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你放心,蒼心一定會盡心儘力發展血影,不辜負公子你的厚愛。」影蒼心接過了雲天羽取出的二十五件天器,鄭重的許諾道。

「我相信你!」

「對了,你們和宿星辰有聯繫嗎?他如今達到何等境界了?」想到自己當初送給宿星辰一顆化仙丹,雲天羽輕聲詢問宿星辰的情況。

「我們和老宿有聯繫,老宿藉助公子當初贈葯,早已經突破到一級道仙境界,只不過公子前往東海的這五年,大金王朝十分混亂,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老宿一直隱瞞了實力。」影蒼心將宿星辰以及星宿宮的情況告訴了雲天羽。

「星宿宮沒事就好。好了,我想大家都累了,我們就在這裡休息幾日,恢復傷勢后立即返回天宗道院。」

「葯火,葯山,你們兩個隨我來。」說完,雲天羽帶著葯火、葯山來到了韓無雙所在的房間。

「葯火,葯山,你們精通煉丹術和煉蠱術,你們幫無雙姐檢查一下身體,看看鈞天王爺是如何控制無雙姐意識的。」雲天羽看到韓無雙根本不認識自己,輕聲詢問葯火二人。

「我先來試試!」葯火點了點頭,走到了被虛仙之力縛束,躺在床上的韓無雙身邊,伸出枯瘦的手指,按在了韓無雙手腕處,釋放一縷虛仙之力進入到了她的身體中,檢查她身體情況。

「嗯,巫蠱草的氣息!葯山,你過來看看,看看她是否被巫蠱草控制了。」感覺到韓無雙身體中有巫蠱草的氣息,葯火立即趕來了葯山為韓無雙檢查身體。

「她真的是中了巫蠱草!」確定韓無雙中了巫蠱草的毒,葯山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怎麼,這巫蠱草的毒很難解嗎?」看到葯山、葯火臉色有些難看,雲天羽眉頭微微一皺,詢問道。

「巫蠱草是我巫族山脈中生長的一種獨有毒草,一旦中了巫蠱草,巫蠱草的毒液就會侵蝕人的大腦,迷惑大腦意識,只要稍動巫術之人,就能對她進行控制。」葯山詳細的為雲天羽介紹巫蠱草。

「葯山,你和葯火都動巫術,可否讓無雙姐消除鈞天王爺對她的控制,讓她恢復意識。」面色鐵青的雲天羽輕聲問道。

「恢復她的意識不難,但要想解除巫蠱草的毒卻有些麻煩。如果她大腦中的巫蠱草毒不能解除的話,一旦巫蠱草毒素完全侵蝕她的大腦意識,那她將會變成一具沒有意識的行屍走肉。」葯山繼續說道。

