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送吧。」

(完) 【神仙姐姐,你加油!】

意識恢復的當下,旺財號的蹤跡便消失無蹤。

一襲大紅色喜服的鳳不爭,正襟危坐在梳妝匣前,身後站著的仙娥,正在為她梳妝打扮。

「主子今日真漂亮。」

右邊的仙娥名喚連翠,連翠望著鏡子中的自家主子,眉眼彎彎的讚美道。

左邊的仙娥名為連心,和連翠是一對姐妹花,是近身服侍鳳不爭的仙娥侍女。

連心:「主子,您真的要嫁給神君江耀嗎?」

連心的聲音帶著小心翼翼,可更多的是不滿。

不滿這門婚事,不滿神女大人下嫁。

「姐姐,你快閉嘴。」連翠聽著姐姐連心的話,嚇得趕忙跪到地上,並且拉著姐姐連心一起。

「主子息怒,請主子原諒姐姐。」

「連心。」

不爭望著鏡子中的自己,漫不經心的喊道,聲色微挑,每一個音色都像是跳動在五線譜上的音符,美妙動聽。

「連心在。」跪著的仙娥挺直身板。

「將你打聽到的消息,說給本神聽。」

「是,主子。」

連心聲色平緩的將神君江耀如何荒唐,如何糟踐宮娥仙婢,甚至是凡間女子,皆是說了一遍。

著重講了一下,神君江耀摯愛的女子花辭。

花辭乃花界一朵牡丹花,修鍊成人後,花辭和神君江耀便在凡間相愛相知。

總裁:敢親我試試 兩人曾許下,一生一世一雙人。

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當神君江耀將花辭帶入神界后,便對她失了心中的那份愛意,再次胡作非為起來。

成天不是和仙婢宮娥廝混在一起,就是下凡間尋找新的戀情。

花辭終日以淚洗面,她為了留住神君江耀的心,更是不惜已死挽留。

也許那神君江耀是個腦子有毛病的人,他覺得花辭願意為他而死,深深的打動了他。

並且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花辭了。

神君江耀發誓要救下花辭,這個時候,有傳言道:神女鳳不爭,天生冷心,其冰之心,可治天下一切病症。

「主子,那神君江耀,只是為了您的冰之心!」

換而言之,那神君江耀,是想要主子的命!

「嗤——」

一襲嫁衣的鳳不爭,冷笑出聲,笑容絕艷,危險冷厲。

「快些梳妝吧,本神已經迫不及待了。」

神君江耀,狗男主?

莫離,你還真是用心良苦!

【神仙姐姐,莫離是誰呀?】

旺財號的聲音,帶著十足的小心翼翼。

小心肝發顫,感覺今天有大事要發生。

「旺財,你還沒走嗎?」

【神仙姐姐,人家一直在啊。】

鳳不爭勾唇淺笑,眼底卻冷冽刺骨。

「莫離是誰,你不是應該比我更清楚嗎?」

【神仙姐姐在說什麼呀?我一點都聽不懂。】

嗷嗷嗷!

我家神仙姐姐一定是發現了。

遁了遁了,我得去向主子……

【!!!】

【嗷嗷嗷!】

【神仙姐姐,神仙姐姐你對我做了什麼?】

淡淡聲音傳入到旺財號的腦中:「囚禁。」

【!!!】

【神仙姐姐,我是無辜的,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嚶嚶嚶,神仙姐姐你怎麼能這麼待我?

我對神仙姐姐的中心,天地可鑒,日月可證。

不過不管旺財號怎麼嚎,都沒有人回應它就是了。

嚶嚶嚶,主人,都是你,幹嘛要讓人家現在就帶神仙姐姐回來啊?

神仙姐姐生氣了,旺財號好可憐!

神女鳳不爭和神君江耀成親,乃是三十三重天,甚至是六界的大事。

六界之中,位高權重之人,皆是到場了。

神女鳳不爭,鳳凰一族族長,一萬年前,飛升上神,乃是現如今六界之中,修為最高之人。

當之無愧的第一。

鳳不爭冷情冷心,修的是無情道。

鳳不爭之所以會答應嫁給神君江耀,是因為江耀挾恩圖報。

鳳不爭修的無情道,最忌諱恩怨情仇,所以她同意了婚事。

不過也明確表態過,縱算成婚,也是形同陌路。

總裁舊愛惹新婚 神君江耀不在乎,他想要的,始終只是鳳不爭的冰之心,所以同意了。

只要他成為了鳳不爭名義上的夫君,他就不信自己一個男人,還搞不定一個女人!

