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點菜你就請客,我的朋友是不會請客的。」

愛麗絲彤直接說着,十幾萬的魚子醬,葉飛恐怕都沒吃過,怎麼可能付得起錢呢。

「是他自己說要請客的,我才不請呢。」

德芙斯一臉事不關己的說着。

「行了,我請就行了。」

葉飛見愛麗絲彤還想要說話,便是輕輕的按住愛麗絲的手,緩緩的說着。

愛麗絲見到葉飛竟然要請客,就是知道葉飛肯定是不知道那魚子醬有多貴,愛麗絲決定待會付款的時候自己付款,不讓葉飛破費。

德芙斯看到葉飛碰到了愛麗絲彤的手,便是十分不爽,而愛麗絲也沒用反抗,德芙斯內心帶着仇恨,自己都沒有碰過愛麗絲彤手的一下,這小子還摸手。

待會付款不出來,看你怎麼丟人,德芙斯在內心狠狠的想着,小牙知道德芙斯的計劃,便是歡快的吃着魚子醬,想要早點吃完,早點看葉飛出醜。

「嗯,好吃!」

小牙大口大口的吃着,一副吃不窮葉飛不罷休的樣子。

「紅酒不錯。」

德芙斯也是品嘗著紅酒,臉上帶着笑意。

隨後,小牙和德芙斯便是加速吃着,十五分鐘后,德芙斯打了個飽嗝。

「好了,我吃飽了,謝謝你的款待,付款吧。」

德芙斯對着葉飛說着,葉飛微微點點頭。

「我付吧,我付吧。」

愛麗絲此時從包里拿出一張銀行卡,她算了一了一下,這筆賬一共是十六萬四,天價數字,葉飛付不起。

「不用了了,服務員,付款。」

葉飛叫着服務員,那服務員拿着賬單和刷卡機就是走來了。

「先生,一共十六萬四。」

「我來,我來。」

愛麗絲彤直接遞出自己的銀行卡,葉飛一手便是握住了愛絲麗絲的手,轉頭看向愛麗絲。

「我說我付就我付。」

葉飛淡淡的對着愛麗絲說着,愛麗絲彤看葉飛看的都看呆了,她覺得葉飛的眸子很成熟,眼神之中深邃,她淪陷了。

愛麗絲彤內心被狠狠的撞擊了一下。

葉飛拿出自己的銀行卡,看也不看的就在那刷卡機上刷過,一張打印單子從刷卡機上刷出來。

德芙斯和小牙都驚呆了,吃驚的看着葉飛,葉飛真的有十六萬四,這是什麼概念,一頓飯吃十幾萬,足以說明葉飛不是普通人。

德芙斯轉頭看向小牙,眼中帶着質疑。

「莫非是誰家的大老闆?」

「不是,他第一次來新城,護照都是新的。」

小牙回答著德芙斯,德芙斯沉默著,本想讓葉飛出醜,可是葉飛根本沒有出醜,反而還讓愛麗絲更加喜歡葉飛了。

愛麗絲彤看着葉飛,沒想到葉飛還真付得起,本以為葉飛是沒有什麼錢財的。

「那我得回家了。」

葉飛禮貌的對着愛麗絲彤說着,然後便是轉身就走。

「那我送你。」

「小牙,你們先走吧。」

愛麗絲彤見葉飛要走,內心一陣慌張,便是連忙對着小牙說了一聲,快步跟上葉飛。

「怎麼辦?」

德芙斯和小牙對視了一眼,便是問著小牙。

「揍他!」

小牙猛然的推了一把德芙斯,德芙斯快步走上去。

「小子!給我站住。」

「你他媽的付款了就牛逼了?把我的妞給我放下!」

德芙斯對着葉飛怒吼著。

「我忍你很久了,不要讓我對你喪失耐心!」

葉飛冷冷的說着,要是比起自己以前的性格,早就一腳踹上去了,經歷了很多,葉飛也成熟了不少,二十七歲了,奔三的人了,成熟了。

「德芙斯,你幹什麼?我在說一遍,請你離開!」

愛麗絲彤見德芙斯繼續打擾,便是指著德芙斯說着。

德芙斯根本沒有理會愛麗絲彤,而是看着葉飛。

「你喪失耐心了又能怎麼樣?啊?我問你,你能怎樣?」

「你們東方有一句話,天子一怒,浮屍百里,布衣一怒,血濺三尺。」

「來,你讓這裏血濺三尺,我看看你有多牛逼!」

德芙斯插著腰,指著葉飛霸道的說着。

「好!血濺三尺就血濺三尺。」

