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戴子牙勃然大怒,氣息『激』『盪』之下,滿頭白髮竟都飛舞起來。

「能說說原因么?」

瞥了瞥對面那個被沈馥氣得火冒三丈的戴子牙,蘇夜的目光又回到了沈馥臉上,不置可否的說道,「可別告訴我,你們兄妹對『紫霄雷晶』買而不搶是因為你們心地善良,品格高尚。」

「蘇夜小子,我們兄妹自進入『帝陽仙窟』以來,可還從未有過搶奪他人之物的強盜行徑。」沈鎬臉『色』有些難看,兩眼一瞪,氣惱的道,「那『紫霄雷晶』,你若願賣,我們兄妹感『激』不盡,你若不願,也不必出言調侃!」

「好吧,在下失言了。」蘇夜拱手一笑。

「我倒是真想那麼說,不過你肯定不信。」見蘇夜神『色』認真,沈鎬的面『色』這才好轉許多,而沈馥則是是笑了起來,「既然如此,那我就說點你相信的。傳言說,你是運氣好才能在雷海得到那麼多的『紫霄雷晶』,這話我並不相信,無數年來,運氣好的修士有不少,但他們最多也就是在雷海中獲得數顆、十數顆『紫霄雷晶』。」

「你能在雷海得到上千雷晶,並帶著它們安然無恙地走出雷海,這絕非運氣好就能夠做到的,更何況你還能以神幽後期修為連連擊殺羽化境修士,而且毫不懼怕行蹤暴『露』,可見你定有依仗,這才底氣十足。」

「我們除了知道你的修為,對你其它情況一無所知,在這樣的情況下,若是出手搶奪『紫霄雷晶』,說不定我們兄妹會落得和前面那些羽化境修士一樣的下場,不是被你所殺,就是被你控制。」

「與其到時候後悔莫及,倒不如『花』點代價,從你手中購買一些『紫霄雷晶』,我們兄妹並不貪心,有十顆『紫霄雷晶』就心滿意足了。」沈馥娓娓道來,那張俏麗的面龐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意。蘇夜拊掌笑道:「說得不錯,你們打算用什麼買我的『紫霄雷晶』?」

「無極仙髓!」沈馥幾乎是一字一頓的道。

「無極仙髓?」

蘇夜有些訝異,這東西他還是首次聽說,不知有什麼用途?就在這時,戴子牙卻是驚叫起來:「你們兄妹居然在這仙窟一層得到了『無極仙髓』?」

沈馥凝聲道:「『無極仙髓』雖不像『紫霄雷晶』那般能夠凝鍊雷電之體,但吸收煉化之後,能夠大幅提升靈力,絕非區區『升龍果』可比。不過,這『無極仙髓』最大的作用卻還是針對法師而言。」

「因為它能夠助九星法師,感悟天地法則。」

「什麼?」

饒是蘇夜心裡有所準備,還是被沈馥這話驚得脫口而呼,緊接著,蘇夜便禁不住怦然心動。

「蘇夜,你現在應該是一名八星法師,若是你晉陞為九星法師,並且修為也突破到羽化境之後,再煉化『無極仙髓』,成功領悟天地法則,成為一星法王的機會,起碼能夠達到八成。」說話間,沈馥掌中便出現了一個晶瑩剔透的白『色』『玉』瓶,瓶高三寸左右,而瓶肚約莫嬰孩拳頭大小。

「我就用這一瓶『無極仙髓』,買你十顆『紫霄雷晶』。」沈馥目注蘇夜,緩緩說道。

「沈馥,你瘋了,這麼一瓶『無極仙髓』起碼能造就三名一星法王,你居然只拿來換十顆雷晶?」戴子牙難以置信地叫了起來,可望著沈馥掌中那白『色』『玉』瓶時,眼神中卻流『露』出了毫不掩飾的貪婪。

