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這幹嘛呢?這家酒館不是還沒開業嗎?」他這麼說道。

風琴男看了他一眼,忽然露出窘迫的神情。

「對不起,我也很窮,沒有錢可以施捨給你,你還是去找別人吧。」

聞言,本傑明愣了愣。然後他才反應過來,自己扮成了一個乞丐,這人估計以為他是過來跟他要錢的。

本傑明感覺有點好笑,不過他還是搖了搖頭,對風琴男說:「你想多了,我不是過來管你要錢的。我就是看你一個人站在這裡,覺得奇怪,過來問問你在幹嘛。」

風琴男聽了這話,露出疑惑的表情。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睜大眼睛,看向本傑明。

「我聽說現在的乞丐都很有錢,是不是?怪不得你不向我乞討。」他放下手裡的風琴,雙手抓著本傑明的肩膀,一臉期待地說,「我也想當乞丐掙錢,你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下?」

「……」

本傑明忽然有點後悔。

為什麼他要跟這個人搭話? ?「……當乞丐也是需要天賦的,我覺得你可能做不來。」沒辦法,話頭都起了,本傑明只能隨口搪塞幾句。

然後,他趕在風琴男接著開口之前,又馬上接話,搶著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對了,你有沒有在附近見過一個高高瘦瘦、一臉雀斑的年輕男人,看上去有點呆呆傻傻的,穿著破破爛爛的麻布衣服?」

風琴男露出為難的表情,然後說:「這樣的人全王都到處都是啊,你要找哪一個?」

本傑明有點被問住了。

他該怎麼描述呢?總不能叫系統把畫面調出來,也拿給風琴男看吧。

想了想,本傑明忽然壓低了聲音,說:「你聽說過前段時間這個酒館的人被殺光的事情吧,我要找的這個人啊,他當時也在場。我聽說,其他的人都管他叫『竹竿』。」

沒辦法,想把人給找出來,不多暴露一點信息也是不行的。

終於,在聽完了本傑明的描述后,風琴男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樣子。他左右看了看,然後靠近本傑明,小聲說:

「你找那幫人幹嘛?我勸你啊,還是離他們遠點。這些人很兇殘的,像我們這種小人物,人家殺起來就跟踩死螞蟻一樣簡單。」

聞言,本傑明反而眼睛一亮。

有戲。

這個風琴男顯然是知道刀疤男一伙人的。不但知道,甚至應該還算得上了解,不然他也不會說出這種話來了。

「沒事,我跟他們老大是遠方親戚,但我有好些日子沒聽到他們的消息了,所以想找他們。」於是,本傑明這麼說道。

風琴男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本傑明,好像不太相信本傑明編出來的謊話。

本傑明連忙接著說:「你也不想想,乞丐這麼賺錢的職業,如果不是因為我跟他們有關係,你以為我靠什麼進入這行的?」

風琴男歪著頭想了一會,然後,有些遲疑地說:「好像……還……挺有道理的。好吧,其實我也有段時間沒聽說到他們的消息了,不過如果你要找他們,你可以去找『銀狐』老大。他們一直走得很近,那幫人大部分也是『銀狐』老大幫著召集起來的。」

「銀狐」老大?

這又是誰?

本傑明在心裡詢問了一下系統,系統也說不知道。不過從風琴男的話里,本傑明猜測,應該是外城區哪個黑幫的頭子吧。

幫助刀疤男在這裡站穩腳跟的黑幫頭子……勉強也算一條線索吧。

要不要過去問問看?

試試也行,反正即便是黑幫的人,也沒辦法拿他怎麼樣。

「那個『銀狐』老大,我到哪才能找到他?」

風琴男伸出手,指著這條街的另一頭,說:「你順著這條路走下去,走個十分鐘。下個路口左轉,再走個五分鐘,你會看到一家旅店。你走進去,就能找到『銀狐』老大了。」

本傑明點點頭,吩咐著系統,把路線給記下來。

然後,他拍了拍風琴男的肩膀,說:「謝謝,你知道的東西真多。」

「那當然。」風琴男露出得意的笑容,說,「我的夢想可是成為一個了不起的游吟詩人,讓每一個街頭藝人傳頌著我寫出來的歌謠。我當然得什麼都知道了。」

聞言,本傑明也笑了笑,說:「那祝你好運了。」

「也祝你好運。」風琴男點了點頭,然後又看了一眼身後還在裝修的酒館,說,「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去面試這家新酒館的樂師了,再見。」

