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萬一炸到了你!」

「炸死我總比被這些岩石給活吞了好,聽我的命令快放」

聽姜辰都這麼說了,歌賽沒有辦法,因為現在這個情況只有死馬當活馬醫了搞不好姜辰可能真得會死在岩蛇谷。

「全體導彈部隊聽令,對著岩蛇前方一公里的位置釋放我們的導彈,到時候殿下會把他們帶進去的」

「可是萬一炸到了殿下怎麼辦?」

「我叫你們放!別問為什麼」

此刻歌賽都暴怒的吼了起來,因為現在已經沒有猶豫的地方了。

很快無數發炮彈開始升空,而姜辰在茂密的叢林裡面奔跑著身後巨大的樹木根本不能攔住岩蛇的憤怒,正在成片的倒下,看著天空中無數顆火球正在朝下速落,姜辰再一次憋住了最後一口氣,加快了步伐自己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超過轟炸區,讓身後的岩蛇進入被轟炸的位置,如果有任何一些閃絲自己真的可能死在這裡。

這些導彈威力巨大,就算自己不被擊中,如果沒有逃出安全距離的話,自己可能都會被這巨大的衝擊波,把五臟六腑都給震碎。

看著從天而降的導彈,離自己越來越近,姜辰大吼一聲。

「都特么去死吧!」

然後身上的體力迅速拉滿,朝著轟炸區外面衝去。

大概5秒之後,身後傳出了巨大的爆炸聲,一股熱浪也從姜辰後背直衝而來,姜辰快速的跳到了一塊大石頭後面躲了起來,因為這迅速迸發出來的熱量可以把自己給烤焦的。

而身後的岩蛇部隊,恰好進入了轟炸區正中心,直接被一輪輪導彈擊中,現場的樹木也在一瞬間化為了焦木。之前枝繁茂密的樹榦現在也只剩下一堆還燃燒著火燒焦了的木樁了。

「完了!這情況殿下不可能還能活得下來吧!」

看著方圓速公里都化為了平地,歌賽心裡一沉,感覺姜辰可能已經死掉了。

而可能是上天眷顧姜辰的緣故,他本來跳在了一塊大石頭後面,可是這巨大的衝擊力,和周圍瞬間燃燒起的高溫熱浪,躲在石頭後面雖然能夠承受猛烈的火浪衝擊,但是隨著周圍四周的溫度升高,哪怕自己活下來了,但是身上的肌膚也會被燒傷啊。

正當姜辰萬般無奈之下,突然腳下一空,沒想到石頭後面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洞,剛好讓自己落了下去,這個洞不深可能就3,4米的樣子,下面還有水,可能是天然行程的,感受著洞口巨大的氣浪朝裡面補來,姜辰趕忙把整個身體給侵進了水裡,半分鐘后外面恢復平靜。

姜辰趕忙從洞口伸出了一個腦袋,看著後面已經沒有了行走的岩蛇,頓時鬆了一口氣,然後竄出洞口繼續奔跑了起來。

而意味姜辰死了,指揮室的將領們都在流淚嚎啕大哭的時候,突然有人喊著。

「殿下還活著!快看!」

只看屏幕上姜辰還在被燒焦了的森林裡面奔跑,這一瞬間現場的人喜極而泣,就連歌賽都忍不住聲音哽咽的說道!

「這!這樣都能活下來,這真是個奇迹,」

可是奇迹並沒有出現多久,那一群普通的白蛇可能被炸懵了但是那條金色王可並沒有,正奔跑者慢下了腳步的姜辰聽著後面的聲音,頓時心都涼了,趕忙又咬緊牙關跑了起來。

「完了!這下完了!這老天爺啊!你為什麼就這麼和我們的殿下過意不去啊!他只是想帶領他的族人回過家,你有必要這麼針對他嗎?」

「殿下體力明顯跟不上了,糟了!前方沒有路了好像是一個萬丈懸崖」

而更不好的消息迸發了出來,這一刻重生的希望,再次被熄滅就連歌賽都癱軟了下來,覺得老天真是有些不公,為何要這麼苦苦折磨這個如同神一樣的男人,明明都已經在地獄裡面爬出來了,可是下面卻是萬丈深淵。

而體力不支的姜辰也明顯看見了前方沒有路了,關鍵是這個金蛇王還在吐著石釘,讓姜辰還要想辦法躲開,就在這躲的時候,這個石釘直接射在了一旁的岩石上,岩石被威力巨大的石釘直接射碎,無數的岩石塊崩開,直接有一塊打在了姜辰的後背上,這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姜辰給打倒在地,然後嘴裡也噴出了一口鮮血出來,姜辰只覺得自己五臟六腑好像都被打碎了似的,難受到了極致,但是面對前方的萬丈深淵他還在向前爬著。

