金槍。硬生生的召喚出來了一隻五爪金龍出來。與這幽藍色光芒碰撞。

「轟。」強烈的衝擊波爆發。在眾目睽睽之下。這有著地神巔峰強者竭盡全力爆發出來一擊的攻擊力的五爪金龍居然是悲鳴著逐漸潰散。而這幽藍色光柱繼續以一股碾壓一切一般的氣勢襲來。單單是氣浪。就已經摧毀了上百的神聖宇宙強者的神體。

「萬古金芒破。」神將怒吼一聲。長槍繼續爆發出來耀目的金光。與這幽藍色光柱碰撞。強烈的衝擊波爆發。這幽藍色的可怕光柱終於是潰散。然而這一尊威武無比的神將卻是直接震飛了出去。深深的陷入了血紅色的地底。最起碼神體也是重創了。

「不自量力的人類。」白色狐狸看著一個個受到了將軍鼓舞而瘋狂的衝擊過來的神聖宇宙的士兵。冷笑一聲。「場能壓制開啟吧。」

「遵令。」一對地妖中期的妖族強者領命。指揮著妖族強者們將強大的場能的力量爆發出來。

「轟。」不知道為什麼。正在一起衝鋒。打算催動陣法給敵人致命一擊的神聖宇宙強者一齊被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壓迫了。不單單是重力場。還有著無數的場。磁場。電場。聲場。心場。魂場。元素場。彷彿是一切都是處於這些妖族的領域之中一般。一個個神聖宇宙的士兵掙扎著。第一時間更新要釋放出來自己的本命真魂或者是領域來抵抗。但是妖族士兵不會放過這一個機會。一個個獰笑著揮動自己的手中的兵器對於眼前的敵人直接展開了大屠殺。他們似乎並沒有被削弱。反而被強化了。而且訓練得極為熟練。

這就是曾經葉天追蹤想要一探究竟的秘密。這就是這個時候妖族已經研發出來的科技力量。還不足夠投入宇宙戰場之中。但是在神妖戰場之中。已經是足夠改變戰局的武器。

「五行萬兵。乾坤舞。」這個時候。一聲嬌喝卻是猛然之間響起。無數的彩色的無比美麗猶如藝術品的刀槍劍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無數兵器從天而降。以極為優雅的狀態。直接穿透了一個個妖族士兵的妖體。徹底的粉碎了其妖魂。無數的兵器從天而降。就好像是仙劍劍陣。但是給人的感覺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直接碾碎了無數妖族。

「真靈吟唱。生命解放。」緊接著又是一聲嬌喝。猶如天籟一般。這個時候。一股莫名的力量使得這麼多的神聖宇宙的士兵感覺得到充滿了力量。頓時是揮動手中的武器。或者是念動法決。對於由於突然之間的襲擊而吃驚沒有回過神來的妖族士兵發動了反擊。

之前的獵人此時此刻變成了獵物。這是最好的寫照。之前憑藉科技武器耀武揚威的妖族士兵此時此刻被神聖宇宙強者的反攻打了個措手不及。連連敗退。一時之間的接觸就是使得數百的妖族士兵妖體摧毀。五十幾名妖族士兵妖魂湮滅。

「天命女。鳳嬌地……」白色狐狸咬牙切齒。帶著一絲的懼意看著天空之中那腳踩祥雲的絕色女子。這就是這神界四天才之中唯一的女性。傳說之中的天命女。鳳嬌地。

「這裡還有一隻老狐狸。你就別想跑了。」一揮衫。鳳嬌地顯露出來了與其絕美面貌不符合的強悍。一股強烈無比的勁風從天而降。居然是硬生生的攪碎了這有著地妖巔峰戰力的強大妖族。這一個本體為白色狐狸的妖族。

「用狙神炮。滅了這個傢伙。」發出了一聲怒吼之聲。這白色狐狸的聲音戛然而止。勁風的力量不僅僅摧毀了妖體。這個時候。居然是已經把妖魂一起摧毀了。

這就是天命女的實力。一擊之下在萬軍之中強殺地妖巔峰強者。

「這個女人居然又突破了……」萬妖之中。一名地妖後期的強者震顫。他之前曾經在鳳嬌地手下逃生的。還是記憶猶新。但是這個時候。鳳嬌地更強大了。她已經從曾經的地神初期達到了地神中期。

