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你,你領悟到了石劍之中的劍道?」這人撩了一下紛亂的頭髮,目光灼灼的看著陸軒問道。

這一瞬間,陸軒倒是看清了一下他的模樣,看上去似乎年歲已經不小,也不知道在這九華山中待了多久,不過他倒是點了點頭,肯定了這人的話。

見陸軒真的領悟了,這人不由得吹鬍子瞪眼睛道:「這位先祖留下的究竟是什麼劍道,老夫在這塊石碑之前已經參悟了足足三年之久,卻絲毫不得要領,你怎麼短短時間就領悟了,難不成你的劍道天賦比老夫還高不成?」

陸軒聞言笑了笑,原來這人是不忿自己短時間就領悟了這石劍中的劍道,不過此人能夠一坐三年,倒也是大毅力者。

「前輩誤會了,晚輩是在此之前就領悟了這劍道,並非剛剛才領悟。」陸軒答道。

聽到陸軒的解釋。這人臉色才稍稍好看一些,點點頭道:「原來你早就領悟了,這還差不多。」

頓了頓,見陸軒抬步欲走,他又叫住陸軒道:「你倒是來說說,這究竟是什麼劍道?老夫向來不屑向旁人討教劍道理念。自以為憑我的悟性,足以悟透整個天劍山,如今這天劍山的武技,我已掌握了七十八門,破解了四十六門,感悟了其中十八種劍道,理解了二十一種劍意,便是余者也全瞭然於胸,唯獨這一個。遲遲不得要領。」

聞言之下,陸軒不由得一驚,隨即肅然起敬,此人可真當得上劍痴之名!

天劍山之中的武技,陸軒一路走來雖然全都看了數遍,但論到掌握,卻還差得遠,想要真正掌握一門武技。以他的天賦至少也得花一月甚至是數月功夫,而此人竟然遍觀天劍山武技。而且掌握了其中的絕大部分,實在是太難得了,這其中艱辛,怕是不足為外人道。

掌握七十八門武技,感悟十八種劍道,細數陸軒自己所會的武技和感悟的法則。全部相加都沒有這人多。

看著陸軒的神色,此人卻是以為陸軒不肯相信,不由得大怒道:「小子,你難道還敢懷疑老夫不成?來來來,今日老夫就讓你開開眼界。你隨意報上一套劍法出來,老夫這就使給你看。」

陸軒本想解釋,但轉念一想,倒也的確想看看此人是不是真的掌握了那麼多武技,當即便道:「變幻連環劍。」

這套劍術,正是陸軒從第二柄石劍之中所感受到的武技,招式之精妙,變幻之繁雜,當排他如今所見之第一。

此人輕哼一聲,也不知從何處取出一柄長劍,呼喝之下便是使了開來,一柄長劍在他手中恍如游龍,時左時右,時上時下,時如萬劍開花,時如一劍劈山,這一套變幻連環劍在他手中,可謂已經發揮出了全部的精要,以陸軒如今的目光來看,幾乎已經不遜色那石劍所演示的了。

「五蘊劍訣!」陸軒陡然間改口,此人聞言,劍勢陡然間一轉,一瞬間劍勢就從變幻莫測,變得虛無縹緲起來,五蘊劍訣注重的乃是意,而並非是形,此人所施展的五蘊劍訣雖然比不上變幻連環劍那般得心應手,但卻看得出他的確掌握了其中要訣。

「生死兩儀劍!」

「斷腸九幽劍!」

「天狼極意劍!」

……

陸軒一連串的劍招報出來,此人竟然果真一套套的使了出來,雖然其中有使得精妙的,也有堪堪掌握的,但無疑證明了他所言的確不虛,他竟是真的將這天劍山都快要悟透了!

