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個色狼,看什麼看?在莫斯科,你還有什麼沒看過?」唐語嫣白了夏雷一眼,整個人卻顯得很自然,一點都不害羞,更別說是尷尬了。

「嗯嗯。」夏雷乾咳了一聲,為自己抗辯,「你脫成這樣,還怪我看你嗎?還有,俄羅斯那次,是個意外,我不是故意的,是那條拉鏈的質量太低了。」

唐語嫣翹了一下嘴,「我要睡覺了,難道還不然我脫衣服嗎?你別忘了,我們現在的關係是夫妻,夫妻在床上睡覺,難道還要穿著長褲和外套嗎?」

夏雷暗自頭疼,「那個……我還是睡沙發吧,你睡床。」

「你不和我一起睡嗎?」唐語嫣的浩眸里閃過了一抹淡淡的失落。

「那怎麼可以,你睡床,我睡沙發。」夏雷說。

唐語嫣的嘴唇動了動,可惜沒有說出話來。夏雷和申屠天音訂婚,她有些不服輸。她確實有引誘夏雷的心思,有挖申屠天音牆角的動機,可是她已經做到了這種程度,夏雷卻還是恪守底線,一副柳下惠的樣子。她也是一個驕傲的女人,再也邁不出下一步了。

夏雷還真就躺到了沙發上,又看起了那張破舊的地圖。這張地圖的任何細節其實都被他牢牢地記在了腦海之中,可他還是裝模作樣地看著,不為別的,只為轉移他自己的注意力。

唐語嫣爬上了床,鑽進了被窩,「你愛她嗎?」

夏雷知道她說的是申屠天音,他說道:「愛,不愛的話我怎麼會向她求婚?我們其實兩年前就認識了。經過了一些波折,現在才在一起。我們都很珍惜這段感情。」

唐語嫣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澀的笑意,「我看得出來,其實,如果你剛才答應和我一起睡的話,我會一腳將你踹到床下去。」

她會這樣做嗎?夏雷還真不知道答案。

話題到這裡又斷了,房間里一片尷尬和沉默的氣氛。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床頭柜上的燈罩上,那隻床頭燈所發出的燈光有一小團陰影。他的左眼跟著微微地跳了一下,下一秒鐘,一隻貼在燈罩內壁的微型竊聽器頓時進入了他的視野之中。

夏雷的心中一片緊張,他站了起來,往床邊走去。

「你……」唐語嫣也緊張起來了,臉頰也泛紅了,她沒想到夏雷會突然改變主意,朝她走來。

夏雷給她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來到了床頭邊。

「你、你別亂來,我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你要、要亂來的話,你……你就得負責任!」唐語嫣越發緊張了起來。

夏雷忽然伸手捂住了唐語嫣的嘴。

唐語嫣頓時僵了一下,忽然也有了反應,她一把掀掉了被子,露出了僅穿著內衣的大好嬌軀。一隻柔荑也閃電一般迅猛,一下子就抓住了夏雷的腰帶。

「你幹什麼啊?」夏雷壓低了聲音。

「嗚?」唐語嫣的嘴還被他捂著,說不出話來。

夏雷跟著伸手從燈罩裡面取出了那隻貼在燈罩內壁的微型竊聽器,然後遞到了唐語嫣的面前。

唐語嫣頓時傻眼了,緊抓著腰帶的那一雙手也松落了下來。

夏雷仔細看了一眼竊聽器,覺得好眼熟。

這時唐語嫣忽然抓住那隻竊聽器,對著竊聽器發飆,「龍賤人,你竟然敢在我的床頭柜上裝竊聽器!你想死嗎?你給我過來,我們單挑!」

竊聽器不是揚聲器,龍冰的聲音沒法傳過來,但她本人也沒有對唐語嫣的憤怒做出回應。她肯定是不會過來跟唐語嫣單挑的。

夏雷也好生無語,龍冰居然會在他和唐語嫣的房間里裝竊聽器,她怎麼會幹這種事情呢?她想竊聽什麼?

