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商人,和氣生財就好,不打戰大家有口飯吃,正好發行你的百萬商行銀票。這不是更好。」少有看到鄧百萬愁苦的楚戰,自己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會安慰起鄧百萬來。

「只能這樣想了,只就算百萬商行的銀票多到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可是我卻沒有信心能比得過你那些傳說中的九洞十府。你那九洞十府,有一兩個,在龍界已成半公開的秘密,不過聽說進去過的修士說裡面早空無一物。」說到這裡鄧百萬臉上的失望早消散一空,目光狡奸的看著楚戰。

「然後呢?說了別人也不會信,只怕又是一件說不明白的事情。」

「然後就有人不信啊,就打打殺殺了。死了幾個人,以後這事就沒有人再提了。」

「有個機會,你考慮是否加入。不成功,可能就是一去不返,成功了,那比你謀取那龍界,做一界之主比,簡直,我也沒法形容兩者差距。」聊到這裡,再不把自己要說的話說出來,就錯過最佳時機,兩人久不見面,前番話把兩人拉到共同的世界,再拖后,只怕又要考慮走人。

「直說無妨。」看著楚戰拋來的引誘,鄧百萬也沒有伸手去接,熟歸熟,可是終歸只是熟的份多點交情了。

楚戰看了一眼鄧百萬。端起桌上靈茶,小喝一口潤了潤嗓子。接著開始遊說。

「仙宮,做少宮主。如果能熬到封神大典。就成仙宮宮主,就是這無數星空下明義上的君王。實話和你說,我有過前世記憶,沒有熬到封神大典,我就掛了,所以我給自己留下了這九洞十府的財富。」楚戰的一字一句說了出來。

「明知你這一去不返,卻義無返顧,靠,你這是傻呢,還是傻啊。命都沒了,那個虛位有何用呢。好死不如懶活。這不是一本萬利,這是萬本無一利的生意,你覺得我能去做?」

「無論如何,到時我把你們送回來。」

「我們?還有誰。你不會把那林帥手下的一票人都拉上吧。」鄧百萬眼睛睜的大大的看著楚戰。這才感覺楚戰這個決定,竟不象是來問問自己意見,而是做了決定。

楚戰用手輕磕桌面,輕輕點了點頭,臉上一直笑著。

鄧百萬雙手抱頭,往椅子上一靠。看著頭上的木屋頂。開始極速盤算起這件事情來。

「你的前世記憶里有沒有我們?」許久,鄧百萬轉過身來,對著楚戰問道。

「沒有你們,最後的記憶,只有三眼盔甲人與我一起征戰,最後戰死的只有我一人,沒並有你們。」

「看來,你是註定要去爭上一爭,結局都知道自己必死。這樣,你要遊說人的名單給我一份。我還要提些其它要求。」

「直說無妨。」楚戰直接借用鄧百萬剛才的話語。

「去了那裡,容許我自己決斷做買賣,打打殺殺的事你定,做買賣,發家致富的事我來。當然,你知道不能損害自家人的利益,規紀先定。」鄧百萬說到這裡,目光專註的盯著楚戰。

想從楚戰的臉上看出些東西來。

「這個自然你定,不過這是上刀山,下火海的事情,風險很大,你先要考慮清楚。」

「沒有風險,那有利潤,何況,不用修練,就可上仙界看一看,這也是多少銀票都購不來的好事。」

「那就這樣定了,這玉簡上有我要的人名,九日後到清劍宗相聚,我在清劍宗山門處等你們。」楚戰邊說邊把一玉簡推到鄧百萬面前。鄧百萬拿起玉簡,注入靈力,一會,一串串人名浮現出來。

「你,靈力,修練?」楚戰看著鄧百萬在自己面前施展修為,心裡一驚。

「家大業大,只想壽元多一些罷了。好日子誰會想死啊。好死不如賴活。」

「鄧百萬,劉健,永上道長,杜軍,董長老,郭福興,弦強,簡超—-房昆—–張有人—」鄧百萬一個一個的念動著這名字。念到最後抬起頭來,看著楚戰。

「一人得道,雞犬那啥,竟然是真的。好,有這麼多人,要生一起生,要發財一起發財。這事就這樣定了。」

「那就這樣,九日後,清劍宗山門處見,你連玄天鏡都能裝在家裡,億重珠,破界符,肯定也不少,還有銀票不用說,那我走了。」說完楚戰急急起身,朝外遁去。

「你比我還扣,定金都不付點,講義氣也要吃飯喝茶,也要銀兩打點不是?扣門,還少宮主。」遠遠的,傳來鄧百萬調侃的聲音。楚戰已遁了出去。 「小靈,我回來了。」楚戰借著夜色遁回小靈山洞府時,小靈正在門口,看著一個人影遁來,小靈退回洞府,把門關上。楚戰的聲音傳來,小靈這才走了出來。

