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套路我摸清了!」

應驗nafany想法的時候很快就來了。

a區很快就展開了幾顆煙霧。

而有趣的一幕發生了,在所以觀賽人員的注視之下。

「s1mple和蘇醒這是在幹嘛!g2往a區丟了一波道具,但是他們兩管都沒管,直接就往b區跑!而從我們的視角來看,g2在a丟完道具之後,所以人都開始往b區集合,看樣子是準備一波爆彈了。」

「這一下navi4人集結b區,雖然槍械、道具甚至人數上都是劣勢。」

「依靠著掩體和交叉火力,這一回合navi並非沒有希望。」

「我是第一次對於navi這個經驗欠缺的指揮產生了新的看法!」

「這一波賭點太大膽,嗅覺他敏銳了!」

網路上觀賽的網友們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心中的傾訴欲了。

因為這一幕對於他們來說非常難以理解,畢竟在g2爆彈的時候。

navi香蕉道並沒有拿到任何的信息。

所以在他們看來,這一回合的賭點完全是豪賭。

「這nafany敢賭的嗎?」

「完了,我的g2完了!」

「這nafany指揮也開透了?」

「一個真敢賭,一個真敢打!」

「這指揮太勇了吧!」

隨著navi人員的集結。

蹲在沙袋的火男也聽到了大量的腳步聲。

這一刻他腦海中想了很多辦法。

但火男一咬牙!賭就賭大一點。

直接背過身面壁,開始放人過去。

腳步聲轟隆隆的響起。

並且火男沒收到傷害。

他知道自己安全了。

轉過頭來,已經看到了他面前有三個土匪。

火男迅速開火進行掃射。

「沒有人搜沙袋這個位置!g2在犯罪!火男放了幾人直接過去,法瑪斯先秒一個,在進行掃射轉移,但射速太慢了,g2後面的補槍來的及時,沒有出現更嚴重的問題。」

「蘇醒提著m4已經到了死點,直接補掉了火男打殘了的shox。」

「s1mple抓住土匪看向蘇醒的時機,從警家煙霧裡混了出來,手中aug直接開始掃射,打死一個打殘一個。」

「但kennys的狙還是快的,s1mple還是被補掉了。」

「現在場上局勢2打2,人數優勢已經扳回了,並且兩名土匪的血量也都不是滿狀態,這一回合navi還有機會!」

「蘇醒在三箱進行架槍,他知道可能有人在架著他這個位置,所以並沒有主動peek。」

「更何況他也不需要peek,現在他的位置對方大概是知道的,所以需要來找他,他不用放棄自己的槍位區和人對槍。」

「jackz帶著雷包來找蘇醒對槍,可惜沒有打過,蘇醒m4兩槍頭帶走了jackz。」

「剩下一個kennys不斷地對於三箱進行穿射,nafany從警家煙里混了出來,直接突臉將kennys給打死了。」

「navi又拿下一分,這一分完全是指揮的勝利!」

「nafany的靈性指揮,讓隊伍全員集結b包點,建立起了紮實的防守壁壘。」解說員開始對於nafany進行強烈的誇讚。

事實也正是如此,nafany的靈性指揮在這一回合的勝利佔了很大的比重。

如果沒有全員來到b包點。

這一回合他們b區還真不一定能守住。

7017k 不過,她從雲桂宮出來后,本想直接出宮的,半途被孟太后召去了。無他,罰站,然後質問她為何不回來參加六郎的葬禮。

她把父親的話如實告知,被太后冷嘲熱諷了一番,說她這些全部是借口,堂堂定遠侯怎會怕了那些宵小作亂?

太后睿智,她爹當然不怕宵小作亂,他是怕皇室搞事。

當然,這話僅能在心裡說說,不能宣之於口,除非她活膩歪了。得知鳳氏看見她時,第一句話便是埋怨她不該回來,孟太后突然落淚,傷感地讓她出了宮。

靈敏的觸覺,讓元昭善於察言觀色。什麼場合說什麼話,將未知的風險降至最低,彷彿是她與生俱來的本事。

今天過的委實驚險,還好,她闖過來了。

回到侯府,發現爹娘和三娘、四娘,還有世子二哥夫婦、三哥夫婦帶著侄兒侄女們都在正堂等她。

四姊姊、八姊姊仍在長公主府守護二娘,無法到場,但府里已派人通知她們,她已平安到家。七哥夫婦遠在莊子,專註農務,對京里的情況暫且一無所知。

五姊姊一家在丹台山,自然也不知。

在侯府,看到她安然無恙地站在跟前,女眷們悄然拭淚,男人們則滿臉欣慰。這就是她的家人,能夠同甘共苦,同時又苦中作樂的一群人。

雖然危機四伏,有他們在,她並非獨自前行,真好。

一場家宴,在輕鬆和諧的氛圍中度過。

大家問起她今天在宮裡怎麼過的,她簡單地把自己見過的人說了一遍。省略皇室中人為難她的過程,以免隔牆有耳給家人引來禍端。

她是府里最小的,即便她不說,長輩們和兄嫂們焉能不知其中的兇險?

