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會知道?」季陰皺了皺眉頭,顯然是有些不太相信。

「在魑魅魍魎級別之上還有三位勾魂使,既然知道我是當年的舊太子,想來也該知道暗夜勾魂當年便是我大燕手中的一柄利劍,只是到了最後這柄利劍脫離了主人的掌控而已,不過就算是脫離了掌控,我們依舊還有人在其中。」藏天意很平靜的說道。

季陰恍然,也算是明白過來了,只是他還是不太明白這位舊太子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可不相信這天下有什麼免費的好意。

蘇離同樣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神情很平靜的看著藏天意,「暗夜勾魂,魑魅魍魎不過是地下的殺手,真正的掌控者也不是那三位勾魂使,而是閻王與冥王,我只是很好奇既然當年暗夜勾魂脫離了大燕的掌控,那麼如今雙王之一又怎麼會是你們的人?」

「除非,當年暗夜勾魂的脫離,本就不是意外,而是有預謀的,這也是藏氏為了保護遺孤而留下的後手,或者說,這裡面有著一個讓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秘密,是嗎?」

藏天意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暗夜勾魂本就是大燕安排的後手,當年暗夜刺殺天下英雄,其中何嘗不是我大燕利用其強大的實力剷除異己,只是可惜秦國太強,魔剎天的劍太過鋒利了,他們當年帶著一批又一批的強者掃清了大秦前進的障礙,眼看著大燕已經支撐不住了,燕帝才會讓暗夜勾魂脫離帝國,成為一個獨立的組織,經過二十多年的歲月,暗夜勾魂早已經不是當年的模樣,在春秋後期,他們尚且還有強大的掌控,只是到了如今卻不在有這般強大的掌控了,他們已經完全淪為殺手組織,雖然他們很久沒有出動了,但是卻不妨礙他們的強大,你應該知道暗夜勾魂出手,很少會有失敗,我來告訴你一聲,也是為了讓你有所準備。」

「我們非親非故,你為何要來提醒我?」蘇離不解的詢問道。

藏天意淡淡一笑,眼神變得明亮起來,「我等了你這麼多年,總不能你一出現就死了吧,當來我來這裡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試一試你,看一看,你是否真的是我要等的人!」

一道冰冷無比的劍意瀰漫而出,劍意幽暗,彷彿連接著四周的天地虛空,令藏天意的身軀都變得有些虛幻起來,劍變得令人看不清楚,似乎可以從任何一個地方爆發而出,令人防不勝防,因為引動著四周虛空之力,令這片空間發出輕微的顫抖,彷彿將要塌陷一般。

「這是真正的虛無天劍!」 ?藏天意走了,就如同他突然到來一般,揮灑一劍之後的他就這樣平靜的走了,沒有留下任何的話語。

凝望著藏天意離去的方向,蘇離的臉色卻不是很好看,沉默不言,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倒是一旁的季陰一臉的好奇,不過他卻知道有些東西還是不要問的好,特別是有關這些春秋遺民,要知道藏氏一族可是當年的大燕皇族,這樣的身份,若是真的被曝光,就算是羅網黑蛛出動也不足為奇。

「真沒有想到這天下還有這麼多的春秋皇室,大齊公主,大燕太子,只是不知道是否還有大楚的皇室還活著呢?」季陰感嘆一聲,而後淡淡的搖了搖頭。

蘇離輕聲道:「楚雖三戶,卻是當年最強的國家之一,秦滅楚國之時,殺光了所有與項氏一族有關的任何人,這也是為什麼二層樓這些年來一直都對大秦惦念不忘的原因之一,而且當年出手的還是如今的清虛天,數柄來自清虛天傳名與世的鐵劍橫空而來,鎮壓了當時大楚的巔峰強者,當然也是因為二層樓當年不遠參與世間紛爭有關,若非當年大秦坑殺皇族太過兇狠,那位老人也不會一劍焚城,直接讓大秦數位八境巔峰的宗師隕落,甚至還有兩名半步通天大能,以及一位真正的通天大能一同隕落在了那一劍之下,只可惜這樣的天下宗師最後卻活生生用戰兵堆死了。」

