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封印於此,至少能夠保住性命。」

前方冰雲,收起了碟盤,她臉上依舊沒有任何錶情,此刻抬頭望向前方之人,那略顯冷淡的聲音,隨之緩緩傳來。

「保住性命?」

「仙宮小輩,你若是被困千年,這般話音你可會說出口。」北冥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有些扭曲,他身上的氣勢,竟是還在不斷攀升。

此時,整個封印之力,開始猛然顫動起來。

下方海面之上,掀起的駭浪,捲動成一道道海龍捲,其內隱約可見有巨大的觸手若隱若現。

「吼……」

「轟,轟隆!」

「本座只想分出一道分靈,逃離這片囚籠之地,一道分靈足矣,這一點點的要求過分嗎?」半空之中,北冥周身氣勢衝天,一道道兇惡之意,此刻橫掃襲卷。

配合這下方海面的觸手,此人此刻爆發出來的威勢,隱約有了超越古境之威。

「今天,你們都得死。」

「葉飛小兒,你是第一個!」

半空之中,北冥目光一凝,眼中的殺意凝聚,他不在理會前方的冰雲,而是目光掃向了下方,恐怖的威壓之力,隨之瞬間籠罩而來。

……

前方半空之中,仙宮冰雲此時也是反應過來,她臉上的表情,第一次有了微變。

冥海巨妖本體之力爆發,就是她都難以抵抗。

「三大世家,仙宮金衛,你等儘快退去,此事已經不是你等能干涉的了,仙宮答應的獎勵,定會如約送到。」冰雲身上未動,此刻冷聲開口。

下方海面半空,三大世家的族人,聽聞此言頓時臉上露出了笑容。

他們這一次,受到家族指派,便是為了配合仙宮,完成封印的任務,雖說出現了意外,但那冰雲已經開口,酬勞之事仙宮定不會食言。

「我等,多謝前輩。」三大世家族人,此時連忙抬手抱拳。

說罷,隨之向著後方退去。

領隊的世家族叔,均是掏出了傳送古玉,可見來此之前,都是有所準備。

而如此同時,葉飛在感受到那北冥濃郁的殺意之後,臉上的神情,不免變得凝重了幾分。

「在這封妖之地,我絕不是那巨獸的對手。」

「靈月,開傳送陣!」

葉飛目光微閃,收回目光之後,隨之望向眼前之人。

「嗯。」

再其一旁,古靈月早有準備,只見她後退一步,周身白茫閃動,抬手之下一塊散發著古符文之力的三角古玉,落入了她的掌心。

此女眸光微閃,隨之打出符文印記。

只待瞬間,可見在二人的前方,空間一陣扭曲,開始向著內圈旋轉,最終形成一處,散發著白茫的傳送入口。

「我們,走吧。」古靈月臉上帶著微笑,輕聲開口道。

這一次相遇,古靈月心中已然有了決定,似乎沒有打算輕易離去之意。

海面半空,葉飛微微點頭,他進入此地,本身便是為了上古玄蛇,如今古獸精血到手,他已然不打算過多的停留。

封妖之地,除了上方的冰雲之外,其他的武修強者,均是準備施展傳送之術離開此地。

「你們,走的了嗎?全部給本座留下。」

「禁空!」

半空之中,北冥低喝一聲,頓時周身幽光大盛。

下方海面之下,那翻滾的黑色龍捲,其內伸延出無數觸手,幾乎是籠罩了整片空間,海面之上空氣隨之瞬間凝固。

這無疑是真正的禁空,在那股威勢之下,四周眾人的身形,都是被牢牢地鎖再了原地。

這一刻,別說離開此地,就連眾人體內的靈力,都是完全鎮壓。

「小輩,去死!」北冥面容略顯扭曲,臉上滿是猙獰之色。

他的第一攻擊目標,顯然正是葉飛無疑,四周扭曲的觸角,向著他的身形籠罩而來,沒有留下半點空隙。