「轟。」而就在這個時候。不計一切代價想要殺死這一個不亞於星炎神葉天的天才的妖族強行催動了這狙神炮。狙神炮的威能無比恐怖。也是消耗巨大的。他們準備的能量充其量只能夠爆發兩炮半的威能。於是。無數的妖族士兵直接將自己的妖力乃至於生命能量灌輸進入了這狙神炮之中。再度的爆發了狙神炮的恐怖威能。甚至是比起之前更為強烈。要一炮狙殺這天命女。

甚至是這狙神炮之後就會由於超負荷而爆炸。炸死周圍的妖族士兵。但是這都是在所不惜了。

「狙神炮。還真敢亂取名字。」天命女鳳嬌地看著這釋放出來無比恐怖波動正對著自己的炮口。眼中也是有著冷冽之色。緊接著。鳳嬌地揮衫。一個看上去猶如龜甲的盾牌就這麼漂浮在了這天空之中。閃耀著彩霞光芒。古樸的感覺與神聖耀眼的感覺融合。居然是沒有絲毫的不恰當。而一個個有著見識的妖族齊齊變色了。

「蒼龜殼。」那些有見識的妖族看著盾牌上那些古老而又充滿了強大的紋路。驚顫無比。這居然是蒼龜一族的殼。蒼龜一族可是洪荒宇宙最強大的一族之一啊。其中的族皇是有著堪比妖王神皇級別的實力的。蒼龜一族的防禦力乃是當世獸族不可爭議的絕對第一。有著這樣子的蒼龜一族的龜殼製成的盾牌居然是可以被這鳳嬌地得到。

要知道。神聖宇宙與洪荒宇宙算得上是盟友。洪荒宇宙文明落後於神聖宇宙與妖之宇宙。但是近來也算得上是對於死去的同族尊敬。類似於黑炎龍族那樣子的超級種族的強者在外面死了。都要想方設法將其遺體安葬的。更何況是蒼龜一族。神聖宇宙強者哪怕是得到了這樣子的屍體。也得歸還洪荒宇宙。換取洪荒宇宙的報酬。但是不能夠煉化了。除非是一些極為強大的強者要求得到一些遺體。或者是修成妖族這樣子的獸族的遺體才可以使用。但是蒼龜一族那樣子的洪荒宇宙最強種族之一。數量本來就是極為稀少。而大逆不道去修妖的無疑是少到了極點。

可想而知。這鳳嬌地手中這蒼龜殼製成的盾牌究竟是何等珍貴了。 ?第六百七十章:超級混戰。(六)

這天命女鳳嬌地的蒼龜殼製成的盾牌應該是幼年蒼龜的。要不然成年蒼龜一族的實力都是堪比神族一般。有著起碼天神級的實力。這盾牌差不多是六十八級神器。但是論起其防禦力。一般的八十級神器盾牌都沒法比啊。

甚至是單單是使用這樣子的盾牌。自己的神體防禦力與壽元都可以得到提高。這就是蒼龜一族遺體的厲害之處。

「轟。」強大無比的那狙神炮的幽藍色光柱使得空間掀起來了一陣陣的波瀾。但是碰撞在了這蒼龜盾牌上。直接就這麼平靜了下來。

這狙神炮的力量。面對這蒼龜盾牌的防禦力。卻已經起不到絲毫的攻擊力的效果。完全被抵擋住了。

「妖孽。全部伏誅吧。五行萬兵。妖魔誅。」天空之中。天命女鳳嬌地怒喝一聲。緊接著那無數的彩色的兵刃一齊揮動。在地面上開始了猶如秋風掃落葉一般的橫掃。直接滅殺了上百的妖族。之前。強迫性的使得這狙神炮開炮。也是使得大爆炸直接波及了近千妖族。一百多個妖族士兵就在這樣子程度的大爆炸之中滅亡。但是這樣子的攻擊卻被天命女輕描淡寫的用蒼龜盾牌擋了下來。

