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如何辦到的?」

不敢置信地回首一望,迎接他的不是姜淵的回答,而是再次一同舞動的兩抹深寒劍光。

「答案,你無須知曉。」

風韌冷聲一喝,星塵淚舞動璀璨,劍尖凌空刺下。

叮!

殘缺的槍桿橫起一擋,洛諭狠狠喝道:「這裡,還輪不到你來大放厥詞!」

撥動一開震退星塵淚的剎那,紫炘的劍勢也是隨即到來,傳過防禦的間隙直刺他咽喉要害,也是極少數不再重鎧防禦之下的致命之處。

「那麼,我可否有資格?」

鐺——

長鳴驚起,紫紅色的劍尖順勢一劃僅僅只是挑飛了洛諭的頭盔,他怒吼一聲矮身撞上,肩頭重擊姜淵腹部,往後狠狠一推。

與此同時,風韌去而復返,身形迅疾一落繞至他身後,一劍斬擊裸露在空氣中的後頸部位,同樣是要害。

「可惡,可惡,通通去死吧!」

雙腳重踏大地,披頭散髮的洛諭仰頭一喝,驚起的虛空波瀾更是在他攪動的槍桿下轟然一盪,奔騰出一圈摧枯拉朽的雄渾勁力。

叮!叮!

然而,僅僅眨眼之間,威勢驟止,兩支泛著寒光的劍刃一前一後將槍桿架住,風韌與姜淵目光對視一眼,同時點頭,腕部扭動瞬間劍挑一撥。

下一刻,洛諭槍桿脫手,摩擦中更是強行扯破他雙手掌心的皮肉,劇痛無比。可是此刻,他也顧不得這許多,雙手握成爪狀順勢一轉翻動,血色的粘稠流光湧現,若隱若現的一道魔影仰頭怒嚎,這一片天地瞬間轟然一顫。

霎時間,劍嘯再鳴,轉動的星塵淚划著圈圈璀璨脫手斜刺大地墜落,而紫炘稍微晚了一些,最終也步了後塵,一同脫手飛去。

然而,姜淵潰敗後退之刻,嘴角邊卻是挽起了一弧戲虐。

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只見在洛諭縈繞周身的粘稠血光之上,胸膛前的防禦赫然裂出一道修長劍痕,顯然是剛才紫炘與姜淵的傑作。

這樣的縫隙,不足以讓人通過,但僅僅只是橫斬的劍,足矣。

低吼一聲,風韌迎著姜淵為他展開的勁風餘波而上,雙手同時拽動與虛空中一抽,漆黑的劍光再現,死亡的宣告赫然鳴響在劍嘯之中。

暗逐冥鋒,斬擊!

… ?嗤!

斬擊的墨綠色幽寒刀光下,巨獸要塞的下垂尾鉤轟然墜地,以前擊碎了無數防禦,眾多睚眥部弟子心裡的噩夢也終於到此結束。然而,戰鬥依舊沒有結束。

六翼靈巧翻動,蘭瑾極為迅疾地從巨獸下方穿過,舞動的雙刃巨鐮連環划動圈圈寒芒,在她縈繞上升的舞動身姿中,巨獸要塞的一條粗壯長足已是累累傷痕,搖搖欲墜。

「接下來,交給你了。」

留下一句話,她抽身而退,度更是迅捷。

下一瞬間,一道曼妙身影與她相背而馳掠出,兩女身形交錯掠過之時,相互間交換了一個眼神,同時點頭一笑。

「給我破!」

嬌喝聲驟然響起,霍曉璇抬手一握,嬌白的小拳頭轟然直擊巨獸長足之前被斬擊出累累傷痕之處,這一剎那,大地紋章的光影轉動在她腕部一震,勁力瞬間轟鳴,摧枯拉朽。

嘭!

無數碎屑飛舞長空,近百米高的長足赫然從中斷去一截,失去了平衡的巨大軀體傾倒崩塌,帶著它上方承載的數百魔族強者一同朝著一路挺進而留下的廢墟墜落。

轟隆隆!

塵土飛揚,遮天蔽日,不少魔族強者在承受衝擊之前便已經躍起在半空中,然而不少人回過神來之時卻是猛然現,自己的部分同伴已然隕落。

上空圍堵的狩獵,早已開始。

「去吧,一個不留。」

霍曉璇單手叉腰嘻嘻一笑,麾下的十二守護靈身影攢動在煙塵尚未散去的空中,各式不通的兵刃閃爍著相同的致命寒光。

嘭!

