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讓我怎麼冷靜,我沒錢,看不了病,反正我也是要死的人了,要死一起死。」

鄭樂樂觀察著男人,臉色青灰,一臉病態,明顯是在報復社會。

保安在那男人周圍周旋,卻沒有一個敢上前的。

蕭言觀察著周圍,在男人沒有注意的時候,跨步走過去,一把將男人從脊椎後面掐住,控制了他的動作。

土炸彈的優勢就是構造簡單,而缺點,也因為太簡單,有很多的不確定性。

「你誰啊,放開我,你放開我,不然大家要死一起死。」

說著,就見炸彈的引線拉開了一個口子。

有火藥已經往出冒了。

蕭言臉色頓時大變,徒手將綁著炸彈和那人身上的繩子扯斷,將人狠狠一踹,男人撞在了牆上,白眼一翻就暈了過去,然後就朝著外面跑。

「讓開,都讓開。」

幾個保安轉身就疏散人群,但還沒等他們跑出去幾米,蕭言已經抱著炸彈竄了出去。

程燃看到這一幕,不知不覺的跟在了蕭言的後面。

等跑出大樓,蕭言就看到一個下水井的蓋子被打開,他便朝著下水井的方向跑去。

鄭樂樂聽著外面的聲音小了很多,猛然打開門,已經不見了蕭言。

鄭樂樂心裡咯噔一下,朝著外面跑了過去。

剛跑出去,她便看到讓她肝膽俱裂的一幕。

蕭言跑到下水井前,將土炸彈扔進了井裡。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身後的人將他狠狠的一推。

砰——

炸彈爆炸,驚起一陣灰塵,而爆炸的中心,硝煙瀰漫,什麼都看不見了。

鄭樂樂大腦嗡的一聲,耳邊因為爆炸后短暫的耳鳴只剩下了電流聲,而她的心臟,彷彿也在蕭言掉進井裡的那一瞬間,停止了跳動。

爆炸的波動這麼大,那麼堅硬的時候都炸成了碎渣,蕭言呢,她的蕭言呢?

蕭言在那片廢墟里,而且,若是有人故意推他的話,掉下去的幾率高達九成,而面臨著的是什麼,不言而喻。

鄭樂樂不怕死,畢竟她是真的死過一次的人了。

但是這會,她的心卻是裂開了一個大口子,血一大股一大股的往外涌。

「蕭言……」

她嘴裡喃喃著,就朝著下水井的方向跑去。

保安驚了一跳。

「姑娘,不能去啊,還有可能二次爆炸的。」

這土炸彈和炮仗一樣,要是燃燒不充分,有殘留下的火藥,很容易再次爆炸。

但是鄭樂樂卻完全不顧,將人甩開,朝著廢墟中跑去。

她眼眶發紅,但眼裡卻十分的乾澀,一滴眼淚都掉不出來,她心格外的平靜,甚至伸出了爆炸就爆炸吧,只要和蕭言在一起,再死一次,好像都沒有什麼可怕的了。

她竟然從不知道,自己對蕭言,已經有著這麼深的感情了。

這一世,本來就是她偷來的,她補償了對父母的虧欠,完成了自己的學業,甚至更快一步的找到了外公外婆,這些都是她想要彌補的,已經沒有遺憾了。

但唯獨對蕭言,她放不下,也不敢放。

「蕭言。」

灰塵小了很多,鄭樂樂終於看清楚水井邊的情況,一個男人蹲在地上慘叫著打滾。

「救我,救我。」

鄭樂樂心提了一瞬,便聽出來,這人不是蕭言。

她越過那人朝著前面走,卻一把被人給抓住褲腳。

「樂樂,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鄭樂樂才看清楚,這個在地上求饒的人竟然是程燃。

鄭樂樂狠的咬牙切齒,一點沒客氣的朝著他的身上踩了一腳。

「給我放開,程燃,你讓我噁心。」鄭樂樂目恣欲裂,看著程燃血肉模糊的眼睛只覺得活該。

這一刻,她真的升起了想要殺死程燃的感覺。

掉下去的為什麼不是他,而是她的蕭言呢?她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要擁有的幸福啊。