天命女的含義。就是秉承天命。這樣子的存在給人一種無法對抗的感覺。這個時候的這些妖族士兵就是這樣子的感覺。面對著彷彿是怎麼樣也沒辦法戰勝的對手。只能夠竭盡全力的激發自己的生命潛能。化作本體使用禁術來拚命。殺不了那天命女。也要多拖一些人類墊背。

妖族這樣子的特性的確是恐怖。在天命女猶如轟炸機一般的火力壓制的情況下。這一群亡命之徒一般的妖族士兵依舊是將無數的神聖宇宙強者殺死。最終同歸於盡。邊疆處。充滿了慘烈。這還只不過是一個小場景。小規模的駐守軍與沖界軍的碰撞而已。第一時間更新若是將目光放得更高。就可以看得見無數的妖族士兵的部隊與神聖宇宙的部隊在整條神域與妖域的邊界瘋狂撲殺的場面了。這個時候的戰場就好像是絞肉機。一個個神級的尊貴無比的強者。在這裡卻是不要命的滅亡。這裡隨便來兩個強者的戰鬥波動都可以使得靈界震顫。但是在這裡。戰爭的力量使得一個個的神與妖走向了盡頭。

神的壽命太久太久了。妖的壽命還要更加誇張一些。但是哪怕是這樣子的存在也是不多。出現一個神不需要多久。但是一個神的壽命卻太長太長了。但是這個時候的神聖宇宙乃至於其他的宇宙都沒辦法人滿為患。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就是由於戰爭。使得一個個的強者滅亡。

每一個強者都有著義務為了自己的種族而參戰。這樣子的情況下一個個生命的滅殺化作了戰場的力量。充滿了兇險與可怕。

「還有三千宇……」暗金色的火焰掠過了血紅色的天空。看上去耀目而充滿了璀璨。葉天竭盡全力的加速著。此時此刻。距離邊界。已經真不好過三千宇的距離了。

三千宇似乎是很長的距離。但是相當於整個神妖戰場這樣子的距離來說。只不過是近在咫尺了。葉天竭盡全力的飛行著。本來不到天神級別就沒辦法御空飛行的。葉天這樣子的飛行完完全全是憑藉自己的能量支撐的。哪怕葉天已經突破到了地神初期。這樣子的支撐也太誇張了。現在一旦葉天回到神域。就可以重新回歸神聖宇宙的大軍之中。隱藏起來自己的氣息。那些強大的妖族強者再怎麼厲害。也沒辦法在找不到氣息的情況下在神聖宇宙大軍之中找出葉天。或者是直接對於整個神聖宇宙的大軍發動全面搜索的。

「可惜了。還有三千宇。」一道彷彿是調侃的聲音響起。緊接著磅礴的力量爆發。葉天頓時是感覺得到眼前彷彿是多了一層無論如何也無法逾越的牆壁。自己的力量被徹底壓制住了。前路也已經沒有了通道。

「結界。」看著眼前已經是變幻成為了燦金色的時空。葉天的雙目之中有著無數的寒芒涌動。此時此刻。在葉天面前的是三隻巨禽。一個個彷彿是都可以憑藉自己的翅翼遮蓋天空。有著無盡的強橫氣勢。下面一直在狙擊葉天的無數妖族似乎都已經是歡呼了起來。

這三隻巨禽是一隻罡風孔雀。一隻金羽神鵬。一隻鐵鱗巨鶴。其實力。居然都已經達到了地妖無敵的地步。很明顯都是貨真價實的這神妖戰場之中最頂尖級別的恐怖存在。而且這三隻巨禽的氣息彷彿是連貫一通。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力量完完全全的結合在了一起一般。簡直就彷彿是面對著一隻更為龐大的完美無瑕的天妖初期的凶禽。這一股壓迫感。哪怕是葉天也難以對抗。

