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長等等。」

明越回頭看向明雪。他思緒很亂,竟是沒有注意明雪的神色複雜。

明雪:「兄長,你很喜歡月千歡嗎?」

身體一僵,明越慌了神。下意識搪塞,「明雪你胡說什麼,我……」

「我都看出來了。兄長你就是喜歡月千歡。因為她就是你的未婚妻對嗎?可是兄長,她有喜歡的人了啊!」

「墨九卿,我知道的。」明越笑容苦澀。

看著明越這樣,明雪又是震驚又是心疼不已。

她的兄長多麼出色高傲?風光迤邐,下南之地未來的主人。更是聞名天下的俊傑天才。但喜歡一個人時,卻如此卑微。

明雪深吸口氣,抓住明越胳膊。「兄長,你若是真心喜歡月千歡。我可以幫你。」

「明雪你在說什麼!」

「月千歡和那個墨九卿還沒成親不是嗎?既然喜歡,那就公平競爭!兄長我會幫你的。」

明越一時間不知道是感動,還是該拒絕。

從小到大的教養,讓他無法插手別人的感情。可是一想到是月千歡,明越選擇了沉默。

他半響才說:「好。」

另一邊。

離開了九星苑山門。月千歡走向墨九卿,「墨九卿你先前在跟誰說話?我好像看見了有人。」

「說話?有嗎。」

「嗯。在真言門那兒的時候,我覺得那個人好像是師尊!」

墨九卿勾唇,面不改色否認。「歡歡你看錯了。」 看錯了?

月千歡挑眉。腳步一頓,眯眸直勾勾盯著墨九卿。「你確定是我看錯了?」

「不然呢?」墨九卿勾唇,指尖挑起月千歡臉龐一縷髮絲把玩。「如果是鳳九黎,他會不見歡歡嗎?」

「唔,有道理。」

把頭髮從墨九卿手裡抽出來。月千歡仍舊有些狐疑。

她覺得很像是師尊啊!

雖然只有匆匆一瞥,但感覺是不會錯的。而且,好像墨九卿身邊還有另一個人。月千歡當時正在和明雄對峙,沒能仔細再看第二眼。

墨九卿伸手,輕輕撫平月千歡微蹙的眉頭。他說:「歡歡放心。鳳九黎若來了朱雀,定會第一時間來找歡歡的。」

「嗯。」

月千歡鬆開眉頭,微微勾唇。

眼看墨九卿好不容易安撫下月千歡時,霸梟突然從一邊冒出來搗亂。「不對啊。我明明看見你身邊有人啊!而且你還跟他說話呢。」

「……」眼底閃過戾氣,墨九卿抬頭看向霸梟。

「霸梟?」月千歡看看霸梟,又看看墨九卿。

眼珠子打轉,月千歡問:「那你看見是誰了嗎?長什麼樣子?」

「這個……」

霸梟是瘋子,但他不是傻子。

墨九卿的眼刀子嗖嗖往身上丟。霸梟哆嗦了一下,把頭搖成撥浪鼓。「這個我可沒看清楚。我光顧著看女娃娃你收拾那個沒用的廢物了。」

「沒有看清楚?」

月千歡眯眸看向墨九卿。這次,她可以確定墨九卿是隱瞞了她什麼。

但那個人是不是鳳九黎,還說不準。

眼見月千歡眼睛滴溜打轉,猜測琢磨著什麼。墨九卿眸光一沉,再次看向霸梟目光更加冷戾懾人。

墨九卿:「丹藥帶來了嗎?」

「嘿嘿,帶了帶了的。」

霸梟從懷裡掏出一個髒兮兮的儲物袋遞給月千歡。「拍賣的丹藥草藥都在裡面了。東西給你了,我的解藥呢?」

「回去喝十斤牛奶。」

「啊???」霸梟懵逼。

十斤牛奶?什麼鬼!為什麼要喝牛奶?