「那葯山,有什麼辦法可以解除無雙姐大腦中巫蠱草的毒?」雲天羽體內的噬毒之力只能吞噬身體中的毒素,不能吞噬靈魂毒素,眉頭緊鎖的雲天羽問道。

「聽說大夏王朝和大金王朝相接的魔影山脈中有一種名叫血魂草的毒草,如果我們可以找到血魂草,就可藉助血魂草蘊含的靈魂毒素以毒攻毒,嘗試著解除巫蠱草的毒素。」

「不過血魂草十分稀少,而且無法長期保存,所以得到血魂草會有些麻煩。」葯山沉思了一下說道。

「魔影山脈中的血魂草可以解除巫蠱草的毒!無論如何,這血魂草我必須要得到。」

「葯山,現在你幫無雙姐恢復意識吧,在幫她檢查一下靈魂情況,看看無雙姐的靈魂還能抵禦多久巫蠱草的毒。」雲天羽輕聲提議道。

「好!」煉蠱高手葯山點了點頭,施展巫族秘法滲透進了韓無雙大腦之中,幫她解除了鈞天王爺的控制。

「三年之內,她的大腦不會被巫蠱草侵蝕。」恢復了韓無雙大腦意識,葯山緩緩地說道。

「三年時間,足夠我尋找血魂草了。」

「好了,你們回去休息吧,我陪無雙姐一會。」雲天羽輕輕走到了陷入到昏迷的韓無雙床邊,輕聲說道。

「是公子!」葯火、葯山點了點頭,悄悄離開了房間。

「無雙姐,你放心,無論多大的困難,我都會救你的。」看著一頭白髮,樣子發生了一些微妙變化的韓無雙,雲天羽心中百感交集。

可以說韓無雙是第一個打動雲天羽內心的女人,雖然韓無雙如今的樣貌大不如前,但云天羽對韓無雙依然有很深的感情。

雲天羽驅散了對韓無雙身體的縛束,打了一盆水,輕輕為韓無雙擦了擦臉后,坐在床邊,默默地看著她,守護她,等待她在昏迷中蘇醒。

大約兩個多時辰過後,昏迷中的韓無雙緩緩地睜開了緊閉的雙眼,當她看到坐在床邊,目光柔和的看著自己的雲天羽時,神情一怔,緊接著露出了驚喜之色。

「天,天羽,真的是你嗎?你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在做夢吧。」看著面前的雲天羽,韓無雙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無雙姐,你不是在做夢,我來找你了。」雲天羽露出一抹柔情的笑容,輕輕伸手抓住了韓無雙變得有些粗糙的手。

「天羽,沒想到在我有生之日還能與你相見,就是讓我現在去死,也值得了。」感觸到雲天羽手掌傳來的溫情,韓無雙終於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兩行熱淚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來。

就在內心激動地韓無雙坐起身來時,她發現自己的頭髮變成了雪白色,立即想到了極為恐怖的一幕,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怎麼了無雙姐,有我在,你不要怕。」雲天羽看到好像回憶到可怕事情的韓無雙,立即上前將她摟著了懷中,輕聲安慰道。

「天羽,你還是忘了我吧,現在我的樣子已經配不上你了。」臉色煞白的韓無雙使勁咬了一下自己沒有血色的嘴唇,艱難的吐出了幾個字。

「我我……」想到自己墜崖后遭遇的可怕事情,韓無雙更加恐懼。

「無雙姐,你不要怕!現在沒事了,我會好好的保護你,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雲天羽輕聲安慰恐懼的韓無雙。

不過回憶到可怕事情的韓無雙陷入到恐慌中無法自拔,使得雲天羽不敢多問,迅速取出一顆靜心養神的丹藥給她喂下,讓她漸漸沉睡了。

在韓無雙蘇醒的這幾日,雲天羽每天都抽時間陪韓無雙,漸漸地穩定她的情緒,但當雲天羽想要問起韓無雙當初墜崖的情況時,韓無雙總是陷入到恐懼中,使得雲天羽不敢再繼續追問下去。

在雲天羽陪伴韓無雙的數日時間中,影蒼心、葯山、絕劍、絕刀在服用了蛻仙丹后,相繼突破了境界,達到了一級道仙境界。

而鶴天涯在服用了仙靈ru以及深海仙果丹后,完全修復了損傷嚴重的虛仙核,重新感應到了自己的三重雷劫。

「公子,我感覺我的三重雷劫三日後就會降下。」感覺到三重雷劫的氣息,激動地鶴天涯立即找到了雲天羽。

「三日後渡劫!這渡劫之地我們要選一個好地方。」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腦海中浮現出一個渡劫的好地方。

「公子,你有什麼好地方提供嗎?」鶴天涯輕聲詢問道。

「根據地形圖標註,我們離皇家道院好遠不太遠,不知老鶴你敢在皇家道院外渡劫嗎?」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聲問道。

