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說了秦家很危險,以我的實力最起碼可以自保,你要是去了那裡,極有可能會成為他們的突破點,這樣豈不是害了你,也害了我。」

陸方不是針對,而是想保護龍凌菲,畢竟龍凌菲的實力不是很強,潛入秦家的話,會非常艱難,但陸方卻不一樣,他的實力到了凝神後期大圓滿的境界,就算打不過也能輕輕鬆鬆的離開。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我擔心你的安危,就讓我跟著你一起去吧。」

龍凌菲還是不願意放棄,之前她都把陸方置於危險當中,並沒有和陸方一起同生共死,她一直記在心中,現在出現了這麼一個機會,龍凌菲絕對不會放棄。

「你確定要跟著我來,難不成你就不怕死?」

原本陸方還想說什麼的,可看到龍凌菲眼中濃濃的堅定后,也是無奈的嘆出一口氣,要是想阻止龍凌菲的話,是不可能的了。

「我不怕,有你在,我絕對不會出事,如果真的出事了,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共赴黃泉,這一點我不怕,反而覺得這是很幸福的事情。」

龍凌菲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看樣子已經下定決心要跟在陸方身邊,哪怕死也要死在一起,陸方知道,從這一刻起,他心中已經再一次多出了一個牽挂。

龍凌菲都已經做出了決定,陸方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帶著她往秦家的方向走了過去,再怎麼說,陸方已經換上了一身喬裝打扮,也不至於會被其他人認出來。

當陸方來到秦家門口的時候,發現這裡的守衛人員多了許多,原本在這門口位置只會有兩三名護衛,如今已經出現了一排整齊的人站在門口,連旁邊的圍牆都被緊緊的圍了起來,簡直就是滴水不漏,想要有人混進去的話,幾乎是不可能的。

「陸方,糟糕了,秦紹雲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不然的話也不會出現這種狀態,就只有在緊急戒備的情況之下,才會有這樣的情況。」

在遠處觀察到這種情況后,龍凌菲一臉著急的開口,秦紹雲肯定是出現了什麼事情。

「他們的守備這麼嚴密,就算我想混進去也是不可能的,看來一定要想個辦法進入其中,看有沒有什麼可以解決的辦法。」

陸方知道秦紹雲定然是出事了,他必須要想一想該如何混進去,說起來這也是一個很大的難題。

「你給我一分鐘的時間,讓我好好考慮一下,應該會有辦法的。」

陸方的腦海中不斷的高速運轉,好像在想著這方面的問題,龍凌菲也沒有打擾他,陸方的腦袋很靈活,他來想辦法,說不定還真的能夠完成。

「我有辦法了!」

很快陸方就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龍凌菲微微一動,也是下意識開口:「什麼辦法??」

「橫衝直撞!!」

……………

秦府大廳中。

秦紹雲正被五花大綁的跪在大廳中,身上的偽裝已經完全被解出來,一名中年男子坐在大廳的正中央,臉上早已經氣得通紅無比,目光冰冷的盯著跪再地上的秦紹雲。

這個大廳的旁邊,還有十幾個老者站在旁邊,看秦紹雲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冷酷,原本他們和秦紹雲都有血脈關係,可他們就好像看著一個陌生人一般,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

「秦紹雲,你這一次的事件可是非常的惡劣,家主也向天主表示,一定要把你這叛逆之子親手宰了,屍體在城牆上吊上個三天三夜,如今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站在旁邊一名年紀頗大的老者冷聲開口,看秦紹雲的目光中更是帶著一絲陰狠,好像忍耐不住要把秦紹雲親手手刃。

畢竟秦紹雲讓秦家陷入了水深火熱當中,當初秦紹雲跟著陸方離開,秦家可是受到了很大的威脅,甚至藍正雍都親自來了這裡,向他們家族索要一個交代。

如此一幕差點讓秦家陷入萬劫不復之境,若不是秦家家主當機立斷,向藍正雍表示會親手手刃秦紹雲,並且將其屍體在城牆上掛三天三夜,或者秦家早就已經被皇朝覆滅了。

而現在秦紹雲竟然還敢回到這裡,對他們來說可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父親,你還看不清楚現在的狀況嗎?皇朝不值得我們孝敬,藍正雍更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小人,繼續讓他統治藍怒大陸的話,以後也說不準會發生什麼樣的悲劇,如今是一個很好的機會,看不到嗎?」

