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幫我除掉穆笙南,我替你們搭線,如何?」宋柯收回名片,將白喬歡的驚訝看在眼裡。

「我如何能相信你?」白喬歡雙手交疊,淺淺一笑,「說實話,對我來說,這個不過是時間問題。所以,你憑什麼以為我會同意?」

宋柯笑了一聲,「憑史家和宋家的關係,憑我知道你和紀玄冰的事情。還有更多,需要我一一列出來嗎?」 「你威脅我?」白喬歡冷冷地哼了一聲。

見此,宋柯知道自己贏了。

「不是威脅。雙贏的局面,我不相信你會拒絕。對於你來說,這個機會太重要了,不是嗎?」

她不知道季如澤從哪裡得來的消息,竟然將白喬歡和紀玄冰目前最大的困境找了出來。

兩人雖然轉戰演藝圈,也有很高的身價,但他們知道,如果沒有足夠權威的人認可,沒有代表作品,他們靠著外表根本混不了幾年就會草草收場,甚至也回不到模特行業。

宋柯想不通,史元傲到底做了什麼,竟然讓他們心甘情願地選擇這條沒有後路的路。

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季如澤給的消息足夠牽著白喬歡走了。

「如果你能在兩個月內幫我們約到他,我會考慮。」白喬歡想了想,終究是妥協了。

比起紀玄冰,她會過氣的更快,到了那個時候,她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白小姐,我想你弄錯了。」宋柯語氣一變,「現在主動權不在你。你替我辦成功,我才會幫你。我解決穆笙南只是比較麻煩,只不過是為了在我未來的老公面前留個好印象而已。」

一股無名的火氣,騰地湧上了白喬歡的腦袋。她還是少有的被威脅到了。

更讓她差點失去理智的是,宋柯憑什麼光明正大地宣誓著莫須有的主權?她很確信,蕭鄴沉根本不會看上,宋柯,但嫉妒的心情還是不可遏制的冒了出來。

「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你決定了同樣的時間,我在這裡等你。」宋柯覺得該說的都說完了,站起身,拿起包,帶上墨鏡,伸手準備撩開帘子,

「哦對了,白小姐,要是紀玄冰知道你的心思,他會怎麼想呢?」

說完,白喬歡臉色瞬間難看起來。宋柯沒看她一眼,掀開帘子走了出去。

……

宋柯回到宋家別墅的時候,宋啟軒依然沒有回來。倒是季如澤坐在客廳里,彷彿在等她。

擺好笑意盈盈的表情,宋柯親切地喚了一聲「大哥」,走到他旁邊坐下。

「心情不錯?」季如澤勾唇一笑,瞥了宋柯一眼。

「嗯,還要多謝大哥了。」宋柯意有所指,此刻也確實是真心感謝的,畢竟之後還要靠他才能給出白喬歡所需的代價。

看著季如澤低頭淺笑,明朗的容顏帶了一絲邪魅,一雙含笑眼,又讓人十分舒心。

宋柯一愣,她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大哥竟然生的如此好看,比起蕭鄴沉不遑多讓。而且,還擁有著可怕的實力。

從什麼時候起,她開始看不透他了。

許是她的目光太過熱切,季如澤突然抬眼,不解地看了她一眼。

這一眼,讓宋柯的心臟狠狠跳動了一下,這種被驚艷的感覺似曾相識,卻令她有些害怕。

這個人簡直像一顆罌粟,初見不識,一經發現,卻將人深深地吸引進去。

她不敢再待下去了。

「大哥,我先上去了。」宋柯慌亂地扯著包就朝樓上跑去。

看著她的背影逐漸消失,季如澤眯了眯眼,嘴角緩緩上揚。 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穆笙南完全自由了。蕭鄴沉再也不限制她的行動,還將莫二給她做司機做掩護。

穆笙南知道,他在保護她。

由於風波剛起,穆笙南不敢讓花笑笑和陸東明回來,一旦讓宋啟軒找到,她就真的陷入兩難境地了。

所以她特意向兩人打了電話,讓他們再在外面呆一段時間。不用說理由,他們無條件相信,這就是友情。

穆笙南笑了笑,剛掛了電話,又響了起來。

季如澤。

挑了挑眉,他又要做什麼?

