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辭職跟我出去喝西北風去?好好地呆在這當保安科長吧,去,幫我裝點熱水去。」王旭東拿過自己的茶杯遞給了李小天。

李小天乖乖地拿著王旭東的茶杯跑到飲水機去倒熱水。

正在這時,有人敲門,然後就見到了綜合辦公室的小姑娘走了進來,恭敬地對王旭東說道:「王總,您的辦公室已經給您打掃好了,蘇總讓你現在就帶著您的個人物品去新辦公室上班,您看看有什麼需要搬的,我讓後勤部派人來。」

「王總?」李小天倒著水,忽然聽到這驚訝的連熱水燙到手都沒察覺。

男神,你缺愛! 「這麼著急幹嘛?不用,我這沒什麼需要搬的。」王旭東自己看看桌子,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說道:「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我把這身衣服換了就跟你過去。」

「好的,請王總快一點,等安排好了您的辦公室之後,您等下還要開會,蘇總已經發出了通告了。」

「行吧。」王旭東有些無奈,他最怕的就是這些事。

小姑娘出去之後,他就走進了裡間的監控室裡面,在裡面把保安服脫下,換上了蘇婉琪要求他穿的西服皮鞋,順帶著還得把領帶也繫上,這讓王旭東很是不自在。

等到王旭東換好衣服出來之後,就見到李小天堵在了門口,問著王旭東:「東哥,到底怎麼回事?她……他怎麼叫你王總?」

「人要是倒霉喝涼水都塞牙,沒辦法,今天徹底得罪了你們的總經理了,所以,她直接把我從保安科科長的職位上給調走了。」

「調到哪去了?」

「調去當副總經理去了。」

「副總經理?」李小天瞪大著不可思議的眼睛。

「是啊,我等下去找人事部,以後你就是保安科科長了,好好乾,水杯給我,我得先上去了,不然你們那個蘇總又得找我麻煩。」王旭東嘆了口氣,從李小天的手裡搶過自己的茶杯,然後走了出去,跟著外面綜合辦公室的小姑娘往電梯而去。

辦公室里,李小天直到王旭東走出去不見了還沒回過神來,他是完全不敢置信。

小姑娘直接把王旭東帶到了八樓,而後,徑直走到了蘇婉琪的總經理辦公室旁邊的一個辦公室門口對王旭東道:「王總,這就是您的辦公室。」

王旭東看著,門口果然掛著副總經理的門牌,王旭東記得,這個辦公室以前是被蘇婉琪開除不久的肖副總的辦公室,而現在竟然成了他王旭東的辦公室了。

「王總,您看看還缺些什麼?我讓他們去準備。」小姑娘把王旭東帶進辦公室之後問道。

這件辦公室是標準的公司副總經理的辦公室,辦公室的大小與蘇婉琪的辦公室大小一致,除了外面沒有一個專職的秘書之外,其餘的基本上都大同小異,包括辦公設施,可以說,已經是相當不錯了,該有的都有,特別是那張巨大的辦公桌。

「除了少了一個煙灰缸,其餘的都挺好。」

總裁:我們私奔吧! 「煙灰缸啊,這個……蘇總規定了公司裡面不允許抽煙的。」小姑娘為難地道。

「我只在辦公室裡面抽,我又不出去抽,辦公室是屬於我的私人地方,對不對?行了,去拿個煙灰缸過來,其餘的都挺好的。」王旭東走到那張大辦公桌後面的老闆椅上坐下。

「好的,我讓人去準備。」小姑娘點頭,然後走出了王旭東的辦公室,順帶著把門給關了。

「這不是扯淡嘛,讓一個保安來當副總,不過這辦公室的確舒服,特別是這沙發,以後睡覺就不用再趴桌子上睡覺了。」王旭東走到辦公室里擺放的沙發上拍了拍后道。

王旭東剛想在沙發上美美地睡一覺,辦公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誰啊這是。」王旭東走過去接過電話。

「王旭東,到我辦公室來一下。」對面傳來蘇婉琪的聲音,王旭東還沒來得及說話,電話就掛斷了。

「我就知道,事真多……」王旭東無奈地再次走到了隔壁蘇婉琪的辦公室,作為一個副總經理,他去見蘇婉琪終於不用再通過蘇婉琪秘書的首肯了,可以直接推門進蘇婉琪的辦公室,秘書不敢再說個不字,這也是地位提高了的表現。