秦紹雲就好像沒有聽到大長老的話一樣,臉上露出了一絲悲傷,口中還是不停勸說他父親,哪怕他心中很明白,他父親是一個冷血之人,卻還是忍不住開口。

「逆子,你給我閉嘴,你給我們惹了這麼大的一個禍端,現在還不知該如何面對是吧?你可否知道,當初我們全家差點被皇朝毀滅了,你是否忘了你大哥的下場?這些年以來,我一直嘔心瀝血的培養你,為的就是想你以後成才,沒想到你卻背叛了皇朝,給我們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你這種不孝之子就應該被滅殺。」

秦清雲心中不知道有多麼的生氣,之前他大兒子被虐殺的時候,讓他有一絲心痛,也下了一個決心,絕對不能再與皇朝作對,所以很極力的培養秦紹雲,將其納入軍隊中,想在皇朝中穩住他們所在的地位,沒想到的是,秦紹雲卻在這種節骨眼兒上背叛了,差點給他們家族帶來了無盡的厄運。

這樣的一點讓秦清雲十分生氣。

「難道你還看不懂嗎?當初大哥的事,完全是因為我們懦弱,如果我們奮起反抗的話,皇朝定會給我們幾分薄面,畢竟秦家也有一定的規模,皇朝就算想要對我們動手,也會顧忌幾分。」

這一刻,秦紹雲也意識到了父親的懦弱之處,每次和皇朝有什麼碰撞,秦清雲都會選擇退讓,一切都是因為皇朝的勢力太強大,導致他根本就不敢起任何反抗的心思,人家說什麼就是什麼。

這是秦紹雲以前最不滿的一點,其實他和大哥的關係還挺好的,卻親眼看著大哥死在他面前,這一點秦紹雲心中很生氣。

如今這件事發生在自己身上,秦紹雲感覺到了絕望,沒想到如此冷血的家庭,他還能在這裡呆這麼多年時間。

「你這逆子,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刻,竟然還不知悔改,既然這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雖然我身為你的父親,但……..」

「你他媽還會說是我父親?我甚至懷疑你是不是我的親生父親,我從未見過有哪個親生父親會如此對待兒子的,當初對大哥是這樣也就算了,對我同樣也是如此,在你眼中有沒有把我當是兒子?在你眼中,兒女之情還比不上你手中的權力和家族的利益嗎?」

沒等秦清雲把話說完,秦紹雲就直接怒吼,把秦清雲接下來想說的話給打斷了,秦紹雲臉色還漲紅了起來,並不是他想要鬧情緒,而是他父親的做法,實在太讓他失望了,當初他大哥的事情或許可以原諒,畢竟一切的錯都在於他的大哥,但秦紹雲卻不一樣,他認為自己做得沒有錯,皇朝這樣的組織也在慢慢的沒落,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好機會。

他父親在他回來之後,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就把他綁起來,並且想把他給處死,這樣的一幕無論是誰都承受不住。

「你還會說是我的兒子?還記得我小時候是如何教導你的,你現在又是怎麼做的?你不配做我兒子,你只是一個叛徒罷了,來人,該怎麼動手就怎麼動手。」

秦清雲似乎被秦紹雲的話給氣壞了,更是對著旁邊那些元老下令,能對嫡系子弟動手的,就只有家族裡的元老,因為他們有一定的權力。

大長老在這一刻緩緩的走到了秦紹雲身旁,還拿著一把小小的匕首,但大長老沒有出手,而是把小匕首丟在了地上,發出一陣鐵器碰撞的聲音。

「秦紹雲,你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和你有一定的情緣,今天我不會親手殺了你,現在擺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是拿起地上的刀子往自己的心臟捅去,當然這並不是我所希望的,我希望的是你親自找到藍正雍,向他說明一切,表示你的忠心,把陸方所有的情況都告訴皇朝,我相信這肯定能讓你再上一個台階。」

其實這才是大長老最主要的目的,畢竟皇朝和天府對立的局面已經形成了,如果皇朝在這個時候得知天府的所在地和如今的情況,肯定會有很大的幫助,畢竟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一個道理是永恆不變的。

這樣做也能給他們家族提供一定的利益。

「哈哈哈!!!」

秦紹雲在這一刻就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笑得是如此瘋狂。

「你笑什麼?這是你最後的機會,家主也是念在你和他之間的骨肉之情,否則絕對不會給你留下這麼好的一個退路。」

站在旁邊的二長老看到秦紹雲爆笑的聲音,頓時怒了。

「骨肉之情?說的倒是這麼好聽,我從來沒有見過有哪個父親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兒子,這是我心中最為想不明白的,你們說的倒是富麗堂皇的,不過你們心中在想些什麼我不知道嗎?你們就是想趁這個機會建功立業投靠皇朝,我真是看錯你們了,我告訴你們,哪怕我死在這裡,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秦紹雲的話語裡帶了些凄涼,他從未想過會落得個如此局面,說起來也是濃濃的嘲諷,曾經高高在上的秦家少爺,在遇到麻煩的時候,竟然主動被家族拋棄。

這些事情在他們大家族中也算得上是平常,更為可怕的是,他父親也是這樣的態度,是最讓人感到心寒的。

「既然如此,你今天就把我這些年對你的養育之恩的報回來吧,我也不需要多少,只要把你的性命結束在這裡,我們兩人之間就算是兩清了。」

更讓秦紹雲感到心涼的是他父親,秦清雲竟然說出了如此一句話,讓秦紹雲心中涼了一大截,這就是所謂的親情么?