「我樂意!」

沈馥撇撇嘴斜睨了戴子牙一眼,而後望著蘇夜道,「蘇夜,你若願換,我們兄妹還可以幫你攔住那些那些傢伙。」這個時候,第二撥修士也已現出了身形,距離此處已是只剩數千米。

此次出現的修士人數更多,已是達到了十一人,不過修為稍弱,羽化中期的只有兩個,其餘都是羽化初期修為。

「好,成『交』!」

看沈馥急切的樣子,想來是非常需要「紫霄雷晶」,這個時候,蘇夜就算坐地起價,恐怕沈馥也會答應。

不過,蘇夜並不打算這麼做。

若那「無極仙髓」真能助他成為一星法王,別說拿出十顆「紫霄雷晶」,就算是一百顆,那也值了。

「呼!」

意念微動,蘇夜身前便多出了十團紫芒,竟是讓對面的戴子牙再次看得兩眼放光。下一刻,蘇夜和沈馥同時揮動手掌,十顆「紫霄雷晶」和那瓶「無極仙髓」便分別向對方飄了過去。

儘管蘇夜沒有驗過貨,可強悍無匹的感應能力,卻讓她知道沈馥並沒有異樣的心思,應當不至於在「無極仙髓」裡面作假。當然,就算感應被『蒙』蔽,沈馥真的做了小動作,蘇夜也不擔心。

「全都給我過來!」

幾乎是在兩樣東西『交』錯而過的瞬間,戴子牙驟地探手抓了出去。霎時間,他那條手臂竟似化作了粗碩的蔓藤,竟疾速向前延伸,只不過彈指間的功夫,手爪和雷晶、『玉』瓶之間的距離便縮短了一半。

蘇夜早就防著戴子牙這一手,心中冷笑一聲,只不過還沒等他出手,沈鎬便暴喝一聲,手中那柄巨斧猛地揮出,一道血紅的刃光從那巨斧斧刃處『激』『射』而出,竟如匹練般斬向那隻手爪。

斧勢霸道而瘋狂,刃光過處,竟是風暴翻卷。

「砰!」


戴子牙五指一捏,那道血紅刃光便已崩碎,可刃光裹挾而來的恐怖勁道卻是瞬即爆發,狂暴的力量如被颶風捲動的『浪』『潮』般肆虐開來,戴子牙那隻手爪處立刻就多出了幾道傷痕,鮮血迸『射』而出。

「可惡!」

受刃光這麼一阻,那十顆「紫霄雷晶」和那瓶「無極仙髓」已是分別落入了沈馥和蘇夜之手,這讓戴子牙惱恨無比,他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便是想趁火打劫,卻不料對方早有準備。

不過,和沈馥的十顆雷晶相比,還是蘇夜的上千顆雷晶以及那瓶「無極仙髓」更具『誘』『惑』。此刻,戴子牙儘管恨不得立刻就將沈鎬撕碎,卻並未失去冷靜,眼神一閃,便如一抹幽光陡地掠過虛空,撲向蘇夜。

……p–42319+dsuaahhh+24630175–>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你們也去幫忙!」

見沈馥獲得十顆雷晶后,便與沈鎬一同沖向數千米外的那些羽化境修士,蘇夜立刻給『蒙』『露』、彭博和汲冠三人下達了命令,繼而雙目灼灼地望著暴『射』而來的戴子牙,眼神中多出了些許凝重。

這還是蘇夜首次真正面對羽化後期強者。

蘇夜並不准備現在就喚出顏天罡。那個老傢伙修為已達羽化後期巔峰,他若出手,片刻功夫,就能將包括戴子牙在內的十數名羽化境強者全部解決。可這麼做的話,接下來怕沒幾個人敢再向他出手了。

這便與蘇夜的打算背道而馳。

蘇夜之所以自承擁有上千「紫霄雷晶」,並且在解決雷鐵等人後依然毫不掩飾自己的行蹤,其目的便是為了將更多的羽化境強者吸引過來。否則的話,蘇夜只需要進入「始皇仙府」,然後再留戰紅葉或者戰青蓮在外面,便可帶著「赤龍幻戒」輕鬆抵達這「帝陽仙窟」第一層的中心區域,並且還可以在不驚動任何覬覦「紫霄雷晶」的羽化境強者的情況下,進入仙窟二層。蘇夜現在的做法,勢必會讓他陷入接連不斷的戰鬥中。

不過,蘇夜卻可因此而擒獲更多的羽化境強者,讓他們成為自己的傀儡。

仙窟二層有些地方比仙窟一層更加危險,如果一入仙窟二層,便順利找到了紀婉柔和蕭嬋卿等人,那自然是好事,可他們若是身陷險境,僅憑蘇夜以及顏天罡、『蒙』『露』等幾人,不一定能把他們救出。