季陰有些詫異的看著蘇離,這些故事他可是從來都沒有聽過,然而蘇離卻對這樣的事情非常的了解。

「你不知道是因為帝國不曾揭開這段歷史,同樣也是為了掩蓋那份羞辱,當年魔剎天太平令一氣萬甲,已經開創了一個神話,不過世人卻不曾知道當年那位老人為了守住那座青山,一人一劍,擋住了大秦十萬大軍三天三夜,而當最後衝破老人的防守之後,十萬大秦雄兵只剩下區區兩萬多人。」蘇離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

季陰猛然一顫,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數字,如今驚人的數字實在是讓他有些難以置信。

「這怎麼可能?」

蘇離也知道這樣的事實太過震撼人心,但是事實就是事實,就算是有人不想揭開,但是不妨礙他的真實存在,「九境通天的大能,已經是世間的巔峰強者了,這樣的強者若是不想死戰,除非三位同境強者出手圍堵,才有可能將一人殺死,否則就算是在百萬軍中,他也能抽身而退。」

季陰的右手緊握了幾下,眼神明亮無比,「若有一日能夠登臨絕頂,那該是多麼美妙的事情。」

蘇離嘲弄的看了看遠處,而後淡淡道:「那還需要走很多的路啊!」

順著蘇離的目光,一道嘹亮無比的長吟響起,這片暗黃色的土地都發出沉悶的聲響,兩人身影如同黑色的閃電疾馳而來,絲毫不在意真元的流露。

「五境上品,有些麻煩。」季陰皺了皺眉頭,任何一名五境之上的修行者都不能小看,能夠走到這一步,都算是正式邁入了修行的上層了,畢竟見慣了那些宗師與大宗師,多少會有些小看這些五境的修行者,只是兩人都知道,任何一名五境的修行者都有著自己的底氣,因為他們已經算是一名修行強者了。

「當然,也只是麻煩而已!」

疾馳的而來的兩道閃電停在了蘇離兩人的不遠處,那名男子蔑視的看了一眼蘇離,而後將目光落在了季陰身上,顯然是看出了季陰五境的修為,不過不屑的目光之中卻帶著高人一等的驕傲。

「就是你們讓九霄回去帶話的,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王大公子也是你們能夠叫板的?」

男子絲毫不在意蘇離兩人的背景,此刻只要殺死了這兩人,那麼便沒有任何的關係,而且他的背後站著的可是王騰飛,他不覺得會有什麼問題。

蘇離本來就有些不爽的心情剛好被此人裝上,自然是不會客氣,冷漠道:「你是何人?」

男子傲然道:「高家,高耀!」

蘇離有些皺眉,不太明白這個高家是什麼人物,一旁的那位九霄公子卻是一臉的欣喜,顯然能夠搬來這樣的救兵自然是令他高興不已,他可是知道自己這位族叔的厲害,在他看來對付兩個少年自然是不在話下。

對於蘇離的疑惑,一旁的季陰淡淡道:「高家,也就是王騰飛的母族,沒什麼大不了的。」

聽出了季陰語氣中的輕蔑,高耀面色一寒,冰冷的殺意充斥著雙眸,隨後一道道紫色的霧氣開始從體內溢出,右手之上一柄紫色的長劍浮現,周身紫光閃爍,一劍力劈而下,一點也不客氣。

蘇離還真是不怎麼開心,自己都沒有出手,對方竟然先出手了,還真是自以為是。

「叮!」

長劍相迎,蘇離手中的劍胎這一刻如同鐵棍一般,沒有絲毫的劍勢,只是憑藉著強大精純的真元之力,而後揮舞而上,如同鐵棍敲擊一般,鏘鏘作響。

一旁的季陰也沒閑著,既然已經出手了,那就不客氣了,也沒什麼好猶豫的,長劍出鞘,五境的真元力量匯聚到了手中,隨著長劍一劍飛出,劍意冰冷,灰色的氣息撲面而來,所過之處就連黃沙也變得更加的晦暗。