「當然敢,那我就在皇家道院外渡劫!」完全對雲天羽信服的鶴天涯點了點頭,痛快地答應了。

「老鶴,你把玲瓏喊過來,然後通知大家去大廳等我。」雲天羽命令道。

「是公子!」鶴天涯點了點頭,立即去喊血玲瓏去了。

「玲瓏,無雙姐對我很重要,我命你現在帶著無雙姐去西宿郡中的星宿宮,將她臨時安頓在星宿宮中,然後等待我進一步指示。」雖然韓無雙實力不俗,但此時的韓無雙精神脆弱,經不起折騰,雲天羽命令四級道仙境界的血玲瓏帶著韓無雙前往星宿宮。

交代完后,雲天羽來到了正廳中,將自己讓鶴天涯去皇家道院外渡劫的事情告訴了眾人。

得知這一消息,實力大漲的葯火等人不但不反對,反而露出了期望之色,因為如果鶴天涯在皇家道院外渡劫成功,將會讓大金皇族顏面無存。

「蒼心,老鶴渡劫你就不要去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交代給你,你速速帶著我血影高手前往西宿郡,控制星宿宮邊緣一座大城做我血影本部,到時我會讓老宿配合你、」告知鶴天涯三日後渡劫消息后,雲天羽交給了影蒼心一個重要的任務。

「放心吧公子,這件事我一定乾的漂漂亮亮的。」提升到一級道仙境界的影蒼心點頭保證道。

「蒼心,我相信你的手段。好了,大家都回去準備吧,天黑后我們分頭行動。」

「皇家道院,我來了,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雲天羽深邃的眼眸中投射出道道精光,雄心勃勃的喃喃道。 三天過後,雲天羽一行十人出現在了皇家道院所在的東皇城,緩緩地向坐落在東皇城后城,佔據了整座東皇山的皇家道院走去。

「老鶴,根據你的感應,你的雷劫還需要多久才能降下?」順著筆直的大路向東皇山走去時,雲天羽輕聲詢問道。

「估計再有三個時辰,我的雷劫應該就會降下了。」鶴天涯告知道。

「三個時辰,很快了,我們去皇家道院附近落腳休息,等老鶴天劫到來。」因為雲天羽一行人的實力太可怕,根本不怕皇家道院從中破壞,來到了離皇家道院最近的一間茶樓中,喝茶等待。

「我們坐那邊吧。」登上茶樓三層,雲天羽一行人發現茶樓三層的人很少,走到了離窗戶最近,可以一覽周圍景色,彷彿由白玉雕制而成的圓桌旁,圍坐了下來,點了兩壺價值不菲的清茶,一邊喝茶一邊等待。

「公子,這皇家道院的學生很狂啊。」由於茶樓距離皇家道院較近,陸陸續續到來喝茶的皇家道院弟子很多,在雲天羽一行人喝茶等待時,不時聽到皇家道院弟子狂妄、不可一世的言論,聽得龍龜等人皺起了眉頭。

「皇家道院弟子依仗自己的身份,確實狂妄的無法無天。不單單皇家道院弟子狂妄,就連皇家道院的長老、護法都很狂。」想到當初自己參加四大道院比試時的遭遇,雲天羽從心裡對皇家道院產生了厭惡。