葉飛說完之後,猛然的就是抓住愛麗絲彤的胳膊,狠狠的一拉,直接抱住愛麗絲的腰肢,一口吻上愛麗絲彤的唇。

「唔……」

愛麗絲彤睜大了眼睛,看着葉飛,而葉飛則是閉着眼睛,愛麗絲彤閉上眼睛開始享受。

「啵唧!」

親吻的聲音在德芙斯的耳邊響起,德芙斯睜大了眼睛,他整個人都石化了…… 天空的黑氣不斷浮動,緩緩向前推進,一副要吞併這片天地的模樣。

但前方,陣陣亮起的金光如同一堵牆,死死擋住了黑暗的侵蝕,使這湖面上一金一暗,涇渭分明。

「你終於出來了。」邪顱看著徐越,緩緩說道。

「是你傷了她?」徐越寒聲道。

「徐越,我勸你認清形勢,如今的秘境已被我等佔領,你們是沒有活路的。」邪顱的眼皮下拉,居高臨下。

然而,徐越根本沒聽進去它說的話,直接轉頭看著藍如煙,柔和地問道:「煙兒,是它傷了你嗎?」

「就是它!」

而藍如煙也很會演,本來只受了點輕傷的她嘴一撇,頓時兩眼淚汪汪,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徐越!你莫要不識抬舉,我……」

砰!

水面突然炸開了,波瀾起伏。

徐越的身體冒著金光,渾身力量暴走,高高躍起,幾乎眨眼間,就衝到了邪顱面前,隨後一拳揮下。

「殺了你!」

「叮!檢測到與當前敵人年齡相差約4倍,宿主修為提升4個境界,當前修為:歸虛境初期!」

轟!

感受著迎面而來的拳風,邪顱身後的黑暗都被吹散了不少,而當它反應過來時,徐越的拳頭已經與它的獨眼近在咫尺了。

「你敢!」

邪顱大喝,心中驚怒之餘,一根根帶著倒刺的觸手又一次從黑暗中竄出,拚命纏向徐越手臂。

「小心!」

藍如煙提醒,而徐越卻無所畏懼,不躲不閃,依舊直直地揮拳而去。

啪!

最後,隨著一聲橡筋回彈捆緊的輕響,徐越的拳頭和身體被一根根觸手死死纏住了,再也無法前進分毫。

「嘿……嘿嘿。」

邪顱的額頭流下冷汗,緊接著,就發出兩聲如釋重負的奸笑。

它眼球上,都已經被鋒利的拳風割出一道道猩紅的裂痕,流淌著粘稠的紅液,若是這一拳被擊中,後果不堪設想。

還好,它擋住了,並成功束縛住了暴怒的徐越!

「哈哈哈,自投羅網,不自量力!歸虛境初期也敢與我爭鋒,我蛻變神軀后,可是歸虛境後期的修為!哈,哈哈哈哈!」

邪顱笑了,仰天大笑,而且越笑越放肆,劫後餘生的興奮衝破了他的理智,黑暗似乎開始侵蝕它的意識,讓它在妖魔化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真不明白大人們怎麼想的,你這種螻蟻,竟然提醒我們重點提防?你也配?」

某刻,邪顱又猛地低下頭來,猖狂的笑容瞬間消失,變得冰冷無比,和之前判若兩人。

「罷了,竟然大人們有所交代,我就饒你一命,拿你回去交差吧。」邪顱低語,同時控制著長滿倒刺的觸手,開始收縮拉緊,在徐越身上割出一道道血痕,並將他拖進黑暗。

「徐越!」

下方,藍如煙急了,身形一躍,飛了過來,想幫他解圍。

但隨著她的動作,黑暗中也同時衝出了五六個肉身扭曲的妖魔,有像蜈蚣的,有像大象的,也有人形的,和藍如煙戰在了一起,讓她一時間靠近不得。

「真是感人啊。」

邪顱看了藍如煙一眼,隨後收回目光,跟著觸手緩緩後退,一點一點消失在了黑暗裡。

「擁抱黑暗吧,徐越,你將成為我們的僕從,和我等一起……咦?」

邪顱說著說著,突然覺得有些不對,止住了話語。

因為它發現,半個身子已經沒入黑暗的徐越,竟然沒有絲毫表情變化,依舊冰冷地看著自己。

沒有發抖,沒有懼怕,沒有求饒。

這不對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