總之,她能平安歸來,足矣。

等到宴席散去,嫂嫂們把孩子哄回各自院里,堂內遣散婢僕,季叔守在門口。幾位長輩和兩位兄長留在正堂與元昭閑聊,關心她今日在宮裡的詳細經過。

得知六公主罔顧法紀,竟不擇手段試圖在宮裡處決她,眾人氣憤至極。當聽到元昭在陛下跟前說是姊妹間的小打鬧,又不約而同地喟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身為京都北月氏的嫡女,豐元帝豈能不知她的到來?又怎會不知她被自己女兒截走?放任事情的發展,不過是想看看她如何應對罷了。

他當年寧可遭天下人恥笑也要把初生嬰兒留在宮中,甚至給她在宮裡橫行無忌的特權,讓六公主忌恨至今。

這是為什麼?

自然是為了縱容她闖禍,而他一再包容,在世人面前彰顯其對前朝舊人的愛護。等時機成熟,設局讓她闖出彌天大禍,再找幾名臣子在朝堂上彈劾侯府。

到那時,將北月氏一鍋端便成了板上釘釘的事。

還有今天,倘若元昭挾持的人是公主,那麼侯府近日又得辦喪事了。膽敢對皇家子女動手,嚴重觸犯皇帝的底線,縱容不得。

但挾持慶王之女福寧,兩人又毫髮無損,的確稱得上姊妹間的小玩鬧。

除了挑起慶王對定遠侯的恨意,作用不大。

「恨?」北月禮滿臉不屑,冷哼道,「要不是他女兒福寧在旁出主意,樂安未必敢這麼干。兩人臭味相投,蛇鼠一窩。若非阿昭身手了得,他女兒早死了。

不知感恩,還敢恨?」

那倆女子都是他的表親,雖然身份高他一等,他卻沒把她倆放在眼裡,他真正忌憚的只有舅舅豐元帝。

「因為他們是皇室的一員,與咱們是死對頭。」侯世子理智得很,「即使箭是樂安射的,給福寧帶來危機的卻是阿昭,在共同的敵人面前當然是一致對外。」

慶王又不傻,恨樂安有用嗎?人家是公主,自己女兒註定是她的下臣。除非自己有能力造反,否則胳膊擰不過大腿,挑柿子撿軟的下手。

指望福寧對元昭改觀,兩人化敵為友,是不可能的。

這是立場問題,無轉圜之望。

「可以想見,若無長嘉在軍中的威望,我族將面臨何種下場。」定遠侯環視堂下的兒女們,目光最後落在三子的身上,緩聲道,「長嘉,你要牢記身上肩負的責任。」

「兒子謹記,請父親放心。」北月禮挺直身軀行禮。

侯世子見及此,身子微動,本想拱手說些什麼的,但最終還是放下了。然而,堂下就這麼幾個孩子,他的舉動自然被長輩看在眼裡。

「仲和?你可是有話想說?」姜氏對嫡次子的情緒尤為關切。

「母親,」侯世子直身拱手,思慮再三,還是換了話題,「兒子是想,樂安、福寧吃了虧,必然挑起其他皇子對小妹的敵意。留在京中凶多吉少,不如及早返回丹台山來得安全。」

敵人的刺殺,對嫡妹而言如同家常便飯,不起作用。但留在京城,來知皇族子弟的明槍比暗箭更難對付。即使有陛下賜的令符,能擋一時,還能擋一世不成?

就好比這一次,陛下其實有借口收回那塊令符的。這次不收,難保下一次,或者下下次不收。

哪怕是護身符,用的次數多了總有失靈的一天。

相反,她遠在丹台山,而皇族子女惜命得很,輕易不敢遠行。難得去一趟,有陛下的令符作擋箭牌,他們也奈何不了她。

「嗯,仲和說得對,」定遠侯點點頭,望向嫡女元昭,「昭兒……」

「孩兒明早便走。」元昭稟道,她想在家裡多留一晚。

「不行,即刻就走。」定遠侯威嚴道,盯著開始抿嘴的女兒,沉聲道,「記住為父昨晚跟你說的話……安心留在丹台,無事不要回來了。」

元昭頓時抿唇鼓腮,心情鬱悶。快過年了,可她還是要走。

「昭兒,聽你爹的話。」姜氏擔心女兒生出逆反的心理,勸道,「你留在京中,明兒一早慶王就有理由上門找你和你爹理論。你若不在,他也就懶得來了。」

肇事者不在,他總不能扯著定遠侯替女道歉。在本朝,除了陛下,侯爺是不會向他人低頭的。一旦鬧起來,難免扯出樂安欲在宮中射殺本朝郡主的罪行。

到那時,可就不是慶王與侯府之間的爭執了。

身為母親,女兒一直以來的表現讓她放心。尤其是今天,能夠平安地從宮裡出來,意味著孩子長大了,有能力自保。

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縱然不舍,姜氏也希望她離開。

在爹娘的堅持之下,元昭不得不即刻啟程,連夜離開京城。城門雖然關了,可她有侯府的令牌和陛下的令符,暢通無阻。 王大人氣的七竅生煙:「好啊,好你個裴元俊,本官這就進宮將你現在說的這些話,全部告訴陛下,請陛下定奪!」