「噔噔噔!」雲天羽一行人喝茶等待了一個多時辰時,一道道沉重的腳步聲傳進了雲天羽幾人耳中。

接著,兩名身穿金絲蛟蟒長衫,腳踏沖雲霄,氣質不凡的年輕男子摟著身材風韻,童顏巨ru的兩名嬌滴滴小美人出現在了茶樓三層。

「金蒙師兄,金泉師兄。」當著兩名氣質不凡的年輕男子出現時,正在茶樓三層喝茶的皇家道院弟子紛紛起身行禮,給了兩名年輕男子極強的虛榮心。

「嗯,你們坐吧。」氣度不凡的金蒙和金泉象徵性的點了點頭,摟著懷中嬌滴滴的小美人,緩緩地向茶樓雅間走去。

當金蒙和金泉路過雲天羽一行人圍坐的圓桌旁,餘光發現背對自己而坐的芊如雪時,立即被芊如雪妖嬈、嫵媚的容貌勾住了魂,小腹中熱流涌動。

「尤物,天生的尤物。」看著性感、漂亮的芊如雪,金蒙和金泉腦海中同時浮現出一個念頭,那就是將芊如雪據為己有,好好發泄一番。

「姑娘,不知道我們可否認識一下?」金蒙放開懷中緊摟的嬌滴滴小美人,大膽的走到了芊如雪身邊,露出一絲柔和的笑容,輕聲問道。

「沒興趣,滾開!」芊如雪輕輕抬了一下眼皮,冷冷的瞥了一眼自認為容貌不凡的金蒙,毫不客氣的說道。

「滾開?姑娘,說話不要這麼硬氣。你可知道我乃是皇家道院院長親傳弟子,得罪了我,你會後悔的。」金蒙沒有想到芊如雪脾氣如此火爆,當眾責罵自己,臉色瞬間變得鐵青,搬出了自己的身份給芊如雪施加壓力。

「皇家道院院長親傳弟子!你告訴我你的身份,是不是想讓我陪你幾日啊。」芊如雪妖嬈的小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緩緩地站起身來,極具誘惑的問道。

芊如雪站起來時,金蒙、金泉眼眸中投射出的炙熱目光更加強烈,看著身材高挑,性感異常的芊如雪,二人恨不得立即將她佔有。

「不錯!如果姑娘肯陪我們幾日,我保證在東海城,沒有人敢招惹姑娘你,而且我們還會給姑娘一大筆天晶。」看到芊如雪很識趣,金蒙二人臉上的笑容更濃了,引誘芊如雪道。

「好啊,那我們就走吧!」芊如雪迷人一笑,輕輕走到了一臉得意的金蒙身旁,輕輕伸手拍打了一下他的左肩膀。

「咔嚓」一聲,金蒙左肩膀被芊如雪輕輕拍打了一下后,肩膀內的骨骼立即粉碎了,巨大的疼痛感瞬間傳遍了金蒙的全身,疼得他大叫起來。

「怎麼了金蒙!」有些嫉妒的金泉看到金蒙突然大叫的樣子,心中一緊,立即上前問道。

「媽的,她她,她打碎我的肩骨。」疼的眼淚都流淌出來的金蒙痛苦的說道。

「什麼,打碎了你的肩骨!就剛剛拍打的那兩下。」金泉深知金蒙是一級道尊高手,而芊如雪可以輕鬆破開他的身體防禦,將他肩骨擊碎,足見芊如雪的實力遠遠勝過他們。

「不好意思姑娘,剛剛金蒙有些得罪,還請姑娘不要見怪,我們現在就離開。」察覺到異常,聰明的金泉不敢繼續久待,就想帶著肩骨粉碎的金蒙迅速返回皇家道院搬救兵。

「想要離開也可以,但你們兩個必須給我爬出去,如果誰不爬,我立即打斷他的雙腿。」芊如雪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了一絲冰冷的笑容,命令道。

「爬出去!姑娘,這不好吧!我們畢竟是皇家道院弟子,而且我們都是大金皇族王侯子弟。」聽到芊如雪命令自己和金蒙爬出去,金泉臉色變得異常難看,搬出自己的背景給芊如雪施加壓力。

