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情?」聽靈薇這麼一說,青城覺得有一些差異的問道,話說,南俊馳來布莊的事情她怎麼不知道?

「那日,掌柜將我給救了下來,然後張府的老爺為此鬧到布莊來,想要將我給帶走,當時只有我跟靖鉑兩人在布莊,根本就沒法應付。」靈薇看了眼一旁的靖鉑,靖鉑回應表示的點點頭,表示靈薇沒有撒謊,說的都是真話。

「掌柜趕來了,就跟張府的老爺一直爭執著,後來掌柜讓子軒哥去衙門請人過來了,事情才得以及時的被制止。」

聽完靈薇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講清楚后,不由微皺眉頭,「也不知道這些人那裏來的臉面,還好意思來店裏面鬧。」

「這事還得怪我爹,若不是他見錢眼開的話,也不會鬧出這麼多的事情。」靈薇見青城有些生氣,有些慚愧的說道。

「對了,那會兒那個張府老爺還特意的帶着有畫押的紙上布莊來討要靈薇,還算那會兒靈薇他爹沒有收他家府上的銀子,收的是掌柜的銀子。」靖鉑回憶著那日的情況,對於靈薇講的話,最好及時的補充。

「行了,這件事情解決了就行了。」青城沒想到,在他不在的這段時間裏面,居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還是這麼的棘手。

不過想到在他不在的時候,南俊馳及時的趕來將事情給解決了,這倒是讓他覺得蠻欣慰的。

「靈薇,以後你就在布莊好好做事,其他的什麼也不要想,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了吧。」青城擔心靈薇的心裏為了此事還會有負擔,一臉安慰的看着她。

「嗯嗯,謝謝你們,如果沒有你們的話,恐怕現在我已經被強行的給嫁去張府做妾了。」靈薇兩眼微紅的看着青城,一臉感激的看着他,如果不是他們願意出手相救的哈,她可就真的算是走投無路了。

「你這是說的哪裏的的話,以後我們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有難同當,有福同享。」青城一臉認真的看着靈薇和靖鉑,「只要你們願意一直待在傾青布莊的話,傾青布莊就永遠也不會虧待你們的。」

靖鉑一臉感動的看着青城,兩手緊緊的握住他的手,「青城,你相信我,我永遠也不會拋棄傾青布莊的。」

被靖鉑一臉深情的模樣有些折磨的受不了的青城,全身不由打個顫,一副怕了的模樣,強行的將自己手裏的手給抽離出來,「行了,別再這裏煽情了。」

一旁的靈薇被他們兩個這副搞笑的模樣給逗樂了,沒忍住的直接笑出了聲,「哈哈哈哈哈。」。 秦風離開京城之後,一路向東南行去。

天亮之後又天黑,秦風就只是喝酒,粒米未進。天黑之時,秦風牽馬來到一條河邊。追風在岸邊喝水,秦風則升起了一堆篝火。隨後從墨玉指環中拿出魚竿魚線魚餌魚簍,靜坐垂釣。

不是秦風喜歡垂釣,事實上在今夜之前,秦風連魚竿都沒碰過。

只是此時的秦風心神不寧,別說讀書習武了,他連睡覺都無法安心。

不知過了多久,河面上升起了大霧,加上又是夜晚,能見度迅速降低。戌時(晚上八點到十點)剛過,河中有一艘漁船緩緩靠岸,秦風抬頭看了一眼,那艘漁船竟然是朝自己這邊靠過來的。