江耀對自己,信心十足。

三十三重天上,巍峨壯觀的天宮,整體白色的建築,全部覆蓋上了紅綢。

到處可見喜氣洋洋的氣息,包括花辭所住的花滿閣。

「娘娘,今日便是神君迎娶鳳不爭的日子,娘娘你快醒醒啊。」

花辭的仙婢,小梨花不甘心的想要喚醒自家主子。

自家主子和神君的感情有多深,她這個梨花精可看的清清楚楚。

可惜她的聲音,註定傳達不到花辭的耳中,更加喚不醒她。

花辭當日是服了劇毒,是抱著必死的決心的。

奈何神君江耀用了他畢生的功力,挽留住了花辭的性命。

可也只能保她一周性命。

三十三重天正殿,一襲火紅嫁衣的鳳不爭,被連心摻扶著,步入到了正殿中。

正殿中,神君江耀早已經在殿中等的不耐煩了,看到鳳不爭的那一刻,煩躁的情緒不減反增。

「不爭,你終於來了!」

「吉時都快到了,我們快開始吧。」

神君江耀口中的責怪之意,不要太明顯。

「等等。」

鳳不爭開口,嗓音悅耳,冰裂刺骨。

「還等什麼?再等,吉時都過了。」

神君江耀快步走到鳳不爭的身邊,推開摻扶著她的連心,便欲抓住她的手。

「不爭,吉時重要,我們還是趕快開始吧。」

「噗嗤——」

一柄冰劍,在江耀即將碰到鳳不爭的手時,刺入到了他的肩胛骨中。

「我說等等,你沒有聽到嗎?」

精緻美艷的女孩兒,清脆銀鈴般的嗓音,響起在大殿中,手中刺入江耀肩胛骨中冰劍拔出。

「你——」

神君江耀面色大怒,卻在碰觸到鳳不爭那雙冷眸時,瞬間偃旗息鼓。

「不爭,你究竟想怎樣?」

江耀語氣軟下來,不光是因為他打不過鳳不爭,更是因為鳳不爭身後的勢力,是他招惹不起的。

鳳不爭,不僅僅是鳳凰一族的族長,更是整個獸界的主宰。

不光如此,人界、精靈界,甚至是魔界,都與鳳不爭交好。

只要她一聲令下,四界便在她身後。 周安看到了這樣的情況,他也知道,廖不凡一定早就做好了準備,但是沒想到他居然真的帶來了這麼一個人,不過他也能看出來,這個人並沒有什麼實力,恐怕只是來這裡騙大家了。

不過這可能也是他的目的吧,不過他口口聲聲非要說自己是騙子,還非要惹到自己的頭上,那他肯定就忍不了了,既然今天都已經碰到了,還有了這麼多矛盾,而且他正好也今天也要說一些事情,不如今天就一塊解決了吧,不然他們肯定也不會罷休的。

「怎麼?你說我是騙子,難道你不才是真正的騙子嗎?」真不知道廖不凡哪裡來的這麼大的膽子,居然真的從不知從哪裡找來這麼一個人來冒充什麼高手,他以為他在這件事情上能做出來什麼嗎?

周安他真的不懂,廖不凡現在來這裡,那才是最蠢的行為,而廖不凡恰恰就走了最蠢的這種路,別的話可以隨便說,可是他說自己是騙子,這誰聽了心情都不會好吧,更何況他們本來就看彼此不順眼。

「我怎麼可能是騙子,明明你才是,你現在不應該覺得心虛嗎?」那個人看起來就理直氣壯的,其實他心裡也有些心虛,他沒想到還沒有進門,就有人看破了自己,眼前的人這個人他也聽說過,廖不凡已經和他說過關於這個人的事情了。

如果他想留在劉家的話,那就必須要把眼前的這個人給擠走,這樣才能達到他們的目的,不然的話恐怕是沒有那麼簡單的,而這個人看起來也很不好惹,所以一切還是小心為上。

「我心虛?再怎麼樣也應該是你心虛吧,廖不凡你從哪裡來找了這麼一個騙子,你就想這麼騙劉家嗎,覺得大家都是傻子嗎?」周安只覺得廖不凡實在是太傻了,他就算是找一個人,也得找一個真正的高手吧。

怎麼能找就這麼一個普通人呢,他能幫上什麼忙呢?如果被人戳破了,到時候豈不是更尷尬嗎?他想的這個辦法實在是太爛了,就算是想要和劉全攀關係,那也不應該這樣的,廖不凡怕是已經瘋狂了吧。