更何況,找到他們之後,還得尋找離開「帝陽仙窟」的出口,這恐怕會更加的麻煩,到那時,羽化境的幫手自是多多益善。當然,想達到這個目的,還是得靠自己把這個戴子牙解決了再說。

要是被『逼』得只能讓顏天罡出手,這樣的打算就只能泡湯了,顏天罡實力雖強,可要抓捕四散而去的羽化境強者,卻很不現實。

「呼!」

意念微動,龐碩的法圖虛影便從蘇夜體內升騰而起,迅速凝成實質,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頭頂上空流轉,旋即,異常磅礴的氣息蔓延開來,如狂風,如洪濤,電光石火間便已席捲方圓數千米空間。「九星法師!」

戴子牙首當其衝,感受到那氣息『波』動的瞬間,身軀驀然頓在虛空,口中不由自主地驚呼出聲。

遠處的沈鎬和沈馥兄妹也是心神震顫,眼眸中不自禁地流『露』出驚愕之『色』,原本他們以為蘇夜只是八星法師,卻沒想到蘇夜居然已是九星法師,這讓兩人心中也是慶幸不已,若不是以「無極仙髓」『交』換而是如戴子牙那般下手搶奪,成功奪得「紫霄雷晶」的希望肯定是極其渺茫。

畢竟蘇夜就算勢單力薄,寡不敵眾,也可以選擇逃跑。

他們說到底也只是羽化中期的修為,蘇夜這個有能力能夠擊殺羽化中期修士的九星法師若是一心想逃,很難追趕得上。

更遠處那些剛剛趕來的羽化境修士也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可怕氣息嚇了一跳,驚疑不定的望著蘇夜。

「蘇夜,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

戴子牙面『色』冷厲,聲音低沉。

他本來已將蘇夜估計得夠厲害了,可現在才發現蘇夜比自己預計得還要強大,實力可媲美羽化中期修士的九星法師,的確不好對付,不過他也不是吃素的,想讓他放棄那上千顆「紫霄雷晶」,絕不可能。

「呼!」

蘇夜卻是沒再和戴子牙啰嗦,幾乎是再他話音落下的瞬間,「四象『陰』陽法圖」便再次擴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正停佇於法圖之外的戴子牙籠罩了進去。

強烈的束縛感和牽引之力同時從四面八方覆壓而來,似要拖拽著他隨著法圖之勢一同旋轉,戴子牙不由得面『色』微變,雄渾無比的金『色』靈力從體內噴薄而出,可就在這時,三道熾烈無比的龍捲風便呼嘯了過來。

熱『浪』滔天,重重疊疊,彷彿能將虛空都融化,噼啪之聲不絕於耳。

「千絲萬縷,不滅神光!」

戴子牙臉『色』沉凝,口中低吼出聲,雙手十指疾速飛舞,瞬即便見絲絲縷縷細如針尖的金芒迸『射』而出,竟是密密麻麻,鋪天蓋地,只不過眨眼間的功夫,便撞上了那三道翻騰而來的龍捲風。

「嗤!」

那成千上萬的細小金芒彷彿無堅不摧,瞬息過後,竟將那三重熾熱風暴穿透,以『肉』眼都難以捕捉的速度沖向蘇夜。

戴子牙『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身軀在金『色』靈力的覆裹下如影隨形地追逐而去。然而,正當他即將穿過重重風暴間那由金芒鑿穿的虛空通道時,便聽「砰」的一聲巨響,竟有無數道『陰』柔的力量撕開熱『浪』,『激』『射』而來。

「嗯?」

戴子牙吃了一驚,心念間,體表金光流轉,立刻就多出了一層厚厚的金『色』屏障。下一瞬間,戴子牙便感覺自己似乎同時承受了千百次撞擊,便如一道道鋼針,不僅尖厲鋒銳,而且堅韌無比。

儘管絕大多數攻擊都被那層金『色』屏障攔截,可依舊有十數道『陰』柔之力刺入體內,戴子牙暗叫不妙,磅礴的靈力在體內瘋狂流轉,將那些侵入體內的『陰』柔之力全部層層疊疊地包裹了起來。

可戴子牙還沒來得及松上一口氣,一股可怕的無形力量便從前方咆哮而來,只不過就在那無形力量即將碰觸到他神庭的剎那,一團絢爛的金芒突然從他眉心爆開,同樣一股恐怖的無形力量噴涌而出。