「我數三聲,如果你們不爬,那我只有打斷你們雙腿了。」芊如雪根本不理會金泉的威脅,不容抗拒的警告道。

「你!」看到芊如雪軟硬不吃,內心屈辱,但又畏懼芊如雪實力的金泉內心猶豫了起來。

「一」就在金泉猶豫時,芊如雪開始數數,一時間整個茶樓三層寂靜無邊。

「媽的,我爺爺乃是當今平天王爺,如果你敢傷我,我爺爺絕不會放過你的。」從小沒有受到磨難,肩骨粉碎的金蒙大聲咆哮道。

「咔嚓咔嚓!」金蒙憤怒的聲音剛剛響起,兩道虛仙之力滲透進了他的雙腿之中,直接將他雙腿的骨頭粉碎了。

「砰」地一聲,雙腿軟綿綿的金蒙跪倒在地上,殺豬般的吼叫聲在他口中傳了出來。

看到芊如雪並不是恐嚇,而是動真格的,金秋額頭上立即冒出了一層冷汗,不顧顏面的跪了下去,而被他們帶來的兩名嬌滴滴小美女嚇得臉色煞白,嘶聲尖叫逃出了茶樓。

就在整個茶樓因為芊如雪打斷金蒙雙腿,陷入到混亂之中時,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了茶樓三層。

「瞬移!是皇家道院二長老金秋。」受到驚嚇的皇家道院弟子看到瞬移出現之人,長舒了一口氣,紛紛向芊如雪投去了幸災樂禍的目光。

「瞬移!沒想到多年不見,這金秋也突破了,達到一級道仙境界。」正在慢慢品茶,看著芊如雪發泄的雲天羽發現老熟人金秋出現,露出了絲絲冰冷的笑容。

「是你,芊如雪!」剛想發怒的金秋看清面前之人時,臉上的怒氣立即被意外所取代。

「金秋長老,好久不見!沒想到你也突破到一級道仙境界了。」就在金秋認出芊如雪時,雲天羽緩緩地站起身來,目光冰冷的看著當年想要暗害自己的金秋,故意說道。

「雲天羽,你們竟然還敢回來。」雲天羽和芊如雪當年逃亡海外的事情金秋早有耳聞,所以看到雲天羽一行人出現,金秋內心立即感到了一絲不安。

「為什麼不敢回來,你們還能將我們吃了?」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一步步走向了金秋。

「唰!」感覺到今日局面有些不對,金秋不敢久待,就想施展瞬移離開。

「金秋,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就在金秋瞬移的一瞬間,雲天羽眼眸中迸射出道道規則之力,鎖定了金秋瞬移軌跡,身體微微一閃擋在了他的面前。

「滾開!」瞬移軌跡被雲天羽攔截住,金秋立即控制體內虛仙之力灌注到拳頭中,一拳轟擊向了雲天羽。

「嘭!」當金秋充斥著虛仙之力的拳頭與雲天羽的拳頭轟擊在一起時,金秋只覺自己好似遭到了雷劈一般,身體一顫,連續的倒退了回去,一縷縷鮮血在他嘴角邊流淌了出來。

「你,你達到道仙境界了。」感覺到雲天羽一拳之威遠遠勝過自己,金秋露出了活見鬼的樣子,驚呼了一聲道。

「怎麼,道仙境界很難突破嗎?」雲天羽看著失態的金秋,故意說道。

「看來當年沒有殺死你,真是留下了大患,不過這裡是我皇家道院的地盤,就是龍,你也要給我盤著!」金秋深吸一口氣,壓制住身體中翻滾的血液,立即通過傳訊珠傳訊求助。

「公子,我已經感覺到我的雷劫了,它馬上就要降下來。」鶴天涯起身說道。

「金秋,不用給皇家道院求助了,我現在就帶你去皇家道院外,讓你見證老鶴在皇家道院外渡劫的一幕。」雲天羽聽到鶴天涯的雷劫馬上就要降下,不再與金秋廢話,一個瞬移出現在了金秋面前,施展雷霆手段將他制服。

被雲天羽輕鬆制服,金秋才體會到自己與雲天羽之間的實力差距,內心充滿了恐慌。

「我們走吧!」輕鬆制住金秋,雲天羽好似提小雞一般,提著毫無反抗能力的金秋,與眾人一起離開了寂靜的茶樓,來到了皇家道院外,準備守護鶴天涯渡劫。 「老鶴,安心渡劫,其他的交給我們,我不會讓人打擾你渡劫的。」瞬移出現在皇家道院山門下,雲天羽將金秋好似扔死狗一般扔到了地上,霸氣的說道。

