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了,如果有問題,林逍以你現在的修為實力,還懼怕這丹宗不成?」

林逍道:「話雖如此,不過還是要小心一點,這丹宗也不會待很長的時間,現在我能煉製出二品靈丹,不過還是最低階二品靈丹,只要我能煉製三品靈丹巔峰之後,也可以突破半聖,離開此地了。」

黑皮看到林逍如此自信的話語,少有的去多說什麼,畢竟在萬靈江上面,已經見識過林逍這裡如此恐怖的天賦。

丹宗的方向,可以按照令牌上面的指引而去,而這個弟子在丹宗裡面算不上什麼很厲害的人。

要不然這弟子的生命之火,定然會在丹宗裡面存在,林逍也無法做出什麼掩飾。

倒是沒有想到,在萬靈江的傳送陣,竟然把自己傳送到了這個地方。

丹宗距離此地的距離,以林逍的速度,約莫要半日多時間。

林逍也沒有耽誤太多的時間,先是在自己身上造成一些傷勢,使得自己經過了一戰,再讓黑皮調整自己的氣息。

最終,林逍這裡也是帶著一種心神疲憊的樣子回去。

丹宗是這通靈大陸的八大宗門之一,是一個超級大的存在,在通靈大陸眾人心中,也是一個非常靠近四大殿勢力的存在。

至於金陽宗敢和丹宗發生這一戰,其中的緣由並沒有知道是為什麼。

半日的時間之後,林逍來到了丹宗的山門之外,這丹宗遠遠看去,周圍飄逸著驚人的仙霧,更有仙鶴在半空飛著。

林逍在靠近丹宗很遠的地方選擇了步行,此刻一步步的走到了丹宗山門的面前,拿出令牌驗證了身份。

不過還沒有結束,在這丹宗的上空,彷彿有著一雙眼牟猛然睜開,看去了林逍這裡,要去辨認身份。

林逍的神色多少凝重了一些,這一雙眼牟的存在,給了他一種危險的氣息。

緊接著,這一雙眼牟也是漸漸閉上,顯然是沒有察覺到林逍有什麼不同。

林逍心中呼出一口長氣,走進了這丹宗之內。

丹宗的裡面,有著很多的山峰,此地有著很嚴謹的分層。

不同的煉丹師是在不同的山脈之中,而整個丹宗所形成的體系,也非常的龐大。

戰神升級系統 整個丹宗,也分為兩脈。 這兩脈,是武脈和丹脈!

武脈自然就是以武道為主,畢竟就算是丹宗,也不可能所有的弟子都只能是煉丹。

至於丹脈就不用多說,自然就是以煉丹為主。

而丹脈也是整個丹宗的主脈,武脈非常的依靠丹脈,但丹脈卻並不是那麼的依靠這武脈。

林逍指知道自己現在的身份是丹脈那邊的人,在丹宗裡面,這兩脈的位置還是很容易分辨的。

只是林逍也不知道自己住在丹脈什麼地方,此事也不好多問什麼,讓林逍心中多少有些無奈。

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又一道激動的聲音傳了過來。

「東兒!」是一道女聲。

林逍一愣,立即看了過去,對方的確是看向了自己說出的此話。

「你是?」林逍面色不改絲毫,他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只能裝作失憶。

這女子彷彿沒有聽到林逍的問話,此刻激動的走了過去,抓著林逍的身體,看了很久之後眼眶的也漸漸紅起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這女子帶著一絲哭腔開口,眼淚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林逍心中多少微微一暖,雖然對方真正的情感不是表達他,但現在看來,林東和這女子有著不小的關係。

「不知你是?」林逍再次問道。

女子一愣,有點不確定的看去林逍,這一次她是聽的非常明白了。

「東兒你不記得姐姐了?」女子開口問道。

「姐姐?」林逍一愣。

沒想到這林東竟然還有一個姐姐,既然自己借用了林東的身份,林逍自然就要把眼前這個女子當做自己的姐姐看待。

「林珊,在那裡發什麼呆,今天要是再不趕緊收集到草藥,有你好受!」不遠處的一個肥胖女子看了眼林逍,露出一絲詫異,也沒有怎麼在意,此刻冷聲開口道。

「東兒你先在這周圍不要亂走,姐姐現在要去採集草藥,等晚一點回來再和你說。」林珊的手牢牢抓住林逍的雙肩。

「記住,一定要在這裡等姐姐!」

說完之後,林珊帶著不舍離開。

林逍想要叫住林珊,不過仔細一想便是停頓了下來,自己剛來丹宗,不適合惹那麼多的事情。

拿胖女子輕哼了一聲,隨即帶著林珊和幾個女子朝著遠處走去。

途中,林珊還不時的回頭看去林逍,眼中露出一種難以掩飾的興奮以及激動。

林逍能看出,在林珊眼中露出的那種親情,讓林逍心中多少也是有點觸動。

「林東你放心好了,既然我用了你的身份來到丹宗,那麼你的姐姐我也一定會照顧好。」林逍心中暗道。

林逍並沒有離開此地,畢竟自己剛剛也表示了自己失憶,實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住什麼地方。

還有在這丹宗,自己認識什麼人,又是什麼身份?