「轟!」

兩股無形之力悍然碰撞。

戴子牙身前憑空掀起了一陣猛烈的颶風,霎時,空間扭曲,周圍殘存的熱『浪』被瞬間衝散。不過,戴子牙的神庭雖沒有遭到攻擊,可還是受到了『波』及,身軀竟被猛然爆發出來的勁氣『逼』退了十數米。

蘇夜也是連連後退,那呼嘯而來的金光則是被「四象『陰』陽法圖」龐大無比的束縛和牽引之力層層削弱,當蘇夜同樣退出十數米后,只是輕輕一拍擺出,那絲絲縷縷的金光便消散於無形。

「既然知道你是九星法師,我豈會不防著你的念力攻擊?哈哈……」

戴子牙穩住身軀,縱聲大笑,可下一剎那,他便如被掐住脖頸的鴨子,笑聲嘎然而止,瞳孔深處,顯『露』出駭異之『色』。

……p–42319+dsuaahhh+24715783–> 「呼!」

此刻,戴子牙的視線中竟是多出了一座殿宇,晶瑩如『玉』,只有巴掌大小,可那殿宇所透散出來的氣息卻是神妙而強橫無匹,讓他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危機。霎時,戴子牙心神顫慄,竟是有種掉頭逃跑的衝動。

「那是什麼法器?」

戴子牙念頭微動,將『胸』中震驚強壓了下去,眼中閃過一抹瘋狂的意味,下一刻,他掌中便多出了一柄金『色』短劍,約莫兩指寬、半尺長,金芒熠熠的劍身竟有著微微的弧度,看上去如同一根羽『毛』。


嗡!磅礴的靈力注入進去,劍身『激』顫,鋒銳至極的氣息瞬間瀰漫開來。

「心羽金劍,去!」

口中低喝出聲,戴子牙的面龐竟顯得有些猙獰,而在他話音響起的瞬間,那柄狀若羽『毛』的金劍便以一往無前之勢裹挾著漫天金芒向前『激』『射』而去,速若流星,竟是一點都不比那座殿宇慢。

「嗤!」

那「心羽金劍」和那座殿宇之間的距離急劇縮短,尖銳的破空聲彷彿凝結成了實質在這片空間中拖曳。戴子牙咬著牙齒,極力抵抗著法圖的牽引,眉宇間已是顯『露』出難以掩飾的疲憊,那「心羽金劍」好似吸取了他絕大部分力量,劍一離手,整個人都似虛脫了一般,甚至連身軀都微有些搖晃。

不過在那「心羽金劍」迎向殿宇之時,戴子牙掌中也是多出了一枚『精』致的白『色』『玉』片。這是一種遠距離的傳送神符,雖然「心羽金劍」是極度接近仙品的聖品法器,可他並沒有太大的把握。


現在取出傳送神符,做好準備,若是情況不對,便可立刻『激』發神符,立刻此處,不至於到時候措手不及。

「砰!」

彈指間,那座小小的殿宇便和「心羽金劍」『激』烈碰撞,震天動地的鳴響『激』『盪』開來。兩股恐怖的勁道瘋狂地相互衝擊,那籠罩著著片區域的「四象『陰』陽法圖」的流轉之勢都變得有些遲滯。

「不好!」

瞬息過後,戴子牙卻是面『色』驟變,僅存的那點靈力拚命地注入到掌中的那枚傳送神符之內。近乎同一時刻,清脆的「喀嚓」之聲響起,那柄金『色』短劍上面竟是綻『露』出了一道道『交』錯的細密裂痕。旋即便聽「砰」的一聲,「心羽金劍」寸寸崩碎,而那座小小的殿宇卻是撕裂虛空,如離弦之箭般向前呼嘯而去。正當這時,戴子牙身軀卻被一團濃郁的白芒包裹起來,頃刻間便已從這片空間消失。

