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了四道半!」羅進長吁口氣道:「這還讓人怎麼活!」

「就這事?」寧素素微微一笑道:「不就多做了兩道題嗎,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我還把附加題都做了呢!再說了,對與不對還是兩碼事呢!」

「啊!」羅進長嘆口氣道:「沒辦法和你溝通。數學考卷,一共就三道大題,外加兩道附加題。你以為是你的經濟學啊!」

「哦!」寧素素恍然大悟道:「數學考題這麼少啊!不過,不是還有半道題沒答完嗎?」

「不和你說了!」羅進負氣而去。

「這羅進……」寧素素看著負氣離去的同濟大學數學系天才,啞然失笑道:「平時不是一向很嚴謹的嗎,今天怎麼像個小孩?林洛,你還有半道題沒做完,有沒有把握贏啊!」

「我也不知道!」林洛苦笑道:「最後一題是送分題,分值比第一道附加題還多2分,早知道先解第二道了。」

「咯咯……」寧素素輕盈一笑,看著有些挫敗感的林洛,言語奚落道:「我還真想看你剃光頭的樣子。說真的,你的頭型很好,剃光頭應該也很好看。」

話一落音,寧素素一眼瞟見踏步而來的司徒蘭蘭。

「先不和你聊了!」寧素素對林洛眨了眨眼道:「你說的話可要算數,今晚不準再賴在房間不走。」

「我像那樣的人嗎?」林洛也看到了玉腿修長的司徒蘭蘭。

「像!」寧素素脆生生回答道,然後扭動著小蠻腰,跑向司徒蘭蘭。

「蘭蘭!」寧素素聲音輕快動人道:「告訴你個好消息!」

「哼!」興緻不高的司徒蘭蘭,白了寧素素一眼,冰冰冷冷道:「決定讓那頭豬給睡了?」

「怎麼說話的?」寧素素撅了撅嘴道:「他答應換房間了!是個好消息吧!你說,今晚你是不是該慶祝一下?」

「嗒!」

司徒蘭蘭突然頓住步伐,朝不遠處的林洛冷冷瞥了眼,然後冷芒一閃道:「這事可由不得他! 控制慾 ,想換房間,絕不可能!今晚,要麼睡我,要麼睡你!二者選其一!」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被不正式地劃分為南北兩個校區。說不正式,是因為學校並沒有嚴格意義劃分校區。

只是由於不同的歷史和建築風格,被分為南校園和北校園。

北校園是原校園的中心。

建築以義大利文藝復興時代建築聞名。

這其中,就包括被好萊塢電影無數次作為拍攝場景的包威爾圖書館。

今天的數學建模實戰考試就在包威爾圖書館內。

下午一點三十分,當整個UCLA校園還沉寂在午休中時候,一位剪著精鍊短髮,模樣俊逸,氣質非凡的青年,悄然一人早早抵達了包威爾圖書館。

此刻,離二點半的數學建模考試還有整整一個小時。

這位青年,不是旁人,正是要睡司徒蘭蘭還是睡寧素素的林洛。


「女人真是魔鬼!」林洛仰頭看了眼著名的包威爾圖書館,深吸口氣道:「這司徒蘭蘭,就是魔鬼中的魔鬼!她還真以為我不敢睡她?」

中午回酒店后,寧素素自然沒對林洛提起司徒蘭蘭和她說的話。

她臉皮薄,可沒好意思說出口。


但司徒蘭蘭似乎早料到了寧素素不會說,等吃過飯各自回到房間休息時,她又沖了過來。二話不說,就躺在了林洛休息的床上。

她的模樣依舊清冷,沒來由讓男人有種征服欲;她的雙腿依舊撩人,讓林洛心中的火焰熊熊燃燒。

最終,實在受不了煎熬玉的林洛,只好早早來到了這裡。


包威爾圖書館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築,城堡式結構,稜角分明的屋脊以及獨具一格的石柱和長廊。整棟建築,看上去都有種義大利文藝復興后的晦澀和神秘。

林洛在UCLA做插班生的兩年,基本上是這裡的常客。

所以,這刻也是輕車熟路。

他穿過長廊,走入大廳,然後沿著旋轉樓梯直接來到二樓。

剛到樓梯轉角處,一道身影突兀出現在視野中。

重生之軍門狂妻 ,卻已經來不及。

「砰!」

兩人扎紮實實撞在了一起。

「嗯!」一聲輕吟聲響起。

這是帶著有別於呻吟、別於驚叫、別於慌亂和痛苦的叫聲。不輕喘、不含媚、沒有少女的嬌柔也沒有熟女的慵懶。

有的只有一種優雅。

一種高貴。

和鎮定。

林洛反應極快,早已伸出手,想要攙扶住因撞擊而趔趄后倒的白衣女子。

但手還沒伸到,女子早已穩住身體,一手擋住林洛伸過來的手,語氣淡然而平靜道:「我沒事!」

說的是流利的英語。

有著優雅的語調和一種根治於骨髓的氣質。

林洛縮回手,站定身子,終於看清了眼前和他撞了個滿懷的白衣女子。

烏姆赫拉。

林洛看著眼前氣質優雅,斜分著短髮,精鍊而迷人的烏姆赫拉,心中震撼道:怎麼是她,加州大學女校長!