「可惡,我去找她理論!」唐語嫣說著就要下床。

夏雷卻按住了唐語嫣的肩頭,「你冷靜一點,你想讓我們都暴露嗎?」

這句話就像是一瓢冷水,一下子就將唐語嫣澆醒了。

夏雷見她冷靜下來,慢慢地鬆開了她的肩膀。

唐語嫣鑽進了被窩裡,拉過被子將自己蓋得嚴嚴實實的。她剛才都抓住夏雷的腰帶了,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叫她情何以堪!如果地上有一條大地縫的話,她肯定都鑽進去了!

夏雷慢吞吞地道:「其實也沒什麼,我覺得她是開個玩笑,考驗我們會不會犯錯誤……別鬧了啊,我去睡覺了。」

唐語嫣繼續用被子捂頭。

隔壁房間里,龍冰在床上無聲大笑,「你、你別亂來,我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你要、要亂來的話,你……你就得負責任!哈哈哈!」

她居然也有這麼逗的一面,這樣的事情任誰都難以想到。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是她和夏雷住一個房間,唐語嫣也會這麼乾的。

第二天一早,夏雷和唐語嫣出了門,龍冰也從她的房間里出來。唐語嫣兇巴巴地瞪著龍冰,龍冰卻假裝什麼都不知道,還笑著跟夏雷和唐語嫣打了招呼,「姐,姐夫,早上好。」

唐語嫣繼續瞪著龍冰,眼神里有著濃濃的火藥味。

夏雷趕緊說道:「我們去吃點東西吧。」

「嗯。」龍冰晃了一下手裡的一隻手袋,走到夏雷和唐語嫣的身邊的時候壓低了聲音,「昨晚我已經將東西拿到了,吃了早飯我們就可以去聖墓教堂看看了。」

夏雷微微點了一下頭,他知道龍冰所說的東西是那隻明朝的羅盤。

「哼!」唐語嫣的腳落在了龍冰的腳背上,「這是你該得的。」

龍冰只是皺了一下眉頭,沒有別的反應,只是小聲地說了一句,「我其實是為你們好,不想你們放犯錯誤。你們經受住了考驗,這很好。」

「你去死。」唐語嫣恨不得再踩她一腳狠的。

夏雷趕緊站到了兩個女人的中間,用身體將她們分開,然後他挽住了唐語嫣和龍冰的手,「走吧走吧,吃飯去。」

三人走出酒店,在一家專門經營早餐的小餐館里吃了早飯。然後三人往老城區的聖墓教堂走去。

秦長青和尋寶組的成員並沒有跟來,龍冰給了他們指示,讓他們留在酒店裡等待。

路上,夏雷本來還有些擔心唐語嫣和龍冰會繼續鬥嘴,激化矛盾。可他想多了,龍冰和唐語嫣沒用多久的時間便恢復了正常的交流,有時候還有笑聲。昨晚的事情,其實根本不會影響到唐語嫣和龍冰之間的關係,兩女畢竟是同生共死的戰友,在戰場上連命都可以交給對方,昨晚那點小矛盾又算得了什麼呢?

半個小時的路程,三人來到了老城區的中心,一眼便可以看到舉世聞名的聖墓教堂,圓頂清真寺、阿克薩清真寺和猶太教的哭牆和聖山。這個面積僅有一平方公里的地方被世界的三大宗教共尊為聖地,這是一個歷史的奇迹。在這片土地上所發生的故事,恐怕就是說上一千個日夜都說不完。

臨近聖墓教堂的時候,龍冰打開了手袋,看了一眼裡面的臉皮,然後說道:「確實,它指引的方向就是這裡。」

唐語嫣說道:「我們進去看看吧。」

夏雷想了一下說道:「先不及,我們在附近走走再進去。現在進去的話,我們能看見的東西,秦教授他們早就看過了,而且不止一次。」

唐語嫣和龍冰對視了一眼,然後都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夏雷領著兩個女人在圍繞聖墓教堂的街道上走動。一路上,他的左眼就像是一台擁有透視能力的攝影機一樣記錄著聖墓教堂周邊的所有建築的特徵和內部結構。在他的眼裡,這片區域就像是三維圖紙一樣,沒有什麼地方能藏住秘密!