每一門劍術都有其獨特之處,而每個人也有自己最擅長的地方,一個人不可能能夠將兩套極端的劍術全都練得精妙無雙,正如陸軒不太擅長練習變幻連環劍這種武技一般,此人能夠將天劍山中的眾多劍術全都練到這般層次,實在是難得。

「前輩果然厲害,晚輩心服口服。」陸軒贊道。

此人得意洋洋的收起長劍道:「老夫早就說了,你卻偏偏還不信,待老夫悟透整個天劍山,定然天下無敵手。」

炫耀了一番之後,此人才一揮手道:「好了,小子,啰嗦作甚,你來給我說說這石劍之中究竟是何劍道,老夫在劍道之上的天賦你也已經看到了,為何足足三年都無法悟得這門劍道呢?」

陸軒搖搖頭道:「晚輩已經找到前輩你無法悟得這個劍道的原因了。」

「果真如此?快說來聽聽。」此人奇道。

「剛剛看了前輩所施展的劍術,晚輩便是發現,前輩似乎更為擅長那些繁複精妙的劍術,反而對重意不重形的劍術不是那麼擅長,晚輩說得可對?」陸軒問道。

此人仔細一琢磨,倒是覺得陸軒說得在理,不過他顯然是心高氣傲之人,不願意親口承認,只是哼哼兩聲作罷。

陸軒見狀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前輩無法悟得這石劍之中的劍道便是情有可原了,因為這一種劍道,講究的就是無招。」

「胡說,無招怎麼能使劍呢?」此人不通道。

「心中有劍,隨手一指都是劍,又何須招式?重意而不重形,方為劍道本真。」陸軒說出了自己的劍道理念。

「劍之所以為劍,那便是因為手中有劍,劍出即為招,是為劍招,這才是劍。」老頭瞪眼道。

「前輩所言有理,只是若手中有劍,心中無劍,如何能達到人劍合一的劍道巔峰?」

「我手中有劍,以人使劍,以劍帶人,也是人劍合一!」

「那天人合一呢?若不用心,如何感應天道?」

……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竟是開始了對於劍道的辯駁,不知何時,葉文彥已經出現在了兩人不遠處,杵著掃帚笑眯眯的看著兩人辯論,只是他心中卻暗暗可惜,如此精妙的關於劍道的辯論,能夠聽到之人僅僅只有自己一人而已,若是能夠讓葉家的子子孫孫都來聽聽這一番辯論,想必其中受益之人定然極多。

「當年我也試過說服這老小子,可惜一次也沒有成功,今天到看看你有沒有本事來說服他。」葉文彥看著陸軒暗暗點頭道。

兩人爭論了半天,老頭有些不耐了,大手一揮道:「說來說去也沒什麼用,咱們就以實力見真章,我有招,你無招,你如果打得過我,那就證明我錯了,你如果打不過我,那就說明我是對的。」

陸軒笑了笑道:「前輩實力早已抵達太虛巔峰,晚輩初入太虛,如何會是對手。」

老頭哼哼唧唧的道:「老夫還會在這點上占你的便宜不成,我們倆使劍不使力,如何?」

「可以。」陸軒也興起一絲好勝心,今天非得說服這老傢伙不成。

陸軒話音一落,兩人的氣勢陡然一變,老頭氣勢凌厲,一如猛虎下山,欲要壓倒陸軒,而陸軒卻是氣息縹緲,好似整個人都消失了,使得老頭的凌厲氣勢毫無用武之地。

「嗯?人劍合一?天人合一?」葉文彥情不自禁的站直了,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著兩人,這一戰,定然極為精彩。

老頭率先出招,一招劍出,漫天都是劍影,彷彿無數長劍從四面八方來襲,無論你如何擋,都擋不住,若是用此招對敵,恐怕敵人此時已經心怯三分。

陸軒此時卻是心隨意動,在無數劍意即將及身之際,剎那間一劍出手,只聽得噌的一道金鐵相交之聲傳來,漫天劍影瞬間消失不見,而陸軒的蒙塵劍,已經準確的擊在了老頭的長劍之上,這一招,已經破了,破在了無招之上。