呵呵,真是可笑!

秦紹雲也沒多說其他的話,緩緩的伸出手拿起放在地上的匕首,臉上的慘淡之色越來越濃。

「很好,既然你們要我償還你們的養育之恩,我秦紹雲就把這些東西還給你們,你們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嗎?我還給你。」

說著,秦紹雲沒有任何的猶豫,拿起這把匕首狂暴的往他的心臟部位捅去,在這期間,元老和秦清雲竟沒有任何想阻止的意思,反而是嘴角微微上翹,似乎對於這樣的一幕非常的滿意。

就在這時,一個破空聲突然傳來,緊隨著一顆不大不小的小石頭,剛好擊打在秦紹雲手中的匕首上,秦紹雲感覺手中傳來一股激烈的震撼,手中的匕首轟然倒地。

「這樣的家族,我只能說一句話,冷血無情!」

陸方和龍凌菲的身影緩緩出現在客廳門口,身上帶著冷意,剛才那些話陸方完完整整的聽到了,心中一陣感慨,沒想到這藍怒大陸當中,人與人之間的親情這麼淺,親爹逼著兒子去死,這樣的情況陸方是真的沒有見過。

今天的事情算得上是給陸方上了一課,也讓他開了眼界。

感覺到陸方的出現,周圍的元老立馬圍上來,身上的氣息更在這一刻狂暴的湧出:「來者何人?速速報上名來,為何要插手我秦家的家務事??」

大長老一臉冰冷的看著陸方,眼中露出了一絲疑惑,他不明白陸方這陌生人是如何冒出來的,在捉到秦紹雲之後,他已經布置了層層的防禦,如果出什麼事肯定會有通報,但從剛才到現在,他們卻一直沒有收到通報,說明陸方是利用其他方法進來的。

也說明了一點,陸方的實力非常強大,特別是剛才那一個小石頭的攻擊,讓他們眉頭一皺,因為那個破空聲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前兆,就碰撞在了秦紹雲的匕首上,換做是他們,也極有可能會反應不過來。

「我是誰這一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秦紹雲是我的兄弟,你們想要逼他自殺,這未免也太過分了吧,再怎麼說他也是你們家族裡的人,撇開你們這些元老不說,就你這個老傢伙,也讓人感到生氣不已。」

說實話,秦清雲的動作真的讓陸方太生氣了,從未見過有如此狠心的父親,竟然讓兒子當他的面了結自己,也是夠心狠手辣的。

砰!!

陸方話音剛落,現場突然響起了一陣激烈的碰撞聲,此時的秦清雲身形已經化為了一道殘影,不知道在何時已出現在陸方面前,拳頭握的緊緊的,陸方更是伸出自己的手掌,緊緊擋住秦清雲這一拳,兩者之間的對碰也是在電光石火之中,連其他人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對碰在一起,兩者的眉頭都緊緊皺了起來,很明顯正在激烈的對抗著。

最為驚訝的可是秦清雲,陸方的年紀看上去不過是30多歲,但實力竟達到了如此境界,能抗住他一拳,說明他的實力不凡。

「閣下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妨礙我秦家的家務事?」

一番考慮之後,秦清雲很快就平靜了下來,收起了和陸方進行對碰的拳頭,目光粼粼的盯住陸方,似乎想從陸方的臉上得到答案。

「我早就說過了,我的身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秦紹雲是我的兄弟,今天我要帶他離開,如果你們想阻攔的話,我只能對你們大打出手。」

陸方的態度非常的堅決,無論如何也必須要把秦紹雲給帶走。

從之前的情況中他能看得出,秦紹雲是一個天賦很高的人,更重要的是他願意改正自己的錯誤,就沖著這一點陸方也會幫助秦紹雲,要是要好好磨練一番,必定能夠遨遊天空。

「閣下,你這樣口氣未免有點太大了吧,再怎麼說這裡也是我秦家的地盤,我秦家的子弟豈是你說帶走就帶走的,如果是這樣,我秦家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秦清雲絲毫不退讓,要知道這是他們的一個機會,絕對不能放過這麼一個討好皇朝的機遇。