當然,這樣做也是極其耗費能量的,圍著聖墓教堂走了一圈之後,夏雷便感到疲累了。不過,只是疲累而已,沒有出現幻覺。

雖然就在夏雷的身邊,可唐語嫣和龍冰根本就不知道夏雷在幹什麼。101局的兩個女科長也有觀察,但她們觀察的只是大致的地形,還有街道上的行人而已。

回到聖墓教堂的正門的時候,夏雷閉上了眼睛,他的大腦將他所透視過的所有建築都呈現了出來。那是一副真正意義上的三維建築構造圖,而且不是一個建築,是圍繞聖墓教堂的所有建築!

「你在幹什麼?」唐語嫣好奇地看著夏雷。

她的聲音將夏雷大腦中的三維地圖打散了,夏雷睜開了眼睛,「沒什麼,我們進去看看吧。」他的心裡暗暗地道:「進入聖墓教堂,再得到聖墓教堂的透視結構圖,我就能在大腦里畫出一幅完整的三維地圖,那個時候也許能找到隱藏的藏寶點吧?」 進入聖墓教堂,滿眼都是歷史的滄桑和宗教的神聖氣息。有虔誠的基督徒跪在那塊曾經陳放過耶穌屍體的紅色大理石前,祈禱,並用衣服擦拭大理石。據說這樣能沾上耶穌受難的血跡,是神聖之物,能帶來好運。

那塊大理石上懸挂著好幾隻白色的聖燈,散發著燈光。它們屬於方濟會、希臘正教和亞美尼亞教派所有,被譽為生命之光。

前面祈禱的人離開之後,夏雷也向那塊紅色大理石走了過去,跪下,虔誠地祈禱。

唐語嫣和龍冰對視了一眼,隨後也跪在了夏雷的左右兩側,與他一起祈禱。

「我不是基督徒,可我相信你的存在。如果你能聽到我的聲音,請賜福我的父親,讓他獲得平安。如果他有罪,請將責罰降臨到我的頭上。另外,請庇佑我的妹妹,她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子。請庇佑我的未婚妻申屠天音,她也是一個善良的女人。」這樣的祈禱並不是基督徒的標準祈禱,可夏雷這一刻的心確實是虔誠的。

祈禱完畢,夏雷也將外套脫了下來,輕輕擦拭那塊一塵不染的紅色大理石。也就在擦拭的過程中,他的左眼輕輕地跳了一下,左眼的視線猶如一把切向豆腐的尖刀一下,快速穿透那塊大理石,然後往下沉去。

大理石下面是石板,石板下面是泥土,他的左眼並沒能透視到很深的程度,什麼都沒發現。如果這塊大理石下面埋藏著什麼東西的話,他一定能發現。可惜,大理石下面什麼都沒有。

夏雷的視線跟著移到了龍冰身邊的手袋上,左眼的視線穿透手袋,他看到了那隻明朝的羅盤,也看到了指針所指引的方向,而且那支指針正劇烈地顫動著。

「這跡象,說明東西就藏在這塊大理石的下面,可我無法透視到更深的地方,如果真埋在這下面,怎麼才能挖到?」夏雷的眉頭都皺成了一團。這個地方,沒人能動土,如果真埋在這塊大理石下面,古合金和青銅寶書的秘密恐怕永遠都沒法破解了。還有永美公主,她身上的秘密也會繼續沉寂下去,難以破解。

龍冰和唐語嫣也脫掉外套,假裝擦拭紅色的大理石。

擦拭之後,龍冰打開了手袋,看了一眼,跟著又將手袋拉上了。她沒有出聲說話,顯得很警惕。

三人離開了紅色大理石,走出聖堂,然後踏上了聖堂門側的樓梯往上爬。穿過聖墓教堂的第二層,三人繼續往各各他山爬去。那座山是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死去的地方,也是基督教的一個聖地。三人上去卻不是為了觀光,而是想站在更高的地方觀察這片地區的地形。