林洛想到上午還有過想要征服她的想法,頓時俊臉一紅,靦腆害羞道:「對不起!」


赫拉朱唇微抬,淺淺笑道:「沒事。該說對不起的是我。你是來自華夏的考生吧,怎麼這麼早就來圖書館了?中午休息好才有精力備戰下午的考試!」

她看著模樣靦腆的林洛,心中覺得有趣。暗暗道:都說華夏人謙虛內斂,與熱情開放的我們有著鮮明對比,看來果然如此。

她卻不知道,林洛之所以面露羞澀,只不過是因為自己這一撞,與上午的那個念頭竟然不契而合。

這就好比你與一位絕代佳人擦肩而過,一見就鍾了情。卻又明知自己平庸、膽怯、無知和懦弱,只好用精神勝利法對自己說道:要是下次還能碰到,雖九死而不悔,也要追到她。

你帶著這樣的自欺欺人,留下不可得的期盼和念想,以為這終究是場夢。

卻不知,第二天,又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再次與她不期而遇。

追,還是不追?

林洛此刻就有這種逼上梁山的感覺。

這刻,他覺得十幾歲的差距,似乎也不能再成為借口。何況,赫拉才三十一歲而已。對於女人來說,正是風華絕代,芬芳迷人的翡翠年華。

老天這是明顯在成全他,給他創造機會嘛。

何況,如此近距離地看她,才發現,她比想象中的還要美麗、還要芬芳、還要風姿綽約。

「我……」林洛搔了搔頭,面容更加窘迫,緊咬了幾下嘴唇,終於鼓起勇氣道:「為了表示我的歉意,可以請你喝杯咖啡嗎?」

「請我?」赫拉明顯一怔,臉上還流露著毫不掩飾的迷人風情,笑聲道:「你不知道我是誰?」

「你不是UCLA的學生嗎?」林洛微低著頭,眼神卻輕揚著,目不轉睛盯著氣場融化,被林洛逗樂的烏姆赫拉。

「是……是……是……」烏姆赫拉笑得前俯後仰,褐色眸子中,精明幹練的光澤被笑意取代,好半響才接上氣道:「當然是UCLA的學生。你上午確定參加過動員會?或者說認真聽過講話?」

她的笑,一方面是被林洛這窘迫而認真的模樣逗樂,一方面又是因為被林洛誤認作學生而歡心。

她有這麼年輕嗎?