「什麼事啊?」王旭東走進去大喇喇地在蘇婉琪的椅子上坐下。

「辦公室都弄好了?」

「好了。」

「滿意嗎?」

「滿意,特別是那張沙發,很軟和。」

蘇婉琪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說道:「這是公司升任你為公司副總經理的人事任命,我已經簽字蓋章生效了,現在你就正式成為公司的副總經理了。」

「這麼草率的嗎?」王旭東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說完再次遭了蘇婉琪的一個白眼。 「我給你大致說一下公司副總經理的薪資情況,基本工資,一萬八一個月,另外還有績效獎、季度分紅、年度分紅,以及其它所有的福利待遇。大致就是這樣。」

「大概……大概多少錢一個月?」王旭東愣了愣問著。

「不知道,我沒算過,平均算下來,包括年終獎和分紅這些,可能五萬一個月左右吧。」蘇婉琪說著。

王旭東瞪大了眼睛,問著:「五萬?這麼多?」

「不然你以為呢?你要知道,你現在可是公司的副總,咱們公司總共一個總經理,兩個副總經理,一個設計總監,一個財務總監。這是咱們公司所有的管理班子成員,兩個副總,上次被我開除了一個,現在你是補著他的位置上來的。咱們公司雖然不算大公司,但是也不算小。你以為咱們這麼一家公司的副總經理是一般的職位嗎?」蘇婉琪想起就是一肚子火氣,讓王旭東一個保安來當副總,她也覺得非常的荒唐。

「咱們公司的人事制度都是確定的,兩個副總的分工一向是明確的,幸好上次我把那個姓肖的給開除了,不然,現在郭鈺讓我給你當副總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剛說了,你是補著姓肖的位子上來的,所以,沒有辦法,你就只能接替姓肖的工作,你分管公司的銷售和市場工作,銷售部、市場部這些都是由你分管的,我可以說,這是公司最為核心的工作。」 重生之借種 蘇婉琪道。

「你……你這不是開玩笑的吧?你讓我一個保安來管這些?」

「你以前是保安,但是從現在開始你不是了。別這麼驚訝地看著我,你以為我想啊?既然要讓你來當這個副總,我總不能繼續讓你去分管保安科吧?我也說了,咱們公司的人事工作制度是一定的,你既然是接替的姓肖的職務,也就只能接替他的工作,因為,公司現在就只有這一個坑。你坐了這個位置就必須分管這些工作。」

「當然,讓你去管這些為難你了,我也不敢真拿這些開玩笑。你就掛個名吧,這些工作我親自來抓,不過該你乾的事你必須要去干,我只能教你怎麼去做,而且你必須做好,先做一段時間,等到時機成熟了我再想辦法把公司的人事制度變更一下,到時候再設一個副總,你呢就當是掛個名領個薪水就好了。」

「但是,這段時間你必須把工作做好,有什麼不懂的你要問我,多問我。這次莫名其妙地把你提到副總這個職務,可想而知會在全公司上下引起多大的反響,有意見的人肯定很多,質疑的更不用說了,所以,你必須把工作做好,絕對不能再懶散了,不然,即使是我也沒辦法向全公司上下交代。你要知道,把你提到副總這個職位上我得承受多大的壓力。」蘇婉琪嚴肅地說道。

聽著蘇婉琪說的這麼一大堆,王旭東就頭大,想想他就覺得麻煩,這完全違背了他做人的理想。

「咱們能不能就這個事情再商量一下?我能不能不當這個副總啊?我可以去找郭鈺商量一下這個事情的。」

「不行,王旭東,你要是敢跟郭鈺說一個不字我絕對饒不了你,這個副總你必須當。好了,去會議室開會去。」蘇婉琪說著,直接站了起來往外走去。

「我也要去?」

「你是公司副總,你說你要不要去?」蘇婉琪回過頭對王旭東道,然後徑直走出了自己的辦公室。

王旭東真是一個頭兩個大,無奈地也跟著蘇婉琪走出了辦公室往會議室走去。

王旭東理想中的生活就是過過平常人的生活,經歷了這麼多年的生生死死,他早就已經看穿了一切,榮華富貴在他眼裡早就已經是浮雲,他只想過點安靜的平靜的生活,無憂無慮的生活,就像是之前乾的保安,那就是他理想中的生活,悠閑自在。而這個副總,他是真心的一點都不想當。

