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去找大-法師,大-法師答應可以收青石為親傳弟子,可提了兩個要求,或者是五萬金幣。或者是銀月狼王的心臟,滿足他一個要求,青石拜師就沒問題了。」東伯雪鷹說道。

「五萬金幣?」銅三瞪眼,「真夠黑啊,我和你宗叔、主人他們當年冒了多少生死危險,也沒攢到太多寶貝。還是主人懷孕后我們有了一個意外的大收穫!否則你父親他們哪能買下貴族爵位買下雪鷹領?他一張口就五萬金幣?」

這個數額很誇張,一般流星騎士傾盡全部身家都難拿得出。

父母他們當年在外冒險也是極少數的好運者,並且冒險者本來就是去一些很危險的地方,死亡率極高,父母他們是能僥倖活下來的,才能買爵位買領地!又因為敢去做冒險者的個個不畏懼死亡,極為兇狠,這也是儀水城那些貴族們明明知道雪鷹領很富有,卻沒人敢動心思的原因。

「銀月狼王心臟更難。」旁邊的宗凌皺眉,「如果只是一頭單純的四階魔獸銀月狼王,以雪鷹如今的實力,加上我們配合,還是有把握的!可是銀月狼王麾下是有大批狼群的……狼群圍攻下,比一頭狼王還要可怕。」

狼王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狼群!

所以銀月狼王明明是一頭四階魔獸,可它的屍體價值卻媲美五階魔獸!

「我準備進入毀滅山脈。」東伯雪鷹說道。

「不可——」

「太冒險了!」

銅三、宗凌都大驚。

毀滅山脈是什麼地方?

是整個世界最龐大的一座山脈,連接了四座行省!它內部生活著無數的魔獸,甚至有超凡生命,一代代下來,整個人類帝國都沒能完全消滅這巨大的威脅。甚至帝**隊最主要布防的就是在魔獸山脈的周圍!軍隊是經常在山脈外圍進行一些大規模滅殺,大批大批低階的魔獸肉才能在外面購買到。

所以一階二階三階魔獸肉,都比較便宜。從四階開始卻陡然暴增。因為四階魔獸就不是一般的軍隊能獵殺得到的,必須是精英中的精英。

「就算軍隊,也是大規模出動,掃蕩的還是最外圍的三千里範圍。」宗凌也連道,「連銀月騎士、稱號級騎士也不願進毀滅山脈……在外圍三千里沒太大收穫,進入更深處,隨時可能遇到一些可怕的魔獸!」

「對啊,雪鷹。」銅三也連道,「我和主人他們當年冒險也沒想過往毀滅山脈裡面鑽!就像你,想要獵殺一頭四階魔獸,可是,不可能這麼巧讓你就碰到四階,或許你會碰到五階乃至六階的!那就沒命了!」

他們都很急。

毀滅山脈?

那是整個人類的大敵『魔獸』的終極大巢穴啊!進去,那就真的拿命在賭。

「你們沒聽我說完。」東伯雪鷹笑道,「我是準備進入毀滅山脈,但是我只在最外圍的三千里範圍,並且獵殺魔獸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我打算獵殺彎刀盟!」

「彎刀盟?」宗凌、銅三眼睛都一亮。

外圍三千里,因為經常被軍隊掃蕩,太強的魔獸早就退出去了,一般都是些低階魔獸大規模在這。每次掃蕩,其實也是軍隊和低階魔獸的大規模拼殺……低階魔獸是源源不斷的,每次掃蕩一群,總有更多的低階魔獸繼續從毀滅山脈深處湧出來。

那三千里,倒下了太多的人類士兵,可也讓軍隊磨練出了許多強者。

「彎刀盟?這些盜匪們隱藏在毀滅山脈,他們也不敢真的太深入,也是在最外圍的三千里。」宗凌輕輕點頭,「而且彎刀盟首領蓋斌就是一名流星騎士,他經常貪婪掠奪,寶物定是不少。而且整個盜匪老巢寶物恐怕更多,可要攻打也不容易啊。」

「敵明我暗,宗叔,你覺得我的實力和蓋斌相比如何?」東伯雪鷹道。

「你比他厲害的多,我和他交手還能支撐一會兒,和你交手……你真的出全力,我都撐不住。」宗凌苦笑道。

平常時,東伯雪鷹就達到流星騎士巔峰狀態。

爆發時力量更攀升到銀月騎士!

他的槍法近乎槍法大師,鬥氣運轉技巧還是『玄冰騎士』谷元寒所傳!

「你唯一的弱點就是見血太少。」宗凌說道,「雖然我們領地內的一些重犯都是你來處死,可你的生死搏殺還是太少了,你和我們切磋,終究只是切磋而已。」

「我明白,所以這次去毀滅山脈……在尋找彎刀盟老巢的過程中,肯定遇到很多魔獸,也可以多磨練磨練。」東伯雪鷹說道。

「找彎刀盟老巢,不容易找。」

宗凌有些擔心,「這過程中會一次次遇到魔獸……甚至有極小的可能碰到一些強大魔獸。」

雖然外圍三千里,太強的如超凡層次!如六階層次的不太可能出現。可五階、四階的……偶爾還是會有的,一旦軍隊掃蕩,它們也會見機不妙早早就退走。可對於像東伯雪鷹這種個人去冒險,這種厲害的魔獸就可能潛伏襲殺了。

「運氣應該不會那麼差。」東伯雪鷹說道,「而且我的槍法頗為擅長防禦,還是有保命把握的。」

「而且不去毀滅山脈……想要賺五萬金幣,怎麼賺?」東伯雪鷹搖頭。

想要不冒風險?

