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剛進來的溫栩栩,被迎頭這麼一問,竟有點沒聽明白。

「好轉的跡象?陳教授指的是?」

「當然是說他分裂的問題。」陳景河坐在辦公桌里,很明確地提出來自己詢問這句話的意思。

溫栩栩一聽,頓時兩隻眼睛全瞪圓了!

「陳教授,你這是在開玩笑嗎?這才幾天啊,他怎麼可能會有好轉的跡象?他連身上的槍傷,都這幾天才好轉。」

「是,我知道,可是,神宗御一直在問,你讓我怎麼回答?」

陳景河又是毫不隱瞞的扔了一句話出來。

霎時,坐在他對面的溫栩栩怔愣了一瞬后,反應過來,只覺有什麼東西猛地從她頭頂上倒下來后,她背後全涼了!

神宗御?

竟然是他問的?

所以,他的意思是什麼?一直在盯著這邊嗎?迫不及待到了才幾天時間,就想要看到這個男人好轉的跡象?

他簡直是瘋了! 「夠了!」時繁星終究是聽不下去了:「先生,我這邊還有事,一切都等三天後再說,我先掛了。」

不等先生回復,她已經快速按下了掛機鍵。

聽筒里傳來的音色那麼熟悉,可是為什麼說出來的話卻每一句都那麼陌生?

先生什麼時候算計過封家的家產?

即便是他們準備出國需要錢,他也是把自己的車全部賣掉,全部打進她的賬戶。

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

先生不像先生,封雲霆不像封雲霆,連她……都不像她了。

她應該討厭封雲霆的,最起碼也應該是跟他老死不相往來,可是為什麼……

剛剛看到他痛到身體蜷縮,痛到渾身顫抖的時候,心還是會跟着揪起來呢?

「原來你躲在這裏。」

時繁星一回頭,看到封雲霆就站在樓道外不遠處,左手臂已經被石膏包裹的好好的,還有一根紗布掛在脖子上幫助固定。

她吸了吸鼻子,走了出來:「都弄好了?」

「嗯,都好了。」封雲霆語氣輕快,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走吧,我們該回去接孩子們了。之前答應過小辰的,周末要帶她去遊樂場。明天就要手術了,在手術之前幫她達成這個願望吧。」

時繁星機械的點頭:「……哦,好。」

回程的時候,直接打了計程車。

那輛奧古斯塔終究是太過扎眼,這個時候路上的人已經很多了,開出去絕對回頭率百分之三百。

回到老宅,林伯正帶着孩子們吃早餐。

小陽剛吃了一塊點心,胸膛上沾了不少碎渣,封老爺子正伸手幫他輕輕拍掉。

見他們回來,急忙說道:「誒,你們回來的正好,孩子們正在擔心呢,你們答應好的要帶他們去遊樂場的,孩子們一醒來興沖沖的去找你們,結果你們都不在,還以為是你們忘了。」

封雲霆道:「不會忘的,小星星想學摩托車,早上人少,我教她去了。」

「騎車太危險啦,還是男人來吧。誒雲霆,你手怎麼了?」

「哦,沒事,昨天出門的時候不小心碰了一下,舊傷複發,不要緊。」

小圓月邁著小短腿蹭蹭蹭跑了過來,仰著頭看他:「爸爸疼不疼呀?」

被女兒水汪汪的眼睛這麼看着,封雲霆心都快化了,他溫柔的搖頭:「不疼。」

小圓月湊上來,輕輕吹了吹:「我給你呼呼就不疼了哦。」

「……好。」

「哥哥,妹妹,我們都來給爸爸呼呼,爸爸就不疼了!」

小陽一聽,扔下手裏吃了一半的點心就跑了過來,小辰年紀小,跑的最慢,小陽一路護着她,三小隻一起站在了封雲霆受傷的手臂面前,從高到低排列著,像是手機的信號格。

三個人同時鼓著腮幫子輕輕吹氣,活像是三隻小河豚。

「爸爸……」圓月附身,在他的石膏上輕輕親了一口:「要快快好起來哦,我想你抱我舉高高。」

時繁星趕緊說:「圓月,爸爸的手受了很重的傷,以後恐怕不能舉高高了,媽媽抱你好不好?」

小圓月一下眼圈就紅了:「爸爸……」

「沒那麼嚴重,別嚇著孩子。」封雲霆拍了拍她的手,輕聲道:「好,爸爸答應你,一定快點好起來,抱你舉高高。」 江山答應給錢之後,桑德斯方面很快傳回了消息。

暴力組織給了江山三天時間準備錢,三天之後贖人,一手交錢,一手交人。

並警告,到時候只允許江山一人前往目的地贖人,如若發現第二個人,他們會立馬撕票。

江山都通通答應了下來。

「老闆,讓您一個人前去,這太危險了!」

「要是他們見財起意下殺手,那可咋整。」

龍文南擔憂道。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江山說著,起身下了樓。

去了酒店大堂,拿起國際長途專線電話,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我的朋友,你終於想起我來了!」

一秒記住https://m.net

電話里,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出來。

是遠在格倫斯基堡的彼得羅夫。

「我不僅想起你了,還有個生意要給你!」

江山對彼得羅夫說道。

「哦,又有生意找我了!」

一提到生意,彼得羅夫就來了精神。

「這次的生意,和之前的有些不一樣。」

「沒問題,只要是能賺錢的生意,咱們都有的談!」

兩人在電話裡面聊了一會兒,生意就算是談妥了。

雙方都不是第一次談交易了,對彼此的信譽,都是信得過的,提出條件,談好價格,就ok了。

……

三天時間轉眼就到。

綁匪打來了電話,告知了江山具體的地點和贖人時間。

地點是在一處荒郊野嶺的廢棄工廠。

傍晚時分,江山駕駛著一輛貨車準備出發。

一億美刀的現金,堆起來有一座小山那麼高,只有用貨車,才能裝載得下。

「江老闆,在這裡,我們提前祝你一路順風!」

臨行前,楊三兒和桑德斯前來送別。

「有你們的吉言,相信一定會凱旋而歸的!」,江山笑道。

楊三兒和桑德斯點點頭,然後互相交換了個眼色,心照不宣。

江山一腳油門,揚長而去。

行駛了一個多小時,江山從繁榮的城區,行駛到了荒無人煙的荒郊野外。

綁匪之所以選在這裡,是方便監控,以確保除了江山外,不會有第二個人。

江山開車來到了廢棄工廠的大門口。

走近之後才發現,樓頂上站著幾十個,手持武器的蒙面黑人。

不用說,他們就是暴力組織的劫匪了。

在江山抵達之前,他們一直在用望遠鏡觀察著江山的動向,很是小心謹慎。

砰砰!

江山停車之後,兩發子彈打在了貨車的機蓋上。

「下車!」

對方在樓頂上大聲喝道,生怕江山耍花樣。

江山舉起雙手下了車。

不一會兒,領頭黑人便帶著人下樓來了。

惡狠狠的盯著江山,端起槍,把槍口對準了江山的腦袋。

「money!」

江山打開貨車的貨廂。

「錢都在這裡!」

領頭黑人走上前去查看。

只見貨車的貨廂里,滿滿當當的都塞滿了鈔票。

他們臉上都露出了喜悅的表情,有生以來,他們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錢。

這次,賺大發了!

以防江山造假,他們現場進行了清點,全程把槍口對準了江山,威脅江山不要輕舉妄動。

清點完畢,確認無誤之後,他們滿意的關上貨廂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