王旭東跟著蘇婉琪走進了會議室裡面,會議室的大圓桌上已經坐了一些人了,這些人對於王旭東的出現已經不覺得驚訝了,畢竟上次王旭東已經在這個會議室裡面出盡了風頭了。

蘇婉琪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而王旭東則找了個離蘇婉琪很遠的位子坐下,坐下之後王旭東剛拿出手機出來準備玩,就見到秦可欣從門口走了進來,秦可欣走到會議室裡面看了看,最後看到了王旭東,然後徑直走到王旭東身邊坐下。

「怎麼,這次會議又要求你也參加啊?」秦可欣一邊捋著頭髮一邊問著王旭東。

「你這是明知故問,我都坐在這了。」

「也是,怎麼?這次又準備開除誰?又需要你來給她壯膽?」秦可欣開著玩笑問著。

「你都不知道我哪知道啊?我估計這次不是要開除誰。」

「不管怎麼說,你這個保安科長是最有存在感的保安科長了,這個公司從我來過之後就沒有過保安科長進來開會的先例,也更沒有保安科長進入管理層的先例,你都進會議室兩次了,很了不起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希望我這一輩子都不要進這個會議室。」王旭東鬱悶地說著。

「好了,開始開會了。」這時人到齊了,蘇婉琪開始說著。

「今天召開這個緊急會議,主要是宣布兩件事,我長話短說吧。第一件事,我們公司已經初步與華海百貨達成了戰略合作的協議,你們可能也都聽說了,今天上午,就之前,華海集團的郭總親自來了咱們公司,與我交換了意見,已經確認了合作。從今以後,在每一家華海百貨都會有一家我們洛美服飾的門店,而且,門店的位置會在整個商場最好最大的店面,另外,每一家華海百貨都會定期為我們在顯眼的位置做廣告宣傳。而我們,也要保證把每一家華海百貨的門店都打造成我們在這個城市的旗艦店形象店。這次與華海的合作對於我們公司來說意義非同小可,不僅僅只是單純的提升銷售量的問題,更多是依靠華海打造我們自身的品牌價值,同時提高我們品牌的含金量,而這些是花多少資金都換不來的,所以,這次與華海集團的合作非常重要,要擺在我們公司所有工作里最重要的位置上來。」 「在這裡,我要成立一個特殊的工作組,這個工作組單純的負責所有我們公司與華海集團的工作,對接華海集團的業務,以後,所有涉及華海的工作,都由這個工作組獨立負責,這樣子能夠保證與華海集團合作的效率。這個工作組的人員從各部門根據需要抽調出來,一共是十四個人,人員名單在我手裡,等下人事部會把名單下發給各部門,也會通知到各人的。需要強調的是,這十四個人從原部門調出來了之後,就不再屬於原部門了,以後就是工作組的人,由工作組進行管理。同時,在這裡我也要強調一下,各部門以及每個人都要重視與華海合作的事情,就目前來說,公司所有的工作都要給這個工作讓路,與華海合作的事是我們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蘇婉琪慢慢地說著。

「華海真的答應與我們公司合作了?據我所了解的,華海一直都只與國際性的一線大品牌進行這種戰略合作,我們公司與國際一線品牌還差很遠吧?」秦可欣疑惑地問著王旭東。

「這就說明了我們蘇總個人能力很強,把不可能的事變成了可能。」

「你不拍馬屁會死啊?你在我面前拍她的馬屁她又聽不到。」秦可欣給了王旭東一個白眼。

「第二件事,第二件事是宣布一個人事任命,準確地說是人事的調整。大家也知道,咱們副總經理這個職位空缺也有幾天了,給公司的相關工作的推進帶來了一些不便,所以,我這裡任命了新的副總經理。」蘇婉琪說著。

蘇婉琪的話一說完,在場所有人都很驚訝,也都非常的關注,畢竟在座的都是公司各部門的部長,大部分都是老員工了,而新的副總經理人選肯定就是由他們這群人裡面產生的,所以,很多人都很期待自己成為這個人選,一個個很緊張,緊張的就像是等待出高考成績的考生一樣。