高耀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劍居然不能夠解決掉蘇離這樣的四境修行者,對面攻擊而來的季陰長劍翻轉的有些急促,直接被一劍擊退出去。

感覺到手臂不自然的抖動,高耀有些震撼於蘇離兩人的強大,「你們到底是誰?」

「現在來問這個問題已經晚了,抱歉,我不接受道歉了!」

寒風凜冽,原本輕柔的風雷變,如今變得宛若刀割,刺骨的寒風融入了雷霆之中,一道道冰冷無比的劍氣如同狂風一般呼嘯而過,雷霆轟鳴,激蕩起漫天灰塵。

「給我破!紫雲劍!」高耀發出尖銳的叫聲。

紫色的霧氣凝練在一起,附著著了紫色的長劍之上,一道銳利無比的劍氣成型,高耀眼神冰冷,對著攻擊而來的蘇離,一擊轟出。

紫色的劍氣劃破長空,如同一道紫色的雲朵,飄然而來,劍勢而起,鎮壓而下。

然而就在紫雲劍到來之時,漫天的風雷似乎改變了攻擊的目標,對著這道劍氣不斷轟炸而下。

「起!」

蘇離一步上前,手中的劍胎帶著厚重的山澤之意來到了高耀的眼前,大手一揮,一道劍氣呼嘯而起。

「小畜生,領死!」高耀體內瀰漫起一道驚人的力量,真元匯聚翻湧,如同一層巨浪一般,怕打而出。

一柄凌厲無比的紫色巨劍橫與頭頂,而後斬殺而下,鋒利無比的劍氣刮的四周空氣陣陣波動,凜冽的寒風似乎都被這一劍給破開了,可以想象這一劍的力量。

季陰同樣抬手,一道灰色的劍芒一閃而過,兩股強大的力量撞擊在了一起。

翁!

劍氣橫空,紫色的雲朵散落在了天地上空的無數角落,那沉重無比的劍勢壓落而下,與季陰的生殺劍不斷廝殺。

「碎雲!」

一聲令下,高耀散發出的氣息更加的強盛起來,渾身紫芒衝天而起,手中的紫色長劍不斷的閃爍,天空之上那柄紫色長劍所化作的雲朵碎裂開來,形成一片片細小的雲朵。

冷漠的看著季陰,高耀雙腳一點,整個人如同一道疾風一般而來,快速來到了季陰的身旁,手中長劍揮下,精鍊無比的真元凝聚在了這一劍之上,對著季陰的脖頸毫不留情的斬殺。

而天空之上那碎裂的漫天雲朵全部朝著蘇離籠罩而去,劍氣交織,形成了一道劍陣,天地元氣蕩漾其中,一道道紫色的劍光不斷孕育而出,攻擊著蘇離的渾身致命之處。

不再理會蘇離,高耀森寒的看著季陰,周身真元全力涌動,爆發出恐怖的威勢,「紫雲劍光!」

季陰冷冷一笑,嘴角掛著不屑之意,手中的灰色劍氣如同噴涌一般,不斷的咆哮而出,一道道奪命的生殺劍氣不斷的剝奪著天地間的生機,無數的紫色劍氣與灰色劍氣相互碰撞,而後發出清脆的碎裂之聲。

九霄公子一臉正經的看著季陰,他沒有想到面對五境上品的修行強者,這名看上去如此年輕的少年居然能夠抗衡,而且五境的修為便已經足夠讓他感覺到驚嘆了。

高耀看見久戰不下,厲吼一聲,一道道紫光打破長空,橫貫天下,化作一柄十丈劍罡,省委無比,巨劍凌空,光是無邊的劍氣便足以令人膽寒。

立身在場中央的季陰卻是一臉的遺憾,周身劍意蓄勢待發,一雙眸子中流露出讚歎。

看著季陰臉上的遺憾與眼中的讚歎,高耀頓時感覺到不妙,然而就在他準備詢問之際,季陰淡淡道:「你真該看看後面。」

一襲黑色的長衫,黑色的劍胎之上,一紅一藍,兩道神光閃耀,那漫天的紫雲劍氣碎裂一地,而蘇離平靜的注視著高耀的背後,而後一劍落下。 ?恢弘的劍氣帶著火紅色的火焰與冰冷的海水一同而來兩條劍龍直接攻擊在了高耀的後背之上

