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仙兒師妹的性子,都言稱這個玄決不簡單,看來也頗有來歷。」

「可惜仙兒師妹不在宗門,否者的話也可詢問於她!」

眾多弟子之中,自然有和檀仙兒相熟之人,沉思瞬間便是響起當初檀仙兒曾經提到的一個玄決,似乎正發眼前這個玄決。

甘歇雙眼一凝,在五幽鬼出現的瞬間,他心中隱隱出現一股不安,卻尋不到這股不安的源頭,當即也唯有壓下,雙手交錯。

傅然暴沖而出,速度雖沒有增添,但是那一拳轟出的力量卻是到了宗玄境的極致,一拳落下,一道道漣漪擴散,好似這空間都不願阻擋這一拳之力。

於此同時,傅然的後背之上探出兩隻骨掌,交錯在一起。

感覺到傅然體內的玄力消耗,再看看其後背出現的怪異一幕,甘歇也大致猜到一些。

手勢一頓,一道低喝之聲出自甘歇之口。

「夏至!」

一道低喝之下,甘歇身上突然出現濃濃大火,火焰並非火紅,而是紫色,在紫火出現的瞬間,周遭的溫度急劇攀升。

一些靠得緊的弟子頓時感覺到口乾舌燥,心中大駭。

而傅然眼神之中也是出現慎重,在這恐怖的溫度之下,他感覺到一股無形之力阻礙著他,讓他速度微微一緩。

「能夠將夏至施展到這個程度,歇兒不錯!」大殿之中的甘族老者淡笑點頭,有著讚賞。

「傳聞,甘族原本乃是十大家族夏族的分支,因此掌握夏族玄決夏至。」碧煙開口。

有關於甘族的傳聞,東域不少,只不過因為只是傳聞,而且十分久遠,導致現在已經沒有人知曉甘族的來歷了。

但是據說夏族老祖並未此界人,而是從其他位面而來,而夏族始祖更是仙界掌控四季的四大神之一,曾留下諸多強悍玄決。

「呵呵,甘族的確與夏族有諸多關係在其中,而歇兒此時施展的這個玄決,乃是夏族頂尖玄決,而他也僅僅掌握了下半部而已,此玄決唯有夏族與我甘族之人才可修鍊,外人得到也是無用。」甘族老者笑道。

不少人都是點頭,夏族頂尖玄決夏至,他們自然知曉,若是由夏族族長施展,那威力可焚海!

傅然不知道甘族居然還有如此來頭,也不知甘歇此刻施展的玄決乃夏族至強,此刻的他已經感覺到玄力都有燃燒的跡象。

前後不過一兩個呼吸的時間而已,但是前後差別卻是如此之大。

一身紫火的甘歇一步跨出便是來到傅然身前,不退反進,一掌拍出。

隨著甘歇的一掌拍出,身上的紫火似乎受到牽引一般,向傅然呼嘯而來。

傅然連忙後退,不敢觸及絲毫,而此刻,他後背上的骨掌也是停頓。

「嵐殺!」

雷電在傅然身上遊走,在胸口位置不斷凝聚,同時一股恐怖的氣息也散發開來。

而甘歇好似並未注意到一般,一步又是跨出,再次來到傅然身前,這一次,雙掌同時拍出。

紫火散開化為一個恐怖的火焰之掌,帶著滔天之勢襲來。

轟!

凝聚在傅然身前的雷電也在這個時候撲出,化為一掌雷網,將火焰手掌抵擋。

但是傅然卻是瞳孔一縮,那雷電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猶如無法承受恐怖高溫而融化一般。

「靈鬼!」

傅然沒有遲疑,心中一個念頭出現,一道道黑色鎖鏈憑空出現,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注意到,那原本的骷髏已經不知何時消失。

