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看著我,我不懂這些。你這是要教他打架,還是要教他什麼,你自己和小戰說去,我決定以後那裡也不去了,我以後要跟著這小傢伙,誰工欺負他,得問問我的劍答應不答應。」劍鬼伸出一隻手,施展靈力,要把魚骨頭吸出來,剛吸出一半,楚雨回來。

「師公,我最喜歡吃魚骨頭了。」楚戰走到桌邊,盯著桌上這些菜,咽著口水,目光一動也動。

「想吃就吃。不等到他們,小雨可以先吃,聽大師公的話。開吃。」苦默把魚推到楚雨面前。

楚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直搖頭。

苦默與劍鬼看到楚雨這樣,不禁嘆了口,腹誹起楚戰來。知不知道小祖宗胃口大開了。

好在很快楚戰與雨天落人把最後一道菜做好了。雨天落端著菜,楚戰手裡抱著幾瓶龍靈酒。

「大師傅,師傅,這是龍靈酒。青龍族的一絕,天落孝敬兩位師傅的。」楚戰把把兩壺龍靈酒遞給兩人。

「年紀大了,就是容易動感情,這酒真啥不得喝,不過今天還是要喝了。我們這象一大家子了。」苦默握著這龍靈酒,看著楚戰一家三口,又是帶著淚花的說道。

「喝酒喝酒,來,小雨,和師公碰個杯。」劍鬼落坐,卻更多關注小雨。

「小雨,快吃,冷了就不好吃了。「楚戰看滿桌的魚,感覺自己做的有些太多。得到自己爹的同意,小雨開始胡吃海吃起來。

楚戰與兩位師傅,一人一壺龍靈酒,開始品嘗起這好酒來。

三人喝完,正想說什麼樣,卻見小魚把自己大碗里的兩條魚都吃了個精光,連那骨頭,都成渣了。

「我明天結個魚網去,那裡的魚最好吃,我就去打來給我小魚吃。」劍鬼一看小雨吃成這樣,欣喜的說道。 滿桌的魚,最後還是楚雨吃了個精光。三壺龍靈酒也著實不夠喝,楚戰與雨天落收拾殘局,劍鬼與苦默兩人微醉著看著楚雨。

用完餐,楚戰找了箇舊桌子,用龍淵劍修理成一條條的木頭,在後院點了一堆小柴火。五人圍著火堆。

「我看楚雨靈力不錯,不過劍術卻不太了解,遇到扎手的敵對時,怕應付不過來」苦默把自已觀察的結果說了出來。

楚戰與雨天落兩人點點頭。劍鬼卻搖搖頭。

「現在修練劍術,劍術都是十年一小成,百年一大成,時間上來不及了。我看還是叫他遁術,移形換影,看到不利自己的狀況時,一走了之才是上上之策略。」

楚戰與雨天落兩人又是點點頭。

「你們倆倒說說,先練劍術,還是練遁術!」

「都練。」楚雨在旁邊,突然大聲的說道。

「我都練,打的過時就打,打不過時就跑,這樣我都不吃虧。」楚雨自信的看著楚戰。

「這點象我,打不過時就跑。」楚戰看到楚雨的得意樣子,說完忍不著哈哈大笑起來。

滿天的星雲,點點閃爍,小院的火堆,燃燒過後,漸漸冷卻下來。點點星火,慢慢消失不見。夜深到時,苦默與劍鬼遁入自己房間打坐起來,楚戰與雨天落,楚雨三人進了另一間,楚戰在一張大椅子上盤腿坐下,枯修起來,雨天落在床頭面對著楚戰盤腿坐下,楚雨撲在床上,開始還一會看著自己娘親,一會看看自己的爹,不一會沉睡過去。

楚戰在小房間用仙玉布下聚靈陣。聚靈陣里流趟出靈氣,楚雨睡的更是香了,身上龍脈自然的開始吞食起靈氣來。

楚戰枯坐許久,卻終是難於進入物我兩忘境界,幾次微睜眼偷看雨天落,雨天落卻紋絲不動,楚戰站了起來,輕輕的朝門外走去,出了房間,卻寂靜無聲,楚戰走到院中間,禁錮自己人靈力,拔出龍淵劍,練起乘龍十八式了。