就這樣,風琴男與本傑明揮手告別,轉身,走進了酒館。

本傑明也揮手與他告別。

運氣不錯,剛想打聽消息,就遇到了一個單純的好人。

他忽然有些感慨。

教會為了穩固統治,在屠殺反對者;米歇爾為了推翻教會,算計了一切她能算計的人;本傑明則為了自己能平穩地修鍊,四處奔走……而在他們頭頂的同一片天空下,也有一個這樣的年輕人,背著手風琴,口中喊著游吟詩人的夢想,走進一家尚未開業的酒館,面試一份全新的工作。

好一口正能量滿滿的雞湯。

夢想啊……

本傑明抬頭,看了看天。時值下午,強烈的太陽光曬得他有點睜不開眼睛。一些亂七八糟不知道是什麼鬼的鳥飛過去,叫聲嘈雜得跟這條街上的人一樣。

「我的夢想,大概就是成為這些游吟詩人傳頌故事裡的主角吧。」

忽然,他自嘲地笑了幾聲,搖搖頭,自言自語著。

「大哥,你多大了,真當自己是十六七歲的小屁孩啊?」系統有些無語地在他腦海中吐槽道,「別在這裡犯中二病了,該幹嘛幹嘛吧。」

本傑明倒不生氣,在心裡對著系統說:「人生嘛,總是需要一點雞湯的。」

「這都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雞湯了,也不嫌餿得慌。」

「沒事,雞湯防腐劑都多,哪會過期。」

「你那位心懷夢想的樂師先生,剛剛還抱著你的肩膀說要跟你改行當乞丐,你信他的夢想?」

「夠了,就你廢話多……」

一邊在心裡跟系統你一句我一句地抬著杠,本傑明一邊邁開步子,朝著風琴男告訴他的,那個「銀狐」老大的所在地走了過去。

兩個地方相距不遠,大概走了一刻鐘,本傑明來到了那個旅店門前。

那是個有些老舊的小旅店,從外面看去,都能感受到一股潮濕的氣息。旅店的牆上爬著青苔,漏水的痕迹從屋頂一路延伸到牆根。

黑幫老大會待在這樣的地方嗎?

本傑明有點疑惑。

……誰知道呢?看那些電影里演的,黑幫老大的脾氣都古怪得很。

也不知道海汶萊特外城區的黑幫老大會是什麼樣?

這樣想著,他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迎面所見的,是旅店的狹窄前廳和一個檯子。檯子后坐著一個半禿的老人,除此之外,本傑明沒看到其他人,整個旅店給人感覺有點冷清。

老人瞟了他一眼,又重新低下頭,接著看他的報紙。

本傑明則走過去,開口:「打擾一下,你知道『銀狐』老大在哪嗎?」

老人放下報紙,用一種嫌棄的眼神看著他:

「你找『銀狐』老大幹什麼?」

本傑明沒介意對方的眼神,畢竟自己扮成了一個乞丐,會被人用這種目光注視也很正常。這年頭開店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勢利的。