「噗嗤」

一口鮮血噴出高耀驚恐的轉過頭來看著蘇離若非在生死之間全力防禦後背剛剛那一劍便足以將他殺死這樣的感覺讓他感到羞愧以及憤怒

不過他卻知道若是再戰鬥下去必然會死在這兩名少年的手中嘴角微微抽搐懷中取出一顆黑色的雷球對著地面一轟而後趁著雷電閃爍之際劍氣高漲一躍而走

蘇離目光一凝長劍一揮沒有任何的停頓天空之上一道月光灑落而下在高耀的後背之上留下了一道鮮血淋漓的劍痕

「我不會放過你們兩個的」

被一擊轟飛出去的高耀在遠處發出痛苦的哀嚎

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蘇離知道這一劍還是沒有將其擊殺不過他也知道作為一名五境上品的修行者若是真的拚命他們兩個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看著自己請來的族叔逃走了高九霄有些茫然的看著這樣一幕在他心中本不該是如此可是事實去讓他更加茫然看著走來的蘇離驚恐不已他知道自己的性命全部掌握在了眼前這個比他還要年輕的少年身上

季陰看了看蘇離一眼詢問道:「殺了還是不殺」

蘇離擺了擺手而後似笑非笑的看著高九霄淡淡道:「說吧你是想死還是想活」

「想活」高九霄急忙說道生怕慢了被蘇離一劍宰了

「很好我就喜歡和你這樣的人打交道在我看來你還是有些用處的既然不想死那就說一說漠北即將發生的大事吧」蘇離看著高九霄淡淡的說道

高九霄咽了咽口水急忙說道:「如今漠北城內都在迎接一件事無雙侯的七十大壽周邊的天涼郡都有大人物過來賀壽算一算時間宴會舉辦的日子就在明天」

「呵呵大壽我們看看去」

一天的路程蘇離和季陰帶著高九霄便來到了漠北城門口看著人來人往的場景蘇離淡淡一笑道:「終於到了」

一旁的季陰同樣咧嘴一笑周身卻涌動著冰冷的寒意「是啊我們到了」

高九霄有些為難的看著蘇離有些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模樣蘇離平靜道:「說吧」

「公子不知道能不能放了在下」

高九霄有些委屈的看著蘇離這一路上他可是沒有少受蘇離的欺負和季陰的虐待可惜實力不敵人他也不敢亂來可是如今到了自家的地盤之上終究還是有了點底氣但是他也不敢惹的這兩位爺不開心否則自己的小命可就難保了自己這一路上可是聽到了太多令人心驚的對話蘇離兩人的交流一點也不避諱他這一路上可是讓他好一通擔心生怕蘇離為了滅口殺死自己如今到了漠北城在才算好一些越是想到兩人的強大他便更加的謙卑

看著眼前的這傢伙蘇離不得不說是個人物一路上非常的聽話能屈能伸真是褲襠里的好榜樣

「沒事你先走吧到時候我再去找你別想太多若是你還覺得不服氣可以再找些厲害的人來」蘇離輕笑著看著高九霄說道

對於蘇離這個大魔頭他可是受夠了自然是不想再和他有矛盾高九霄立馬獻媚道:「公子放心我絕對不會再來找您的麻煩」

「這樣就好走吧我也不想對你怎麼樣」蘇離擺了擺手示意可以離去

高九霄頓時如蒙大赦下一刻直接急速逃走生怕蘇離突然後悔了

「為什麼放走這個傢伙」季陰有些不太明白的看著蘇離

蘇離輕聲道:「這一路上這傢伙知道的已經夠多了他和王家有些關係若是不讓他去吧這些東西告訴王騰飛他又怎麼可能會如我們所願出來一戰若是不能一戰我們怎麼廢了他」

兩人緩緩的步入城中景色非常瑰麗

人道七十古來稀就算是修行之人能夠活到七十歲也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而且無雙侯作為帝國有數的大人物如此大壽自然是讓無數人趨之若鶩就連大秦的皇帝陛下都送來了賀禮就更別說周邊地域的世家與名門大派