「周安,你別血口噴人,你又不是劉家的人,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你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騙子,就非要說我們是騙子嗎?」廖不凡其實是有些心虛的,周安總是可以看清自己的真正目的,可是在周安面前他絕對不能輸了陣勢。

如果輸了陣勢的話,今天他的目的算是徹底失敗了,不過他也知道周安必須要解決掉,如果不解決這樣的話,那自己以後的路就更加難走了,所以他不管是出於什麼角度,他都不會讓著這個人的。

一定要和周安作對,況且周安也看不慣自己,他們之間是不可能和平相處的,永遠是對立的兩面,不過他必須要想辦法除掉周安,不然看到他都會覺得心煩,這件事也不能太著急。

「我不是劉家的人,可是我旁邊這位總該是吧,為什麼她讓你離開,你卻還是不走呢?」周安雖然自己不是劉家的人,但是廖不凡之前對劉若馨的態度也實在是太差了,完全不把她放在眼裡,是覺得劉若馨不能給他利益嗎?

明明都是劉家的人,態度確實如此的不同,只有在對待劉全的時候,他才會稍微乖一點。可是大家又不是傻子,他拿這麼多人當傻子嗎?任誰都能看出他真正的心思吧,而他居然還來這裡,還成了別人的笑話,這不是活該嗎?

「她的確是劉家的人,但是我也算是和劉家有關係的吧,為什麼就沒有邀請我,就算沒有邀請,今天我來了這裡,也不該不讓我進去坐坐吧。」廖不凡始終吞不下這口氣,他今天來都來了這裡了,都到了門口居然還無視自己,當做沒有看見自己似的。

今天不管說什麼,他都得進這個門,看看劉全對自己什麼態度,莫非以後就真的再也不來往了嗎,這是萬萬不可的,就算不來往,他也要找到其他的金主,不然以後的生活就真的太難了,想到這裡,他就更加恨周安了。

「爺爺並沒有邀請你,自然是有他自己的顧慮,而你今天來,就是不給他這個面子,你明明知道你們之間的關係,為什麼還要來這裡呢?」劉若馨是真的不想理廖不凡,可是他實在是太強勢了,因為不管自己說什麼,他總能找到反駁的點。

而她不想和廖不凡進行爭吵,更覺得這是在浪費時間,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她不想鬧出這些麻煩來,可是這個廖不凡卻偏偏就要這樣鬧,她又能有什麼辦法呢,只能給廖不凡一個教訓,反正她也不會和廖不凡好說話的,對方的態度太怪異了。

「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進這個門,我就不信我都來這裡了,你們居然還這麼不客氣,這是我的錯嗎,是你們禮數不周。」廖不凡差點下一步都要撒潑打滾了,他現在都到了門口,這幫人卻給自己這樣的態度。

好像自己就低人一等似的,還在周安面前丟了這麼大的臉,今天說什麼都要進這個門,再怎麼樣也要給自己一個面子吧,自己怎麼也說也是和劉明的半個父親,他們怎麼能對自己這麼這個態度呢?

劉若馨不想在這裡和他鬧下去,只是面對這樣咄咄逼人的廖不凡,她有些應付不來,只好先進去先通知爺爺,順便告訴他周安也來到了這裡,她就不信等到自己爺爺來了,廖不凡還是這個態度。

「爺爺,周安已經來這裡了,不過廖不凡那個人也來了,怎麼說都不走,在門口賴著。」今天她怎麼著也要爺爺給那個廖不凡一個好看,明明都沒有邀請他,他偏偏還要來這裡說這些不客氣的話,到頭來反倒還成了自己的不對了。

「你還是趕緊走吧,別等會找不痛快。」周安知道劉若馨是去找劉全了。 「有件事情,我想要搞清楚。」

鳳不爭手中的冰劍消失,她揚起一張美艷的小臉,看向江耀。

眼底的冰冷,像是刀子,狠狠的捅著江耀,讓他不再敢對視鳳不爭的眼睛。

「不爭想問什麼?我一定如實相告。」

「五百年前在凡間,真的是你救得我嗎?」

女孩兒輕飄飄的聲音,明明很輕,很淺,可卻傳入到了在場眾人的耳中。

很快,便有不少人竊竊私語起來。

魔君:「江耀挾恩圖報?」

精靈界之主:「怪不得呢!我就說神女大人,怎麼可能會嫁給他這樣的傢伙!」

人界帝王:「還有此等之事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