「咦……這麼著急幹嘛?」聽到蘇婉琪這麼說,秦可欣都有些驚訝。

「公司決定,任命……王旭東為公司的副總經理,接替上任副總經理的全部工作。」蘇婉琪在說到王旭東的名字的時候,自己都猶豫了一下,她也能夠猜的出來,自己說出王旭東這個名字的時候,在場的人是什麼反應。

果然,在她說完這句話之後,整個會議室安靜的連各自的呼吸聲都能聽到,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議地眼神看著坐在那的王旭東,包括坐在王旭東身邊的秦可欣。

被這麼多人看著,王旭東很是尷尬,咳嗽著,傻笑著,非常不情願地站了起來,說道:「那個……以後……以後大家互相學習互相幫助。」

王旭東說完就坐了下來。

「我沒聽錯吧?她讓你來當這個副總經理?」等到王旭東坐下之後,秦可欣直接把王旭東拉著臉朝自己問著。

「你是不是覺得她瘋了?」王旭東道。

「估計所有人都覺得她瘋了,你就一個保安,她憑什麼這麼干?她為什麼要讓你來當這個副總經理?這完全沒道理啊?」

「因為我長得帥吧,可能。」王旭東給了個答案。

「同時,工作組由王副總全權領導,另外,公司所有與華海集團相關的工作都由王副總來負責……」蘇婉琪沒有去理會眾人的反應,繼續開會著。

在散會之後,所有的人都走過來與王旭東握說,熱情地稱呼著王總,看著這些人皮笑肉不笑的樣子,王旭東很是無語。

終於,與這些人應酬完了之後,會議室就只剩下一個秦可欣還沒離開,依舊坐在他身邊。

「你怎麼還不走?」

「我這不是還沒祝賀你嘛,王總。恭喜你啊,王總,以後可得多多提攜多多關照我啊。」秦可欣站了起來向王旭東伸出了手。

「你別諷刺我了行不行?」王旭東無奈地道。

「我哪諷刺你?你現在可是公司正兒八經的副總經理,我哪諷刺你了?當了副總了,什麼時候請我吃飯?」秦可欣直接問道。

「為什麼要請你吃飯?」

「怎麼?你這都坐著火箭往上升職難道不應該請我吃頓飯嗎?王總。」

「不請。」

「這麼小氣?」

「不是小氣,而是沒錢。」

「你堂堂一個副總沒錢吃飯?」

「在沒發工資之前,你就是讓我當總經理我也沒錢請吃飯啊。」

「那這頓飯欠著。」

「必須請嗎?」

「必須請,因為,你當副總這個事嚇到我了,你得賠償。」秦可欣說完之後便離開了會議室。

就這樣,王旭東莫名其妙地當了公司的副總經理,而當了公司的副總經理之後,其實王旭東也沒什麼事做,因為,蘇婉琪把原本屬於王旭東的工作都攬到了自己頭上,由她親自在做,很明顯,蘇婉琪是完全不相信王旭東會做這些事,也不敢把這些事交給王旭東負責。王旭東這個副總上任第一天就是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睡了一下午覺,等到快下班的時候,蘇婉琪把王旭東叫到她辦公室,給了王旭東一份已經重新修訂好的合作協議,讓王旭東明天帶著這個去華海集團找郭鈺簽協議。

而至於其它的工作,蘇婉琪也基本上安排了專門的人在負責。雖然蘇婉琪口口聲聲地說著希望王旭東把工作干好,而實際上,她還是完全不放心王旭東,只是讓王旭東當了一個挂名的副總罷了,而這也正是王旭東所希望的。