「楚哥哥。」小靈出來,你欣喜不已。把楚戰拉進洞府,點起松油燈。楚戰坐下,仔細打量起自己這個洞府,把小靈帶回來,自己在這裡居住的時間也短,常常是小靈一個人在此。

「楚哥哥,來喝靈茶。」一會,小靈端上一杯靈茶放在楚戰面前,然後端坐在楚戰面前,安靜的看著楚戰。

「小靈,我那裡不對,你這樣看著我。」楚戰看著眼前的這杯茶,心裡越是溫暖如春,越是不安。

小靈搖了搖頭,目光不離楚戰,依久用力的看著楚戰,怕正眼前的,是虛幻。是自己太多思念到最後幻化出的楚哥哥。

洞府外,竹葉聲嘩嘩響起,天真有不測風雲,無故又起風了。

「小靈。」洞府里陷入長久的寂靜,楚戰輕念著小靈的名字。

「嗯!」

「小靈。」

「嗯,你說吧,又是要去那裡了,多久才能回來。」小靈微笑著,微笑中帶著一絲末知的驚恐。這驚恐雖一閃而過,楚戰卻感到陣陣心痛。

「去看看我們以前生活的地方。所有的,好象都命中注定。」

「雪域還是龍界的那個看日出的洞府還是看看那軍校,捨不得你那個官職。」小靈盡量表情輕鬆,心裡充滿期待。如果是這些地方,至少也沒有什麼危險。小靈張口想告訴楚戰不如就在這裡安度日日年年歲歲朝朝暮暮與自己,可是抬頭看去,楚戰不經意皺著眉頭。小靈的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楚戰端著靈茶,無論何時何地,只要回來,小靈總會遞上一杯熱的靈茶。以致自己走到那裡,這杯茶,成了是否是家的標誌。在這裡長久的陪伴小靈,到自己白髮蒼蒼,老態龍鍾,到自己沒有力氣睜開眼,可是小靈呢?小靈呢,小靈的壽元接近無窮,自己的壽元的無窮與小靈漫長的人生比起來,只不是過是一個短暫的停泊。

「小靈,我想去趟仙宮,看看我們在仙宮的生活,是然記憶里只有極少部分與你的記憶,還是殘留的一部分,除了其它的,還想看看能不能我也有無窮壽元,好陪你一生一世。」楚戰說到最後,深深的低下頭,不敢再看小靈的雙眼。

「知道了,楚哥哥。我去換身衣服,然後陪我去外面走走吧。」小靈凜抖的說到,一會聽到腳步聲朝洞府裡面走去,不久,一襲黑衣的小靈走到楚戰面前,彎下腰拉起楚戰的手。

「小靈,你真是美的讓人心碎!」昏暗的松油燈下,楚戰看到小靈妙曼的身姿,還有那深情的目光。

「我們走吧。」小靈拉著楚戰的手朝外走去,天空卻並不作美,天上雲層甚厚,整個竹海變的無盡的黑色。

楚戰牽著小靈的雙手,朝山上走去,崎嶇的山路,看不清的視絲,讓小靈山的山涯更顯陡峭起來。楚戰緊緊的拉著小靈的手,一步一步朝山上走去,走到稍為寬敞的地方,停下來看看腳下那片黑色的竹海,走走停停,等快到小靈山半山腰時,楚戰示意小聲,不要驚動師尊。楚戰拉著小靈尋了個石階坐了下來。

夜的黑視線囚禁,小靈把頭靠在楚戰手臂上,楚戰也什麼都不去想了。不去仙宮可不可以?聽著山底傳來的嘩嘩竹葉聲響。楚戰心裡又問起自己。不及答案出來,眼前又浮現出降龍宗那漫天大火。

風越來越大,一會遠處天閃電劃過天際。

「小靈,我們回去吧。一會又要落雨了。」楚戰緊緊的捉著小靈的手,上山容易上山難,楚戰也沒有運行那靈力,就象凡人一樣,與小靈兩人朝山下走去。天際的閃電越來越頻繁,一會頭頂上也響起了驚雷。