這一擊之力,葉飛依然無法避開。

「不朽魔體。」

「五行界脈,冰鳥,雷龍,火獸!」

「凝,太初之力。」

海面之上,葉飛臉上露出決然之色,界脈真身的施展,幾乎祭出了他全部的靈力,再其跟前可見一道黑幕降臨,彷彿白日落幕一般。

「古靈月,助我。」

全力防禦之下,葉飛隨之轉頭,望向身旁之人。

那北冥的鎮壓之力,儘管極為恐怖,但一旁的古靈月,似乎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

「嗯,遠古有術。」

「增靈!第二術升境,第三術凝仙……」

古靈月反應極快,她的周身白茫閃動,掌中迅速掐訣,遠古仙界古家秘術,此刻全力施展之下,抬手向著前方一指而去。

霎時間,葉飛的身形,已然被耀眼的白茫完全包裹。

前方半空,此時的葉飛,體內的靈力瞬間填滿,彷彿無盡一般,特別是在後方之人,施展出第三術之時,他的體內,竟是忽然出現了一條如同經脈一般金線。

這條金仙穿透了他的道基,隨之盤旋之下,牢牢地附著在了道台之上。

「這是……仙根?」

「古家的輔助秘術,居然能夠無中生有。」

此時的葉飛,也是心中不免驚嘆。

這一刻,他甚至能夠感覺到,只要他爆發全部的靈力,便能夠引來仙境之劫。

「有仙根融身,擋住那北冥一擊不難。」

「嗜血天斧,給葉某崩!」

葉飛反應極快,體內的力量瞬間凝聚,只見他猛然一斧斬下,頓時耳邊傳來陣陣破空之聲,那巨大的血色斧芒,威勢驚天,彷彿天地不可擋。

「砰,轟隆。」

「轟……」

爆裂聲,橫掃天地,反震之力瞬間襲卷了整片海域。

三大世家族人,以及仙宮的強者,此刻都是忍不住,身形被一連震退了數步,只感覺體內一陣氣血翻滾。

「居然擋下了!」

「此子,不能惹……」

「我冷家的落雲弓,怕是無法奪回了。」

海面半空,三大世家族人,此刻抬頭望向前方,在看到那恐怖的一擊之力,竟是被前方之人,硬生生擋下之後,頓時臉上均是露出吃驚之色。

如此同時,他們內心更多的,顯然是無比的震撼。

上方半空,已然發狂的北冥,此刻不禁冷哼一聲,他低頭望向下方,眼中的殺意隨之更濃了幾。

「哼,僥倖擋下本座一擊,你也僅此而已了。」

「以魂為引,祭本體之力!這一擊必殺你。」北冥大喝一聲,掌中迅速掐訣,隨之猛然一指,向著下方的海底點去。

霎時間,整片海面,隨之猛然一顫。

幾乎是在同一刻,一股帶著無盡歲月的兇惡之力,隨之橫掃全場,這氣息一現,使得四周眾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臉上的神情劇變。

前方海面,葉飛目光一凝,身形被震退了數步,嘴角溢出鮮血。

「這股氣息,越了古境。」

「那北冥的本體,多半是不朽界主級別的存在。」葉飛目光微閃,此刻內心不禁暗道。

這樣大能強者,絕不是他能抵抗的。

若不是那北冥巨妖,一直處於被封印的狀態,就是方才那一擊之力,他也不一定能夠接下。

海面半空,葉飛稍有思索,隨之緩緩轉頭,他的目光掃向了遠處,那位仙宮的古境強者,其眼中同時有精光閃過。

「仙宮與此地封印有關,她們不可能不知道北冥的強大……」

葉飛低喃一聲,臉上的神情沉靜。

而此時,沉默了許久的仙宮冰雲,此時目光稍有凝固,她抬頭望向前方,在深深地看了北冥一眼后,她隨之緩步上前,慢慢的抬起了右臂,掌中有金光閃動。 「北冥,本尊警告過你。」冰雲的聲音依舊冰冷,她周身金光,開始向著掌心凝聚。