這行雲流水一般的聯合。很明顯就是熟悉了太久太久的。這三大巨禽毫無疑問聯手的情況下在這神妖戰場之中已經幾乎無人可擋了。

「不好意思了。星炎神閣下。」那鐵鱗巨鶴振翼。無數狂風爆發出來。居然是時空隱隱約約震動著要出現空間裂縫一般的趨勢。這一股凶威直接壓迫得那麼多地面上的妖族都是竭盡全力的需要抵抗。哪怕是抵抗了都是被深深的壓入了血紅色的大地之中。卻依舊是狂熱的看著天空之中的天空王者。

「你的旅途。差不多要在這裡結束了。」那金羽神鵬也是開口道。這聲音充滿了高貴。就好像是一個貴族。又是帶著一種嘲諷。

「不必多說。動手。」那看上去是領袖的罡風孔雀冷冷道。就是張開了那巨口。緊接著。彷彿是一切的風暴都已經聚集起來了一般。形成了一個可怕的罡風漩渦。就這麼在這罡風孔雀的前方形成了。好像黑洞一般的要將葉天直接吞噬。

傳說之中孔雀是可以吞噬一切的。這罡風孔雀也有著這樣子的一些特性。要化作真正的猙獰巨口吞噬了葉天。而金羽神鵬。鐵鱗巨鶴也都是各施手段。配合這罡風孔雀的攻擊。一時之間葉天感覺得到單單是罡風的力量都要使得自己被撕裂了。恐怖無比的猶如刀子一般的力量是葉天現在無法對抗的存在。

「血天三禽。果然是凶威無比。」葉天輕撫手中的炎戰刀。開口道。

「你還要靠廢話來拖延時間嗎。你沒有這個機會了。」罡風孔雀很明顯是一個極端精明的角色。指揮著無數的橙色罡風要直接席捲葉天將其徹底絞碎。這橙色罡風很明顯不一般。似乎等級不低於七十八級。相當於一般蒼神強者使用的。在妖之宇宙居然是可以搞到這樣子的元素。可見這血天三禽的厲害。

「粉碎撕天風。」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聲。緊接著無比強大的一道罡風形成的超級螺旋就這麼朝著葉天襲來。單單是其中的一點點的餘波的能量。也足夠使得一般的地神極限強者大驚失色。而葉天才地神初期。就是面對著這樣子的粉碎撕天風。

之前。遭遇了那唐消寂。將其擊殺了。

然後。遇到了那藤蔓妖族。被一位葉天不認識的將級探敵軍攔住了。

再接著。遭遇了恐怖的斯雷亞夏。最終是被那強者徐璧其給擋住。

而現在的敵人。卻是更為可怕的血天三禽。聯手起來有著近乎天神初期戰力的恐怖妖族。

別說是三個聯手了。哪怕是其中之一。葉天恐怕也無法對抗。

「拼一把吧。」彷彿是賭徒一般。葉天露出了病態的笑容。炎戰刀之中的暗金色光芒無比閃耀。在葉天的背後。璀璨無比的點點繁星顯露。形成了美輪美奐的浩瀚星空。

「吼。」龍吟之聲響起。威震天地。一隻無比猙獰充滿了力量的黑炎龍族虛影出現在了葉天的背後。身處於星空之中的黑炎龍族。帶著一股無比的霸氣。

「嗤。」暗金龍炎燃燒起來。直接憑藉法則神火的力量燃燒著周圍的時空。顯露出來了法則神火的無比強大的力量。隱隱約約感覺得到。那暗金龍炎的封印正在不斷的震顫。似乎是葉天如此磅礴的調動力量要促使葉天徹底的解放暗金龍炎。甚至是將自己也燃燒成為灰燼一般。

哪怕是達到了我為龍炎的地步的葉天。在地神初期的階段也不可能抵抗法則神火真正的威能的。化為灰燼。是毫無疑問的事情。

「嗖。」一股符文顯露。展現出來了無比強大。充滿了熾熱的力量。就好像是亘古之火。可以燃燒一切。永恆不滅一般。這是昔日靈尊塔之中的火之混沌符文。並非是葉天領悟的火之混沌符文。而是完整版本的火之混沌符文。