「楚哥哥。都怪我吵著要出來。」

「沒事,我們走吧,還來得及。」

等兩人慢慢下來的時候,稀稀落落的真的下起了雨。楚戰拉著小靈,朝著洞府朝去,雨滴落到小靈頭上脖子上,一陣涼爽,若起小靈陣陣硌硌笑聲。

「誰?」就在小靈硌硌大笑時,楚戰看到洞府屋檐下幾個身影。

「小靈,我是小青,與兩們妹妹來看你。」聽到楚戰發話,那邊卻傳來小青的聲音。

「小青。你怎麼來了。天黑成這樣。」

「是兩位姐姐帶我下來的。快開門讓我們進去」小青從屋檐下走了出來,拉著小靈朝洞府跑去,小靈卻不願鬆開楚戰的手,楚戰最後只的把小靈的手鬆開。

「吞月公主,白姐姐,你們來了。」小靈走進洞府,才看清另兩個人是吞月及白婉兒,兩人又都一襲白衣,吞月公主身形更高更苗條,白婉兒卻有別樣的丰韻,處處透著成熟女子的別緻。

「小靈,打攪了,沒想到你的楚哥哥回來了。」白婉兒看著緩緩走來的楚戰,心裡突突的不能自控。

「吞月公主,白姨,你們來了,快進吧。」楚戰早看到洞府前站著的是吞月公主和白婉兒,吞月的看向自己的目光,依久平靜。

楚戰等吞月公主和白婉兒走進洞府,關了洞府的門,小靈與小青看原來的松油燈快油盡燈枯。給松油燈添加了些油,小靈看到屋裡人多,再添加了一燈。屋裡很快亮了起來,楚戰引看吞月與白婉兒已坐下,兩人中間,空著一坐位,看向小靈。

「小靈,你真有眼光,你現在知道愛一個人的滋味了吧。」小青邊一手拔著松油燈的花心。

「只要他會回來,只要我還能等,這日子總是有個盼頭的。就象這靈茶,只要每天準備,會有一天,等到他回來,能及時的遞上去。」小靈碰了碰小青的肩膀,兩人低聲又硌硌的笑了起來。

「小哥,你坐下來,墨璃讓我問問小哥,你接下來還要去那裡,是不是可以帶上她去歷練歷練。」看到楚戰站在遠處,再看吞月公主,安靜若至素的坐著。白婉兒借著女兒墨璃話問起楚戰來。

「這個,那也不去,就在這裡呆著,修練。修練,不停的修練。」楚戰走過去,把竹椅拖后一些,輕輕的坐了下去。一會,小青,小靈搬了兩把竹椅,陪著白婉兒開始聊起來,外面閃電不時照在窗台上,雷聲在山頂炸響,雨越下越大,夜越來越深,楚戰與吞月都靜靜的坐著,不久楚戰感到無聊,盤坐在椅子上,修練起來。 一夜風雨,楚戰與吞月及白婉兒最後都各自要椅子上盤腿打坐,唯有小靈與小青低聲私語,給松油頂添加了幾次松油之後,天色微亮,吞月與白婉兒告辭,小靈拉著小青不放,最後楚戰送吞月與白婉兒出去。

「白姨,代我和墨璃問個好。」楚戰送吞月與白婉兒出了洞府,揮手告別。

「楚兄,感謝白雪城對我們狼族的大恩,家兄吞天早領你這份情,有生之年,不再發動與人族的戰爭。至少你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多保重。」吞月低首走到楚戰身邊,幽幽說道。

「吞月公主,你也多保重,它日有緣,會再相見,小靈還請多多關照。」楚戰也不知吞月公主知道些什麼,吞月公主是先機谷先機老人的弟子,天機或是命運,只要她想知道,多少可以測出些什麼來。

三人一時無話,吞月取出劍,白婉兒見此,也取出劍,兩人御劍朝山頂飛去,楚戰抬著看著兩人一會消失在遠處山頂上,踩著稀鬆的泥土,一個朝著深潭處走去,昨夜網雨,引來山澗水多,竟是隔著遠處,也聽到山澗里水的激流聲。等到深水潭,在水潭邊的大石塊坐了下來,才明白自己為什麼來這裡,水潭深底的次元空間的幾個月相處,降龍宗寸草不生的大火,遮天的濃煙。還有那楚傻臨了時雙手握著劍剌向自己的果敢與決斷,最後怒目圓睜時慘象。