「王大人還小么?」裴元俊嘖了一聲:「一言不合就告狀。」

王大人頓時憋的一張臉通紅,雙手握拳,緊緊咬了咬牙齒,冷聲說道:「不知悔改,朽木不可雕也。」

「我錯了,我就一定會認,但我沒有錯,我也絕對不會承認的,我沒有做過的事情,你們還妄想逼著我承認,做夢吧!」他的態度十分堅決,冷冷的看著趙匡籃,眼中劃過一絲輕蔑。

趙匡籃眼神一暗,冷聲說道:「既然你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今日的考場,你也休想進去。」

「憑什麼!」裴元俊說:「陛下下旨讓我回京的,你現在不讓我進去考試,是要抗旨不尊么?」

「裴將軍。」趙匡籃扯了扯自己的斗篷,眼中浮現了一絲笑容:「父皇的前提是,你要去道歉,道歉完了就可以考試了,你不道歉,王家不原諒你,我肯定也沒有辦法放你進去,你說對吧。」

「呸。」裴元俊怒視著趙匡籃:「七皇子難道不知道我是不是冤枉的么?」

「你這是什麼意思?」趙匡籃一下子站了起來說道:「怎麼?你還想攀誣到我的身上來么?」

這個時候,考場的門開了,監考的趙匡洪裹著一件灰色斗篷走了出來,瞧了一眼裴元俊,嚴聲說道:「裴將軍既然是來考試的,為何還在考場外面逗留,錯過了時間,進不去考場,豈不是白費了程將軍舉薦你回來的一番苦心?」

「六皇子。」裴元俊態度變得溫和了起來,說:「是他不讓我進去,不是我不進去。」

「怎麼回事?」趙匡洪身上的氣勢今非昔比,對待趙匡籃根本沒有絲毫的懼怕,他那雙清冷的眸子落在了趙匡籃的身上,冷聲說道:「人是程將軍舉薦的,父皇同意了的,你不放人,要是被程家軍知道了,會傷了他們的心的。」

「父皇有令,裴元俊必須跪在王夫人的墓前道歉,王家原諒了才可以進去考試,我不過是遵循父皇的旨意而已,你若是不服,你只管去父皇面前告我。」趙匡籃抬頭對視上了趙匡洪的眼睛,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意,從前在自己的面前卑躬屈膝如同一隻搖尾乞憐的小狗一眼的趙匡洪,如今居然站在自己的面前,這樣跟自己說話,實在是可惡!

趙匡洪眉頭一蹙看向了裴元俊:「裴將軍戰場上受傷七次,挑了敵人十幾個營,斬殺對方七名大將,是難得的奇才,絕對不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的人,當初的事情只怕有誤會。」

「誤會?」王大人一聽,直接跳了起來:「什麼誤會?他扯我妻子的衣服所有人都看見,我妻子氣不過含恨而死,現在你說是誤會,六皇子,有的人看似光明磊落其實藏著一顆狼子野心,你可不要因為他是程家軍的人,就包庇他!」

「王大人。」趙匡洪提高了音量,冷聲說道:「有時候,肉眼看見的不一定是真的。」

「分明是你的妻子自己扯了自己的衣裳,我瞧著她摔到在地上,伸手扶了一把,沒有想到她就扯著我不放!」裴元俊義憤填膺地說道:「我是被冤枉的!」 麻煩剛剛訂閱的書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麻煩剛剛訂閱的書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麻煩剛剛訂閱的書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其實曹孟達更想陸成能夠跟他去魔都九院一起學習,但是曹孟達也很清楚如今的陸成已經有了師門,而以陸成如今的優秀程度,後續繼續讀博士基本上是不用自己去操心的。

如果是自己的團隊出現了這樣的人,曹孟達是肯定不會讓這樣的人才消失的。

魔都九院的基礎和底子肯定要比湘雅二醫院要好,但是真要說比湘雅二醫院好到高几個階層,那還是不至於。就算九院骨科里的院士,也不敢說能夠在任何一個領域都比湘雅二醫院都要強。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用自己的優勢來搶人就變得有些不太現實。

搶陸成做師門裏面的學生雖然不現實,但是看到了這樣的人才,曹孟達是真的不希望他埋沒啊!

魔都九院這種教學醫院一直秉承的原則就是,希望多帶些學生,學生多學些東西,以後可以救治更多的病人。

為什麼魔都和京都的醫療水平比其他的省市都要相對好一些?

地理優勢,大學城的優勢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最主要的還是他們的病源充足。在以往的很長一段時間裏,魔都和京都在各個學科的發展上都走在了前面,所以幾乎全國各地的病號都往那裏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