一切的力量已經激發出來。星空之中站立的葉天似乎是手握一切。掌控萬物。就這麼看著這恐怖罡風就這麼襲來。

空間被直接撕開了。無論是這個時候的罡風的撕天之力。亦或是這個時候的葉天的究極的火之力。都已經超過了神妖戰場空間的承受範圍。

接著……

「轟。。。」無比強大的力量直接爆發開來。恐怖的衝擊波徹底的震散了天空之中的血雲。彷彿是在天空之中形成了一枚耀世的血日。耀眼。而殘忍。 ?第六百七十一章:超級混戰。(七)

無比可怕的力量正在爆發著。天空已經徹底的被令人驚訝的色彩充斥著了。所有的妖族戰戰兢兢。竭盡全力的調動自己的力量防禦從天而降的可怕餘波。與此同時也是祈禱著他們偉大的英雄血天三禽。可以殺死這一個神聖宇宙的絕世天才星炎神。這一個星炎神這個時候已經是如此強大了。未來對於妖族的威脅任何一個妖族都是清楚。

可怕的光芒四處爆發著。血天三禽都是完全的將其馳騁天空的本事使了出來。無比恐怖的力量逐漸爆發。不斷的朝著葉天那邊壓迫而去。這血天三禽抱著必殺之心必須殺死這個星炎神葉天。徹底的將其恐怖的力量用了出來。而葉天這是咬緊牙關。竭盡全力的想要調動出來更強大的力量。

然而極限不是那麼好突破的。之前葉天算得上是突破了一次極限。接連不斷的突破極限。那可能性實在是太過於渺茫了。於是那帶著無盡殺氣的可怕罡風就這麼以壓倒性的威勢朝著葉天壓迫而來。要將葉天碾成粉碎才肯罷休。

一股股來自於下面妖族的信念力量灌注在了這罡風上。使得罡風的力量更為強大。也在激勵著這血天三禽。要徹徹底底的激發力量。第一時間更新甚至是超越極限。而葉天。孤軍奮戰。面對著這麼多妖族齊心協力的威勢。感覺得到的就是無比的壓迫感。難以支撐自己的存在。想要繼續維持自己的這完整火之混沌符文自然是更為困難。

漸漸的破碎著。簡直就好像是那一種站立於冰層上感覺得到冰層逐漸裂開的感覺。無奈而又沒有辦法。葉天竭盡全力的調動自己神體每一分神力。由於透支而造成的無力。疲憊。酸麻。痛苦的種種感覺被葉天咬牙承受了下來。而那彷彿是可以撕裂一切的罡風。逐漸的逼近了葉天的面前。

被撕裂了。神體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撕裂了。哪怕是並沒有接觸就已經使用空間裂縫撕裂了神體。這撕天之名果然不是空穴來風的。緊接著。葉天換了一具神體。無數的傷痕立刻密布。完全就是要再一度被撕裂的前奏。

「轟。」而就在這個時候。弦外之音出現了。

「三隻大鳥也在這裡放肆。給我把它們統統褪毛了。」一聲大喝響起。緊接著一道無比耀眼的純白光芒就這麼穿透了這血天三禽之中身為老二的金羽神鵬。一時之間。這一道光芒居然是硬生生的將其妖體摧毀掉了。那麼多的金燦燦的羽毛不剩下了絲毫。金羽神鵬居然就這麼被一擊摧毀了妖體。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這樣子的選擇無疑是極為正確的。在這血天三禽之中。這金羽神鵬的力量弱於這罡風孔雀。但是卻是血天三禽之中最為霸道。最為高傲的。也是最沒有防備心理。防禦力也比起有著罡風護體的罡風孔雀與有著強悍鱗片的鐵鱗巨鶴弱。一擊之下。就這麼摧毀了這金羽神鵬的妖體。估計對於妖魂也有著損傷。而一旦破壞了其妖體。血天三禽的鐵三角就已經不平衡了。頓時是導致了崩壞。本來即將壓垮葉天的那一股罡風。此時此刻突然是絮亂了。就這麼無序的爆裂。使得葉天並沒有被這一擊摧毀神魂。