他只是笑了一聲,從口袋裡摸出一枚金幣,隨手扔在檯子上。

「我要拜託他幫我找一個人。」

金幣落在檯子上,發出厚實的響聲。

老人露出驚訝的表情。他拿起金幣,仔細打量著,還放進嘴裡用牙齒咬了幾口。在驗證了金幣是真的之後,他又向本傑明投去了困惑的眼神。

「你是不是有病,明明挺有錢的,為什麼要穿得跟個乞丐一樣?」

「……」

本著尊老愛幼的精神,本傑明忽視掉老人這句話,又重複了一遍自己的目的:「『銀狐』老大在哪裡,我要請他幫我找一個人。」

老人聞言,搖了搖頭。他把金幣收起來,然後面不改色地看著本傑明,說:「我就是『銀狐』老大,說吧,你要讓我幫你找誰?」 ?聞言,本傑明皺了皺眉。

「你就是那個黑幫老大?」

然而,老人再次露出嫌棄的眼神,說:「我不是黑幫老大。」

本傑明疑惑:「那你為什麼說你是『銀狐』老大?」

老人:「因為我就是『銀狐』老大。」

本傑明「可是『銀狐』老大不應該是黑幫的老大嗎?」

老人:「誰告訴你『銀狐』老大一定是黑幫的老大了?」

「……」

本傑明無言以對,感覺自己已經不認識「老大」兩個字了。

又是一次過度腦補的慘劇。

老人用一種看著智障的眼神看著本傑明,讓本傑明甚至都有了一種自己難不成真的是智障的錯覺。

「我的外號就叫銀狐,我小時候是家裡的大兒子,所以大家就管我叫『銀狐』老大。」老人盯著本傑明,忽然,搖搖頭笑了幾聲,饒有趣味地解釋道,「在海汶萊特搞黑幫沒前途的,教會的勢力太大,哪個黑幫冒出頭來,就會被摁死在地上。外城區的混混都各打各的,沒人敢拉幫結派。」

「……是我失禮了。」羞紅一張老臉,本傑明沉默片刻,只能這麼答道。

老人又短促地笑了一聲,上下打量了本傑明一番。

「說吧,你扮成一個乞丐跑到我這來,到底是要找什麼人?」只聽得他這麼說道。

本傑明深吸一口氣,拿出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精神,把羞恥感拋到腦後。

「我要找的那個人,是諾斯山強盜首領來到這裡后,新招募的一名手下。他們都管他叫『竹竿』。」說完,他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新竹竿,不是老竹竿。」

在聽到「諾斯山強盜首領」這幾個字之後,老人的表情明顯發生了變化。

從那種無所謂的輕慢態度,忽然變得嚴肅了不少。

見狀,本傑明眼睛一亮,心中暗道有戲。

然而,沉默片刻,老人卻忽然開口,說出了這樣一番話:「話可不能亂說,諾斯山的強盜早就被教會給剿滅了,一個活口都沒留。你的話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明白。」

本傑明頓時臉色一沉。

……媽的。

錢收下了,現在又在這裡給他裝傻?

本傑明這下是真的有些被氣到了。你他媽有個『銀狐』老大的外號就了不起啊,我他媽腦子裡面還裝著火狐瀏覽器呢!

「你沒裝火狐瀏覽器,明明用的是搜狗的。」系統突然冒泡,發言道。

「……」

為什麼全世界都在針對我的優秀?

本傑明感覺生無可戀。

就在他想著,是不是該露一手魔法,嚇嚇這個囂張的老頭子的時候,忽然,一股大力從他的身後傳來。他一個沒站穩,被推到了一邊,差點一跤摔到地上。

「我……」因為在氣頭上,他差點罵出髒話來。不過,在往後看了一眼之後,他硬生生忍住了。

只見,三個聖騎士,連帶一個牧師,此刻正站在旅店的台前。其中一個聖騎士剛把手伸回去,顯然,剛剛推本傑明的人就是他。

見狀,本傑明反而一下子冷靜了下來。

因為他認出了那個牧師。

那個牧師,就是在那天晚上來到他的卧室,「禮貌」地邀請他去教堂,讓主教讀取他記憶的那個牧師。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本傑明來不及多想,只能低下頭,讓頭髮擋住臉,作出一付很害怕的樣子,希望自己沒有被那個牧師認出來。

「歡迎幾位大人,不知道我有什麼可以為你服務的?」老人的臉色倒是變得飛快,諂媚地對著四人說道,說完,他還瞪了一眼本傑明,怒斥道,「看什麼看,說了這裡沒錢給你,還死賴在這裡不走,幾位大人的眼睛都被你給髒了!」

聞言,本傑明卻一點也沒有生氣。

老人在幫他。

他倒不至於連這個都沒看懂。

因此,他配合著老人的話,蹲下身子,捂住肚子,拿著哭腔說:「我……我就想討點飯吃,我還能走去哪啊……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冒犯幾位大人的。」

見狀,牧師看似慈悲地笑了笑,說:「沒關係,我們不會怪你的。」

本傑明鬆了一口氣。

還好,他沒有被認出來。

從突然變故的驚慌中恢復過來,他的心中很快生出疑惑。

這又是什麼情況?教會不是應該忙著跟貴族明爭暗鬥嗎,為什麼還會派人到這個小小的旅店?

店裡有貓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