眨眼間,一股磅礴的威勢,從她掌中的玉符內爆發,橫掃之下瞬間崩潰了海面四周的兇惡之力,使得眾人得意喘息。

而這股氣息,明顯並不是來自冰雲。

「宮主令!」

「我等三大世家,在此拜見仙宮之主。」

這股氣息一現,神域三大世家眾人,此刻很快反應過來,隨之臉上均是露出恭謹之色,向著前方抬手一拜。

「仙宮金衛,拜見宮主!」

仙宮強者,此時也是沒有任何猶豫,隨之連忙上前一步,同時恭謹的彎身一拜。

這一刻,單單隻是氣息的散發,便是使得神域眾位強者,毫不猶豫的上前膜拜,整個神域仙境,唯有仙宮之主,才有這等威勢。

下方海面之上,葉飛見此情景,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神域仙宮,果然是早有準備,那古玉內散發的威勢,已然橫掃了全場,就是前方的北冥巨妖,此時也是不得不避其鋒芒。

「此地,不宜久留。」

「靈月。」

葉飛目光一凝,在恢復了身形之後,他的反應也是極快。

再其一旁,古靈月微微點頭,只見她掌中凝聚印訣,再次一指點向前方的傳送漩渦,其內頓時傳來陣陣吸徹之力。

空間傳送子陣,已然徹底穩固。

「陳雪,隨我們一起離開。」葉飛目光一凝,掌中靈氣化絲,將遠處陳雪的身形纏繞,隨之向著他的身旁拖來。

遠處北冥的力量,被仙宮之主的氣息鎮壓,眼前傳送之陣成型,再無任何力量,可以擋住葉飛等人的離去。

「嗯,多謝先生。」陳雪臉上,此時露出感激之色,連忙輕聲開口道。

說罷,三人沒有猶豫,便是準備直接進入傳送漩渦之內。

……

而就在這時,四周空氣再度一凝,可見前方半空之中,那冰雲手中的古玉上,氣息凝聚的同時,一道虛幻之影,此刻陡然呈現。

「北冥,本宮留你一命,但要封你妖靈之地三百年。」

虛影內,傳來一道清淡的聲音。

話音落下,可見一道白茫,隨之劃過半空,那股恐怖的威壓之力,瞬間鎮壓了全場。

「戰瑤,本座與你無冤,你憑什麼封我?」前方半空之中,北冥發出低吼,此刻臉上露出不甘之色,但他的身形,此時卻是無法在動彈半分。

前方半空,那道虛幻之影,似乎並不想解釋太多,隨之再度抬手一指。

「砰!轟隆。」

「……」

目光所致,可見那北冥的身影,在眾人的目光之下,被硬生生壓入了海底,此刻海面之上,那些恐怖的觸手,同時也是很快消失無蹤。

霎時間,整片海域,忽顯得一片安靜。

「浮雲真人。」

半空之中,那位仙宮之主的虛影,此時似乎是轉頭來,她的目光落在了下方王木的身上。

「老夫,見過宮主。」

「神域仙境內,老夫定當遵守仙宮之規,若有冒犯,甘願自裁謝罪。」王木此刻神情同樣恭謹,開口的同時隨之抱拳一拜。

這等硬實力的壓制,絕不是他所能抵抗的。

神域仙境,仙宮宮主,此人無疑是當之無愧的神域第一人,就算是放眼遠古仙界,這位宮主大人,實力也能排上名次。

「最好如此。」

半空之中,神域宮主的聲音,隨之緩緩傳來。

「老朽,告辭。」王木神情如常,再次抬手開口。

他說完之後,便是轉頭掃了一眼遠處,目光落在葉飛等人身上之時,臉上泛起一絲輕笑。

話音落下,此人身形帶出一道流光,很快消失在了封妖之地。

前方海面,那處漩渦傳送陣前,葉飛轉頭望向半空,他此時有些無法確定,眼前的傳送陣,會不會被那位仙宮之主打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