黑色鎖鏈出現,便是開始環繞,似無窮無底,向火焰手掌纏繞而去。

「給我融!」

低沉之聲自甘歇口中傳出,沒有先前的張狂,唯有平淡,如同這個玄決能夠影響他的心性一般。

隨著甘歇的聲音落下,將火焰手掌纏繞的黑色鎖鏈竟然開始融化,這一幕落在傅然眼中,讓他心中翻起滔天巨浪。

「不可近身!」

瞬間傅然便有了判斷,那紫色火焰太過恐怖,若是他沾染上一點,恐怕將會頗為麻煩。

「力鬼!」

傅然不能近身,不代表力鬼不能,在他的控制之下,隱藏起來的骷髏爆沖而出,直指甘歇。

「你的一切手段都對我無用。」

甘歇拂袖一甩,一片火海出現,好似海浪拍打一般,直接將襲去的骷髏淹沒。

在被火焰淹沒的瞬間,傅然便感覺到他與靈鬼、力鬼還有隱鬼的聯繫斷了。

傅然大駭之下,不由得倒退,甘歇的強大超過了他的想象,竟然連五幽鬼都無法承受那紫色火焰。

甘歇一步跨出,每跨出一步,給予傅然的壓力都要增添幾分。

「龍紋!」

傅然低聲吼道,一道龍吟之聲傳出,讓周圍弟子一震,目光死死盯住傅然身體。

眾多目光聚集下,傅然身上突然竄出一頭龐然大物,數十丈大小的巨大身軀,全身火紅,而在這火紅之下,還有著血紅在流淌。

「符紋!」

見到巨龍,大殿內的不少人都是一驚,傅然是否是符師這一點無法引起他們的重視,讓他們不明白是這巨龍為何出現?

「難道是楊道的後輩?」

大殿之中除了甘商之外,至少都是地玄境實力,其中輪帝境也有著幾位,他們本就將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傅然身上,此刻見傅然沒有任何動作便弄出一頭符紋之龍。

這如何不讓他們震驚!

吼!

巨龍盤旋,也感覺到了此地的異常高溫,低聲咆哮,猶如燈籠的雙目死死盯著,龍首搖擺,吞吐龍息,龍目之中首次出現凝重。

「倒是有趣!」

甘歇微微仰頭盯著盤旋在半空的巨龍,淡然開口,雖說仰望,卻給人一種俯視的感覺。

「呼!」

傅然重重呼出一口濁氣,雙手探出,手臂之上出現白骨,貼合在手臂之上,雙手緩慢交錯。

隨著雙手的交錯,遠遠看去,這一刻,傅然與玄鬼同時施展一個玄決!

甘歇眼角的餘光也看到這一幕,眼神不可查的一閃,一步跨出,就欲對傅然出手,而這個時候,盤旋在半空的巨龍俯衝而下。

PS:抱歉,今天網路出了問題,直到凌晨才恢復,沒有趕上!會在月底給大家補上。(未完待續。) ?甘歇就如同火神一般,全身散發著紫色火焰。

當甘歇見到傅然掐動手印的時候,他沒有絲毫猶豫,一步跨出,雙拳緊握。

「已經能夠將五幽鬼運用到如此地步了么!」姬欣低聲喃喃。

別人不認識五幽鬼,但是她又怎麼會不知曉,她本就與檀仙兒熟悉,早就從檀仙兒口中知曉這是什麼玄決,而且她還親眼見過傅然施展。

眼看甘歇來到傅然三丈之外,雙拳轟出之時,瀰漫的火焰突然炸裂,化為兩道數丈大小的巨大火焰之拳,帶著長長的火尾直襲傅然而來。

吼!

巨龍咆哮一聲,俯衝而下,龍爪探出,甘歇面色微變,當下拳頭改變方向,向巨龍呼嘯而去。

砰!

火焰之拳與龍爪對轟在一起,低沉的爆炸聲響徹,一道波紋擴散,連空間都出現褶子,看得不少碧蓮門弟子都是心驚,這力量太過恐怖。

甘歇忍不住後退半步,面上的淡笑之意消失,豁然抬頭直視巨龍,寒光迸發。

以他的實力想要拿下傅然,本應該是輕易而舉,但是到現在他已經動用了最強手段之一,卻沒有想到居然還會被逼退半步。

當然,將甘歇逼退半步,巨龍也付出的慘重的代價,龍爪炸裂,化為玄力消散。

重生之世家_千年靜守子弟 吼!