王旭東下班是非常準時的,基本一到點便推開門下班。

王旭東剛走出電梯就見到了站在一樓大廳里的李小天,李小天見到王旭東連忙跑過來,喊著:「東哥,哦……不,王總,王總。」

看到李小天傻笑著,王旭東直接抬腳就給李小天屁股上來了一腳,罵道:「怎麼?連你也敢來奚落我是不是?以後要再敢喊我王總我剝你的皮。」

「你都已經是公司的副總了,全公司上下都知道了。」

「得,有事沒事,在這幹嘛啊你?」王旭東罵著。 「東哥,我在這等你的,畢竟你現在是領導了,我也不太好上去打擾你,所以只能在這等你。兩件事。」李小天對王旭東道。

「得得得,去辦公室說,是去你辦公室說,別在這擋住人家下班回家。」王旭東把李小天拉到了旁邊之前他的辦公室、而現在是李小天的辦公室里,主要是因為他成為公司副總經理的事現在已經全公司上下都知道了,他站在這,每個路過的人都會用十分詫異而且好奇的眼神盯著他看,這讓他非常難受,他可不太喜歡這種做焦點的感覺。

「到底什麼事啊?」王旭東走進辦公室,習慣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兩件事,東哥,第一件事,恭喜你成為副總經理,這是我的一點小小心意。」李小天說著從自己兜里掏出一個紅包遞給了王旭東。

「咦,不錯啊,還知道行賄了,知道走關係了。多少錢?」王旭東也不客氣,直接拿過紅包拆開看著。

「喲,不錯嘛,三千塊,你小子可以啊,挺有錢的嘛。」王旭東數過之後笑著道。

「這……這是我全部的存款,東哥你也知道,我這人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我也從來沒存過錢,身上總共就只有三千多塊錢,你別嫌少。」李小天尷尬地道。

「為什麼要給我錢?」

「這是我一點心意,你這升遷了,我得表示一下,另外,人事部已經給我發了通知也找我談話了,說是你的意思,我現在是保安科科長了,要不是你提攜我,我哪能當上這個科長啊。於情於理我都得表示一下的,另外,你不是副總經理了嘛,我以後得跟你你混的呀。」

「好的不學,盡學這些……既然你要送,那這錢我收下了,找個時間,找個館子,把這三千塊拿出來請兄弟們吃飯,三千塊必須吃完,一分都不許留。」王旭東把紅包直接扔給了李小天,隨後說道:「以後要是再敢玩這一套,你這保安科長就不要當了,我讓二麻子來當。」

「別啊,哥,我這不是一點心意嘛,我……」

「你要表示心意怎麼不知道給我倒杯水喝?」

「啊……哦,我馬上倒。」李小天連忙跑過去倒水,端了一杯水遞給了王旭東。

「說吧,第一件事是送禮,第二件事是幹嘛?」王旭東喝完水問著。

「第二件事就是,東哥,那姑娘又來找你了。」李小天道。

「哪個姑娘?」

「就是昨天來過的那個姑娘,現在就在大門口呢。」李小天道。

聽到這,王旭東嚇的剛喝到嘴裡的一口水全都噴了出來,全部噴到了躲避不及的李小天的臉上。

「不好意思,你自己擦擦。」看著李小天的狼狽樣子,王旭東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著,然後問道:「你是說,昨天來找我的那個小女孩現在又到公司門口了?」

「是啊,已經到了快兩個小時了,一直坐在門衛室里。」李小天一邊擦著臉一邊道。

王旭東連忙在電腦上把門衛室的監控畫面給調了出來,果然見到林曉雅正坐在門衛室裡面。

「那你不早點叫我?」

「我是想去通知你的,但是這姑娘不讓我去通知你,說是不打擾你上班,她在這等著就行了。而你現在也是公司副總了,工作肯定忙,我也不好去打擾你,想著人家姑娘不急,我也就不打擾你了。所以等你下班我再告訴你。」

「我忙個屁啊我忙,我睡了一下午覺你信不信?得得得,我問你,這姑娘沒亂來吧?」王旭東緊張地問著。

「沒有,東哥,我明白的,我都讓人看著她的,堅決不讓她進公司,也絕對不讓她亂喊亂走,我們也都偷偷檢查過了,這次她身上沒帶擴音器。」李小天拍著胸脯道。

聽到這,王旭東才放下心來,又看了眼監控里林曉雅安靜地坐在門衛室里玩著手機的樣子,忍不住問道:「她真的來了兩個多小時了?」

「有的,起碼兩個小時了。」

「沒吵沒鬧?就一直坐在那?」

「是的。」李小天點頭。

「她真的說了等我下班,不讓你去打擾我?」王旭東再次問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