「為什麼要去仙宮,修為不如他們,也不及他們萬分之一狠,又以何取勝。」楚戰伸手想拔起身邊一小草,突然想到自己雙手捧起的小竹草,手停在小草上,萬物皆有靈。莫非這小靈山的竹子,都是那小竹苗的後代?楚戰看著水中倒影,不禁笑起自己來,為何要仙宮,這是沒有答案的。與其為這些事紛亂,不如現在享受這片刻時光。

很時,與鄧百萬約好的時間就要到了。楚戰一直考慮要不要去看看師尊,言明自己,可是想到自己一去,師尊難免擔心,也打消念頭,幾日來與小靈的相守,快樂的時光總是這樣匆匆,明晨醒來后,就又要各分西東。

「小靈,這些儲物袋,你保留著,裡面有丹藥,靈石。一些仙玉」

「小靈,這個養魂袋,黑龍老祖,你先收住,記得要放靈石,還有一些仙玉,沒事盡量不要讓養魂袋去陽握太足的地方。」

「有什麼你要找青蓮祖師幫忙,或是我的師尊他們。」

「——」諸多種種不放心,楚戰一一念道。一夜想看著小靈等到天亮,卻終是沒有忍著,竟是熟睡過去。等睜開眼,急站起來,小靈竟做熬一大碗粥,做了幾個小菜,放在桌上。

楚戰看了小靈一眼,走到桌子邊,微微閉上雙眼,聞著這粥香味。

「小靈,等我回來,我你找個肉身,我願每天熬一碗好粥給你吃。在這小靈山竹海里,開個竹林酒店,只給你服務。好不好。」楚戰很快喝完這粥,微笑著對小靈說道。

「嗯,楚哥哥,我等你回來。」小靈走到桌前,拉著楚戰朝外走去。

「小靈,你就在這裡等我回不,不要去那時光夢境,就當我去外面轉轉,一會就回來。」說完楚戰把小靈攬在懷裡,緊緊的抱在懷裡。

「楚哥哥,你一定要活著回來。」

「小靈,等我回來。回來我就不走了。」

「嗯」

也不知到底是誰先松的手,當楚戰御劍從竹海頂上朝清劍宗山處飛去時,已過了幾個時辰,小靈倚在洞府門上,看著楚戰很快從視線里走遠,心裡湧起傷悲,卻是沒有一滴眼淚可流。怔怔的望著空洞的天空,以後的日子又是只有一個等待,等待他的回來。幾許希望,他會折回來,說上一聲,再也不出遠門。

楚戰遠遠的看見了清劍宗山門及山門前一小簇人影。看來都走了。

「終於來了,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再盡幾個時辰過來我們都可以理解的。」還沒有等楚戰落地,劉健粗曠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楚戰看過去,自己玉簡名單上的所人人都來了。

「走吧,我們現在就去劍閣。」楚戰剛一落地,清劍宗靈山的長老董平董長老,還有器妙峰的永上道長就引動大家直奔劍閣而去。

「你們,都來了。這可是上刀山,下火海的活。」楚戰掃了一眼眾人。眼看著那黑黑的劍閣就要到了。

「與兄弟們在一起,這世界,那裡還有刀山,那裡還有火海,有也一起踏平。」人群不知誰豪言一句,眾人哈哈大笑起來。

降龍宗,半山腰,鮑真洞府前,文是非一直站在鮑真洞府前,這已是第八日了,約好的第九日明日就要到了。文是非這幾日也曾後悔過,當日是否應把少宮主扣在身邊,然終是還是選擇在這裡等著,文是非身邊,齊齊著著傀儡殿的絕頂傀儡高手,個個身上靈仙氣十足,如果拆開來,僅是身上那些仙玉,只怕也抵下界一個大宗的靈石儲備。

「將軍,那少宮主是否還會來?」

「將軍,小宮主怎麼還不來?」

「文將軍,那小子到底來不來,要不要我們去把他捉來。」

幾日下來,這些開了智的傀儡,竟有些不耐煩起來。

「上仙界,做少宮主,去做些準備,無可厚非,何況,九日之約,現在還沒有到,你們這些人,嘀嘀咕咕個不停,所為何事?他是少宮主,以後的仙宮宮主,說話小心點,小心秋後算賬,給我們傀儡殿帶來滅頂之災」文是非看著身後這些開了智的傀儡,神情嚴肅的警告起來。