突然間,她又是回身一拳猛擊,所落之處骨裂聲鳴響連綿,一隻試圖從暗處偷襲的魔族惡虎頓時腦門一癟,墜落而下,恐怕到時也沒反應過來剛才一瞬間究竟生了什麼。

「切,就這點實力,也想偷襲我?」

雙手拍了拍彈去灰塵,霍曉璇一臉的不屑。

「那麼,這個呢?」

一個淡淡的冰冷聲音響起,一同被凍結的還有這一片虛空,晶瑩冰光凝聚之處,一道幾乎與環境融為一體的矮小身影被冰封禁錮,一抹劍光也是將它貫穿致命。

劍抽,沈月寒瞥了眼一臉莫名的霍曉璇,搖頭說道:「小心一點,這些敵人的實力參差不齊,其中可有不少棘手的。」

「嗯,多謝了。」

鄭重地點了點頭,霍曉璇重新投入戰場中,時不時餘光一直瞥向遠處。在那裡,是風韌與姜淵並肩而戰的位置,比起這裡更加兇險。

「小風韌,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乒!

漆黑劍光閃爍一斬,倉促格擋的左手臂甲應聲崩裂,斬擊的森然劍勢也因此而微微一緩後撤,轉瞬即逝之中,又再度揮擊一斬。

霎時間,洛諭咬緊牙關後退一步,仗著右手臂甲前推一撞,直接磕上暗逐冥鋒的劍刃,由於這一次對方來勢不足,倒是正面擋下抵住,同時左手五指一併化為掌狀,狠狠一刺身前。

身軀柔韌一轉,風韌騰身而起再躍入半空,暗逐冥鋒的劍刃順勢一轉在對方臂甲上拖拽出點點閃耀火光,閃避洛諭一掌直刺的同時,橫腿一掃重劈對方後頸部位,勁力爆擊中的瞬間,只見其整個軀體翻身一倒,一頭栽入塵土之中。

若是論貼身纏鬥的招數,就算是魔族王殿,風韌也不認為自己會落入下風。更何況,此刻的洛諭不復之前,實力相對遜色了許多。

嘭!

下方地面顫抖一震,洛諭重新挺起身軀,反手一掌劈斬虛空,挫指如刀之下,血色勁氣凝為一抹深寒刀鋒。

「可惡!」

此刻,他披頭散的模樣很是狼狽,而且被剛才那一腿劈砸,已是灰頭土臉,後頸處傳來的陣陣劇痛幾乎更是令他抬不起頭。

身為魔族十七王殿,就算是上一次輪迴之戰落敗,也沒有過這般狼狽。

現在的洛諭就如同一隻被激怒而喪失理智的野獸,癲瘋而兇殘。

而這樣的敵人風韌也是最願意看到的,實力尚在卻招數間失去章法,對付起來更加輕鬆。

嗤!

血色刀光瞬間斬入大地之中,輕鬆閃開的風韌一劍上挑斜刺,直取洛諭咽喉。這種級別的對手還是儘快解決為上,遲則生變。

乒!

右手臂甲又一次抬起迎擊劍尖,這種時候,洛諭也根本無暇去思索其餘的招數,只想著憑藉最簡單基礎的手段,儘可能格殺眼前之人。

然而,這一劍風韌不過輕輕一點就順勢下划,漆黑的劍刃瞬間側起一記斜斬,所攻擊之中,赫然還是對方胸甲上的那道裂縫所在。

真正的殺招,在這裡。

鐺!

突然之間,一聲嗡鳴巨響驚起,烏金色沉厚刀光挑動在虛空中,硬生生震退了暗逐冥鋒足以致命的一劍。

這一刻,風韌臉色大變,劇烈顫慄的右手疼痛橫生,五指幾乎要握不緊劍柄,同一瞬間,他身形猛然往後一退,猙獰骨翼再現反向一顫,將彼此距離直接拉開,退回到了姜淵身旁。

「看來,這一次我們麻煩大了,竟然……這裡還有第三位魔族王殿的存在。」

雙眼中凝重驟現,姜淵打量著突然現身橫刀擋在洛諭身前的那道壯碩身影,心裡不由一凜。

「好大的手筆啊。」

喘息中風韌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他隱約感覺到,前方那道粗獷壯碩的人影實力更在洛諭之上。也就是說,他必然是十九王殿中排名更加靠前的存在。

「洛諭,你是不是太久沒和人類交手,竟然生疏到這種地步,敗給了區區兩個不足大道級層次的人類。」

紅棕色毛飄舞在空中,出現的壯漢的樣貌極為粗獷醜陋,寬長的臉龐上朝天鼻很是顯眼,說話時棕黃色的參差大牙露出唇邊,更添猙獰與凶煞。

「十一哥,這兩人同是逆道級層次,可不是普通玄道級能夠相提並論的。更何況,他們執掌的力量都是擁有著傳承,而且……」洛諭慌忙解釋道,比起之前的癲狂,也算多少恢復了神智。

「閉嘴!」壯漢扭頭又一吼,近乎實質狀的聲波直接推著洛諭往後一震,晃身一顫傾倒半跪在大地之上。

「輸了就是輸了,哪裡來那麼多理由。給我滾回去,先養傷吧,到時候再好好懲罰你的過錯。」

雙眼中閃過一絲不甘之色,然而,洛諭根本不敢反抗,垂頭喪氣一嘆:「是。」

話音落時,他轉身一掠,朝著上空破裂開最大的空間裂縫而去。

風韌和姜淵並沒有去阻攔,準確的說,他們也知道在眼前這名十一王殿的注視下,自己不可能有機會越過他去阻攔洛諭。

比起追擊一個喪失了大部分戰力的王殿而言,以大局為重的話,顯然是擋下眼前更強之敵方為上策。

「看樣子,就算你們擊敗了洛諭,也不過是強弩之末了。哼,先幫他報了這仇,然後再去盡情蹂躪其他人。當初的仇恨,又一次三千年的苦苦等待,我可是早就等不及了!」

怒聲一吼,十一王殿揮刀竄出,烏金色的九環大砍刀抬起狠狠一劈,奔涌的雄渾之勢仿若江河倒瀉,澎湃洶湧。

轟!

