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夏若冰微微喘息著,將天叢雲劍往胸前一立,高聲罵道。心中卻咯噔一下瞬間將警惕性提升到了最高!

對於來人的出現自己竟然一無所知不說,感覺比狗還靈的寇馬克也沒有出聲示警!這傢伙是誰?

「瓊達!你這個卑鄙的叛徒!終於不再躲藏了嗎?」

「躲? 萌寶來襲:失憶總裁不負責 我為什麼要躲?你還保持著原來的樣子,這麼說轉化你的巫師們已經徹底失敗了。」

「哼!黑暗無法掩蓋天堂的光輝!而你也即將喪生我的矛下!」

「呵呵,很好,拜你一路追殺所賜,我正好借用黑暗君王給予的力量來看一看大團長親自指定的騎士團繼承人究竟有多少斤兩!

騎士團繼承人?寇馬克?太多的信息瞬間湧入腦海,讓夏若冰微微有些迷糊。不過卻並不妨礙她知道了一點。

原來這實力深不可測的傢伙就是瓊達! 瓊達怎麼會主動出現在這裡?

夏若冰美眸一瞥,待看清來人的外形,神情不由微微一怔。

這叛徒倒是天生一副好皮囊。

一身華麗到掉渣的鎧甲比起寇馬克那身罐頭般的龜殼要好上太多。若不是雙眼如同吸血鬼般呈現一片猩紅,無論外貌氣質都像極了騎士小說里那些個騷包的主角。

「還真是令人驚喜的收穫呢!」瓊達目光一掃夏若冰和莉亞,猩紅的眸子里不由閃過一絲迷醉的神采。

「我爺爺呢,你把們我爺爺抓到那裡去了?」就在這時,一旁的莉亞突然大聲開口問道。

壞了!夏若冰聞言暗自一驚。這姑娘不出來給自己添點兒堵心裡就不舒服是吧?

果然!莉亞話音未落,瓊達目中精芒一閃,立刻將視線轉移到了她的身上!

「迪卡.凱恩是你的爺爺?」

「沒錯,你,你們把他怎麼樣了?」被瓊達的目光一陣逼視,莉亞神情緊張,怯生生地問道。

「這麼說你就是莉亞.凱恩?」瓊達臉上的神情驚訝之餘,浮現出一副欣喜若狂的表情,或許是過於激動,就連聲音都變得有幾分顫抖。

「她是誰管你屁事!哼!讓你那些鬼鬼祟祟的手下都滾出來吧!」夏若冰秀眉一挑,將莉亞擋在身後,同時目光一掃左右,語氣冰冷地說道。

「哇哦!真是朵帶刺的玫瑰。可惜啊,這麼漂亮的美人兒還真是讓人不忍下手呢。」

「哼,姐倒是不介意把你切碎了喂狗!」

「哈……!」瓊達聞言放聲大笑,狂放的笑聲震得石壁簌簌落下灰塵。伸手輕輕一拍,走廊前後,悄無聲息地多出了四道身披黑色斗篷的身影。赫然正是與他同行的四名巫師會的法師!

在他們身後,黑暗中鬼影重重,隨著聲聲低沉的嘶吼聲傳入耳際,隱約可見一雙雙猩紅的眼睛鱗次櫛比亮起!

見此情形,夏若冰瞬間秒懂。自己等人的行蹤說不定早已經被瓊達給發現了,竟然不知不覺走入了陷阱!怪不得寇馬克會被他算計的死死的,接二連三落入圈套乃至最終被俘!

瓊達這傢伙當真不是一般的狡猾!

「莉亞.凱恩!真沒想到你會出現在這裡!這樣的話,迪卡.凱恩那個老傢伙就沒用了!

說話間,瓊達身上幽光一閃,整個人有若瞬移般越過了寇馬克,眨眼出現在了夏若冰的身前。與此同時掌中寒芒閃耀,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騎士闊劍,劍鋒斜挑,直取夏若冰的咽喉要害!

別看他口中花花,這一下出手竟是快如閃電,狠辣無比!

「卑鄙!」寇馬克高聲怒吼!瓊達的偷襲太過突然,毫無徵兆,完全令他反應不及!