「小妹,今天有空?我請你吃個飯。」季如澤開著車正朝行鄴別苑駛去。

「幾點,在哪?」穆笙南想了想便同意了。

「等著,我來接你。」季如澤說完便掛了電話。

穆笙南白了一眼,他根本就不是詢問她的意見吧,通知一聲而已。

不出十分鐘,穆笙南剛剛拿好東西,就聽見車的聲音靠近。

果然……

穆笙南嘆了口氣,跟劉媽說了一聲,才朝著那個站在車邊笑的一臉「春光」的男人走去。

「你今天找我做什麼?別跟我說就是吃飯。」穆笙南每次遇到他就是說不出什麼好話,實在是他這個人讓人十分難以言喻。

「吃飯是要吃的,主要是,」季如澤話鋒一轉,看了她一眼,啟唇一笑,「我想你了啊。」

「……」

穆笙南撇過頭去,不想理他。

曦狂:青春紀 「好了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季如澤眼裡閃過一絲失望,他哈哈一笑,「我是來提醒你,最近注意點周圍的人。」

「嗯?」穆笙南一愣,轉過頭,疑惑地問道,「什麼意思?宋柯要做什麼?」

「你要不要這麼聰明啊。」季如澤嘆了口氣,心裡卻溢起了滿滿的喜悅,「今天飯不吃了,我帶你去兜風!」

「……」

這,,,轉變的太快了吧。

穆笙南揉了揉腦袋,十分懷念一個人坐著看書的時光。

看著季如澤不容拒絕的神色,穆笙南知道,她被坑了。

偏偏還真的沒法拒絕,畢竟他用了家人吃飯的理由,總得湊夠時間吧。

「季如澤,」穆笙南撐著下巴,斜眼看著他的側臉,看著看著,眉頭一挑,「我突然覺得你有些眼熟。」

聞言,季如澤突然一個急剎車,將車拐了個大彎,將穆笙南嚇了一跳。

她說什麼了,至於反應這麼大么……

季如澤目光灼灼,嘴角的笑意忍都忍不住,連語調都揚了起來,還微微犯了酸,「你總算記起我了嗎?」

他們還真的見過?

季如澤之前不都是在國外的嗎?難道,是十八歲以前的穆笙南?

「那你說說,我們以前怎麼認識的?」穆笙南問道。

「不說,你自己想。」季如澤卻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如果老爺子沒有那一出,也許你嫁的人是我。」

等等,他剛剛說了什麼?

穆笙南不可思議地盯著季如澤,還沒從他這句話里反應過來。

宋楊果然早早地和宋家是有聯繫的嗎?用宋柯牽制蕭鄴沉,用她牽制季如澤?

想到此,穆笙南的臉色黑了下來,這個宋啟軒,擺了好大的一個局啊…… 車內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之中,穆笙南似笑非笑,看的季如澤渾身不舒服。他哪裡知道不過一句話,竟讓穆笙南想了這麼多。

「好了好了,告訴你就是。」季如澤率先打破了僵局,放緩了車速,緩緩道來。

「說起來,我們算是一起長大的,那個時候,我還不是宋家人。」季如澤彷彿陷入了回憶之中,語氣里染上了絲絲凄涼。

穆笙南側目,靜靜地看著他。這些記憶不屬於她,而是屬於曾經的穆笙南。

「雖然青梅竹馬這個設定確實有點俗套,但我們確實是的。只不過,我也是之前才認出你來的。畢竟,我在國外待了這麼久,你也變了很多。」季如澤嘆了口氣,天知道他得知這個消息時,心裡有多驚訝。

「我不記得小時候的事情了。」穆笙南如實說道,「這些年搬來搬去,我已經分不清了。」

「我知道。」季如澤在這條長長的空路上緩緩開著車,打開車窗,讓風輕輕吹過。他哪裡能不知道,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兩人都還很小。尤其是穆笙南,他離開的時候,她不過才九歲。兩人待在一起處了兩年,對於一個十二歲的孩子來說,已經足夠記憶深刻了。

「然後呢?」穆笙南笑著問。

「故事太長,時間太短。」季如澤也笑了,這段記憶他留著就可以了。

穆笙南擺了擺手,「好吧。」

「南南,」季如澤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叫出了曾經的昵稱,「讓你替嫁給蕭鄴沉,是我疏忽了。」

穆笙南撇了撇嘴,「那你要做什麼?」

「當然,是讓你解脫出來。」季如澤溫柔地說道,「等將宋家的事情解決了之後,南南,我只有你了。」

「季如澤,」穆笙南笑意微收,「你對現在的我來說,是個陌生人,又或者,是個合作夥伴。」

她看著季如澤臉色變了,卻正色道,「僅此而已。如果你要求過多,我可以認為我們的合作關係到此結束。」

「茲——」

季如澤猛地剎住車,雙手死死握住方向盤,面色如霜,緩緩轉過頭來,看著穆笙南。

她為什麼會拒絕?