似乎被甘歇惹惱,巨龍憤怒的咆哮,再次衝出,龍尾掃來,足以橫掃千軍萬馬。

甘歇攤開手掌,其內有著一朵火紅蓮花綻放。

在此火蓮出現的瞬間,能夠看到周圍不斷有著細小漣漪擴散,同時一股強大的氣息散發而出。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甘歇手掌之上,在火蓮上,他們能夠感覺到其內壓制著一股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足以抹殺魂玄境。

不過巨龍卻不畏,毅然衝出。

「哼!」

甘歇冷哼一聲,單手一拖,掌中的火蓮緩緩飄出。

在離開甘歇手掌的瞬間,火蓮膨脹開來,不過眨眼便化為數丈大小的巨大紫火蓮花,旋轉間,似乎有著無盡吞噬之力一般,將周圍的恐怖高溫盡數吸入。

「不好!」

姬欣第一個變色,火蓮的力量太過龐大,而且還將周圍散發的熱量盡數吸入,一旦爆發,就算是魂玄境不死也要殘廢。

就在姬欣剛才踏出相助傅然的時候,身體突然動不了,被禁錮在原地。

不但身體被禁錮,連說話都不可。

「怎麼回事?」

姬欣身為碧蓮門核心弟子,自然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必定有高手在一旁干擾她。

然而她卻沒有絲毫辦法,甚至連暗中出手之人都不知曉。

三族此次前來的最強者便是三位老者,不過這三位老者都在地玄境實力,還不足以如此輕易的就禁錮了她。

唯有輪帝境才能夠做到。

既然三族之中沒有輪帝境存在,那麼暗中出手之人必定是碧蓮門人,不過姬欣想來想去,也想不出是誰。

唯有心中焦急。

沒有人知曉姬欣被禁錮了身體,所有人都望著那火蓮不斷向傅然靠近。

「爆!」

傅然當機立斷,沒有絲毫猶豫,心神一動,巨龍衝出,最後在眾多注視下爆開。

轟!

巨龍爆開,化為一朵蘑菇雲,一道光華直衝雲霄,相隔甚遠都能夠清晰聽聞。

狂暴的玄力肆掠,勁風呼嘯。

傅然瞳孔一縮,經歷的巨龍爆炸之後,火蓮也僅僅是縮小了一圈而已,依然還有抹殺他的恐怖力量。

「三陽戩!」

就在此刻,傅然的雙手突然停下,在爆退的同時,低喝之聲傳出。

噼里啪啦!

雷電閃爍,以極快的速度聚集在一起,最後化為一柄長戩,如同實物一般,其上有著無數雷電在遊走。

「去!」

傅然對著火蓮遙遙一指,雷電凝聚而成的長戩呼嘯衝出。

「以卵擊石!」

望著傅然還在掙扎,甘歇冷笑,他當初便是依靠這一招險些抹殺一位魂玄境巔峰,豈是傅然能夠抵擋。

「這個玄決還不夠!」

傅然沒有去理會他施展的玄決會取得如何效果,他很清楚,即便是與玄鬼融合,同時施展之下,使得這個玄決威力提升不少,但是還不足以化解火蓮。

特別這個玄決還是傅然首次施展,也是麻衣老者傳承中最後一個雷屬性玄決。

感覺到體內玄力的消耗,傅然心頭一沉,但是動作卻不慢。

轟!

三陽戩與火蓮對撞在一起,並未發生爆炸,而是在衝撞,每一次撞擊,都會有著雷電散開以及火焰的噴發。

砰!

不過撞擊兩三次,三陽戩便是「砰」的一聲炸裂,化為電弧消散。

「玄月指!」

就在此刻,巨大的金色手指襲來,與以往不同,這一次足足有三指,隨著實力的提升,傅然對於玄月指的控制也更加得心應手。

轟!

玄月指與火蓮撞擊在一起,金光爆發,將火蓮淹沒在其中,那模樣似乎的已經將火蓮擊潰。

不過那甘歇卻沒有絲毫異色流露,若如此簡單就被破解,那麼也不配是他最強手段。

轟!

金光炸開,火蓮衝出,比起剛才又小了一圈,其上散發的恐怖氣息也弱了一些,但是即便如此,傅然也不敢觸及絲毫。

「應該差不多了!」

傅然眼底閃過一絲精光,不退反進,在跨出的同時,雙拳揮動,每一次揮出都會有著拳風拳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