「是你們的地盤又如何?雖然你的實力很高,但對我來說還是不夠。」

陸方現在的模樣要多囂張有多囂張,就好像完全不把秦清雲放在眼裡一樣,秦清雲的實力和陸方差不多,都屬於凝神後期大圓滿的境界,離證道實力就只有一步之遙。 陸方能在同級中無敵一般的存在,畢竟他有各種各樣層出不窮的底牌,如果真的打起來,陸方有必勝的信心。

「老大,你不用理會我了,你走吧,我心已經徹底的涼透了,沒想到我會生長在如此冷血的一個家族裡。」

秦紹雲知道,來這裡的肯定是陸方,對於陸方的行為,他十分的感動,不過他已經失去了信心,畢竟秦家這樣的做法讓他失去了鬥志,讓他心都死了。

「你這混蛋在說些什麼?你忘了之前是怎麼和我說的嗎?隨隨便便就想去死,有沒有問過我,你的家族不要你,並不代表我這老大也不要你,我跟你說,你的命是我救回來的,所以你欠我一條命,你的命是我的,只有我能決定你的生死!懂嗎??」

陸方的表現越來越霸氣,如此一番話讓秦紹雲的眼眶變得通紅無比。

他的家人都不在乎他的生死,陸方卻十分在意,雖然這一番話說得好像很霸道,不過秦紹雲知道陸方這是在阻止他想要自殺的念頭。

「混賬?你在胡說些什麼?居然說他的生死在你手上,我身為他的父親都沒敢說這樣的話,你一個外人,憑什麼這樣說話?」

秦清雲聽到陸方的話,露出了濃濃的憤怒,也大概猜出了陸方的身份,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畢竟對於外界的事情,他也有一定的了解,也知道能讓秦紹雲稱之為老大的人,就只有天府的最高負責人,陸方。

這一點秦清雲大概能猜出來,卻也沒有拆穿。

「嗯,話是這麼說沒錯,雖然秦紹雲是你的兒子,這一點是鐵一般的事實,不過他的命是我救回來的,他欠我一條命,所以你要他去死必須要經過我的同意,如果你們偏偏要一意孤行,那我的決定只有一個。」

陸方說到這裡的時候,眼中出現了濃濃的堅決,絲毫沒有想商量的意思,身上的氣息在暗涌。

他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看得比生命還重,如果秦紹雲在這裡出了什麼事情,哪怕是拼上了性命,也必須要將其給救出來。

哪怕是龐大的秦家,又怎麼樣?

秦家其他幾大元老,在這一刻紛紛展露實力,目光警惕的盯著陸方,說實話的,陸方的實力真的讓他們感覺忌憚,能與其進行對抗的就只有秦清,對此,秦清雲目光凜凜的盯住陸方。

「你們幾個先出去。」

讓人不解的是,秦清雲竟然讓幾大元老出去,讓他們感覺奇怪不已,特別是大長老,更是直接開口:「家主,這樣是否有點不好?如果他突然對你動手,那豈不是……..」

「他要動手,你們能攔得住嗎?」

沒等大長老把話說完,秦清雲就開口打斷了他的話,讓他們幾大元老啞口無言,只能搖搖頭,隨後退了出去。

如秦清雲所說的,以陸方的實力如果要發起進攻的話,他們幾個留在這裡也不會有多大作用,畢竟到了這個境界,已經不是數量可以彌補的,除非是成千上萬的人。

「你應該就是秦紹雲的老大陸方吧?也不需隱藏,我大概能猜到你的身份,讓我感到驚訝的是你居然敢過來這裡?我真的不明白到底是誰給你的信心。」

說到這裡,秦清雲臉上出現了濃濃的笑意,從座位上起來來到陸方面前。

陸方也毫不示弱,目光盯上了秦清云:「是不是又如何?如果秦紹雲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我定不會袖手旁觀,畢竟我陸方和你們不一樣,我不是那種冷血之人,對兄弟無論如何也要出手救助。」

聞言,秦清雲只是呵呵一笑,背手而立:「不過說來,你的確也是一個很有天賦很有能耐的人,能在如此年紀到這種實力,的確是天才之中的天才,準確來說,是一個潛力股,如果你不是和皇朝作對的話,我們秦家一定會巴結你,要和你討好關係,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機會,可惜你們得罪了皇朝,還企圖想向皇朝發起進攻。」

「你接觸過藍正雍,應該知道藍正雍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看重的權力比手中的命還重要,出了這麼大的一個威脅,你認為他們會袖手旁觀嗎?」