路上,龍冰又打來手袋看了一眼,然後皺著眉頭說道:「羅盤指向我們剛才出來的聖堂,東西多半就在聖堂的地下。」

「指針還在顫動嗎?」唐語嫣問道。

龍冰搖了一下頭,「沒有,它靜止了。」

「這說明東西確實就在聖堂的地下,這怎麼辦?」唐語嫣也愁眉不展了。

龍冰用胳膊肘碰了一下夏雷,「你說話呀,你有什麼辦法嗎?」

夏雷說道:「暫時沒有辦法,如果真的埋在那塊大理石下面,誰都沒法挖開它。」

「不知道是誰埋的。」唐語嫣有些氣惱地道:「他將東西埋在那塊大理石的下面,恐怕就想著沒人敢去挖吧?」

龍冰也說道:「如果那傢伙還活著,我一定會狠狠地揍他一頓,他給我們帶來了多大的麻煩!」

夏雷沒有說話,可唐語嫣和龍冰的對話卻觸動了他的心思。

「我送給天音的項鏈神聖之心是耶路撒冷王國時期的東西,它最終卻出現在了永美公主的玉棺之中。耶路撒冷王國和永美公主所在的明朝永樂時期相差了兩百年的歷史,兩者肯定無交集。永美公主是使命便是持羅盤尋找寶物,而她有沒有到過耶路撒冷呢?」夏雷的思維非常活躍,「等等……我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線索!聖墓教堂是君士坦丁大帝在公元335年建立的,它比耶路撒冷王國和明朝都要古老得多,而在那之後,誰還能耶穌陳放遺體的石板下面埋東西?所以,它一定是在公元335年之前埋下去的!」

這一梳理,夏雷彷彿觸摸到了什麼。這是一個靈感,就像是一個作家在下筆之前的那種感覺。它是朦朧的,可是如果循著這個靈感下去,一定會有所收穫。

「尋找感覺的羅盤是明朝的東西,而古合金卻不是明朝時期的東西。永美公主為了尋找古合金去了阿富汗,得到了一塊古合金,她甚至還得到了耶路撒冷王國的西貝拉公主的項鏈……」夏雷的思維保持著活躍,「可是,她卻死了,陳放在玉棺之中的屍體非常年輕。難道,她的死也和古合金有關嗎?」

這個念頭突然冒出來,夏雷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這是他第一次去猜測永美公主的死因。

「在想什麼?」龍冰的聲音傳來,打斷了夏雷的思緒。

「當然是在想解決問題的辦法。」 逆行的白衣天使 夏雷說。

唐語嫣說道:「我在想,如果我們需要很長的時間,秦教授他們怎麼安排?一直讓他們待在酒店的話,人數太多,難免會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我覺得,應該讓他們去使館待著,或者回國。」頓了一下,她又說道:「夏雷,你覺得留著他們,他們能幫上什麼忙嗎?」

夏雷想了一下,說道:「我覺得我們不需要他們,讓他們直接回國吧。」

唐語嫣點了一下頭,「那好,回去之後我就讓他們回國。」

夏雷要做的事情,無論是尋找藏寶點,還是挖寶,他都不需要秦長青和馬莉等人。尤其是挖寶,以古合金的危險性,他甚至不會讓唐語嫣和龍冰參與,更何況是那些專家們。留下是隱患,所以還不如早讓他們回國。

登上各各他山峰頂,一眼就能看到耶穌受難的十字架,那裡有不少基督徒排著隊觸摸當初豎立十字架的孔。人很多,可鴉雀無聲,整個場面顯得莊嚴肅穆。

夏雷並沒有走過去,而是站在一塊岩石上俯瞰下方的聖墓教堂,還有聖墓教堂周邊的區域。在觀察這些地方的時候,他的腦海里又浮現出了之前所完成的「三維地圖」,一一比對,尋找線索。

幾個基督徒離開了耶穌的十字架,往這邊走來。

人群中有一個身高腿長的年輕女人,華裔,染著一頭金髮。她的身材極其性感惹眼,尤其是一雙包裹在緊身牛仔褲里的美腿,它們佔據了她的身體的三分之二的比例,堪稱完美。

年輕女人看到了站在岩石上的夏雷,她的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

恰好,夏雷也收回視線,看到了她。

兩人的視線碰撞在了一起。夏雷微微地呆了一下,而那個女人卻避開了他的視線,埋頭走路。

卻就在這時,夏雷的視線從她的腿上移到了她的臉上,左眼微微一跳。然後,他的表情突然就變了。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她是梁思瑤。