「謝謝公子!」鶴天涯點了點頭,道謝之後盤膝在做了皇家道院山門外一片空地上,調息等待雷劫的降下。

而皇家道院守門弟子看到二長老金秋灰頭土臉的倒在地上,嚇得立即跑進了皇家道院中求救,很快,皇家道院高手飛出了東皇山,里三層外三層將雲天羽等人包圍住了。

「大家圍住老鶴,凡是靠近者殺無赦。」雲天羽看到近百名皇家道院高手、弟子出現,立即將金秋扯拽到了身邊,踩在腳下,與金蛟龍等人將準備渡劫的鶴天涯圍在了裡面。

「雲天羽,芊如雪,你們真的回來了。」身穿暗金色長袍,身材魁梧高大的皇家道院院長金燕天看到圍繞鶴天涯而站的雲天羽和芊如雪時,深邃的眼眸中立即迸射出道道冷光。

「金燕天,當初你沒有殺死我,是不是很懊惱?現在我再給你一個殺我的機會,希望你可以把握住。」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故意說道。

「好膽,有種你先將金秋二長老放了,堂堂正正和我一戰!」聽到雲天羽狂妄的話,金燕天眼眸中的殺意更濃了,冷冷的說道。

「金秋我不會放的,至於和你堂堂正正一戰,我可以成全你。」雲天羽冷笑一聲,針鋒相對道。

看到雲天羽沒有放人的意思,金燕天就準備命令皇家道院長老、護法一起圍攻雲天羽等人,救下被雲天羽踩在腳下的金秋二長老。

但這時,一道震耳欲聾的雷鳴聲在快速彙集的天空中傳出,吸引了金燕天等人的注意。

「嗯,劫雲,你們想要在這裡渡劫?」看到天空中快速彙集的黑色劫雲,金燕天露出了一絲意外之色。

「不錯,這個地方我們很喜歡,準備在這裡渡劫。」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沒有隱瞞渡劫的目的。

「好好好,雲天羽,沒想到從東海回來,你竟然狂妄到這般地步,公然在我皇家道院外渡劫,看來今天不殺你們,是對不起這個機會了。」金燕天沒有想到雲天羽等人出現,竟然是準備渡劫,一股滔天怒火在他心中燃起。

「殺我們?金燕天,你還是多想想一會如何逃命吧。」說完,雲天羽踩在金秋腦袋的右腳猛然發力,強大的虛仙之力直接貫穿了金秋的腦袋,將他腦袋擊穿踩爆了,當場將金秋擊殺。

「找死!」心中怒火燃燒的金燕天看到雲天羽竟然當著自己的面,踩爆了金秋的腦袋,將他擊殺,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祭出了一把上品天器等級的金刃,向雲天羽發動了攻擊。

「小小的四級道仙也敢猖狂!」離雲天羽最近的青牛看到金燕天手持金刃攻擊向雲天羽,立即沖著金燕天轟出了一拳。

「嗯!」看到青牛轟出的拳芒將空間都扭曲了,金燕天面色微變,不得不改變攻擊方向,手持金刃斬向了拳芒。

「嘭!」的一聲巨響,金燕天全力一斬雖然破開了青牛轟出的拳芒,但拳芒爆破產生的力量重重的轟擊在了金燕天身體上,將他硬生生逼退了回去,體內的氣血劇烈的翻滾起來。

「這這……」感覺到青牛一拳之威,金燕天立即感覺到青牛的實力遠勝自己,也明白雲天羽一行人為什麼有膽選擇在皇家道院外渡劫。

「原來你們有備而來!」面色難看的金燕天深吸一口氣,聲音冰冷的說道。

「公子,我的雷劫馬上就要降下來了。」隨著天空中的劫雲越來越厚,鶴天涯感覺第一重雷劫馬上就要降下,立即傳音給雲天羽。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