「不過現在的情況看來,我這身份在丹宗,但是沒有那麼引人注目。」林逍淡笑道。

這一等便是到了夜晚,林逍也沒有著急,終於林珊回來了。

只是現在的林珊,顯得非常疲憊,看去林逍的時候卻是恢復了一些神色。

「東兒,咱們先回去,姐姐帶帶你吃好東西。」林珊開口。

林逍猶豫了一下,微微點頭跟著林珊走去。

途中,林珊一直抓著林逍的手臂,生怕林逍這裡又忽然消失。

「這個做姐姐的,沒想到那麼關心自己的弟弟,如果讓她知道真實的情況也不知道她會怎麼樣?」林逍輕嘆了一聲。

這一路上都沒有多說什麼,直到走來了一座山峰下的屋舍,林珊才笑了起來。

「東兒,今天姐姐買了點肉和酒回來,等我煮好了咱們一起吃。」林珊笑道。

林逍也笑著點了點頭,隨著林珊走了進去。

這屋舍不是很大,但也有兩個房間,姐弟兩人都是一直住在這裡。

林珊走了進來之後先是放下了儲物袋,裡面裝著不少的草藥,隨即再把酒放在桌子上,拿著肉走進了廚房裡面。

「東兒你先喝點酒,姐姐這裡很快就做好,待會就有好吃的。」林珊笑道。

林逍拿起酒喝了兩口,看去在廚房裡面的林珊,心中多了一絲感慨。

隨即,林逍看去了不遠處裝著草藥的儲物袋,此刻直接拿了過來。

「這是要分配草藥?」林逍心中暗道,也沒想那麼多,直接拿出草藥開始分配起來,而這分配前後花費的時間,不到數十息!

然而,林珊還沒有從廚房裡面走出來,足足半柱香的時間過去之後,林珊才出來。

手中拿著菜肴,看上去挺豐盛的,足足有著一大桌,但林珊卻是全身都被汗水濕透了。

林逍看著,心中也是微微觸動,他剛才沒有去幫忙,是想了解一下這林東在平常的日子裡面,是怎麼和自己的姐姐林珊過日子的。

現在這情況看來,還真的挺辛苦。

「東兒快吃,姐姐知道你最喜歡吃這個了。」林珊笑著,夾著菜往林逍碗里去。

只要突破到了神靈境,一般就可以不如吃東西了,林珊的修為非常低,只是一個真靈境。

「看來這姐弟兩在丹宗,受到了不少的委屈。」林逍心中暗道,看著碗中的百家飯,還有那些菜肴,也立即吃了起來。

看著林逍這裡吃,林珊甚至已經忘記了自己的疲憊,心中開始有了一些疑惑,不過卻沒有去問。

「弟弟現在記憶沒有了,或許這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林珊心中暗道。

「姐姐吃飽了,先去分配一下草藥,今晚你早點……」林珊開口說道,可話還沒說完,她忽然間就愣住了。

「這……這些草藥怎麼都分配好了?」林珊愕然,看去在林逍一旁的草藥,倒吸了口冷氣。

「我分配的。」林逍道。

林珊一臉的無法置信,隨即有點激動了起來。

查看了一番這分配草藥之後,發現沒有任何的錯誤,林珊露出了喜色。

「東兒,難不成你這一次失憶,讓你激發了一些潛能?」林珊道。

林逍裝作不是很懂的樣子,點了點頭,道:「應該是吧,我看這些草藥並沒有覺得非常親和。」

「看來東兒你是因禍得福了!」林珊差點大笑,不過很快眉頭緊皺了起來。

「東兒,此事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這幾日你也先別出去了。」 「不出去?」林逍一愣,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林珊嗯了一聲,道:「等姐姐賺足了錢,到時候就送你去學堂學煉丹術。」