秦風並未過多理會,只是安靜的釣魚。

漁船靠岸,河水波動,哪還有什麼魚獲。

看了看魚簍中的幾條小魚,秦風嘆了口氣。看來今天就只能用這幾條小魚果腹了。

漁船很快停穩,一位老者迅速上岸,將纜繩固定在附近的一棵樹上。

見秦風已經收起了魚竿,老者走上前來,連連致歉。

「這位……義士……」

藉助火光,老漢只能看見秦風身披斗篷,頭戴斗笠,身邊又放着刀劍,所以老漢思來想去,只能稱呼秦風為義士。

「這位義士,老漢實在抱歉,驚擾了義士垂釣。」

秦風摘下斗笠,疑惑的問道。

「這麼晚了,老人家為何還不回家,而是選擇這裏靠岸啊?」

老人嘆了口氣,然後說道。

「老漢我本是河間府人士,每日在這衛河以打魚為生,今天魚獲出奇的好,老漢就多撒了幾網,這才耽誤了時辰。

待到老漢想要回家的時候,這衛河之上竟然出現了大霧,老漢幾次想靠岸都無法做到,於是只好一路順流而下,直到剛才看到了義士的篝火,這才得以靠岸。」

秦風點了點頭。

「老人家,既然你魚獲很多,可不可以賣我幾尾大魚?好讓我果腹。」

老人哈哈大笑。

「義士說笑了,若不是義士在此釣魚,我爺孫二人還不知道要飄蕩到何處才能靠岸,順子,還不拿幾尾大魚過來?」

聽到爺爺的話,船上露出了一個小腦袋。

此時天地昏暗,秦風看不清那小孩的相貌,只能看見一雙大眼睛,很明亮。

過了一小會,一個十一二歲的小男孩抓着兩尾活蹦亂跳的大魚來到了秦風身邊,將兩條大魚放在魚簍中,小男孩就躲到了爺爺身後,時不時偷看秦風一眼。

秦風趕緊招呼爺孫二人坐下,將二兩碎銀子遞給老人的同時,秦風從書箱裏取出了法刀煉屍,手法熟練地處理起兩條大魚。

老人本不想要這二兩銀子,卻聽秦風說道。

「老人家,我是個負笈遊學的書生,家境還算殷實,所以您就不必推辭了。」

老人聽了秦風的話,這才將銀子小心翼翼的收入錢袋。畢竟這二兩銀子足以維持爺孫兩個半年的生活。

見秦風的手法極其熟練,老人有些疑惑的問道。

「這位公子,不都說君子遠庖廚嗎?你怎麼……」

秦風笑着說道。

「那都是讀書人養成的臭毛病,為獨自一人在外遊學,如果不自己生火做飯的話,恐怕早就餓死了。

對了,你們祖孫二人也還沒吃飯吧?我這裏還有些干餅,不如燒些熱水,你們爺孫二人將就一口?」

老人家趕緊擺手。

「公子心善,我爺孫二人卻不能總占公子便宜,順子,再去拿兩條魚,我們就借公子的篝火烤兩條魚吃就好了。」

秦風笑着搖頭,沒有多說什麼。

此時衛河上的大霧已經濃郁到對面不見人的程度了,小男孩很快又拿來了兩條大魚,老人也開始處理起來。

小男孩說道。

「爺爺,這大霧好生奇怪啊,只有咱們周圍這十幾米沒有,其他地方都被大霧籠罩了。」

聽了小男孩的話,秦風這才注意到,周圍幾乎都被濃霧覆蓋了。

老人一邊處理大魚,一邊說道。

「這大霧本就來的奇怪,這位公子一定是身負氣運之人,不然我們也看不見公子升起的篝火。」

秦風隨口問道。

「老人家還懂這些?」

老人笑着說道。

「畢竟虛長公子幾十歲了,總是能聽說一些神異之事嗎!公子為人和善,又是飽讀詩書的人,身懷一些氣運也不足為奇。

只是希望公子日後為官,一定要照拂一地百姓啊!」

秦風笑着說道。

「我這樣的人,能做官嗎?不過還是謝老人家吉言了。」

此時秦風手裏的兩條魚已經散發出了魚肉特有的香味了,秦風還時不時將一些精鹽和佐料撒在上面。

小男孩眼巴巴的看着秦風手裏的佐料,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秦風說道。

「別着急,還沒熟呢,熟了之後送你一條。」

小男孩趕緊點頭,老人卻說道。

「順子,你也在上學塾,怎麼還這麼不懂事,這兩條魚是公子花了大價錢從咱們這裏買來的,你怎麼隨便就能要呢?」

就在此時,一個渾厚的聲音在三人身後不遠處響起。

「這小哥滴烤魚賊香,要是小哥不介意的話,在下願花錢買下一根。」

秦風微微驚訝,這怎麼還一嘴大碴子味呢?回頭看去,卻是一位身材粗壯的漢子,因為修鍊九字真言的緣故,秦風能夠清晰地感受到漢子身上的古怪氣息。

按照道家的說法,每個人身上都有陰陽二氣,無病無災的情況下,陰陽二氣一般都會處於平衡狀態,男子陽氣稍重,女子陰氣稍重。

可這漢子身上的陰陽二氣卻十分古怪,他自身陽氣極旺,卻有一股外來的陰氣始終在中和這股陽氣,這才使眼前男子達到陰陽平衡。

漢子在距離秦風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了腳步,看了看秦風身邊的刀劍,漢子開口說道。