陸軒正欲乘勝追擊,但豈料老頭變招更快,劍身一翻一沉,反壓住陸軒的長劍,藉助著這股反彈之力,又是一招出手,襲向陸軒周身大穴,任何一處受創,都必將重傷。

不過陸軒面對他的攻擊卻依舊不管不顧,蒙塵劍猛然磕下,直接砸向了老頭的長劍,看似無賴,卻又是盡破他這一招。

兩人一來二去,竟是極快的交手了幾十個回合,葉文彥看得眼中異色連連,不斷點頭,不管是陸軒的無招,還是老頭的有招,全都極為精妙,無招,其實也是招,只是無招的招並不拘泥於招的形式而已,更注重的是劍意。

ps:第二更(未完待續。。)

… 陸軒此刻亦是暗暗叫苦,這老頭的劍招的確是太精妙了,而且他常年鑽研劍術,博覽眾家之長,不管自己如何破招,他總能夠拿出相對於的招數來化解,甚至發起反攻,這種感覺,就像是明明知道自己的對的,可對方偏偏知識淵博,硬是能夠將錯的說成對的。

逼不得已,只能夠拿出這一招了,陸軒心中暗道。隨即陸軒劍勢變得猛烈起來,一劍強勢逼退老頭,轉守為攻!

老頭正欲搶攻,但豈料陸軒此刻渾身氣勢陡然一變,他看到的明明是陸軒,但他卻感覺自己看到的是一柄劍,一柄毫無瑕疵的劍,震驚之下,他不由得止住了手上的攻勢,定定的看著陸軒。

而葉文彥更是站直了身體,臉色一片肅然,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感知釋放而出,他分明能夠感受到陸軒所在之處,傳來一股貫穿天地的劍意,這種感覺,是如此的強烈,就好像是一片漆黑之中的一道耀眼光芒,根本無法忽視。

「天人合一的氣息,絕對是天人合一的氣息啊!」葉文彥激動的臉上的肌肉都顫抖起來,隨即睜開眼,死死的盯著陸軒,欲要看清楚陸軒的每一個細節,天人合一,他只聽過,卻從來沒有見過,沒想到如今在一個後輩身上看到了。

此刻陸軒眼中已經毫無外物,只有手中之劍與心中之劍,蒙塵劍沒有絲毫花哨的揮下,一道驚艷無比的劍光爆射而出,一劍西來,天下俯首!

這一刻不管是葉文彥,還是這個古怪老頭,眼中都只有這一式天人合一了。面對襲來的這一劍,古怪老頭好像是痴了一般,不閃不避,只是嘴唇不停的張合,似乎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劍光刺在古怪老頭的身上。隨即崩成碎末消失不見,這一劍陸軒並未動用元力催動,只是純粹的意,所以並不殺傷力,否則的話,古怪老頭敢不閃不避,早已經命喪黃泉。

葉文彥閉上眼睛,眼淚從眼角滑落,這並不是他哭了。只是他太過專註於看這一劍,以至於用眼過度,流淚只是身體的自我保護罷了,若不是他及時閉眼,甚至有可能從此失明。

葉文彥本就是葉家從前的天才強者,歸隱之後又常年在這天劍山上打掃階梯,潛移默化的接受著無數劍意的感悟,懂得越多。便越是渴望傳說中的天人合一,如今親眼看到。滿足之感無法言表。

三人都感到很暢快,葉文彥得償所願見識到了天人合一,古怪老頭親眼看到了「無招」的威力,而陸軒跟古怪老頭辯論那麼久,如今親自施展一邊天人合一,再結合這些天在天劍山的領悟。頓覺自己對天人合一的感悟更深了一層。

「這一式,厲害,無招,果然是無招啊。」古怪老頭長嘆一聲道,其實剛剛他跟陸軒交手的過程中。就察覺到了陸軒的意境要比自己更高一籌,只是不肯服輸的心思,使得他不斷變幻各種招式,硬生生的跟陸軒在拼,如今見到了這一式,已經明白自己無論拿出什麼招式來,都勝不了,或許唯一勝的辦法就是拿自己比陸軒更強的實力來強行碾壓了,只是那樣,又有什麼意義。

「呵呵,文俊,你可服了?」葉文彥看著古怪老頭笑呵呵的道。

陸軒卻是心念一動,葉文俊?同為文字輩,難道這老頭乃是葉文彥一輩的不成?

