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宴會,就在要塞公司,請來了各方大佬,還有一些親戚,你來一下吧,你也是家裏的人。」

趙南院對着葉飛說着。

「不了,我不去了,有些累了。」

葉飛說着,要儘快和趙南院撇清關係,恩情已經報完了,送車送公司,夠了。

「來一下吧,你也在我們趙家生活了十幾年了,不至於這麼無情吧?」

趙南院再三說着,葉飛深吸了一口氣。

「好,我馬上過去。」

葉飛掛掉了電話,想着在送趙南院一套別墅吧,本來就是這麼安排的,然後就減少聯繫吧,像陳花香那麼刁鑽的人,葉飛也明白了弟弟為什麼不親自報恩了,太尖酸刻薄了。

葉飛翻著通訊錄,想着給鄭可兒打個電話,誰知道鄭可兒把電話打來了。

「老大,明天我們頭狼武盟宴會,中午十二點,記得來啊。」

鄭可兒對着葉飛說着。

「嗯,行。」

「你現在幫我辦一件事,買一套別墅,送到要塞公司去,用最快的速度,房本也用快速,用頭狼武盟的人脈,要快。」

葉飛說着。

鄭可兒以為葉飛要住,便是沒多想。

「桃花島的別墅如何?兩千萬左右。」

鄭可兒說着。

「行。」

葉飛掛掉了電話,出了門上車,開往要塞公司而去。

很快,葉飛便是到了要塞公司,葉飛穿的很隨意,一腳踏進去,便是看到無數人投來詫異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葉飛的黑衣黑褲上,葉飛看着面孔都不認識的人,也不慌張,緩緩向前走去。

「你來了呀?」

趙南院首先迎接着葉飛,臉上帶着笑容,趙千雅也來迎接着葉飛,只不過什麼也沒有說,對於葉飛,趙千雅以前覺得葉飛對她有非分之想,後來便是知道自己配不上葉飛。

「來來來,快上座,上座,這裏最高的座位。」

趙南院邀請葉飛上最中間的座位,坐南朝北,本該是主人做的位置。

趙南院覺得這是應該的,因為葉飛買下的公司,直接送給了趙千雅,這一點讓趙南院很欣慰也有點愧疚。

「他做什麼做?應該是我們千雅坐,我們千雅才是要塞公司的老闆!」

此時陳花香直接說着,不想讓葉飛坐在主位置上。

「媽,你怎麼能這麼說呢,要塞公司是葉飛買下來的,應該葉飛坐。」

趙千雅覺得臉上臊得慌,便是對着陳花香說着。

「怎麼滴?他送的就了不起了?我們養了他十六年,送一家公司有什麼的?還不夠報答養育之恩呢,小時候經常在學校給我惹麻煩,我沒過去看他?」

陳花香尖銳的說着,覺得葉飛這麼做是應該的。

葉飛嘆息一聲,到底不是親生的,后媽的心,果然怎麼看后兒子都是尖酸的。

「好了,我不坐了,我在旁邊坐着,好吧?」

葉飛直接拉了一個座位坐下,不想和陳花香爭吵什麼,反正過了今天,基本就斷絕關係了,也不會有在見面的機會了。

「那我也坐在這裏吧。」

趙千雅拉了一個椅子,坐在葉飛的身邊,離得很近。

「來,葉飛,吃這個魚,可好吃了,沒刺。」

趙千雅用筷子給葉飛夾了一塊魚肉,葉飛微微點頭,便是緩緩吃着。

陳花香看向了一個帥氣的男子,那男子會意,便是端著紅酒,走到了趙千雅身邊坐下。

「千雅啊,你說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啊?爸媽都定準了,你還不拿主意。」

男子對着趙千雅說着,臉上帶着笑意。

男子名為陳毅,是陳花香介紹給趙千雅的對象,趙南院也同意了,但是趙千雅總是拿不定主意。

「額……」

趙千雅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的心很亂,她有些難受,矛盾的自己也伺候不了自己,趙千雅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陳毅。

