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幹什麼!」

蛟炎知道來人難纏,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也不想動手。

所以,面對來者的質問,他還是耐著性子問道。

那披頭散髮的青年聞言,淡淡的看了張慕白和蛟炎一眼,不屑地說道:「廢話太多了,你們就全都去死吧!」

話音剛已落下,他側過身,一拳朝著蛟炎轟去。

同時,他另外一隻手也沒有閑著,同樣朝著許樂轟出一道拳芒。

此時的他,竟然狂傲到想要以一敵二。

這簡直就是沒將許樂和蛟炎兩人放在眼裡。

「欺人太甚!」

蛟炎見狀,怒聲暴喝。

隨後,他身上的真氣大盛,直接探出一隻爪子,朝著黑髮青年拍去。

「找死!」

許樂此時也是非常的不滿。

他那雙血紅色的眼眸,爆發出驚天怒意,提著手中的怪劍,反手就是一擊。

可是,面對兩人如此狂暴的攻擊,那散發青年也絲毫不懼。

只見他一把扣住蛟炎的巨爪,直接將他輪起來朝著許樂砸去。

不過,此時的許樂似乎也明白眼前這個來者不善的青年不好對付。

他見到蛟炎被對方扔過來,竟然出奇的收手,繞道而過,從另外一個方向殺向散發青年。

然而,那許樂顯然是高看了自己,以為自己還是曾經那個威震天靈大陸的強者。

所以,他很快也在那青年暴力地一腳下,噴血倒飛,滿臉震驚地朝著海面上墜去。

「咳咳咳……」

許樂劇烈地咳嗽著,臉色極其蒼白。

而不遠處的蛟炎,這一刻也是重傷倒地,巨大的身軀無力的耷拉在結冰的海綿上。

莫宇辰和張慕白見到這一幕,瞬間都驚呆了。

他們相互之間對視了一眼,沒想到以許樂和蛟炎兩人的強悍實力,竟然也不是對方的一招之敵。

「我再問你們一遍,誰是莫宇辰!」

那散發青年背負著雙手,傲立在虛空之中,冷漠地盯著莫宇辰與張慕白兩人。

「莫莫……莫大哥,我們該……該怎麼辦!」

張慕白看著莫宇辰,抖顫聲音說道,一隻手掌摸在自己的乾坤戒上。

似乎在等待著莫宇辰的一聲令下,他就立即掏出保命玉簡砸對方。

然而,天空中的那個散發青年見到張慕白的樣子,瞬間明白了點什麼。

他那雙陰冷的眸子,死死地盯著莫宇辰,冷聲說道:「你就是莫宇辰!」

於此同時,他身上的氣息也陡然一變,一股恐怖的殺氣衝天而起,就像要將天穹捅破一個窟窿一般。

「糟糕,被他識破了!」

莫宇辰臉色一愣,心中暗呼一聲不好。

而旁邊的張慕白聞言,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剛剛,他要是不叫莫宇辰的話,眼前這個人或許還發現不了。

可是自己一開口,這無疑就暴露了。

此時,張慕白知道,現在後悔已經沒有什麼用了。

當下,他手中的乾坤戒光芒一閃,一塊保命玉簡在他手中被啟動。

同時,張慕白還卯足了勁,將保命玉簡朝著那個散發青年扔去。

「哼,看來你小子的身份不簡單啊!」

散發青年感受到玉簡上面的恐怖能連,不由得冷哼一聲,想也不想便朝著後方急速退去。

「現在才想要跑,已經晚了!」

「哈哈哈……」

張慕白陡然大笑起來,臉上盡顯得意之色。

很快,被他扔出去的那塊玉簡轟然爆開,裡面封存的一道驚天劍芒破空而出,將周圍的虛空都震碎。

恐怖的空間黑洞瞬間將周圍的一切吸進去。

那道劍芒實在是太恐怖了。

就算是莫宇辰見了,也不由得砸吧了下嘴巴,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虛空中那一劍。

他沒想到,張慕白身上的保命玉簡,竟然能夠恐怖到這種程度,連空間都被震散了。

這一次,是莫宇辰第一次見到真正的空間裂縫。

他覺得,這空間裂縫就像是一個沙漠中的沙坑,將周圍的人或物吞噬進去之後,竟然開始慢慢地恢復起來。

「慕白,小心!」

莫宇辰張慕白的衣領,將他朝著後方拉去,避過一個小型的空間裂縫。

緊接著,莫宇辰趕緊朝著蛟炎和許樂兩人望去,生怕他們兩人也被空間黑洞吸進去。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就真的是麻煩了。