葉文俊苦笑一聲,一把將手中之劍丟到地上,說道:「可嘆我在和天劍山鑽研了一輩子劍道,卻是走了彎路,唉,悲哀莫過於此。」

「前輩此言差矣,晚輩卻是不敢苟同。」陸軒拱手道。

葉文俊看了陸軒一眼道:「你剛剛已經勝了我,現在又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要諷刺我么,好人壞人你都要做啰?」

陸軒笑笑道:「前輩劍術之精妙,實乃晚輩平生所見第一,豈敢出言諷刺。所謂無招勝有招,其實無招也是招,只不過它重意不重形,前輩之前有句話說得好,劍出即為招,無招之說又從何談起,剛剛前輩與晚輩交手那麼多回合,其中劍招變化不下數十種,其實依晚輩所見,前輩幾乎已經快要自己悟得無招勝有招之道了。」

聽陸軒這麼說,葉文俊臉色變得好了一些,點了點,繼續聆聽陸軒的話。

「劍招與劍意,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前輩劍術如此精妙,如今又再明白了無招之意,何不以無數年來的積累,融會貫通,自成一脈?劍道萬千,從來就沒有最好的,唯有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融會貫通,自成一脈……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葉文俊喃喃自語,似有所悟,半晌之後,頓時哈哈大笑:「說得好!說得好啊!老夫在這天劍山蹉跎了無數歲月,心思早已經被眾多先輩的思想所束縛,只想著吸取先輩的劍術精要,卻從未想過取其精華,去其糟粕,自成一脈!」

「三弟,你頓悟了。」葉文彥撫須微笑出聲。

葉文俊呵呵一笑,喜不自勝,朝葉文彥拱手道:「大哥,我欲出山了,想當年我本也是一代人傑,卻被天劍山中的劍術精要所吸引,這一呆便是百年時間,外界恐怕早就忘了我這個人,如今一朝頓悟,也是時候走出去看看了。」

「極好極好,據無痕所言,如今天劍大陸似乎又要再起波瀾,便是我恐怕也不能置身事外,你如今劍道大成,出山之後必能有所作為,使我葉家實力大增。」葉文彥開懷大笑。

隨即他又看向陸軒道:「軒兒,還不快見過你叔祖爺爺。」

陸軒早就猜到了葉文俊的身份,微微一笑道:「晚輩陸軒,拜見叔祖爺爺。」

說完話,陸軒心中倒是苦笑不已,這一趟九華山之行,倒是認了不少的祖宗,而且眼前這兩個恐怕還是葉家如今存在的最大的祖宗的。

五品宗門的底蘊實力,果真是不可小覷啊,葉家的兩萬年傳承,更是極為恐怖,眼前的葉文彥與葉文俊兩人,雖然都只有太虛境巔峰實力,但是陸軒一點也不懷疑,以他們二人的實力,任何一個都有著匹敵兩三個普通太虛境巔峰的實力,幾百年的感悟積累,根本不可小視,從他剛剛與葉文俊的交手之中,並能夠窺得一絲。

聽陸軒叫自己叔祖爺爺,葉文俊不由得哦了一聲,上下打量了一下陸軒道:「你莫非是這一代葉家嫡系?」

「晚輩乃是當今家主葉無痕獨子。」

葉文俊笑呵呵的道:「無痕那個小娃兒的小娃兒竟然也這麼大了?呵呵,不錯不錯,你比無痕那小娃兒有出息,當年他也來勸過我,不過他說不出你這般精妙的劍道至理,也使不出你這般強悍的劍術。」

說罷,葉文俊搓了搓手道:「軒兒是吧,來,叔祖爺爺跟你打個商量,待我將這百年來所積累的劍道理念融會貫通之後,你便當我的傳人可好?老夫這百年看到過不少的葉家子弟,可沒有一個能夠及得上你一半,我可不認為他們能夠繼承得了老夫的精髓。」