「逃得倒是夠快!」

蘇夜雙目微眯,輕吁口氣,轉念之間,「始皇仙府」便倒『射』而回,重新藏入「赤龍幻戒」當中。

望著戴子牙逃遁之處,蘇夜心中頗覺可惜。

他先是以「純陽烈風斬」配合「太上『陰』符咒」,再動用念力攻擊,最後又祭出「始皇仙府」,還是沒能將戴子牙留下,這讓蘇夜有些感慨。

他本來並不覺得這些覬覦雷晶的羽化境修士有多厲害,可現在,蘇夜才發現自己還是小瞧了他們,宇宙蒼穹,域界眾多,各種手段層出不窮,以蘇夜現在的修為和實力,還不能真正的橫行無忌。

便如戴子牙低於念力攻擊的那種手段,便十分神妙。

在面對黑鐵、乘鼎和風無忌等人時,蘇夜的念力攻擊向來是無往而不利,可這次攻擊戴子牙的神庭,卻沒能撼動他的靈魂。不過在這仙窟之內,如戴子牙這種羽化後期的人物,畢竟是少數。

修為低於羽化後期的修士,蘇夜還沒放在眼裡。

心念間,蘇夜便已轉眼望向千米之外,那裡的羽化境修士已是多達十五人,『蒙』『露』、彭博和汲冠各攔住了一名羽化中期的修士,而沈鎬和沈馥二人,則與剩下十二名羽化初期修士戰成一團。

這對兄妹的實力果然非常驚人,難怪敢於和羽化後期的戴子牙針鋒相對。

沈鎬便如從地獄中衝出來的魔神,渾身煞氣騰騰,手中那柄巨斧揮掃出一道道血紅刃光,獨戰七名羽化初期的修士,不但沒有落入下風,甚至還佔據著絕對優秀,將對方『逼』得狼狽不堪。

沈馥衣袂飄飄,身如流光,在另外五名羽化初期修士之間遊走閃爍,手中長劍不時穿透虛空,劍意瀰漫,劍氣,方圓數十米區域竟似化作了一片巨大的劍網,那五名羽化初期修士如無頭蒼蠅般在網中『亂』沖『亂』撞,焦躁不堪,尤其是發現戴子牙落敗逃遁后,更是變得狂躁異常。

蘇夜並沒有急著過去,而是取出一顆白『色』『葯』丸拋入口中,手中也握著一顆天心石,繼而運轉靈法,快速煉化起來。

蘇夜連戰古乾、古坤、黑鐵和戴子牙四人,動用過多次念力攻擊,甚至還催動過仙府進行攻擊,如今不但念力所剩無幾,『陰』陽靈力更是差不多耗盡,必須得儘快恢復力量才能繼續戰鬥。

天心石,是從段志平那裡得來的天品天心石,而丹『葯』則是顏天罡那裡『弄』到的「白雲沖虛丸」,極其珍貴,若是羽化後期修士服用,效果略差,可若是羽化中期修士服用,卻能在極短的時間內令靈力完全恢復。

按理說,神幽境修士是不可能服用這種丹『葯』的,因為『肉』軀承受不住狂暴的『葯』力,不過蘇夜的「『陰』陽金剛體」如今還未散去,有這種天賦神通,就算是『葯』力更強的丹『葯』,蘇夜也能夠承受得住。

時間逝如流水,蘇夜身如雕塑,一動不動。

沈鎬等人的戰鬥變得越來越白熱化,而不知不覺間,又有數名羽化境強者從天際閃現,風馳電掣般地向這邊『激』『射』而來。

……

「好險!」

升龍山脈西段,數千米高峰之巔,戴子牙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中猶有后怕之『色』,剛才若非提前將傳送神符取了出來,一旦「心羽金劍」爆碎,他恐怕還沒來得及『激』發神符,就會被那殿宇擊中。

到那時,他就算不死,也得重傷。

若真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可要是重傷被擒,恐怕會生不如死。

「那絕非聖品法器!」戴子牙面『色』蒼白,倏地嘀咕出聲,「既非聖品法器,難不成是仙品法器?」

「仙品法器?」

再次念叨著這四個音符,戴子牙眼中閃過一抹亮光,可緊接著眼神中就已滿是憤恨。他從一位雲旦域界的朋友那裡獲知蘇夜現身的消息后,自信滿滿地趕過來,想要將所有的「紫霄雷晶」據為己有,結果不但沒有得手,還損失了他視若『性』命的聖品法器「心羽金劍」,這讓他怎能甘心?

「這仙窟一層,雖還有一兩個羽化後期的傢伙,可他有仙品法器在手,恐怕無人是其對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