夏若冰目光一凝!

這傢伙偷襲自己是假,擒住莉亞才是真!

若是閃身躲避,莉亞必然落入他的手中!此時此景決不能退!必須擋住他!

哼!從姐手裡搶人?痴心妄想!

說時遲那時快!

心念電閃,眨眼!夏若冰腦海中已是一片空明!

一雙妙目中瓊達和寇馬克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唯餘一點皎若寒星的劍光在眼底不斷放大!

近了!更加近了!

就是現在!

「奧義——山風!」

夏若冰素手輕揮,天叢雲劍狹長的刀刃劃過一道玄奧的軌跡,以無與倫比的速度拖拽著一連串的殘影悄然擊出!無比精準地落在闊劍劍鋒下方三寸處!

蛇打七寸,狼擊軟腰!

瓊達手中的闊劍遭此一擊,頓時力道盡失,被斜斜崩飛開來!

「吼!」虛空中猛然響起一聲雷鳴般的咆哮!

夏若冰身後,獸人劍聖虛影再現!只不過此刻他手裡造型粗獷的柴刀已然換做了一柄太刀,乍一看,與她手中的天叢雲劍竟是一模一樣!

吼聲未落!夏若冰身上氣勢暴漲!體內的能量瞬間轉化為鬥氣,平地捲起一道狂猛的氣浪將瓊達吹得身形不穩,空門大開!

竟是於防守之際,一擊破招!

還未等瓊達做出反應,夏若冰猛然向前踏出一步!

「奧義——逆波!」

(強制判定技!將被破去招式的敵人強行堆到在地,造成300%武器基礎傷害並使敵人昏迷,持續時間2秒!)

只見她纖腰如戟,美腿似弓!一手握住刀柄,一手壓住刀背抵住瓊達踉蹌的身軀,口中一聲嬌叱,驟然發力往前一推!

瓊達只覺胸前一股絕強的力量傳來,頓時身不由己,仰面朝天摔倒在了地上!倒地的剎那,他眼中那抹一切盡在掌握中自信和笑意早已消失不見,換做了一抹深深的驚訝和恐懼!

「以牙還牙!血債血償!」

暴吼聲中,但見寇馬克渾身金光閃耀,如風趕至!左手大盾一掄,寸厚的盾緣若巨錘大斧轟然砸落!

「碰」一聲悶響,彷彿西瓜被重物打碎!紅的是鮮血,白的是腦漿!灑落了一地!

先前還牛逼哄哄的瓊達,在正義的二打一之下轉眼便化作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屍體!

你他爹的!又來?

夏若冰額頭上頓時被黑線爬滿!

這傢伙別的不說,搶怪能力和他的烏鴉嘴完全有得一比!全他爹SSS級的!

就在這時!

視野中魔法輝光閃現!卻是在擊殺瓊達之際,四名黑衣法師趁機發起了進攻!

寇馬克巨盾高舉,防禦住一道冰霜射線,同時長矛猛然一揮,充滿聖力的鬥氣激射而出將一枚火彈遠遠擊散。

夏若冰一閃身,躲過了身後襲來的一道灼熱光波。

然而眼角的余光中,只見遠處的黑暗中,一名法師手中的魔杖幽芒閃耀,看其落下的軌跡卻是對準了莉亞!

危險!

夏若冰閃電般伸手,一把抓住莉亞將她往懷裡一帶。就在她轉身掩護之際,後背上一陣冰冷的劇痛傳來,已被的一枚湛藍色的冰錐射穿了肩膀!

「噗」!一口滾燙的鮮血自夏若冰口中噴出,將莉亞雪白的脖頸染得一片猩紅。

「夏姐姐!」莉亞一聲驚呼!掙扎著轉過身,急忙伸手將她扶住。

豪門閃婚,總裁太腹黑 「死不了!」

說話間,夏若冰將莉亞往身前一推。目光一瞥聞聲回頭的寇馬克。

「向後走,衝出去!」

「我……」

「少他爹的廢話!跟上!」說著,還未等寇馬克開口,夏若冰一咬銀牙,反手將插在後背上的冰錐拔出,腳底纖細的鞋跟一點地面,有若一頭受傷的雌豹兇狠地撲向了身後!