「去學堂學習?」林逍愣了一下,這丹宗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

「當然了,去學堂學煉丹術,那樣對你才有好處,姐姐不可能一直陪在你身邊,這一次你因禍得福,在草藥上有了天賦,到時候在學堂裡面也是能夠更好的學習。」林珊道。

從剛才林逍承認那些草藥是他分配的之後,林珊就開始如此了,也讓林逍多少心中有點微暖。

「那珊姐你明天還要去弄這些草藥?」林逍問道。

林珊點了點頭,道:「要不然哪裡有錢送你去學堂,你不用擔心姐姐,只要你學好了煉丹術,能夠在宗門裡立足,那麼姐姐也就放心了。」

聞言,林逍也沒有多說什麼,他不可能現在就直接去說,自己的煉丹術很厲害,根本就不用去學堂。

這樣的話,哪怕是有著黑皮的幫助,恐怕也會暴露身份,林逍自然不想這麼做了。

所以想立即改變現狀,顯然是難以做到的,同時更為主要的一點,就是林逍還沒有完全了解丹宗。

丹宗,現在和金陽宗有著不小的鬥爭,明的暗的都有,而這也是現在丹宗長老們,沒有時間去理會丹宗弟子的原因。

林逍知道,現在是自己去在這丹宗崛起的時間,只有這樣才能夠看到丹宗更加高級的煉丹術以及丹方。

第二日,林珊一大早便是出去開始忙著採集草藥,並且先把原來的草藥給交了上去。

林逍暗中跟著林珊,這一幕幕落在眼中,讓林逍有點心酸。

「不能讓林珊知道她的弟弟已經不在世了,我也必須要儘快在這丹宗崛起,只有這樣林珊才能有更好的生活。」林逍朝著回去的路上,心中也是低喃起來。

只不過,在半路的時候,卻是有著別的事情發生。

「那不是林東,這小子不是在上次去和金陽宗的一戰裡面,已經死了么?」不遠處,有一個弟子看去了林逍,忽然間開口道。

在這弟子旁邊的一名青年,也帶著一絲驚異,不過眼中看著林逍的時候,滿是不屑。

「走,我們過去看看,這傢伙竟然能夠活著回來,還真是一件奇事。」青年輕笑一聲,平日里欺負林東已經習慣了,此刻走到林逍面前攔了下來。

林逍看去這幾人,平靜道:「你們想要做什麼?」

「我們想要幹嘛?」為首青年輕笑了一聲,道:「你這小子,是不是去和金陽宗一戰之後,腦子也變得不好使,把我們都忘記了?」

「我的確失憶了。」林逍開口道。

幾人紛紛一愣,那青年的笑意漸漸收斂起來,冷聲道:「別以為裝傻就可以躲過這一劫,趕緊把靈石都交出來,要不然今天有你好受的!」

在這青年身後的幾人,也頓時間變得凶神惡煞起來,紛紛帶著冷笑看著林逍。

末世之淵 林逍目光漸漸露出了冷色,他能從這幾人的目光裡面,看出對林東的戲謔,這種目光林逍看到的太多了。

若是在平時,林逍都會選擇無視,可現在他用的是林東的身份,本就在一定的理論上有所虧欠林東。

所以這幾人要是真的敢動手,林逍不介意讓他們嘗嘗自己的拳頭,那滋味可不好受。

至於在這丹宗裡面,隱藏什麼丹道實力之內的,林逍從來沒想過,只要不施展荒蕪之氣等一些招式,沒有人可以認出自己是林逍。

看到林逍一言不發之後,那為首的青年也是惱怒起來,冷聲道:「還真以為我們不敢拿你怎麼樣?」

話音剛落,這青年嘴角掀起了一抹冷笑,舉起了拳頭朝著林逍這裡直接落下。

這一拳帶著呼嘯之音,更是掀起一陣狂風,朝著林逍的臉上直接轟去。

青年身後幾人露出冷笑,彷彿已經看到林逍待會求饒的畫面,眼中露出了一種睥睨的神色。

林逍面色不改,就在他準備動手給這些人教訓的時候,忽然間神色一動。

不用他出手,面前這朝著林逍而來一拳的青年,忽然間神色一變,身體竟是凝固了起來,無法動彈絲毫。

而在那上空中,有著一名絕美的女子,她看去林逍這裡,神色中帶著複雜,隨即目光望去青年冷哼了一聲。

「我的人,你也敢動?」女子話語傳開中,這青年面色瞬間蒼白,直接吐出了鮮血倒飛出去。

青年原本一臉的怒氣以及憋屈,可在抬頭看去這女子的時候,這青年嚇得直接跪下。

「劉……劉師姐!」青年面色驚駭,跟隨這青年的幾人,也一樣如此。

林逍愣住,看去這姓劉的女子,眼牟微微一凝,對方的修為竟是天人境,這讓林逍有點詫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