「我看他,不一定是想做少宮主,只怕他只想給他心愛的女人報個仇之類,或是去撈些好處。」傀儡們看到文是非放出狠話,紛紛閉口,只聽其中一個傀儡出不滿道。

「我們選的是少宮主,又不是選大聖人,沒有私慾,有私慾才好培養,沒有私慾,那天說,我們傀儡殿太多傀儡,影響仙界平衡,把你們道消神滅,你們願意?」

眾傀儡這才閉口不說。

在鮑真小小的洞府角落裡,躺著一個黑色七層樓閣的小裝飾,拇指樣大小,只那一會那樓閣慢慢幻化,變得更大,一會充滿了整個洞府,鮑真探頭探頭的正要出來,一眼看到洞府前那些高大的傀儡擋著洞府入口,鮑真一轉身,縮了回去,一會,這樓閣又變的拇指樣大小,通體黑色的,安靜的躺在角落裡。

那天鮑真正在自己洞府里打坐修行,突然陣陣火焰掉落在洞府前國。鮑真以為發生了山火,剛要急遁出去,突然自己洞府前掉下些天火。剎那鮑真感到自己就在火上烤一樣,一時竟無生路,最後想到這七層樓閣是次元空間,鮑真念動那次元空間咒,不等這樓閣幻化的多大,擠了進去,鮑真剛剛擠進去,整個洞府都讓烈焰吞食。一會七層樓閣就恢復了拇指大小,靜靜的躺在洞府角落裡,任這天火把整個洞府燒成黑色。

鮑真也不知在這次元空間呆了多久,開始還有陣陣熾熱傳來,最後又恢復了平靜,鮑真閑來無事,在裡面打坐修行,卻沒有想到剛剛想出去,發現洞府外有人站著,難道降龍宗遇到強知敵入侵。出不去,正好水洗天長老還有些靈石,不如就在這次元空間里修行,鮑真本就習慣了一個人,不久就在洞府里學那楚戰的樣,布下一個小小的聚靈陣,打坐起來,不記歲月。 楚戰及一行人直奔清劍宗劍閣而去。看到縱多陌生人進入清劍宗,早有人上報清劍宗的清無邪,清無邪一聽有董長老,器妙峰的永上道長,還有劍鬼的徒兒楚戰,揮了揮手,一句隨他們去吧。就結束了此事。清劍宗有許修士參與了與狼族及龍界的紛戰。看到林帥軍中三路前峰將軍都來了,紛紛出來站在道路兩旁看著,一時之間整個清劍宗喧囂無比。楚戰及眾人直奔劍閣,很快上了劍閣七樓。

推開門,楚戰臉色竟是一紅,只見唐師尊和師娘已著在那時光夢鏡法寶前,雙雙站在那裡,靜等著自己。楚戰等人把各自的劍紛紛收進儲物袋,直奔時光夢鏡。

「師尊,師娘,讓你們擔心了。」楚戰疾走到師尊面前,抱拳行了個禮,抱歉的對著師尊,師娘說到。

「小戰,我和你師尊就是來看看你,你們快去吧,早去早回。」看著楚戰行禮,素來不喜應酬的師尊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師娘鮑靜看著董平長老,永上道長都在等著楚戰,心裡想好的話也只說得出早去早回幾個字。

「嗯。」楚戰再次對著師尊師娘行了個禮,然後目光看向小師姐鮑懷雪,鮑懷雪點了點頭,只見時光夢鏡周邊早布好了靈石陣,強力磁環周邊的天干地支刻度也調整一新。楚戰一而入,很快進入時光夢鏡的蛋形容器。一會容器極整旋轉,直至眾人看不清楚,等容器再次程現,裡面已空無一人。

鄧百萬詢問了鮑懷雪一些問題,也躍入而去。

「董叔,王道長,在仙宮還請多加照顧小戰。」鮑靜走到董平及永上道長面前,面有憂色的說道。

「這個自然,不過他也不是小孩,他需要自己證明自己已是個男人。哈哈哈哈,」董平說,右手握拳,高高舉起,猛的向自己胸口一收,證明自己是個男人!說完董平一躍而入。第三個進入時光夢鏡。

「侄女你放心,同去,自然要同回。成敗沒有小命重要,先去探個路,修道這麼久,得此機會上仙鄉,一睹仙境,也是沾你們徒兒的光了。」永上道長仍是平靜如常,語氣更多是安慰,唐修養及鮑靜聽永上道長一說,心情這才好些。

