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不早說?」葉飛臉色難看地質問著小正太,語氣頓時變得有些僵硬。

「哈哈哈……」好像目的達成了一般,小正太「哈哈」大笑著說道,「瞧葉大哥這幅聳包的樣子,嚇你的啦。這只是我瞎編的!」

「真的只是你自己瞎編用來嚇我的?」葉飛有些不信,不由地再次出言確認道。

「恩!」小正太點了點頭肯定道。

「呼!」

葉飛重重地呼出一口氣,還好只是嚇人的。不過跟這小正太生活在一起,還真是「處處有驚喜啊」!

先是鬼魅暗殺團的追殺,再其次是剛剛騙自己來打水仗。最後更是編起瞎話來嚇唬自己。

「還傳說?」葉飛的心裡頓時有些發酸地想到,是不是要報復回去?

但下一刻他立即否定了這個想法,就算要報復也不是現在。

小正太的話雖然是瞎編的,但剛剛那股令他感到心悸的感覺卻似乎是真的。

現在的葉飛可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不敢有絲毫冒險的舉動。

所以他決定催促小正太,讓他快點上岸。

可正當他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原本平靜的湖面突然顫抖了起來。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像是地震來臨了一般,一股壓抑的感覺圍繞在葉飛的心頭。

「這是……」

覺察到湖面震顫,葉飛的瞳孔猛然收縮。

而後沒有任何思考,彷彿本能一般,葉飛右手抓起小正太,而後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一拋,直接將小正太丟回到了岸上。

到了這時,小正太也察覺到了不對。

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他便被葉飛丟回到了岸上。

「葉大哥……」

被拋飛在空中的小正太一邊呼喚著葉飛的名字,一邊想要回過頭來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但還不等他看清楚,他便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哎喲」的痛呼聲,而後一屁敦,摔在了湖泊邊上。

到了這時,他終於看清楚了到底發生了什麼。

只見一道巨大的虛影,出現在他的視野之中。

而後彷彿要鑽出水面一般,這道虛影越變越大,越變越大……直到離葉飛越來越近……

「卧槽……」小正太瞪大雙眼,一副吃驚的樣子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幕,而後爆了句出口感嘆道,「原來真的有湖怪……」

對於小正太此時的所觀,所感,葉飛是一概不知。

但憑藉他那龐大的神識感應,他得感官卻是比小正太要來得直接。

一股莫大的壓力,鋪天蓋地的朝他席捲而來,這股壓力大到好像要令他窒息一般。

「呼呼……」用嘴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此時葉飛全身青筋暴起,雙目漲紅,一股神則的波動瞬間從他的身上傳遞開來。