她真的是以前那個南南嗎?

她還是那個跟在他身後一口一個怯生生地叫著「如澤哥哥」的南南嗎?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冷著聲輕輕問道,

「你喜歡上蕭鄴沉了?」

穆笙南幽幽地盯著他,嘴角微動,「你過線了。」

季如澤突然一把抓住穆笙南的手腕,將她拉到自己身邊,眼睛微眯,「南南,你逃不掉的。」

「呵。」穆笙南直視著他的眼睛,絲毫不懼他的眼神,輕笑了一聲。

接下來的旅程,季如澤彷彿自動揭過了這件事情,對著穆笙南依然有說有笑,帶著她去了中京區最繁華的地帶吃了飯。

穆笙南也不揭穿,也不拒絕。直到季如澤終於發現時間過久,才將她送了回去。

而這個時候,已經晚上七點多了。蕭鄴沉站在門邊,已經看了好幾次手錶。

直到遠處傳來車聲,他瞳孔一縮。

終於回來了。 穆笙南從車上下來后,便看見了背光的蕭鄴沉。嘴角不自覺笑了笑,她對季如澤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回去了。

然後踩著步子,就要向蕭鄴沉走去。

啪——

季如澤兩步上前,扣住了穆笙南的手腕,禁錮著她超自己身邊靠近。

穆笙南一愣,隨即看了他一眼,「大哥,你還有什麼事?」

「見著妹夫了,自然要好好聊聊。」季如澤可沒錯過穆笙南的表情變化,他心裡幾乎嫉妒瘋了,這不是他的南南。

他剛說完,蕭鄴沉已經走了過來。 18世紀的亡靈帝國 看見他扣住穆笙南的手,上前一步,幽幽地掃過他的臉。

「要進來坐會嗎?」蕭鄴沉淡淡一笑。

「好啊,妹夫盛情難卻,我當然不會推脫。」季如澤回以一笑,拉著穆笙南越過蕭鄴沉,朝里走去。

然而,蕭鄴沉更快速,伸手對準他的手腕命門輕輕一按,便讓他鬆了手。隨即,他輕輕合上穆笙南的手,送進自己的指縫中。

穆笙南微微一笑,回握住他的手,不顧季如澤回頭吃驚的模樣,跟在蕭鄴沉身邊。

「劉媽,準備茶。」蕭鄴沉喚了一句,拉著穆笙南在沙發上坐下。

季如澤臉色如常,隨後坐在了對面。

「今天吃的開心嗎?」蕭鄴沉旁若無人,輕笑著看向穆笙南。

穆笙南點點頭,「大哥待我很好。」

「呵呵,」蕭鄴沉捏了捏她的手,並不喜歡她誇別的男人。轉過頭,看向這個「別的男人」,「宋家,也就只有你待笙兒最好了。」

「自然,我的妹妹,我不對她好,對誰好。」季如澤接過劉媽遞來的茶,晃了晃,又放下了。

「妹夫,對宋家的事情很清楚啊?」季如澤突然說道。

「眾所周知,我的消息還不閉塞。」蕭鄴沉打了個圓滑的回話,讓人找不出絲毫漏洞。

季如澤點點頭,算是贊同。「估計不久,我這小妹,要回家了。」

「我會陪笙兒一起去的。」蕭鄴沉狀似沒聽明白,還看了一眼穆笙南,徵求意見一般問了句,「笙兒要我一起去嗎?」

穆笙南在心裡白了他一眼,她正看戲呢好么,幹嘛要拖她下水啊。

盈盈一笑,她溫柔地說道,「阿沉能陪我去,最好不過了。」

好一個郎情妾意!

這一幕落在季如澤眼裡刺眼的很,那副面容,與他的南南如此相似,現在卻對著別人笑的如此深情。

季如澤眼裡閃過一絲冰冷,面上卻笑道,「看見小妹和妹夫的感情這麼好,我就放心了。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他站起身,示意兩人不用送,自己便快速離開了。

穆笙南看著他遠去,眼裡劃過莫名。

「人都走了,還看什麼呢?」蕭鄴沉將她的臉扳過來,對著自己,語氣有些酸。

「噗嗤——」

穆笙南被他的話逗笑了,拍了拍他的胸膛,嘆息道,「沒想到啊,阿沉竟然是個醋罈子,長見識了。」

蕭鄴沉眯了眯眼,「笙兒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