易界與龍界邊際,囚龍壁上。龍四與雨天落站在那那玄黑死灰的天壁上。

「姐姐,你若是想看他,為何不去清劍宗,以你金龍家族的實力,掃平清劍宗也是一朝一日的時候。」

「隨他去吧,金家老祖說他此去天宮,躲不開的宿命。妹妹,我們回去吧。」說完兩人正打算扔出破界符,卻見極目窮處,出現一道光柱,直達天際,轉眼逝去,兩人對視一眼,雙雙坐在囚龍壁上,不久,又一光柱直達天際。撕開天際,朝天外遁去,如此十幾道光。

「他回來搬兵,看來仙魔軍校的精銳盡出了。我們回去對那些人族地界反攻吧」雨天落猜測那些光柱與楚戰的的遠走有著莫大關係,冰雪聰明的她試探起龍四的口風來。

「保持現狀,如果宮主之位從易界推出,龍界自然沾光,否則,只怕龍界也一併受到誅連。」龍四說完靜靜的看著遠處無際,許久,再沒有光柱撕開天際,兩人這才用破界符撕開囚龍壁,返回龍界。

那日郭雲帶著青蓮,苦默及郭驚風返回后,看到這降龍宗已讓天火燒了個精光,郭雲一路臉色鐵青。走到降龍峰半山腰,看到文是非及傀儡在那裡,郭雲二話不說持劍就要殺向文是非。

「郭賢侄,你錯怪老夫了,我在這裡只是與少宮主有九日之約,這降龍宗的大火並非老夫所放,而是冷家的老大,冷自在將軍造下的罪。」文是非看著郭雲持著,引動天地靈力就要火拚,這個黑鍋,他可不背,何沖這界之中,歷年曆代多有人修成正果,上古真仙中,說不定還有這界的人,能不惹就不惹。郭雲聽文是非此話,再想那日駕著黑色移星盤的人,這才作罷,問清了九日之約,帶著郭驚風等人直上降龍峰後山。

到了後山,郭雲布下玄天引靈陣。只見後山之上,消整一新,整出一大塊平地,郭雲在陣中布下陰陽兩極,兩極之外,布下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八門鎖靈,等郭雲布下陣著,整個降龍峰上空烏雲密布,象是要下起大雨。卻只見閃電,不見雷聲。

「看來連天道都認為我降龍宗龍脈盡斷,宗運已斷。」郭雲說完,從儲物袋裡取出一把長劍,通體玄青色,郭雲扶摸片刻,躍入引靈陣中,把那青劍連帶劍鞘插入陰陽兩極中間,整個青劍身沿入土中。等郭雲遁出引靈陣外,天上閃電,雷聲大起,直接那柄青劍,一會下去傾盆大雨。

「降龍宗宗運已逝,不如換名,改宗換運全始於此劍,又在大雨,以後在此立宗之人,更名為清劍宗。」郭雲長嘆道,大雨接連下了兩天三夜,開始整個降龍宗的水沖刷下去,卷著這天火燒過的黑土,無數條黑河直衝山底而去,等到第二天,地表這才象新生的皮膚,露出了嫩黃的地表來,等雨停時,七色彩虹橫亘在降龍峰上方,眾人心情這才好了起來。

文是非口中與楚戰的九日之約很快到了,青蓮及苦默等人早已站在降龍宗山門處,等著楚戰的到來。降龍宗的山門,早已燒的只有幾個石柱。經過這幾日的狂風大雨,石柱上面已的黑色已沖刷乾淨。

就在郭雲,郭驚風等人看著天際時,天空團團光柱包裹著白影從空中急墜而來,光柱很快卷著天地靈力,直奔山門而來,等楚戰張開眼。看到劍鬼,青蓮,苦默三位師傅。還有郭雲郭驚風父子,一一行過禮。不久,鄧百萬,董平長老,劉健,永上道長等人皆劃破天際,直落下來,山門處開始有些人氣。等人員齊聚,楚戰領著眾人朝鮑真洞府遁去。

幾日大雨,文是非在鮑真洞府旁邊開建了兩個洞府,讓那些傀儡住了進來,等雨停風駐后,整個降龍峰已有靈氣聚來,些許青草已開始破土而出。

九日之約已到,文是非早早站在鮑真洞府前,看著山前的那條路。清瘦身影在晨光之中,拉的漸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