「咔咔咔……」

寒氣四溢,湖面頓時凝結一塊厚厚的冰面,遠遠望去,彷彿一塊剔透的水晶鏡面。

然而似乎覺得還是不夠,他知道,這個未見面的龐然大物將至,自己在把小正太拋到岸上之後,便再沒時間逃跑。所以只能儘可能地保護著自己。

「凝!」

一聲爆喝,身旁的寒氣再次發散而出。

不過這次寒氣並沒有離開他的身體,反而就在他的身體表面形成了一道冰晶鎧甲,緊緊地包裹著葉飛,令葉飛一時間看起來宛如遠古的戰神。

「嗷嗚!」

未見其形,先聞其聲。

隨著一聲巨大的咆哮聲傳來,那道龐大的異獸身影瞬間便接近了葉飛。


「砰砰砰……」

巨大的冰面,宛如紙糊的一般,頓時爆裂開來,發生陣陣聲響。

葉飛駭然,沒想到對方僅僅是一聲咆哮便有如此的威能。

巨獸來襲,雖然它深處水中,令葉飛看不清其身形,但憑藉精神力的感知,葉飛知道對方張開了大嘴,狠狠地朝自己咬來。

巨大的嘴角在一閉一張之間,瞬間帶起了大量的水流,令葉飛頓時失去了對自己的身體的平衡。

「不能再這麼下去,不然就真的會被咬住。以對方這巨大的體型來估算,如果一旦被對方咬住,自己就是體魄再強橫,也只能說拜拜。」葉飛心中暗暗想到。

神力運轉,頓時出現了三個水晶巨人,葉飛施展的正是冰之召喚術。

冰晶巨人一出現,就好像知道葉飛心中的想法一般,竟是如疊羅漢一般,一個人扣住另一個人的腳腕,而後狠狠一擲。

頓時便如火箭的三級推運一般,將兩個冰晶巨人與葉飛拋到了空中。

而後宛如接力一般,第二個冰晶巨人的大手,「咔」的一下握住了另外一個巨人的腳腕,朝著岸邊的方向,再次狠狠一拋,頓時令葉飛與湖邊的距離更近了幾分。

就在第三個冰晶巨人準備如法炮製,扣住葉飛的腳腕,準備將它擲到岸上的一霎那,一聲巨大的異獸咆哮再次從湖裡從了出來。

「嗷嗚!」

咆哮過後,一道巨大的身影,帶著大量的湖水,從湖中躍了出來。

這下葉飛終於是看清楚了湖怪的樣子,但也因為看清楚了反而不再那麼害怕,而是為湖怪的樣子感到驚異。

只見這湖怪體型龐大如山,形似鬚鯨卻在前額處長有一根巨大的長角。更令葉飛感到驚詫的是,在其腹部之下,竟是長有像人一樣的雙手雙足。

「這是……娃娃魚?」葉飛的心中瞬間有一股荒誕的感覺。

但下一刻,他卻不能夠再分心想著其他了。

隨著湖怪躍出湖面,原本帶給葉飛的壓力,鄒然變大了幾分。

「嗷嗚!」

再次發出一聲嘶吼,湖怪似乎對葉飛逃離湖面的做法感到有些憤怒。頓時便張開血盆大口,朝著他瘋狂地咬來。

「葉大哥……」這一幕看得小正太臉上瞬間血色全無。

在他的視野之中,湖怪體型太大了,大到駭然的地步。

就算是曾經的銀月妖狼王,也較之不上。

在其龐大的體型的映襯下,葉飛就像是一葉隨時可能顛覆的小船。這樣的差異,所帶給小正太的視覺衝擊是非常的強烈。

一時間令他忍不住地為葉飛擔心起來。

然而冰晶巨人乃是沒有生命跡象的召喚物,自然不知道什麼是害怕。

就在湖怪張開血盆大口的一霎那,冰晶巨人那雙強有力的大手,也已經扣在了葉飛的腿腳之上,而後沒有絲毫的猶豫,狠狠地一甩,頓時便將葉飛的身形朝岸邊狠狠擲去。

「呼……」

伴隨著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下一刻葉飛便看見,冰晶巨人在湖怪的血盆大口之後,被咬的粉碎,連殘塊都不曾剩下……

眼見冰晶巨人被湖怪的血盆大口咬得粉碎,尚處在空中的葉飛不禁暗道僥倖,幸虧自己快了一步,不然被成碎末的就該是自己了。

想到這,他不禁露出了一個陽光般的笑容。

然而下一刻他便笑不出來了。

當冰晶巨人拋擲的力量消失之後,他的身體停止了繼續攀空,開始往下墜了……

「呼,呼,呼……」

耳畔傳來陣陣疾風呼嘯而過的聲音,現在葉飛的頭髮被風給吹的倒沖而上,倒有幾分被雷電擊中的模樣。

「這便是飛得越高,就摔得越重么?」葉飛哭喪著臉,心中頗為苦澀地想到。

說時遲那時快,原本小正太還看見葉飛在空中「飛翔」著,下一刻便看見葉飛朝著自己所在得方位狠狠地砸來。

「不要怕葉大哥,我會接住你的……我來了……」

這個時候的小正太倒是很講義氣,眼見葉飛整個人朝湖邊載了下來,他不但沒有躲開,反倒是迎著葉飛摔下來的方向沖了過去。

然而他還是遲了數步,只聽見「轟隆」一聲,葉飛整個人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之中。