眨眼間,破裂大地之上再添一道數百米長的裂縫,狂風肆意捲動中,風韌與姜淵已是一同躍入半空,那樣剛猛的招式,任誰都不會去正面迎擊的。

似乎,十一王殿也早料到會是這樣一刀落空的結果,站在裂縫旁咧嘴一笑,瞬間又是蹬地躍起,大刀尚未斬出之前,大嘴張開全力一吼,震蕩的清淡色光芒赫然在虛空中凝為一頭兇狠雄獅,嘶吼咆哮的聲波連綿不斷,驚天動地。

「這算什麼招數?」

風韌沉聲一喝,奈何與那咆哮的振聾聵比起來,他的聲音實在是渺小太多,順手抬起抵擋的淡藍色大海紋章波動堪堪浮現,竟然就在那聲波顫慄下破碎凋零。

「不要擋,直接躲開!」

姜淵急忙靠近一喝,也許是知道自己的聲音可能到達不了風韌耳中,伸手一抓對方肩頭往後猛然一拽,陰影中虛無的禿鷹雙翼猛顫一扇,帶著兩人一同朝著側面閃避。

轟隆隆!

遠處,被聲波余勢正面轟中的群山都是中間貫穿出一道巨大缺口,神裔山谷的天然屏障赫然少去一段。

「躲得還挺快的!那麼,這一招呢?」

十一王殿冷冷一笑,立在遠處並未縱身追擊,而是一晃手臂五指鬆開,烏金色大刀瞬間脫手,轉動為一圈寒芒飛射掠出。

呼嘯勁風逼近,姜淵雙眉一皺,拽動著風韌又是極限一閃,大刀記住在他腦袋旁斬擊轉動而過,寒意冰冷幾乎貼在了臉上。

「不好,還沒結束!」

突然間,風韌一喝,目光所到之處,那轉動大刀竟然一繞迴轉,又一次朝著他們兩人而來。

「看來躲避是沒用的!」

沉聲一喝,姜淵持劍擊出,划動鋒芒側擊那轉動刀光。

乒!

兩聲鳴響瞬間合成一道,側擊的暗逐冥鋒與紫炘幾乎共擊一處,同時挑動將那轉動大刀撥向一旁。

不僅僅是二人的默契,他們心中也清楚,單憑一個人的力量無力抗衡十一王殿的這雄渾攻勢。

「哼,又被擋下來了嗎?看樣子洛諭說的沒錯,這兩人確實不好對付。」

十一王殿不爽地一哼,餘光一瞥正欲收迴轉動大刀,可是當看清去勢之時,又是不由殘忍一笑。

那邊,竟然差不多就是傾倒的巨獸要塞的位置,睚眥部的眾多弟子與霍曉璇等人合流,正在全力抵抗其餘的魔族強者。

「順便,那邊也來一下吧。」

他抬手隔空一握,無形的勁力遠遠掌控一帶,轉動的刀芒一偏轉向,朝著人群中劈斬而去。

「不要!」

風韌嘶吼一聲,縱身全力飛掠而去。然而,這種距離憑他的實力,不可能趕在刀勢斬擊之前抵達。

嘭!

突然間,轉動大刀停下在虛空中,幾抹蕩漾的淡色金光將它抵住,而那奇異的波動來源之處,正是眾多睚眥部弟子守衛的後方,眠龍閣。

下一剎那,更多的金光涌動竄出,眾人目光所至之處,只見一道虛幻的巨大身影赫然挺身聳立在屋檐之上,雙手背負身後,不怒而威。

神聖的淡金色迅瀰漫,睚眥部弟子不少愣在當場,也有幾位長老,其中一人目瞪口呆著仰望著上空的巨大身影,聲音中充滿了震驚?

「這是……吾族祖魂?」

… ?那位長老的話剛剛出口,眾多睚眥部弟子中頓時爆出一陣歡呼聲,眼中儘是狂熱敬仰之色,心中的信心赫然膨脹了數倍。

「竟然是吾族祖魂現身了,在捍衛這神裔山谷!」

「龍魂不敗,睚眥部所向披靡!」

「吾族祖魂都在這裡,敵人還有什麼好怕的,大家一起上啊!」

眨眼間,反攻竟然展開,睚眥部弟子們個個咆哮著主動衝上前去展開最為兇猛的攻勢,直接忘卻了他們剛剛還在奮力防守的事實。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