瓊達既然死了,只能先和趙大明他們匯合,再回頭搜尋凱恩老頭兒的下落不遲。

然而就在她轉身之際!

一道潔白的聖光突然自頭頂垂落,彷彿倒懸的流彩不偏不倚落在了她的身上!

聖潔的光輝照耀下,傷口處那鑽心的劇痛立時得以舒緩!

「嗯?」夏若冰驚詫之下,回頭匆匆一瞥,正好看到寇馬克高舉的長矛自頭頂垂下!萬沒想到,竟然是這傢伙釋放出聖術來治療自己!

我去!會治療術丫倒是早說啊!

寇馬克被她睜眼一瞪,整個人雲里霧裡不知所以,心中納悶,自己難道又做錯了什麼?

迎面懟上夏若冰的兩名法師見勢不妙,抽身便退!與此同時,一頭頭亡靈生物已自走道兩頭的黑暗中宛若喪屍出籠般涌了出來!

借著眾多亡靈作掩護,冰錐,火球,冰凍射線,瓦解射線,一道道色彩斑斕的魔法令人防不勝防自黑暗中投射而來。頓時將夏若冰和寇馬克迫的手忙腳亂。

此時別說帶著莉亞衝出去,就是自保都越來越勉強!

「該死的!真他爹的雞賊!」

既要對付撲近身前的亡靈,又要防備隨時可能偷襲而來的魔法!

夏若冰心中越來越是火大,要不是帶著這倆拖油瓶,自己至於嗎?一念至此,她清澈的眼底漸漸多了一抹血色,眼見就要進入暴走的模式!

就在這時,自身前黑暗中隱隱傳來一聲低沉的慘呼!緊接著,亡靈群隨即出現了一絲混亂!

夏若冰眼中猛然一亮!

除了那個喜歡偷雞摸狗的死胖子,誰還乾的出這麼鬼鬼祟祟的事情!

胖子既然來了,洛璃還會遠嗎?

果然,還未等她念頭落地,眼前緋色流光一閃。紗裙飛舞,衣袂飄揚!洛璃赤著一雙大白腿,旋轉著嬌軀自穹頂緩緩落下,儼然一副倩女幽魂中聶小倩登場的造型。

「若冰姑娘,哎?」洛璃正待開口,目光一瞥,正看到夏若冰肩膀上的傷口。

「何人如此大膽,竟敢傷了本宮的主母!」說吧,她圓睜一雙紅寶石般的眸子左右一瞟,彷彿能穿透虛空一般落在了遠處隱藏於黑暗中的兩名黑衣法師身上!也不待夏若冰開口,左手月刃,右手日輪!取了兵刃在手,身形一晃而逝。行動之乾脆利落看得寇馬克一愣!

這位美麗的女士身邊難道都是一群爆脾氣嗎?

有了趙大明和洛璃的加入,戰局頓時大改!

尤其在少了黑衣法師惱人的遠程騷擾之後,對付眼前的亡靈生物頓時輕鬆不少。疾風步配合裂地斬的範圍傷害,短短片刻夏若冰周圍便堆滿了一圈亡靈屍骸!

然而誰也沒注意到,每當有一頭亡靈被殺死,便有一股淡淡的黑氣自屍身中流出,悄然飄向瓊達無頭的屍體。

隨著黑氣越聚越多,屍體之上華麗的鎧甲逐漸開始膨脹,變形!沒過多久,便被其下一塊塊突張的肌肉撐得粉碎!

一根根足有手指粗細的血管在暗褐色的皮肉下方蚯蚓般蠕動!咯咯的作響聲里,他體內的骨骼開在始不斷延展!

尤其是一雙手臂,長度已然生長到了腳面的位置!原本保養的良好的手掌,也在膨脹和突變中變得如同蒲扇般大小,修剪整齊的指甲則化作了十根足有數寸長,鋼鉤般的利爪!