「額……」林洛搔了搔頭道:「早上睡過頭了,沒趕上。怎麼,學姐又上台發言?」

「算是吧!」赫拉並沒有局限於教育人的呆板與嚴肅,絲毫不在意林洛缺席動員會這件事,只是微揚著嘴道:「那真遺憾,我以為你早見過我了。」

「或許……」林洛有些羞澀的眸子中,終於綻放出明亮的光澤,語氣堅定而勇敢道:「這就是上帝安排我們相撞的緣故。」

「你的這解釋還真有趣!」烏姆赫拉輕輕捋了捋額前秀髮,一舉一動,風情萬種。她翹了翹迷人的雙唇,動人道:「你們華夏男生是不是都像你這樣花言巧語?」

「這麼說……」林洛眸子一亮道:「學姐答應一起喝咖啡了?」

赫拉帶著迷離笑意,看著散去了羞澀,開始原形畢露的林洛,搖了搖頭道:「很遺憾,不能!」

「為什麼?」林洛神色一暗,失望問道。

烏姆赫拉抬起手,看了看手錶,淺淺一笑道:「我還有事要忙!先走了!」

「等等!」林洛叫住赫拉,有些不甘心道:「那晚上怎麼樣?」

「不行,晚上喝咖啡睡不著覺,不利於健康。」赫拉再次邁步,朝一旁挪動了一步。

「那明天呢,明天早上,喝杯早咖啡,清心醒神,有利於一天的學習。」林洛也往一旁挪了一步,擋住烏姆赫拉道。

這孩子,還真執著。赫拉心中有些好笑道。

要是,他知道自己約的人是加州大學的校長,不知會是什麼表情。赫拉想到這裡,真想一口答應這個毫不死心的青澀男孩。

「唉!」赫拉嘆了口氣道:「難道你不知道我一直是在拒絕你嗎?」

「當然!」林洛目光炙熱而堅定道:「要是一約就成功,那接下來也就沒多大期待了。你不覺得,這樣才有挑戰性嗎?」

「好吧,那你就繼續挑戰吧!」赫拉的確有事需要處理了,無心和林洛糾纏,再次挪動步子,就要走開。

她這句話,算是判了林洛死刑。言下之意,她是不會給他任何機會的。

不過,林洛顯然不想就此罷休。

「學姐!」林洛不再攔著她,而是跟著她的腳步,一步一步朝樓下追來,語氣真摯道:「既然讓我繼續挑戰,總要給我一個預期的目標吧?你這樣轉身離去,連個名字、聯繫方式也不給,我怎麼繼續?」

赫拉看著鍥而不捨的林洛,心底愈加好笑。這種笑,是發自內心的愉悅。而不是嘲笑。她只是覺得,這個勇敢的小男生,如此執著追她這位女校長,真是有趣又好笑。

但。

眼見林洛就要跟著自己出了圖書館,連忙頓住腳步。

她剛才也是覺得有趣,才逗逗林洛。可沒想讓林洛一直糾纏下去。


否則,一到了校園內,被學生撞見,那就不好了。

「嗒!」

赫拉站住,螓首一轉,秀髮如她的氣質般,颯爽甩動。剎那的她,美得驚心動魄。

「想要預期的目標!可以啊!」 絕情帝少的頭號新寵 ,像含著動人情話般,目不轉睛盯著林洛,一字一句道:「你要是能拿到這次奧數的金牌,我就答應和你喝咖啡!」

「絕不反悔?」林洛驚喜道。

「絕不反悔!」赫拉笑容迷人回道。

華夏學生在奧林匹克競賽中,的確有著過人的天賦。但此次奧數進行了改革,加入了數學建模,她不相信林洛一定能從兩百多位考生中脫穎而出,拿下金牌。

這種幾率實在太小,何況,加州大學還有位拿過菲爾茲獎的數學天才夏洛特呢!

「好了,別跟上來了。」赫拉踏步離去。

「喂!」林洛再次衝上來,焦急道:「你總得把你的名字和聯繫方式給我吧!學校有三萬多人,你不給我,我怎麼找你?」

「只要你拿了金牌,自然會知道我的名字。」赫拉看著緊追不捨的林洛,想象著領獎畫面,笑意濃郁道:「只希望你到時候還有約我喝咖啡的勇氣。」

「你這明顯是敷衍!」林洛衝上前,掏出自己的手機道:「號碼多少?」

赫拉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執著的男生,而且,還是一位有著如此清秀模樣的男生。一時間,竟找不到一口拒絕的理由。

算了,我的手機號學校官網也有,他想要找到也並不是找不到,就告訴他好了。反正,等他知道我的身份時,自然會知難而退。

「我只說一遍。」赫拉看著點了點頭的林洛,快速報出一串號碼。

然後,優雅離去。

剛走到門口,手機響起。

赫拉轉過頭,看著興奮搖著手機的林洛,有些驚詫道:「不愧是數學天才,還真記住了。」

「當然。」林洛掛斷電話道:「等我拿了金牌,打電話給你。」

「好!」赫拉回答道。

她走出包威爾圖書館,回頭看了眼還站在大廳內凝視著她的青澀男孩,迷人一笑,暗暗道:「還真有些期待!」 沒有了烏姆赫拉的包威爾圖書館,顯得冷冷清清。

原計劃隨便挑一本書度過這一小時的林洛,也完全沒有了這等心情。

他的腦海中,一直盤旋著烏姆赫拉的身影。那位一顰一笑,都帶著宮廷氣息的女子,就因為樓梯口的一次碰撞,徹底讓林洛淪陷。

直到比賽鐘聲響起,林洛這才從混亂的情緒中抽離出來。

等到證件核對完、比賽試題出現在林洛面前,他才恍然大悟,驚呼道:「難怪把考場設在包威爾圖書館,原來這次的數學建模就與它有關。」

這次的考核題是:通過數據建模,計算包威爾圖書館一樓走廊第三根立柱的支撐年限。

「我的天啦!」林洛一眼掃完題目,頓時傻眼了。

他抬頭環顧四周,發現周圍的考生比他的表情還誇張。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