流星騎士去給大家族當客卿護衛,很安全,可一年薪水也就三五千金幣。想弄到數萬金幣?都是要冒大風險的。

「好吧。」宗凌道,「我跟你去,至少外圍三千里我也曾經去過數次。」

「宗叔你去過?」東伯雪鷹瞪眼吃驚。

「嗯,你父母買下雪鷹領后,我獨自一人修行,也去過毀滅山脈外圍磨練自己。」宗凌作為蛇人族王族有著自己的驕傲,他一直想要突破天階踏入流星層次,對自己逼的也挺狠。

「去毀滅山脈,多聽聽你宗叔的,別大意。」銅三也囑託道。

……

經過準備,五天後的清晨,東伯雪鷹、宗凌帶著一支百人士兵隊伍出發了。

城堡弔橋早就放下。

「哥哥,早點回來。」青石跑到了山頂邊緣高聲喊道,銅三站在他身旁。

「青石,放心吧,在家乖乖聽銅叔的話。」已經到了遠處的東伯雪鷹也回應道。

「知道啦。」

青石重重點頭,心中卻很不舍。

從小到大,還沒有和哥哥分離太久呢,這一次哥哥出去辦事據說要十天半月之久。

他卻不知道東伯雪鷹這次出去是為了給他掙『學費』去了。

******

東伯雪鷹他們這一支騎兵隊伍,一路輕鬆趕路,傍晚時分就已經來到了九百多裡外的毀滅山脈邊緣。

騎兵隊伍們開始紮營。

開始搭鍋煮飯。

「老楊。」

宗凌、東伯雪鷹正和一名滿臉鬍鬚的大漢在一起,這名大漢叫楊程,是一名地階騎士,效忠於東伯家族,也是這百人隊伍的隊長,

宗凌說道,「明天一早我和領主就要進山脈,這裡就交給你了。」

「宗凌大人、領主大人儘管放心,這點小事我一定做的妥妥帖帖,領主大人你們可要小心。」楊程擔心道,「當年我在軍隊的時候,雖然也掃蕩過毀滅山脈的外圍區域。可那是大軍出動,從未單獨出去過。並且鋪天蓋地的魔獸悍不畏死的衝殺……和我一起參軍的兄弟們,最後能安然退役的十個中也就三四個吧,其他幾乎都死在毀滅山脈了。」

東伯雪鷹點頭。

毀滅山脈……的確是禁地,敢進去外圍的,都是軍隊以及些亡命盜匪們。至於更深處,敢進去的就更少的可憐了。

……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蒙蒙亮。

背著兵器箱的東伯雪鷹就和宗凌悄然徒步進入了毀滅山脈,在毀滅山脈沒可沒法騎馬,而且馬駒稍微鬧出大動靜或許就會引出可怕的魔獸來。

「領主大人,可要小心啊。」楊程隊長和其他一些士兵們都有些擔心看著那黑衣少年和銀髮蛇人男子遠遠離去,直至消失在遠處的毀滅山脈內部山林中再也看不見。

今天是星期一,番茄求下推薦票~~~~。

… 87_87401深山老林,一片寂靜,太陽光都難以照射進來,一片陰暗潮濕,許多地方還有積雪。

銀髮蛇人和黑衣少年都持著兵器,無比小心。

「宗叔,我們進來都快半個時辰了,一頭魔獸都沒碰到呢。」東伯雪鷹壓低聲音說道,他有著一絲緊張,可同樣有著躍躍欲試,畢竟實力大漲后還沒能完全發揮呢!

「你啊。」宗凌搖頭無奈,這個侄子看似成熟,可還是有些少年心性的,低聲道,「我們剛進山,屬於外圍中的最外圍,魔獸自然很稀少。我們越是往裡走,就越是容易碰到!到時候就看你的實力了。」

「嗯。」

東伯雪鷹輕輕點頭。

「沙~~~」

很輕微的聲音,東伯雪鷹耳朵動了動,立即伸手阻擋住了旁邊的宗凌,宗凌也立即心一緊,他雖然沒聽到聲音,可東伯雪鷹在覺醒太古血脈后的聽覺視覺都極為敏銳。

「在那!」東伯雪鷹盯著左側前方。

宗凌也盯著那看著。

遠處的荊棘叢中漸漸傳來清晰可聞的沙沙聲,並且一個個黑瘦四蹄身影緩緩出來了,它們個個模樣有點近似於狼,可個子要小一大圈!黑瘦黑瘦,通體有著密密麻麻的黑色鱗片,一雙暗紅色眸子帶著冰冷。它們只是平靜看著這兩名人類。

「黑鱗豺?」東伯雪鷹、宗凌都心中一緊,剛入毀滅山脈遇到的魔獸就很不好惹。

黑鱗豺,是三階魔獸。

它們非常冷靜且兇狠,擅長配合,而且它們的利爪、牙齒上都有著劇毒!