十八式打完,屋檐下卻傳來低低的叫好聲。

」天落,過來,一起練練乘龍十八式,這可是誅龍劍術「

「楚哥哥。稍等」

雨天落返回房間,把落雪劍取了出來。落雪劍一出,劍身周邊有雪落飄落。楚戰開始一劍一式的演練乘龍十八式,雨天落跟著比劃。整個院子一片刀光劍影之中,也是愛恨與月光同灑滿了整個院子。

「你怎麼會返回來,那天你不是走了嗎?」兩遍過後,雨天落已把楚戰演練的乘龍十八式學的差不多,兩人身子也微熱,停了下來。

「我看到一段時光殘影,裡面有我,我就返回來了,那天謝謝你和龍四過來送我。」

「這還要謝嗎?」雨天落看著楚戰,笑著問道。

「我本來是要回到十萬年前去把這天外天的裂縫補上。年到時光殘影,唉,不說這些,明天帶小雨去捉魚。「

雨天落看著楚戰,聽到楚戰輕嘆的唉字,沉思起來。

「小雨睡夢中都在笑著。從來沒有見他這樣開心過。你的兩位師傅也真是好人。」雨天落收到落雪劍。自然的走到楚戰身邊。楚戰伸過手,摟緊雨天落的肩,兩人在小院里站著。

天天微亮,楚戰聽到大師傅房間有聲音傳來,才鬆開手。卻也沒有分開一些,聲音響過,卻再沒有動驚。

「嚇的我們兩位師傅不敢出來。我去早市上購些吃的回來。」仙魔里的集市,如當年走時一樣。並沒有多大的變化。楚戰遁到早市上,早來的幾個賣東西的人,正等到著開張。

楚戰也沒有講價,選取了自己要的食材。急遁回來。

「我們做個魚粥給小雨吃。」

苦默劍鬼兩人等到天大亮了才走出房間,看到楚戰與雨天落兩人正在前面做早飯。兩人如煙一樣遁到小雨的房間,兩人慈祥的看著小雨。

魚香飄來,小雨的眼珠子開始轉動,一會睜開眼睛,看到床前的苦默與劍鬼兩人,朝床角一縮,這才想起昨天的事情來。

「大師公早,師公早」楚雨落落大方的的說道。

「劍鬼與苦默兩人點了點,只顧笑著。

「比他好多了,人老實。「

「是,越看越喜歡。我教遁術。「

「我教乘龍十八式。」

苦默與劍鬼一人一句說著,楚雨急於見到自己娘親,很快三人遁到前面來。

桌上放著五碗魚粥,還有幾碟小菜。

楚雨一看有吃的,那還顧得了別的,端起碗,猛的一吸,竟把半大鮑粥吞食了。

「慢點,沒有人和你搶,那裡還有一大鍋。」雨天落看著自己兒子這樣,憐愛的說道。

「娘,正是那裡有一大鍋,我就要吃快點啊,吃完跟大師公他們捉魚去。」

楚雨很快吃了個肚園,五人簡單收拾零,朝仙魔城外遁去。楚戰卷著雨天落母子倆人,為了不驚動凡人,使出移形換影的遁術來。轉眼出來的仙魔城。

「爹,你是英雄嗎?」到了仙魔城外的一條河岸上,楚戰停了下來,把雨天落和小雨放了下來。楚雨卻歪著脖子問道。

「我們來比賽捉魚,誰捉到的魚多,誰就是英雄,好不好?小雨也說不定是個英雄呢。」楚戰看到自已兒子天真的眼神,笑著說道。

「好,誰的魚多,誰就是英雄。」

楚戰放出神識,河道里有個沉坑,裡面卻有數十條的魚,再看這河流,確是有些魚流過,苦默與劍鬼到河邊砍了些竹子,做了些捉魚的工具。一行五人正要下放竹婁捉魚時。

遠處十幾個人朝這邊跑來,

「你們膽肥了,敢來我家的河裡偷魚!」同樣一個青年惡狠狠的聲音傳了過來,少年背後,數十壯漢跟在後面。

「你們這是找死,要不是少爺我出來視察家產,你們。哈哈,不錯啊,竟然有個俏女子。不錯,」

那青年罵罵例例的走了過來,正要罵些什麼樣,一看雨天落,眼睛直勾勾無所顧慮的看著雨天落。

劍鬼與苦默正要出手,楚戰示意他們兩人不要動。

「小雨,遇到壞人怎麼辦?」楚戰蹲下身子,看站自己兒子問道。

楚雨看那青年越走越走,目光色迷迷的看著自己娘親,小拳頭握的緊緊的。