月千歡斜睨他,勾唇腹黑一笑。「你拉一天肚子,毒就消了。」

「什麼?這就完了!」

「對啊!難道你更想吃藥?那我推薦吃巴豆和瀉藥,這個效果也挺不錯的。」

霸梟震驚的目瞪口呆,一副整個人都不好的樣子。見此,墨九卿揶揄勾唇,鳳眸中閃爍著惡劣腹黑的笑意。

誰能想到,能震懾住一個九階武王的毒藥居然這麼簡單就能解毒?霸梟再想到自己拍賣丹藥出的靈石,身體抖了抖,噗通坐在地上大哭起來。

這一哭,把月千歡也驚住了。

霸梟一邊哀嚎,一邊拍著地。「哇QAQ,你們欺負我這個老人啊!沒天理了,你們太欺負人了哇哇!」

看著霸梟,月千歡不由想到了鳳九黎。

初見時,師尊也是這樣偽裝成一個老頭來碰瓷。但月千歡可以確定,霸梟不是鳳九黎。

只是想到了鳳九黎,眼底的冰雪漸漸消融,月千歡勾唇半蹲下。「前輩,你一把年紀了。這樣哭,不怕丟臉嗎?」

「反正就你們兩個看見了,我怕什麼丟臉?哇,太欺負人了。居然還讓我吃瀉藥!」 鳳九黎那是偽裝來考驗月千歡。而霸梟是真哭了。

兩百多歲可不僅僅是一把年紀。此刻傷心的不能自己,眼淚汪汪的控訴月千歡和墨九卿欺負人!這畫風除了有點辣眼睛,還有點尷尬。

月千歡扶額,抬頭看向墨九卿。眼神示意,怎麼處置?

霸梟要是發瘋,她們還能再揍他一頓。可這哭起來了,咋辦?

墨九卿嘴角弧度微微上挑,「歡歡交給我吧。」

「嗯,你有主意?可別是再揍他一頓吧。」

一聽,霸梟哀嚎更大聲。「哇!你們欺負我,還要打我!現在的年輕人,有沒有天理了!」

墨九卿見此,目光冰冷傲慢。扭頭看向月千歡,頃刻間冰雪消融,只剩如春風般的寵溺深情。

勾唇眯眸,幾分邪氣腹黑。墨九卿說:「歡歡,其實這兒除了咱們還有別人。」

「誰?」

「你好歹是個九階武王。讓一個小孩子看見,嘖,真丟臉。」

霸梟的哀嚎,瞬間消失了。

戲幕客 他眼睛瞪的大大的,驚慌的爬起來竄進了一邊樹林里。月千歡有些茫然,「什麼情況?」

眨眼的功夫,霸梟又回來了。

他手上提著一個髒兮兮的小孩。往月千歡面前一扔,小孩飛一樣的竄到月千歡身後躲起來。

愣了愣,月千歡回頭抓住小孩肩膀打量她,這才驚訝發現。「是你!」

「這個小女孩是你們的吧!要不是碰見了我,早就被奴隸販子又抓走了!」

「有勞前輩。」

「我不要感謝!我要靈石!你們把靈石賠給我。」

墨九卿傲慢輕笑。抬手指尖勾著一個儲物袋,墨九卿戲謔開口:「想要靈石?就在這兒,你拿到了就是你的。」

霸梟想也不想,立馬飛撲過來。

結果是什麼,還用說嗎?

半響后,霸梟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樣。焉噠噠的癱坐在地上,欲哭無淚。

打都打不過,靈石根本搶不過來!

看著霸梟凄慘可憐的模樣,月千歡眉心跳了跳。無奈嘆氣走過去,「前輩,你先對我們動手。」

「你們不是打回來了嗎!還當著那麼多人,我不要臉了啊?」

「……」月千歡嘴角抽搐。

你瘋瘋癲癲的,整個朱雀聞名。還有臉嗎?