如此多的家族與門派前來賀壽年輕一代自然是一同而來不少人雄姿英發羽扇綸巾全都無比顯赫實力非凡

而且今日正好是宴會大開之日來往的修士更加的多了

蘇離和季陰漫步到了無雙侯為了舉辦壽宴而包下的湖光閣來到了門口卻發現沒有請柬侍者有些為難的看著蘇離兩人說道:「抱歉您二人恐怕不能夠進去」

蘇離和季陰微微皺眉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早知道就向高九霄要一張了

「哪裡來的鄉下人真不懂規矩不知此地今日是為了無雙侯閣下賀壽嗎沒有請柬也敢亂闖」不遠處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來一個錦衣公子手持摺扇說道

門口進出的人很多自然是發現了這裡的變故不少人都望了過來

「和你有關」

對於這樣的白痴季陰真的是有些不屑回話既然進不去那就再想想辦法畢竟這樣的壽宴不止一天而且他們今日來的目的本來就不是為了賀壽

聽見季陰不客氣的話語錦衣公子一臉的不快顯然對於季陰這樣的行為很不滿

「這等場合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吧畢竟很正式往來不是宗師就是各門派的嫡系傳人這是不成文的規矩你算什麼東西」

季陰聽到這樣不陰不陽的話停了下來目光看去道:「你又算個什麼東西」

本來進城之後就一臉森寒的季陰自然是沒有好態度簡簡單單的一句反問讓原本不和諧的氣氛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錦衣公子合上了摺扇一步一步走來道:「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走到季陰面前擋住了去路帶著一絲譏誚很有些挑釁的味道

季陰突然淡淡一笑的臉上帶著一絲溫和的笑意而後邁步前進每一步落下都非常的符合大道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錦衣公子的心口之上

感受到了這樣的危機錦衣公子頓時變色他身為天涼郡大門派的弟子驕傲無比可是今日卻受到了這樣的恥辱此人到底是誰這一刻他感覺到了心中發寒

在別人看來只是在季陰隨意的腳步但是在錦衣公子眼中卻如天崩地陷轟鳴震耳他覺得有一個巨人在向他走來那種腳步聲如魔咒一樣敲在他的心頭一步一步逼近讓他幾欲爆體而亡在這一刻他血管都要裂開了渾身青筋突起如一條條虯龍一樣猙獰可怕無比嚇人他想走開但是放不下這個臉想要堅持卻根本無力抵抗就這樣杵在了那兒

「滾」

季陰最後一步落下錦衣公子大叫了一聲張口噴出一大片血液整個人如一株爛草一樣橫飛了出去摔倒在塵埃中

所有人都駭然不已什麼時候漠北城中出現在這麼一個強大的年輕人簡簡單單的五步路卻讓一名門派的弟子倒飛出去這樣的實力似乎不弱於那些頂尖的天之驕子啊

「這樣也算是四境修行者真是笑話」蘇離有些失望的說道

季陰同樣不屑的看了一眼而後將目光落在了大門之上

「欺人太甚此仇不報」這個年輕的高手咬牙怒吼道

「哈哈原沖你也有今天沒事叫你裝~逼被雷劈了吧」遠處一道身影走來一邊走一邊哈哈大笑

季陰看著走來的高九霄面無表情似乎不認識一般

「高九霄你到底什麼意思」原沖站起身來一臉陰沉的看著對方

高九霄嘲笑之後便不再理他而是來到了蘇離身邊恭敬道:「老大這個你看我忘記把請柬給你了」

圍觀的眾人看著在漠北城飛揚跋扈的高九霄如今居然這般的客氣頓時讓他們大跌眼鏡

「真是奇怪這個小傢伙居然會如此的恭敬這兩位到底是什麼人物」

不少人都發出了這樣的疑問不過卻沒有人認出蘇離兩人的來歷畢竟此刻出現在這裡的都是外地來賀壽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