而這個時候岩蛇也追了上來,好像並不急於立馬殺死眼前的這個獵物,沒想到這個小傢伙兜兜轉轉居然還偷了血紅花跑了這麼遠。他開始挺著巨大的蛇頭吐著舌尖,噁心的舌尖已經掃到了姜辰的臉。

而這個時候夜歌公主和晚霞公主慢慢恢復清醒了過來,當他們清醒過來的時候,看見屏幕上出現的這幅畫面差點再次暈了過去。

只見姜辰身後是萬丈深淵,而且身上到處是血,嘴巴里也不斷的噴著血,狼狽不堪的向後移動著,而眼前的這條金色正虎視眈眈的看著他,而身後那群清醒過來的白蛇也都跟了上來,彷彿也想參與這有趣的時刻。 很快,顧忘和黛兒之間達成了合作。

「合作愉快!」黛兒舉起酒杯,低聲說道。

「合作愉快!」顧忘回應著。

就這樣,顧忘的生意發展到了國外,黛兒的生意發展到了國內。

「大哥,聽說天翔要收購嫂子的影樓。」辦公室里,山貓輕聲說道。

「我知道。」顧忘回答。

頓時,山貓驚訝了。大哥知道,竟然還無動於衷?

「趙以諾會自己解決。」顧忘繼續說道。

他知道,那個趙以諾從來不喜歡別人摻和她影樓的事情。

或許,她應該會答應天翔的收購吧!顧忘站起來,看著外邊的天空,表情有些期待。

不管她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毋庸置疑的是,他都會支持她!

「我要見你們總裁!」M公司大廳里,趙以諾大聲喊道。

「對不起,趙小姐,您沒有預約,不可以見我們總裁。」前台直接說道。

「麻煩你轉告他,趙以諾來找他商量影樓的事情。」趙以諾堅定的說道。

「不好意思,趙小姐,你還是請回吧。」前台繼續說道。

「天翔,你出來!」突然,趙以諾對著樓上大聲喊了起來。

「誰啊這是,怎麼這麼無禮?」

「誰知道呢,一個潑婦而已。」

旁邊的幾個員工嘀咕著,臉上一副副鄙視的表情。

「外邊是誰在大喊大叫?」樓上的辦公室里,天翔一邊翻閱著文件一邊問旁邊的助理。

「是……趙以諾。」助理低下了頭,輕聲回答。

她來做什麼?天翔突然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的助理,一陣狐疑。

「她說她想見你,還說想和你商量收購影樓的事情。」助理立馬解釋著。

她這是想通了?天翔放下了手裡的筆,緩緩站了起來,走向旁邊的沙發。

上次將她甩到了墓碑上,不知道她有沒有受傷?他的眼睛里有一絲擔心。

不行!是她害死了陳菲!突然,天翔的眼睛里閃過一股寒光。

「您看,應該怎麼處理?」助理緊接著問道。

「讓她上來!」天翔冷冷的吼道。

這威嚴的氣勢,愣是將面前的助理嚇了一大跳。

「是!」助理趕忙回應著,退出了辦公室。

「趙小姐,我們總裁有請……」助理下了樓,向面前的趙以諾做出邀請的姿勢說道。

還沒等助理把話說完,趙以諾便直接上了樓。

看著她的背影,助理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離去。

「你來做什麼?」沙發上,天翔連頭也沒抬,直截了當的問道。

「你是不是非得收購影樓不可?」趙以諾低聲問道,臉上有一絲愧疚。

「是的。」天翔回答。

「那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個條件?」她繼續問道。

「趙以諾,你現在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天翔繼續說道。

頓時,趙以諾泄氣了。

是啊,陳菲剛剛過世,她哪裡有什麼資格和他談要求?

「天翔,我可以把影樓交給你,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解散影樓里的團隊,他們都很優秀,而且他們……」

「趙以諾,這些,都不是你說了算的。」天翔提醒著。

終究,他還是變了!因為陳菲!

「天翔,我知道你很恨我,但是你不能將對我的恨強加到別人的身上!」趙以諾大聲喊道。

天翔走到她面前,瞪著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后,轉過身去。

「凡是和你有關係的人,我都會趕走!」他凜冽的說道。

瞬間,趙以諾心寒了。他這是在報復自己!

「究竟我要怎麼做,你才可以原諒我?」她問道。

恐怕,這輩子他都不可能再原諒她了!天翔冷笑了一下,離開辦公室。

原地,只剩下趙以諾一個人,背影很是落寞。

看樣子,他是一定要和自己死磕到底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趙以諾迅速離開天翔的辦公室。

影樓里,員工聚在一起像是在討論著什麼,而且表情極其興奮。

「趙總!」突然,一個員工大聲喊道。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趙以諾驚訝的看著他們問道。

「罷工啊!」一個年輕姑娘回答。

這是罷的哪門子的工?她不解地看著面前的員工,很是好奇。

「趙總,您就別瞞著我們了,我們早就已經聽說天翔要收購我們影樓了。反正你去哪裡,我們就跟著你去哪裡。」年輕姑娘說道。

「對啊,趙總,我們不會離開你的!」

「趙總,我們永遠和您在一起!」

頓時,趙以諾被感動了。

這麼一個優秀的團隊,這麼重情重義的兄弟姐妹,若是真的解散了,那豈不是太可惜?