「打死這些色狼。」楚雨握緊拳頭,站在雨天落面前。

「喂,小子,你叫色狼。」那青年走到只有數米外,看了一眼高大的楚戰。本能的停了腳步。

「小雨,一會你狠狠的揍他,打得過就打,打不過爹幫你。」楚戰用秘術傳音給小雨說到。

小雨看著楚戰,點了點頭,朝著那好色青年走去。

「我是仙魔城都尉之子,你在我面前敢橫,小的們,給我把這子往死里打!」 醫手遮天:小妾太難馴 那青年看楚雨朝自己走來,大聲喊道,目光卻卻還盯著雨天落,直勾勾看著停不下來。 那人看見楚雨朝自己走來,搖手示意隨從退下,目露狼光盯著楚雨。楚雨看到這目光,腳步剎那停下,接著又朝那青年走去。

「你想找死!」死字剛說口,楚雨啪啪的兩掌結結實實的打在那青年臉上,打完之後,不及那青年的隨從反應,楚雨退回到自己娘面前,依久站在雨天落前面,不知何時,手中多了把劍鬼的那七星寶劍。

「小雨,打的好。哈哈哈哈,解氣。」劍鬼一看楚雨的機靈,笑的合不攏嘴。

「小子,我要要殺了你。「那青年就要去拔手中的劍。幾個隨從一看楚戰等人臉上一點恐懼也沒有,拉著那青年,在那青年耳邊低聲說了幾句。幾個隨從拉著青年往仙魔城方向奔走。

雨天落拔出頭上發簪,楚戰微著看著雨天落。雨天落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發簪插了回去。

「小雨,你過來,告訴爹,你害怕嗎?」小雨以為手中的短劍嚇倒那些人,正在好奇的盯著手中的劍,聽楚戰這樣一說,收起劍這才跑了過來。

「我不害怕,娘說爹你是大英雄。」

楚戰看著雖然身體已接普通凡人,但聲音和心思卻還依然純真的楚雨。把楚雨拉了過來,撫摸了一下自己兒子的頭。

「以後小雨要好好修行,保護好你娘,做一個有本事有責憑的男子漢。做個頂天立地的英雄。」

「嗯,知道啦。」楚雨聽到楚戰這樣說,掙扎出來,跑回自己娘親身邊。

「小雨,我們打魚去。」劍鬼一看那些人跑遠了,撫摸自己的花白鬍子,帶著楚雨去撈魚。

深秋時份,雖有陽光當空照耀。卻也有幾份冷意。

「兒子。河水有些冷,你怕不怕?」楚戰遁到河邊,伸手試了試水溫,有些擔心。

「小雨學過靈龍決,固元築基,沒事。「雨天落看到楚戰去試水溫,臉上甚是滿意,柔聲說到。

楚雨來到河邊,一聽自己娘親說自己可以嬉水,一個猛扎沖入河水裡。雨天落倒不擔心,楚戰,劍鬼,苦默三個卻同時目光跟隨著楚雨。楚雨有一半龍族基因,這一入倒好,自然激起龍族本性來。一如此魚一樣朝著河底遊走。

楚戰三人神識一併遁入水裡,跟隨著楚雨。許久,楚雨才露出水面。卻雙手空空。

「大師公,給我竹婁。我要捉魚」楚雨半身浮在水面上,整個長袍緊緊貼著身子,劍鬼看好了,提著兩個竹婁臨空遁到楚雨面前。

「你去吧,你要掉不到,師公給你捉。」

楚雨接過竹婁,伸出舌頭做了鬼臉,帶著竹婁扎進河水裡。

楚戰的神識依久跟著楚雨,一點也不敢分神。雨天落卻是極明白龍族有水,如要有天助。那需要擔心,卻不點破,痴痴的看著楚戰緊張,不肯放過這片刻的時光。

楚雨在水裡拖著兩個竹婁,更是跟不上魚,許久浮上面面。

幾次之後,竹婁里依久空空。一條魚也沒有捉到。

「師公,你去上流製造些動驚,大師公,你去下流的那個點,拍打水面,我要在中間,要不然一條魚也捉不著。」

劍鬼與苦默兩人一看小雨指揮自己,兩人樂的屁顛屁顛的到各自位置上開始製造動驚來。

楚雨再次潛入河裡,苦默與劍鬼這一攪動,河裡的魚更是驚慌起來,遊走的更快。楚看自己兒子在水裡著急,一縷靈力隨著神識無聲遁入水裡,把幾條魚禁錮起來,一會楚雨遁出水面。竹婁里已有幾條魚。