陸軒笑了笑道:「承蒙叔祖爺爺看重,晚輩自然不敢拒絕,不過晚輩也得跟叔祖爺爺您約定一番,若是您的劍道之理不夠好的話,晚輩可不學。」

葉文俊聞言哈哈大笑,指著陸軒道:「好個小子,竟然還敢跟我討價還價,不過你這話我喜歡,若是老夫創出來的東西不夠好的話,我自己便會立即毀了,哪裡還會讓它流傳於世。哼哼,就沖你這句話,老夫也得好好花上一番心血不成。」

「軒兒,你剛剛所使的這一式劍招,可是傳說中的天人合一之境?」葉文彥對陸軒剛剛的這一劍依舊是念念不忘。

陸軒點點頭道:「不錯,的確是天人合一,這一式乃是一套劍訣的總綱,名字便叫天人合一。」

「果然如此啊,也不知道是哪位先賢,竟然能創出這等絕學,我葉家自認為劍術天劍大陸排第一,卻也沒有這等絕學流傳於世,果然是人外有人啊。」葉文彥嘆道。

見葉文彥似乎心有戚戚,陸軒不由得道:「祖爺爺不必如此在意,事實上,這一套劍訣,也是我葉家先祖所創,至於是誰,還望晚輩暫時不能吐露,時機到達之時,晚輩自當告知。」

葉文彥愕然:「你說這天人合一一式,也是我葉家先祖所創?」

「不錯。」

得到陸軒的肯定,葉文彥頓時喜不自勝,大笑道:「看來我葉家果然還是劍術第一的家族啊,既然你暫時不便相告,那我也不多問了,只要是我葉家的劍法,那便好。」

到了葉文彥這個層次,更為看重的已經不是自身了,而是葉家的傳承,他本以為除了葉家之外,還有人能夠創出這等絕學,這才心生憂慮,如今得知天人合一亦是出於葉家之手,那就再無顧慮了,他卻是沒有想到,天人合一乃是先祖葉天所創,而且還是達到了神境之時創造的,在沒有足夠的境界之前,陸軒還根本發揮不出天人合一真正的威力,當年葉天可是憑藉著天劍與天劍九重,這才能夠與魂族等天域頂尖種族鏖戰,庇護人族茁壯成長。

ps:第三章到。(未完待續。。)

… 向葉文彥與葉文俊兩人告別之後,陸軒再度朝天劍山之上走去,一邊走,還在一邊回味著剛剛與葉文俊的戰鬥,這一戰,給他帶來了不小的收穫。

而葉文俊也的確是一代奇才,無論多麼繁複的劍招到了他手上,都能夠使得行雲流水,劍招變幻之際沒有絲毫遲滯之感。能夠花費百年的時間,沉浸在天劍山之中遍歷眾多劍術,足以當得上這一劍痴之名。

想著這兩位祖宗,陸軒不由得想到了司空家,司空家的底蘊雖然不如葉家這般渾厚,但那也是傳承了近萬年的老牌家族,葉家老祖有如此實力,那司空家老祖呢?

「希望父親能夠用司空天材換得冰兒的解藥,否則的話,司空家一行,恐怕並不那麼輕鬆。」陸軒心思有些沉重,他從未放棄過救醒趙冰兒的想法,如果無法用司空天材換回解藥,那哪怕再艱險,他也得往八方聖殿走一趟。

得趕緊提升實力才行啊,陸軒暗嘆一聲,收斂心神,走向下一柄石劍。

一路向上,陸軒都沒有遇到十分中意的東西,如今他眼界太高了,得到了葉天的傳承,感受過悟道閣的威力,又見識過典藏閣之中的眾多強悍武技,尋常東西,實在是入不了他的眼。

雖然說這裡的東西都是葉家歷代傑出先祖所留下來的珍貴傳承,但他們之中的最強者也不過只有超凡境而已,便是當年葉天所留下來的十絕劍,陸軒現在都沒有修鍊,因為威力並不足以與星空劍訣相比,更遑論天劍九重。

不知不覺,陸軒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天劍山的山頂。放眼望去,他已經能夠看到前面的第二山了,不過此刻在山頂,還有著幾個人聚集在此。