梁思瑤最美的便是她的那雙腿,剛才也正是她的美腿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熟悉她的一切,那一雙腿他也不知撫摸了多少遍了,有著難以形容的熟悉感。也就是在這份熟悉感的催動下,他微視了她的面孔,發現了偽裝的痕迹。隨後,他的視線穿透了那一層偽裝的人皮.面具,看到了她的臉。

這個過程幾乎在兩三秒的時間裡就結束了,可這個結果卻讓他不知所措。

「她怎麼會出現在耶路撒冷?」夏雷的心裡冒出了這樣一個疑問。

梁思瑤腳步不停,混在那群基督徒中漸漸走遠。她沒有回頭,可她的心裡卻有著一樣的疑惑,「那個人,明明是一個陌生人,可我為什麼會有很熟悉很親切的感覺?他的身高,他的體型為什麼和他那麼相似?」

夏雷能製造精美絕倫的人皮.面具,讓他的臉變成別人的臉,可他沒法改變他的身高,改變他的體型。可是,梁思瑤卻沒有夏雷的能力,她雖然熟悉他的身體,可她無法看到他的真實的面孔。

往前走了大約十多米的時候,梁思瑤回頭看了一眼。她發現那個陌生的男子還在看著她,眼神灼灼。她的視線跟著移到了站在那個男子身邊的兩個女人身上,其中一個的體型也給了她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這一剎那間,她似乎聯想到了什麼,讓她震動。

龍冰的視線也落在了梁思瑤的身上,眼神之中充滿了猜疑與警惕。

梁思瑤跟著回過了頭去,加快腳步,再也沒有回頭。

「那個女人……」龍冰說道:「我怎麼覺得她很像一個人?」

夏雷說道:「像誰?」

龍冰卻又搖了搖頭,「我不確定,算了。」她轉移了話題,「你有發現什麼嗎?」

夏雷努力將腦海中的梁思瑤趕走,他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我有一種預感,我們要找的地方就在這座山的下面。」

唐語嫣插嘴說道:「這座山的下面?那豈不是比在聖墓教堂里還難挖到?」

夏雷卻搖了搖頭,「不,有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容易得多。」

龍冰和唐語嫣一齊看著夏雷,幾乎同時出聲,「你什麼意思?」

夏雷說道:「我們回去吧,我需要一套隧道探索裝備,橡皮衣和氧氣瓶,探照燈什麼的,儘快給我準備好。」

唐語嫣和龍冰對視了一眼,兩女的眼神卻都一樣困惑。 街道上,幾輛警車呼嘯而過。

夏雷看了一眼警車開往的方向,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種不祥的預感。那個方向,正是沙漠之泉酒店的方向。

梁思瑤的出現,呼嘯的警察,這些都讓他感到不安。

唐語嫣和龍冰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神色也有些緊張了起來。

「不會是……秦教授他們出事了吧?」龍冰說。

「我們趕快過去看看。」唐語嫣加快了腳步。

幾分鐘后,三人來到了沙漠之泉酒店所在的街道上,隔著一段距離,不再靠近。那幾輛警車果然停在了酒店門前,酒店的所有的進出口通道也都被警察封鎖。

事實上,不僅有警察,還有穿著軍裝的以色列士兵和穿著便衣的不明身份的人。這是一個大場面,如果是抓捕普通的罪犯,根本就不需要動用這麼多人員。

龍冰皺起了眉頭,「最壞的結果是秦博士他們被人發現了,最好的結果是這些人抓的不是他們,是別的人。」

「你是看法?」唐語嫣碰了一下夏雷的腰,問他。

夏雷卻還保持著眺望酒店第七層的姿勢,他在尋找秦長青和馬莉等人的房間。卻不等他找到,透視到秦長青等人的情況,酒店裡突然就傳出了一片槍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