何為三階?代表著個體實力達到天階騎士!它們都是形成一個個小族群生存,眼前這從荊棘叢中走出來的大一群黑鱗豺,足足有三十五頭之多。便是單獨的一頭四階魔獸都會被撕成碎片的。

「麻煩了。」宗凌有些緊張,「雪鷹,要小心了。」

「嗯,宗叔,你保護好自己,他們交給我。」

東伯雪鷹深吸一口氣,呼吸更平緩有力,盯著眼前這一大群黑鱗豺。

這麼多黑鱗豺自然的開始分散,成扇形圍著東伯雪鷹他們倆。被這麼多黑鱗豺的暗紅色眼睛同時盯著……東伯雪鷹也有些心裡發緊!他的意志是了得,槍法也很高,可這麼厲害的對手還是第一次遇到。

「吼~~~」低沉難聽的聲音從最後面的一頭黑鱗豺口中發出。

嗖嗖嗖!!!

所有黑鱗豺瞬間從四周同時飛撲圍攻過來,同時被這麼多天階騎士圍攻,流星騎士也扛不住啊。

「死!」東伯雪鷹手中的長槍動了。

咻!

長槍如電光,快如閃電。

在長槍刺出的剎那,還有無數的雪花花瓣出現,場景美麗無比。

那一頭遭到攻擊的黑鱗豺立即揮動利爪抵擋這一槍,嗤~~~長槍槍頭被擋住的剎那,整個長槍陡然旋轉,一個旋轉力道崩開了那利爪,噗嗤!長槍槍尖瞬間刺入了這黑鱗豺的下顎,從它的後腦勺貫穿。這一頭三階魔獸黑鱗豺身體抽搐下就沒反應了。

刺死的一剎那,東伯雪鷹就迅速抽槍收回,閃電般就是再次一刺!

一收一刺,彷彿毒蛇吐信。

噗!

又是一頭黑鱗豺當場斃命。

這些黑鱗豺們個個都是廝殺的好手,可東伯雪鷹十年風雨瘋魔下磨練出的槍法實在太厲害。

「吼吼吼~~~」眾多低沉吼聲,這些黑鱗豺們沒有絲毫減速圍攻而來。

東伯雪鷹在極短時間內,也僅僅殺死了三頭黑鱗豺,便遭到八頭黑鱗豺的同時飛撲!

「滾!」

長槍如影,迅速抽打劈打。

就像過去漫長日子瘋狂抽打煉金假人一樣,東伯雪鷹的一個揮打就抽飛了旁邊的四頭,再一個反向橫掃又是四頭黑鱗豺被掃飛掉!單純論力量東伯雪鷹是佔據絕對優勢的,不過所謂雙拳難敵四手,黑鱗豺群的恐怖之處就在於大批大批悍不畏死的圍攻。

「雪鷹,速度,速度,擋不住就逃啊。」在旁邊一株大樹高處樹叉上的宗凌,尾巴正纏繞著樹榦,他的速度和靈活是他之前數次進入毀滅山脈能保命的依仗。

「我知道。」

東伯雪鷹注意力高度集中。

他的槍法境界是高,可在生死壓力下,還是受到影響的。而且這些黑鱗豺的筋骨鱗片非常堅硬,刺入再拔出是需要消耗時間的。導致自己的槍法也因此減慢。

「我得動起來,不能任由它們圍攻。」東伯雪鷹漸漸的將平常在城堡內的切磋修行用了起來,在城堡內,經常讓一大群士兵們同時圍攻,東伯雪鷹仗著槍法步伐閃轉騰挪搏殺,當然切磋時,兵刃都去掉的。

呼,呼……

東伯雪鷹也逐漸學會了,他偶爾簡單的移動,讓自己面對的黑鱗豺變少了。讓黑鱗豺的圍攻失去目標!讓自己每次最多只需要面對三頭黑鱗豺!

「噗,噗,噗。」雪花飄飄,血液飛濺,一頭頭黑鱗豺倒下。

「蓬,蓬。」

東伯雪鷹越來越自然暢快,長槍陡然抽打,強大的力量貫穿整個長槍,猛然抽在一頭黑鱗豺上,黑鱗豺的身體被抽的詭異扭曲起來,骨骼斷成不知道多少截,在地上抽搐吐血了。

大樹高處的宗凌俯瞰著下方露出了喜色。

「適應的挺快,比我預料的都快,在這種生死搏殺下,他的實力都能發揮出來了。」宗凌微微點頭,「再過上兩三天,估計就能完全適應了。」

「吼!」短促驚懼的吼聲從黑鱗豺群中傳來,殘餘的一些黑鱗豺們立即轉頭分散逃竄。

東伯雪鷹又追著連殺了兩頭便停下了。

呼,呼。

東伯雪鷹這才鬆一口氣,呼吸都粗重些許,全身血液流轉速度都快許多。

「怎麼樣?」宗凌從高處跳落下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