……

(本章完) 然而,當莫宇辰朝著許樂與蛟炎望去時,發現他們雖然的傷勢不輕,但是好在距離空間黑洞夠遠,暫時還沒有什麼危險。

隨後,莫宇辰在將眼光重新放在虛空中,那個披頭散髮的青年身上。

獵天 此時,只見他渾身光芒大盛,手中一柄血色長刀如同是一柄滅世仙刃一樣,紅光乍現,竭力的抵擋著空間黑洞。

「混世金剛體!」

血刀青年怒嘯一聲,額頭上的青筋凸現,渾身的氣息也在節節攀升著。

這一刻,他就像是這一片天地的主宰一樣,周身閃耀著無比璀璨的神芒。

很快,封存在保命玉簡中的那道驚天劍氣,毫不留情的劈在血刀青年身上。

可是卻被他手中的血刀死死抵住。

周圍的虛空在這一刀一劍的僵持下,空間又開始發生了大規模的崩塌。

黑洞恐怖的吸力附著在血刀青年身上,卻是不能撼動他一分一毫。

他咬緊牙關,將原本就顯得有些黑紅的臉盤憋得更加通紅了。

終於,在一個呼吸之後,血刀青年口中噴出一口漆黑如墨的血液。

「黑色的血液……他是特殊體質的擁有者。」

莫宇辰心中微微一顫,迅速取出一個玉瓶,對著那滴落的黑色血液猛力吸收。

咕嚕咕嚕!

……

黑血剛一入瓶,立即發生了距離的顫抖,而且還在瓶中不斷冒泡,就彷彿是沸騰起來一樣。

「呃啊……」

不等他處理好血液,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從遠處的虛空中傳來。

莫宇辰捏緊手中的玉瓶,趕緊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只見那血刀青年手中的紅色大刀被那道劍氣崩碎,而那熾熱的劍芒還不算完,依然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勢,狠狠地刺在他的胸口中。

血刀青年被轟得飛快倒退,胸口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傷口。

他穩住了身形之後,狠狠地瞪著莫宇辰與張慕白兩人,臉上滿帶著滔天恨意地說道:「算你們兩人走運。」

「下次,我倒要看看你們還有沒有此等禁忌靈符。」

話剛說完,血刀青年頭轉身飛去,一邊逃離還一邊劇烈地咳嗽著。

張慕白見狀,再次取出一塊玉簡想要追上去,可是卻被莫宇辰攔住了。

這並不是莫宇辰不想將他留下,而是沒有那個能力。

畢竟像他那樣的強者,即便是被剛剛那道劍芒重創,他身上肯定還有不為人知的底牌。

只是莫宇辰與張慕白兩人在他的心目中還不夠分量讓他拿出來。

所以,他才選擇暫時退避,等養好傷之後,再來找莫宇辰算賬。

反正,他現在已經知道莫宇辰的模樣與氣息,以後想要找他根本就沒有什麼難度。

咔擦!

……

許樂將手中的怪劍插在冰層上,支撐自己站立起來。

他深深的看了莫宇辰一眼后,也是衝天而起,消失在他們三人的眼帘中。

而蛟炎他此時見到危機解除,也化為人形,艱難地朝著莫宇辰飛來。

莫宇辰見狀,趕緊欺身而上,將其扶住。

「蛟炎兄弟,你的傷勢……」

莫宇辰滿臉擔憂地看著對方。

「呵呵……莫兄別急,這點小傷對我來說並無大礙!」

「咱們許久未見,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的,哈哈哈……」

蛟炎鐵青著臉,強顏歡笑地拍了拍莫宇辰的肩膀。

「蛟炎兄弟,你當真許久沒見到我嗎?」

莫宇辰聞言,忍不住給了他一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從我離開蛟王島后就一直跟著在我身後吧!」

「呃……你怎麼……」

「哈哈哈……沒有的事,你就別瞎猜了!」

蛟炎擺了擺手,非常光棍地說道。

不過,雖然他嘴上沒有承認,但是他與莫宇辰兩人都心照不宣,只是蛟炎拉不下臉承認而已。

「不管如何,今日蛟炎兄弟這個情,我莫某人承下了。」

「日後若是蛟炎兄弟有難,在下定然萬死不辭!」

莫宇辰雙手抱拳,鄭重其事地朝他鞠了一禮。

蛟炎見狀,連忙將其扶住,誠惶誠恐地說道:「別別別,您可是聖子大人。」

「如果讓蛟皇大人知道我受你這一禮,他老人家還不把我殺了。」

「莫兄,你就別害我了!」

莫宇辰聞言,很是無奈,只好從乾坤戒中取出另外一隻戰船,並且將前不久剩下的寶靈鯊肉拿出來,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請你吃好東西吧!」

「嘿嘿……這敢情好,我剛剛躲在暗處饞了很久了。」

蛟炎兩手搓動,滿臉儘是興奮之色。

「這位兄弟,趕緊將這顆丹藥服下去吧,療傷要緊!」

此時,張慕白也擠了過來,並且將一顆療傷丹藥塞在蛟炎手裡。

「多謝張少宗主!」

蛟炎笑著抱了一拳,不敢有絲毫怠慢。

「蛟大哥別客氣了。」

「你是莫大哥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稱呼我為慕白就行了。」

張慕白將蛟炎的手按下去,滿臉敬重地說道。

「行,你也別叫我蛟大哥了,聽著彆扭。」

「叫我蛟炎吧!」

蛟炎點了點頭,豪爽的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