「你們別傻了,跟著我能做什麼?」趙以諾低下頭喃喃說道。

「我們可以合資開一家影樓啊!」突然,一個攝影師大聲喊道。

「對啊,這個真的可以有……」

一下子,場面又熱鬧了起來。

看著面前一副副不舍又激動的面孔,趙以諾的眼眶裡有了些許液體。

能遇到這麼一群人,著實是她的幸運。

不一會兒,面前的一群人各自解散,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堅守著這最後的職責。

天翔已經是鐵了心的與趙以諾成為敵人了,他絲毫不會顧及自己和趙以諾之前的感情,一而再再而三的來為難自己曾經口中所謂的心愛的女人。

「這樣合適么?」天翔的母親問道。

她並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變得如此心狠手辣。

「沒什麼不合適。」天翔回答。

「媽,你回去吧。」他再次說道。

「天翔,不管你做什麼,媽都會支持你,但是媽也不希望你將來會後悔今天所做的一切。」

「不會後悔。」

看著面前兒子如此堅決的模樣,她不再說話,離開了辦公室。

「隨時向我彙報他的行蹤。」老婦人對著辦公室外邊天翔的助理說道。

「是!」

御夫無良 辦公室裡邊,天翔奮力的敲擊著電腦鍵盤,腦海里卻全是陳菲的面孔。他們曾經約定就在今年的年底舉行婚禮,可是如今,他卻再也看不到她穿婚紗的模樣。而這一切,都是趙以諾造成的!

「啪!」

天翔一個拳頭直接砸在了牆上,手指間流出了一股鮮血。 「不要啊!姜辰!姜辰你能聽到我們說話嗎?我是夜歌啊!」

此刻夜歌公主撕心裂肺的在耳機裡面吼道!

「能聽見!行了!別哭哭啼啼的了,怎麼說呢!我已經儘力了,但是還是晚了一步啊,只有說這群所謂的神獸還真有本事兒,看來血紅花並不是人能夠採摘的,叫歌賽新國王下達命令,使用炮轟吧!我可不想被這群蛇給生吞了,給我個乾淨了斷」

「不要!不行!你不會死的!」

晚霞公主趕忙哭泣著道!

「歌賽!你他涼的聽見沒有,快下達明令炮轟,讓老子死的乾脆一點。」

而這一刻歌賽直接把姜辰現在的畫面直接傳送了出去,立馬天都城的各個廣場LED顯示屏上,還有家裡的電視手機上,以及其他宗族的電視和顯示屏上,都出現了這個畫面。

「殿下!我已經把你此刻的畫面給全大陸轉播了出去,就算是死我也要讓所有人知道他們的英雄是怎麼死的,所有天下大陸的子民和各個聯盟的將領戰士們,我們人族的國王姜辰殿下為了拿到血紅花送咱們的救世主回去,在和神獸的較量之中可能落了下風,這群蛇是金剛不壞,是天神派遣在這裡駐守的神獸,姜辰殿下一個凡人能夠和神獸搏鬥到這一刻已經很不錯了,當然現代的救世主們,你們也不要怪我們的英雄和我們的國王他已經儘力了。」

「夠啦!你不要說了!姜辰他不會死的,肯定不會死的!」

夜歌公主情緒無比激動的吼道!

「你冷靜點公主,現在誰也救不了他,你說怎麼救他?我只是讓所有大陸的子民看看,他們的英雄就算走也是為了大家而走的」

而此刻所有城市廣場上無數聚集的子民們,全部都淚流成河,紛紛不敢相信他們的英雄就要死了。

「國王殿下你還有什麼話要留給你的子民的嗎?」

「我真的儘力了,但是我身為一個遊俠說出來的承諾就必須得辦到,我可能不能送你們回去了,但是我答應了會讓你們回去就一定能做到的,血紅花我拿到了,我雖然回不去了,但是你們肯定能夠回去,暗夜神功,你如果有神力求求你助我最後一把,把這些血紅花給我送回天都去」

說著姜辰直接使出了渾身最後的力氣,直接回身拉弓滿月,把腰包掛在了青羽靈上,然後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朝著天都城的方向射出了這一支希望之箭,只見這個時候青羽靈身上冒出一絲不經意察覺的光亮朝著天都城的方向飛速而去。

射出去了血紅花,姜辰沒有了一點力氣癱軟在了懸崖上身後就是萬丈深淵。

「行了!歌賽開炮!讓我死得光明磊落一點!開炮啊!老子叫你開炮!」

「別!不要啊!」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