秦清雲冷冷一笑,他想看看陸方在面對這種情況,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我想說的是,我能做得就只有放手一搏,皇朝統治藍怒大陸已經夠久了,很多人替他打下一片江山,也有很多的人白白冤死在他的手中,已經不適合做藍怒大陸的統治者了,是時候換人了。」

原本陸方也不想說這些極為囂張的話,但在這種情況之下,他也不想有過多的解釋。

為此,秦清雲哈哈大笑了出來,笑的如此瘋狂,就好像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你說的倒是這麼好聽,皇朝霸主已經有很多年的時間了,這麼多年的時間裡,沒有任何人能代替皇朝,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毛頭小子,有什麼資格說這樣的話,是不是在逗我玩?」

「我可沒這個心思逗你,我說的都是真的,在這個世上哪裡會有沒有風險的交易和生意,我做的就好像是一個投資,如果我贏了,就會擁有整個皇朝,輸了,最多是灰飛煙滅。」

陸方的態度卻是異常的平靜,就好像在說笑一樣,更是來到了秦清雲面前,隨後靜靜地開口:「我知道秦家主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也明白你心中想問些什麼,但我想告訴你一個道理,你不是一直在為家族著想嗎?現在這麼大的一筆交易,你為什麼不做??」

「哦?交易,好,我倒要聽聽,你想和我說什麼樣的交易。」

秦清雲頓時樂了,也想要看看陸方想說些什麼。

「反正秦紹雲在你眼中都是可有可無的存在,你也想趁這個機會提升你們的地位,但你何嘗明白皇朝所在的處境,皇朝這麼強悍的一個勢力,面對我這小小的天府,為何會這麼的忌憚?」

「皇朝平常面對那些大危機的時候,從來都是臨危不懼,這一次卻自亂陣腳,四處招兵買馬,甚至不惜一切,讓所有平民都給他們貢獻一定物質,你應該明白他們這種自亂陣腳的行為是為了什麼。」

陸方笑吟吟的說道。

秦清雲的臉色在這一刻陰狠了下來,眼中帶著濃濃的憂鬱,說起來這一點他的確沒有考慮到,之前他一直認為皇朝才是藍怒大陸中最為強大的一個勢力,可這一次經過陸方的提醒之後,才想到了這一點。

以前皇朝無論在面對什麼樣的勢力,都不會有半點慌張,哪怕是那強大而又詭異的組織,也能將其給打敗,也不會出現這種自亂陣腳的行為。

而現在,面對一個他們並不看好的天府,竟然出現了這種自亂陣腳的行為,說明藍正雍是徹底的怕了,不然也不會有這種動作,在帶兵打仗的過程中,最忌的就是失民心。

藍正雍這種做法和土匪沒什麼兩樣,皇城裡的居民也在快速流失,不斷加入天府的組織。

這種小白的事情,就只有藍正雍才會做得出來,因為他在高位上做了很多年時間,早已忘記了一切事情,在他的腦海中就只有權力,其他東西對他來說都是次要的。

遼嘯天和藍坤雷兩大高手已經離開了皇朝,加入了天府中,他們兩個人帶兵打仗的能力絕對稱得上是一流,特別是遼嘯天,絕對是老將軍中的將軍,戰鬥的能力無懈可擊,再加上陸方這麼一個小怪胎,說不定還真的能做出一些扭轉的情況。

考慮到這一點的時候,秦清雲就猶豫了下來,很明顯,對於這麼一件事很難作出相應的決定。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秦家主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應該非常明白我口中所說的話,還有,在你的言語中,秦紹雲是必死之人,對你來說沒什麼關係,又為何不讓他去放手一搏呢?」

「何來的放手一搏?」

秦清雲不解的問道。

「橫豎都是死,你為何不放開他,讓他進入我天府中努力的奮鬥,如果這一次的戰爭我們勝利了,你們的地位絕對會水漲船高,一旦我們失敗了,就只有灰飛煙滅,秦紹雲也會被滅殺,你只要把責任給推卸了,不就完事了嗎?秦家最多是受到一個小小的傷害,也不會有什麼致命的打擊,這對你們來說是一筆很划算的交易。」

陸方笑呵呵的說道。

要說別的或許他不行,論口才方面,陸方是絕對牛逼哄哄的,畢竟以前執行任務的時候,也不知多少困難是靠著一個三寸不爛之舌所搞定的。

這麼一番話,讓秦清雲沉默了下來,也回到了他剛才坐的座位,眉宇緊緊的皺在一起,陸方也不打擾,就這樣靜靜的站在旁邊等候秦清雲的抉擇。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