頓時塵土飛揚,漫天煙塵遮目閉睛,令小正太劇烈的咳嗽起來。

然而當漫天塵土散去,小正太看著眼前一人深的大坑,不禁又目瞪口呆起來。

「這……這也太牛了吧!葉大哥竟然硬生生地將地面砸出一個坑來?」小正太驚訝的自語道。

「臭小子,你還在唧唧歪歪什麼,還不快過來幫我一把,我出不去了!」坑洞里傳來葉飛惱怒的聲音。

在他想來,要不是小正太要跟自己打水仗,也不至於將這寄居在湖底深處的湖怪給驚動了,更不會上演其後自己「天外飛仙」的那一幕。

「哦,哦……」

直到葉飛出聲,小正太方才醒悟過來,趕忙幫著葉飛從坑洞里爬出來。

然而才一出坑洞,葉飛便「哇」地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刺目的血色,頓時將他胸前得衣襟都給染紅了一片。

「葉大哥……」

看到這一幕,小正太再也笑不出來了。皺著眉頭,擔憂地看著葉飛,趕忙扶他坐了下來。

「有哪裡不舒服么?」


小正太關切地問道,神色之間充滿了擔憂之色。

這是他真情的流露,並不是偽裝出來的。

自從葉飛在鬼魅暗殺團前跳出來為他擋刀的那一霎,道格拉斯正文便在心裡把葉飛當成自己的親大哥。

而且此時的他可謂得上是與葉飛同生共死,他知道,若是沒了葉飛,他也別想安全地走出這個冰封森林。

所以現在的他們可以說是同生死,共患難。

這是基於這樣的情感,小正太對於葉飛的傷勢格外關心,甚至在他的心頭,隱隱還有些自責。

要不是因為自己,葉飛現在早就已經到達冰城哈薩克斯了。也就不會經歷後面這麼多事情了。

然而面對小正太的詢問,葉飛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

不是他不想開口,而是他此時面色蒼白異常,似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他只覺得一股抑鬱之氣,圍繞在他的心頭。

這股氣彷彿有手腳一般,死死地抓住他的心臟,吸附在他的胸腔內,讓他都有些闖不過氣來。

「葉大哥,快吃了這傷葯……我這還有三顆……」


看到葉飛難受,小正太再也顧不上藏私,直接將自己為數不多的幾顆傷葯毫無保留地貢獻出現。

到了此時,葉飛自然也不會再跟他客氣,拿起小正太手中的一顆傷葯,直接吞入腹中。

這是道格拉斯家族留給小正太的療傷聖葯,具有強大的藥效,很是珍貴。就連小正太身上也只有三顆。

傷藥方才入口,便化作一道充滿馨香得漿液直接被葉飛吞了下去。

頓時葉飛的胸口便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感受到這股疼痛,葉飛不驚反喜。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想到這,葉飛不再浪費時間,硬是挪動手腳,強迫自己端坐起來。而後運轉玄力,他想要讓這傷葯發揮它那最大的效力。

不過幾次呼吸的時候,葉飛突然嘴巴一張,一口污血自其內噴了出來。

「葉大哥……」

看到這一幕,小正太頓時慌了手腳,手足無措地呆在原地,自語道:「這不是傷葯么,怎麼葉大哥吃了反而吐血了呢……」

然而葉飛在吐出這口污血之後,雖然氣息仍舊萎靡不振,但他的臉色卻是不再蒼白,開始紅潤起來。

「呼……」

重重地吐了口氣,葉飛看了眼手足無措的小正太,不由地輕笑了一下,而後寬慰著他道:「我沒事了。這是血污,吐出來反而對我的身體有好處……這次真的是多虧了你的傷葯了,不然的話,我這傷,沒十天半月怕是都好不了……」

葉飛這話雖然是在安慰小正太,但其實他心裡知道,自己是一點也沒誇大。

先前那股抑鬱之氣按照葉飛的猜想,就是那頭湖怪從一開始便散發出來的威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