「晚點跟你說。」

趙千雅對着陳毅說着,禮貌性的微笑。

「來,葉飛,喝這個王八湯,不錯的,味道鮮美。」

趙千雅給葉飛盛了一碗王八湯,推到葉飛的面前,葉飛用勺子喝着,不小心弄到了嘴巴上,趙千雅連忙拿起餐巾紙給葉飛擦拭著嘴巴。

「我自己來就好。」

葉飛對着趙千雅點點頭,接過趙千雅手中的紙巾說着。

陳毅眼中露出嫉妒的神色,雖然知道葉飛和趙千雅是姐弟關係,但是葉飛畢竟不是親生的,當初趙南院還想要葉飛做他的女婿,這麼多年回來了,陳毅覺得葉飛一定有目的。

陳毅看着趙千雅那波瀾壯闊,比現場所有女人的波瀾加起來的都大,便是心癢難耐,這麼大,該是如何舒服啊。

陳毅此時看向葉飛。

「嘿,兄弟,你是做什麼的啊?你是不是喜歡趙千雅啊,我跟你講啊,趙千雅是我的,你可不能跟我搶啊。」

陳毅淡淡的說着,即使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討論這種事情他也不覺得尷尬。

「陳毅,你說什麼呢?他……」

「他有女朋友!」

趙千雅說到葉飛有女朋友的時候,結巴了一下,心中不是滋味。

「放心吧,我不會跟你搶的,祝你們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葉飛真心希望他們好起來,便是祝賀著。

「我在問你做什麼的,你沒事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你沒聽到嗎?」

陳毅的語氣不對了,他看着葉飛那假惺惺的樣子,距離趙千雅坐的那麼近,便是十分嫉妒的說着。

「我是一個醫生,靠醫術養活自己。」

葉飛淡淡的說着,忍受着陳毅。

「哦,原來是個赤腳醫生啊,可你這赤腳醫生,是怎麼買的起要塞公司的?」

「一年坑了不少病人吧?」

陳毅喝了一口紅酒問著葉飛,話中帶刺。

趙千雅有些不悅了,剛要開口說話,便是聽到了陳花香開口說話了。

「他哪裏是個醫生啊,他就是一個吃軟飯的,你知道宋家的宋紅顏嗎?」

「那是這個小白臉的女朋友,是宋紅顏買給葉飛的,葉飛又裝好人,送給我們。」

陳花香對着葉飛說着,臉上帶着嗤笑。

「花香,別這麼說!」

趙南院喝斥了一下陳花香,陳花香急眼了。

「怎麼了?我說的本來就是實話,怎麼了?」

「別以為我不知道這小子是要幹嘛,他是怕我們一家人藉著養育之恩要挾他,他自己在吃宋紅顏的軟飯,吃豆腐吃的嘛嘛香,軟飯吃的噹噹響,還不是怕我們黏上他?這要塞公司就是封口費!」

陳花香大聲的說着,周圍無數的親戚都是看了過來,竊竊私語着。

「媽,你太過分了。」

趙千雅對着陳花香說着,這麼難聽的話都說出來了,趙千雅覺得很過分,便是喝斥着陳花香。

「過份什麼過分,我說的這是事實!難道不是嗎?他就是一個吃軟飯的!」

「葉飛,你想脫離我們家關係可以,你以為就一個要塞公司就能報答我們這麼多年對你的養育之恩嗎?不可能,我告訴你,再給個一千萬,你想走就走,不然我就把你這不孝子的事情告訴整個東涼城。」

陳花香對着葉飛大叫着說着。

「對啊,養大於生,養育之恩,如同再造!」

「是啊,你要是不給兩千萬,就是白眼狼!」

……

此時無數的親戚都附和著陳花香,一個個面容增惡,葉飛看了一眼陳花香,這才是她的真正目的,廢話鋪墊一大堆,為了就是讓自己煩躁,這臭娘們!

「媽,葉飛給了要塞公司已經可以了,還要兩千萬是不是過分了?」

「媽,你別財迷了!」

趙千雅此時說着。

「閉嘴,你懂什麼?不懂就別說話!」

陳花香惡狠狠的訓斥着女兒,而趙南院是個典型的妻管嚴,根本不敢多說一句話,猥瑣在角落內,也覺得對不起葉飛,十分後悔讓葉飛過來。

「啪!」

此時陳毅直接拿着紅酒瓶子,在地上瞌碎,然後拿着帶尖的玻璃,對着葉飛的鼻子。

「你拿不拿?」

「不拿我就弄死你!」

「現在給宋紅顏打電話,讓她轉來兩千萬!」

就在此時,鄭可兒踹開大門,一下子就走了進來,風風火火,霸氣十足,頗有大將之風,身後跟着四個保鏢,一身凌厲,十分瀟灑的走了進來。

鄭可兒來了之後,全場皆是有些錯愕,他們都認識鄭可兒,乃是頭狼武盟的頭號人才。

「頭狼老大,我們來了!」

鄭可兒直接半跪在地上,身後的保鏢也如此跪下,鄭可兒雙手奉上桃花島的房產證。

「什麼?頭狼老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