「終於又有人來了,等齊五個人可真不容易。」其中一人看到陸軒到來,長出一口氣。聽他的意思,顯然是在這裡等了不少的時間。

陸軒聽得有些好奇,不由得走上前拱手問道:「不知道兄台如何稱呼?還有,你們聚集在這裡是為何事?」

「我叫葉玉成,你難道不知道想要前往下一山,首先得闖過前一山的考核嗎?」葉玉成反問道。

陸軒搖搖頭道:「這倒是不清楚,這考核是什麼?」

「考核是隨機抽選的,這次我們運氣不好,抽到了一個劍陣。名為五行星羅劍陣。」葉玉成開始給陸軒解釋起來:「五行星羅劍陣之中分別蘊含金劍,木劍,水劍,火劍,土劍五種力量,五行力量運轉不息,一旦進入其中,很容易迷失。所以至少需要五人同時闖陣,及時通報方位。切斷五行劍之間的聯繫,否則一旦五行劍陣威力徹底發揮起來,威力奇大。」

陸軒微微恍然,難怪葉玉成看到自己到來舒了一口氣,原來是五行劍陣,採用五行之力所構成的劍陣。其原理大多逃不出五行相生,只需要隔斷五行,那便能夠破陣了。

見陸軒不說話,葉玉成還以為陸軒有些擔心,當即大氣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雖然這五行星羅劍陣據說威力強大,但有我在,闖過去定然沒有問題的,你和他們三人只需要及時向我通報方位,我便能夠帶著你們輕易過關。你既然現在還留在九華山中,想來也至少在此鑽研了一年半的劍術,這點還是沒問題的吧?」

陸軒看了一眼葉玉成的實力,歸元境八重,倒也是挺不錯了,當即笑了笑道:「玉成兄放下,我一定不會拖你後腿的。」

「來,我先給你介紹一下,大家都是葉家子弟,日後實力大成,少不得需要相互扶持,葉家的下一代就靠我們了。」葉玉成拍了拍胸口說道。

陸軒跟著他一起走向另外三人,只聽得葉玉成介紹道:「這是葉宇,歸元境五重實力,這是葉劍星,歸元境六重實力,這是葉凱,也是歸元境六重實力,對了,還沒有問你叫什麼名字,咦,我竟然看不破你的境界?」

「呵呵,我叫陸軒,太虛境二重實力。」陸軒朝他們四人拱拱手道。

「陸軒?你怎麼姓陸?」那葉宇不由得問道。

「既然能夠通過九華山的血脈驗證,那自然是我們葉家的人。」葉玉成主動替陸軒解圍,不過隨即又是是疑惑的盯著陸軒道:「不過你有太虛境二重?兄弟你可別唬我。」

「我從小在養父家裡長大,所以隨著養父姓,至於實力,我的確是太虛境二重。」陸軒無奈道。

葉玉成卻是不信,葉家的年輕一代中,太虛境的人屈指可數,若陸軒真是太虛境二重,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不過隨即他一拍腦袋,哈哈一笑道:「啊哈,我知道了,你肯定是用秘法隱藏了實力,唔,這招用來唬人的確不錯,呵呵,等過了考核之後,兄弟把這招教給我吧。」

陸軒無奈,在封印之地的時候,自己明明只有歸元境實力,南宮烈卻偏偏認定自己是太虛境後期強者,如今自己明明有著太虛境二重實力,葉玉成卻也固執的認為自己遮掩了實力。當下也不再多解釋,反正估計他們也不信。

在葉玉成的帶領之下,一行五人朝山頂的一間小屋走去,陸軒倒是第一次看到這九華山中還有建築。

只見葉玉成朝小屋拱手行禮道:「守山前輩,晚輩葉玉成,與四位同伴前來闖山。」

葉宇在一旁小聲跟陸軒解釋道:「九華山之中的每一座山都有一位守山老人,都是我們葉家老一輩的前輩,想要前往下一山,除了需要經歷重重阻礙達到山頂之外,還需要闖山成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