破碎的頭顱上,一絲絲長蟲般噁心的肉芽交錯盤旋,彷彿在編製著什麼!或許當這一過程完結的時候,便是這具早已面目全非的屍體醒來的時候! 遺迹中的戰鬥不知進行了多久。終於!兩側的通道內不再有亡靈生物出現。

夏若冰單手住著長刀,紅唇微張輕聲喘息。凱羅爾輕型作戰裝甲上布滿了血污和碎肉。剛才這一戰不知斬殺了多少亡靈生物!

然而這一戰勝得卻殊為不易!只看她作戰裝甲上平添的數十道抓痕就知道,絕不似表面那般輕鬆。

不知什麼原因。眼前的怪物們與在大教堂碰到時相比,不但變得更加皮粗肉厚,更加抗揍;攻擊力更是加強了不少。

不過還好,這一切總算是結束了。

「胖子?你們怎麼過來了?」夏若冰輕頭揮一刀將腳下一頭尚未死透的腐屍頭顱砍掉。好奇地出聲問道。

「嘿嘿,冰美女,你猜?」黑暗中趙大明圓滾滾的身軀一閃,手裡倒提著兩柄沾滿了血污的匕首,眨眼出現在了近前。一雙小眼睛在莉亞的俏臉和胸部假裝不經意地盯了兩眼之後,滴溜一轉,賊精嘻嘻賤笑著應到。

「滾粗!沒事少學周啟那魂淡!究竟怎麼回事?」

「哎呀,還是讓本宮告訴你吧。」說話間,頭頂香風陣陣,吹散了滿地刺鼻的血腥。緋紅色流光閃過,洛璃一聲輕笑,出現在了夏若冰身旁。隨她雪白的皓腕一翻,宛如大變活人般,眾人眼前頓時出現了一道體態龍鐘的蒼老身影。

滿布皺紋的額頭之上,早已謝去的頭頂斑斑駁駁,滿是磕碰后留下的疤痕。齊著鬢角,稀稀落落殘留著幾許銀白的髮絲,與他下頜所剩不多的鬍鬚一樣稀疏。彷彿承受了太多的使命和責任,他的後背顯得異常佝僂,不過腰身卻依舊筆直,表現出老人不屈的性格!

而一雙眼睛更是明亮如年輕人,清澈的目光中沒有尋常老人眼底的渾濁,閃爍著智慧的光輝1

這是?夏若冰神情一怔。

「爺爺!」莉亞一見老人,頓時若乳燕投林般,撲進老人的懷中。明媚的俏眼霧氣迷濛,喜極而泣。

她這一聲爺爺,證實夏若冰心中的猜想。原來他就是自己此行的任務目標。最後的赫拉迪姆傳人,智者迪卡凱恩!

凱恩慈愛地拍了拍莉亞的後背。目光卻落在了洛璃的身上。

「那是怎樣奇妙的一個世界啊!真難以想象,可以告訴我那兒是什麼地方嗎?」

洛璃笑而不答,沒經過周啟的允許,她怎敢將崑崙鏡的秘密隨意講出。

「胖子?究竟怎麼回事?」

「嘿嘿,事情是醬紫滴。路口咱們不是分開了么,我和洛璃往前沒走多久就發現了凱恩老頭,那時候啊,他正被一群骷髏戰士給堵在牆角,眼看就要被抓住了……」

夏若冰聽了個開頭,便自動過濾掉了隨後的十萬八千字。 撿到一個帝國 對事情的經過了解了個七七八八。

死胖子這次可算是走了狗屎運。隨便選了條路就能找到迪卡凱恩。看來之前進入瓊達的陷阱純屬誤入。他原本用來圍捕凱恩的,卻沒想被自己等人撞個正著。

夏若冰一念到此,分出一縷心神進入了紋章。一看任務面板不由一呆。

不但莉亞的委託沒有完成,就連寇馬克的請求也呈現出鮮紅的字樣,而不是任務完成之後的綠色!

這什麼鬼?瓊達不是死了嗎?難道必須要帶著凱恩和寇馬克先離開大教堂?嗯,八成就是這樣。

「先離開這裡!」

「夏姐姐說的沒錯,我們最好離開這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