「來者何人。第一時間更新膽敢挑釁我血天三禽。」金羽神鵬立即恢復了妖體。怒吼一聲。這聲音震得下面的一個個妖族都是承受不住。似乎是大腦都要被這樣子的聲音震蕩破碎了。

「天使族少主弗西蘭克多·天使在此。」一尊身穿黃金甲衣。看上去甚至是比起那金羽神鵬更為高貴的英俊青年手持金劍出現了。他的背後是一對純白的羽翼。每一片羽毛那都是晶瑩剔透。彷彿是水晶一般。在這弗西蘭克多·天使的背後。還有著足足數百的天使一族的強者。皆是貨真價實的純血的天使一族。實力沒有一個低於地神級的。

而這弗西蘭克多的實力。更是達到了地神無敵的級別。似乎隱隱約約比起這金羽神鵬還強一些。差不多足夠和這罡風孔雀相提並論了。他居然是天使一族的少主。一個如此古老的種族的少主。

「原來是你們這些鳥人。」金羽神鵬嗤笑著。但是罡風孔雀的想法卻是不一樣。罡風孔雀這個時候卻是感覺得到了危機感。立即厲喝:「二弟你隨我擋住這一群天使。三弟你將星炎神斬殺。」極為大方的將斬殺星炎神這樣子的榮耀交給了鐵鱗巨鶴。罡風孔雀卻是用一對深邃的瞳孔緊緊地盯著弗西蘭克多。他感覺得到了強烈的危機感。

「擋得住嗎。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弗西蘭克多怒吼一聲。猛然之間振翼。而在他背後的數百天使一族的強者。都是一齊齊的振翼。一股極端濃郁與純潔的光明之力散發出來。與曾經的戰塵宇宙那些獲得天使一族傳承的強者的那樣子的狂傲霸道的力量不一樣。這才是真正的天使之力。充滿了神聖的力量。

這麼多的天使一族的力量徹底的凝聚了。形成了這天空之中的一個高度數十辰的天使的虛影。看上去彷彿是要照耀時間一般。這一個天使。樣貌與弗西蘭克多無異。手中持著一柄金色的華麗長劍。無數的神秘的雕紋在這華麗長劍的劍柄。劍身。劍鋒上顯露。這個時候這罡風孔雀的面目似乎是有一些吃驚乃至於震撼了。

「天使審判陣。裁決之劍……」罡風孔雀以一股陰沉的聲音看著這看上去充滿了耀眼的天使虛影。這光芒是純白無暇的充滿了柔和的光芒。但是在罡風孔雀的眼中無比的刺眼乃至於令人生畏。

因為這是大名鼎鼎的天使審判陣。這一柄劍。是大名鼎鼎的裁決之劍。

「看不出來。你的見識不少啊。」弗西蘭克多儘管是這樣子說著。但是語氣與表情都是充滿了淡然。手中的裁決之劍。 明王首輔 卻是已經高高舉起:「既然已經知道了你不可抵抗的力量。那麼引頸就戮如何。」

「區區簡化版的天使審判陣。與仿製出來的裁決之劍。也想要嚇唬我。」但是。罡風孔雀卻是冷笑。振翅之後。罡風席捲。

這天使審判陣。乃是天使一族的鎮族大陣。等級等同於黑炎龍族傳承之中最重要的部分了。天使一族論起實力不亞於黑炎龍族。並且還有著在神聖宇宙的文明。這樣子的陣法自然是無比高明。而在天使一族的操控之下發揮出來的力量自然是更為強大。而裁決之劍則是天使一族的鎮族聖劍。乃是一件貨真價實的聖器。哪怕是天使一族的少主弗西蘭克多也不可能在地神階段真正的搬出這樣子的鎮族武力的。但是哪怕是簡化版的天使審判陣與仿製的裁決之劍。威力也是驚天動地了。

「你可以親自體會一下天使一族的榮光。」弗西蘭克多淡淡道。天使一族無比注重榮耀。這個時候弗西蘭克多的力量已經是結合了這麼多天使一族的強者。氣勢不亞於之前的血天三禽聯手的三才蒼空陣。並且凌厲程度猶有過之的樣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