不等她開口,霸梟委屈巴巴的繼續控訴。「而且我都幫你拍賣東西了!現在你還讓他打我!」

「你可以打回來,我隨時奉陪。」

「你比女娃娃還變態,我怎麼可能打得過你!」

墨九卿挑眉。沒想到霸梟還挺有自知之明的。

最後月千歡請霸梟去九星樓吃了一頓,這才打發走這個跟小孩子一樣,瘋瘋癲癲的瘋老頭。

坐在茶肆上,墨九卿慵懶靠在軟墊上。邪魅勾人的姿態,頓時讓屋裡氣氛有些甜膩了起來。

月千歡掃了眼墨九卿,隨後看向角落裡。縮成一團把自己努力藏起來的小女孩。月千歡朝她招手,「過來,我給你檢查一下身體。」

出乎意料的。

這次小女孩居然沒有抗拒,也沒有抵觸。低垂著頭走向月千歡。

她抬頭,形似獸瞳的眼睛直勾勾看著月千歡。 從九星苑回來時,就是黃昏了。

現在帶上小女孩回到院子里。夜色深深,院內有不知名的小昆蟲沒玩沒了的叫著。

將墨九卿趕出屋,月千歡脫掉小女孩的衣服。

猙獰的傷口好的七七八八。最嚴重的那道傷,也癒合了一部分。綢布沾濕了水擦拭女孩的身體,最後上藥。

月千歡眯眸打量小女孩,神色幾分玩味探究。「你會說話嗎?」

女孩沒有回答。

月千歡挑了挑眉,繼續問:「你是怎麼離開拍賣會的?沒有人帶領的話,你根本出不來。而且……」

「而且,你是怎麼告訴霸梟。你要找我們呢?說實話,我以為你會獨自逃走。」

言語中的笑意冰冷。月千歡仔細端詳小女孩的反應。

可惜什麼都沒有。小女孩就像是一個雕像一樣,除了偶爾眨眨眼就,一動也不動。就連上藥時的刺痛,也沒讓她皺下眉頭。

小女孩不是啞巴,月千歡檢查過她的嗓子。

黛眉微蹙,月千歡伸手捏住小女孩下巴。被迫讓小女孩抬頭,更加清楚看見那雙獸瞳。

冷血,暴戾,不夾雜一絲的人類情感。看起來和血傀這個傀儡,幾乎沒有區別。

月千歡冷冷開口:「我買你是要你聽話的,如果你不能乖乖回答我的問題,你對我而言就沒有任何用處。你懂嗎?」

小女孩還是沒有動靜,月千歡眉頭更加緊皺。

忽然,小女孩往後一縮掙開了她的手。本來就不想傷到她,因此力度並不大。

見小女孩掙扎撲過來。月千歡第一時間做好準備,小女孩要是攻擊,她會出手把她扔出去。但月千歡怎麼也沒想到,小女孩撲入了她懷中。

「歡歡!」

墨九卿推開門走進來。

他神識一直盯著屋裡。小女孩的動靜,讓墨九卿以為是要攻擊月千歡。

走到床邊,墨九卿和月千歡目光對上。

聳了聳肩,月千歡有些茫然的看著撲入自己懷裡的小女孩。

墨九卿眸光一沉,伸手扣住小女孩手腕。用力往外拉。他家歡歡的懷抱,是誰都能撲的嗎?

「啊!」小女孩發出刺耳的尖叫,就是死死抱著月千歡不鬆手。

月千歡回過神,急忙攔住墨九卿。「等等。」

「歡歡。這個半妖圖謀不軌,先把她關起來處置。」

「別。你讓我和她溝通一下。」

墨九卿冷哼,鳳眸冷戾盯著小女孩煞氣騰騰。嚇到小女孩,立馬又往月千歡懷裡蹭了蹭,墨九卿臉色瞬間黑沉如鍋底。

他要徒手撕了這個半妖!

月千歡感到頭疼。伸手碰了碰小女孩肩膀,「你先放開我,不然只能把你關起來。」

「不……要……關……我。」

小女孩就像才學會說話一樣。磕磕絆絆的,發音都不準。

果然是會說話的。月千歡緊皺的眉頭鬆了松,接著勸道:「你先鬆開我,我保證不關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