上輩子所有的一切開始褪色,那些痛徹心扉的感覺也跟著褪色,只剩下眼前的一切,只剩下蕭言。

鄭樂樂木訥的看著蕭言掉下去的地方,深不見底,她張著嘴,眼淚已經開始模糊。

她想殺了程燃,她要殺了程燃。

「噗嗤……」

沒等鄭樂樂動作,一陣輕笑傳來,鄭樂樂身體一僵,緩緩的轉過頭,就見蕭言坐在地上,身上還有一些爆炸殘留下的痕迹,而身上更是髒的簡直不能直視。

蕭言苦笑,「這的確是味道大了一些。」

可是下一秒,就被人緊緊的抱住。

原本還能忍住的鄭樂樂,卻哇的一聲抱著蕭言大哭了起來。

「哇……蕭言,蕭言……」

蕭言反而是被鄭樂樂嚇了一跳。

「樂樂,沒事了,我沒事。」

這個下水井的中間還有一個通道,在掉下去的一瞬間,他便選好了角度,鑽到了那個通道里。

所以爆炸並沒有對他產生任何的影響,不過是衣服弄髒了而已。

見危險解除,所有人都對著蕭言開始鼓掌,嗚啦嗚啦的急救車的聲音也傳來,程燃被抬上車拉走。。 「葉殿主,我,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不知道,消息會走露出去。」

「這裏有古神傳承的事情,這絕對不是我泄露出去的,絕對不是啊。」

神侯帝尊則是趕緊解釋起來。

他擔心葉天傾會懷疑他,所以他現在非常的緊張,冷汗瘋狂流淌著。

葉天傾倒是明事理。

他輕輕點頭,看着神侯帝尊道:「世事無常,我不會懷疑你的!」

聽到這話,神侯帝尊倒是放鬆幾分。

「葉小子,那咱們現在怎麼辦啊,就這樣等待着嗎啊?」

「現在,咱們前面還有五百多人那,這要等到猴年馬月啊。」

「而且嗎,就算是等到猴年馬月了。」

「玩意在咱們還沒進場之前,這古神傳承就被別人撿走了,那也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啊。」

深海魔鯨王大呼小叫的喊著。

葉天傾聽到他的這些話,也是說的他很有道理。

「你說的很有道理,咱么的確是不能就傻呵呵的等著,必須要直接開始接受傳承,絕對不能讓其他修者搶佔先機。」

說着!

葉天傾取出撼天龍槍。

一股無匹的氣勢,便是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他直接就衝到中央位置、

「這小子是誰啊?」

「他從哪裏冒出來的?」

「這傢伙是誰啊?」

眾修者看着衝到最中央位置的葉天傾,便是紛紛驚呼起來。

葉天傾目光掃過全場。

轟隆隆!

他的目光帶着一股威壓。

「現在正式的通知你們了。」

「這古神傳承我要了,除我之外誰都無法獲得古神傳承。」

「你們就不壓白費心機了。」

「在所有修者都蒙蔽了,只能是獃獃的看着葉天傾。

而就在這個時候!

修者當中爆發出一聲怒吼。

「瑪德,你這小雜碎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啊,不知道這是我胖道人嗎?」

「你來我這裏,你都不知道我是誰嗎?」

「就不知道我這裏的規矩嗎?」

一道人影出現。

「呵呵,這裏是無主之地,怎麼就變成你的地盤了,還要受你的規矩,你算是個毛線啊。」

葉天傾看着出來的這位冷笑說道。

這位!

身材修長,手裏的武器很奇特。

竟然是一把鐮刀。

死神的鐮刀。

葉天傾對他的話則是極其的不屑,因為來的時候神侯帝尊就說了。

這裏是無主之地。

可是在這位手持鐮刀的修者,卻說是他的地盤,這不是欺負人嘛。

「好,很好……看樣子你就是來搗亂的啊。」

「也罷,既然你是來搗亂的,那我就讓昂你死路一條吧。」

「現在!」

「你是否要和我戰鬥一番啊?」

「對了,。你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你是我的手下敗將,我會在第一回合就將你擊倒。」

「讓你產生巨大的心理陰影,永遠都無法成為巔峰戰力。」

這位手持死神鐮刀的修行者,他的狠狠的看着死神鐮刀。

「呵呵,你真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啊?」

「我也是修行者。」

「你這垃圾也想要將我擊敗,你少在這裏痴人說夢了。」

「現在你還是報上名號罷了,讓我看看你有沒有資格死在我的手裏。」

葉天傾看着對方,語氣帶着幾分自傲的說道。

而這時候!

修者里則是爆發出一聲聲驚呼。

「天哪,這傢伙竟然要和厲風雲動手的意思嗎,他是不是不想活了?」

「這古神傳承就是厲風雲發現的,只可惜他無法獲得,所以就將消息公佈出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