劍鬼與苦默一看小雨真的捉到魚,兩人玩興大發,兩人再次向上下游各遁出一段距離,放出靈力,把魚趕到楚雨身邊,楚戰正自看著,遠處有馬蹄聲傳來。

」天落,看好兒子,我去去就回。「楚戰說完凌空遁去,施展著移星換形,幾個起落,人已消失在遠處。

雨天落想要盯囑什麼,楚戰早已走遠。

「駕,駕,駕。」幾個人族官兵打扮的人從遠遁來,看到前面一人背著雙手,站在官道中間。擋著馬匹的去路。那抬了楚雨打的青年也在馬匹中間。

「爹,就是這人打的我。我要你打死他。「

」閉嘴!「

楚戰看到那青年裝著可憐的樣子指著自己。心裡不免感嘆起人性來。竟連父子,也有這樣利用。

「小的仙魔城都尉劉仁。不知犬子因何得罪先生?」領頭的自是帶著些楚戰熟悉的氣息,雖然這種征戰沙場的氣息不如破軍劉健他們強,倒也帶著些殺氣。

「我要說沒有打他,你也不信,這樣,我先落實我打他這件事。」楚戰說完,人影末動,

「啪啪!」兩耳光打在那青年臉上。楚戰的身影依久立在原地。

「娘啊,痛死我了。「響聲過後,殺豬一樣的聲從青年嘴裡響起。楚戰這兩耳光過後,青年的臉腫成豬頭。

」打你,一耳光打你見漂亮女子就想佔為據有。一耳光打你子不教父子過。替你父親打你。」

楚戰說著,雙手依久靠在背後。那青年的爹看著楚戰,眼睛突然閃動,一縷懼色閃過眼睛。

「劉松,你說,你今天到底做了什麼?你們這些奴才,回去我打斷你們的腿。叫你們好好看著他。」劉仁說著,揚起皮鞭狠狠的抽向那些隨從,

馬匹不禁慌亂起來。

「你只怕認出我來了吧,如果沒有記錯,當年白雪城下,你隨劉健將軍與我一同征戰過。」楚戰直視著那劉仁。突然記起這個人來。

「楚將軍,犬子有眼無珠,冒犯了楚將軍。」劉仁躍下馬來。低頭抱拳向楚戰道歉起來。

「認出來了就好辦了。你回去辭了這官職,我看你也霸佔了不少田產。搶佔過來的退回去。把帳目都整理好,我自會去取。你這兒子好生管教,你要管教不了,與其作惡死在別人手上,不如我現在替你殺了。「楚戰說著,拔出龍淵劍,疾速撲向那青年。

「別啊!我的兒啊!「楚戰劍起馬驚,楚戰把青年從馬上拉到馬下,劍上鮮血直流,青年胸前一灘血。楚戰把那青年扔在地上。

劉仁哭喊著撲過來,抱著自己兒子劉仁的身體嚎哭起來。

」我的兒啊。你怎麼就惹事生非啊,不學一點好。」劉仁的悲嚎聽的那些隨從個個臉上怒氣橫生,再想楚戰剛才身手。卻是敢怒不敢言。

「你還我兒命來。 俏丫頭遇上酷總裁 我什麼都不要,你還我兒命來,我和你拼了。」劉仁一看自己兒子一身鮮血,怒向膽邊生,站起來,拔出腰中的劍就要與楚戰拚命。

「咳咳!」就在這時,地上躺著的劉松卻咳嗽起來。 劉松這一咳嗽,卻把劉仁剛剛生出的膽色消散一空,彎下腰去看著劉松,把手伸到劉松胸口長袍里,只見裡面完全好。

「馬血!」劉仁這才明白過來。

「啪!」劉仁想明白了,一耳光狠狠打在劉松臉上,這可比楚戰父子兩耳光狠多了。打完把大手一張,拉著劉松的衣袖拖到楚戰面前。

」楚將軍,我劉仁著實無臉見你。中年得子,子不教,我的錯,我這就回去,按楚將軍的吩咐去做。」

楚戰點點頭,看了一眼劉松,劉松那見過自己爹這樣對自己,早嚇的不低頭不語,跪在地下,一動也不敢動。

楚戰揮揮手,靈力盡開,劉仁也沒有看清楚戰怎麼走,楚戰竟是憑空從自己眼前消失不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