「俺叫馬天恆,家住東北鐵剎山,不知這位小哥師從何處?」

秦風瞬間反映了過來,難怪這漢子身上的氣息如此古怪,原來是東北馬家。不過秦風也有些疑惑,馬家弟子都在東北,從不出來,眼前這位馬天恆是怎麼回事?

「我叫秦風,負笈遊學的讀書人!」

馬天恆再次向前走了一步,他身後出現了一個虛幻的白狐頭顱,那白狐雙眼中散發着紅光。

「俺沒讀過書,小哥你可不要騙我啊……」

秦風立刻給馬天恆使了個眼色,示意身後還有兩位普通人。

「行走江湖,遇見了就是緣分,這條魚送給馬兄吃!」 「玄夜,你不問,我也要給你說呢。」一聽此言,蕭萬鶴笑了起來。

「在你閉關的這兩年,我讓老四帶着幾位家族精銳,走遍了以烏蒙靈谷為中心方圓數千里的地方,總算不負重託,將此地周邊各方勢力的情況,都打探得差不多了。另外,對一些值得我們警惕的修仙家族和勢力,我也讓老四在那裏安插好了人手,以便能最快掌握對方的訊息,這是我根據他們的調查結果,總結而成的一份周邊局勢圖,你不妨仔細看看吧。」

蕭萬鶴說着,將一份早就備好的玉簡,遞給了蕭玄夜。

蕭玄夜微微一愣,沒想到三叔祖這麼快就做好了一切,心中大喜之下,急忙接過玉簡,然後將神識探入了其中。

修仙者都有過目不忘的本領,看書也幾乎是一目十行,但即使這樣,蕭玄夜也看了好一會兒,才將玉簡內記錄的信息匆匆瀏覽了一遍。

蕭玄夜面上表情沒什麼變化,但在心中,他已經開始綢繆思索起來了。

不得不說,這份周邊形勢的情報,果真詳盡之極,讓他短短時間,就對自身所處的形勢了如指掌了。

虞國霸州,共分為九郡。

他們現在所處的屬郡,是位於霸州北部較為偏僻的雲北郡,至於烏蒙靈谷,則是偏僻中的偏僻之地,還要在雲北郡的最北部。

如果將烏蒙靈谷作為起點的話,那麼繼續往北七百里,就會進入到烏羅國的地界。

烏羅國是一個和虞國差不多大小的國度,也是燕雲大陸東南一隅中,十六雄國之一。

兩國修仙界的實力半斤八兩,都是由幾十個如龐然大物一般的修仙宗門,外加成千上萬個大大小小的修仙家族,共同把持着整個國度。

只不過,烏羅國上層的修仙宗門實力略強一些,而虞國下層的家族勢力更龐大一些。

而與烏蒙靈谷接壤的烏羅國地界,是一片廣闊無邊的貧瘠沙地,方圓足有數萬里之廣,其內只有一些零星分佈的,可供人類生存的綠洲存在。

在綠洲中生存的,也大部分都是普通的凡人,偶爾會有一些修仙者出現,但由於相隔遙遠,相互很難連通,因此也形成不了有規模的修仙勢力。

是以,在這片茫茫沙地中,並沒有什麼太強大的修仙勢力存在,讓這裏成為了兩國之間的真空地帶。

可以說,烏蒙靈谷的北邊,相對安全,應該不太可能有烏羅國的修仙勢力,膽敢冒着極大的風險,入侵兩國邊境,從他們家族北部滲透過來。

如此一來,便少去了一大隱憂。

而從烏蒙靈谷向西千餘里,則是霸州和虞國十三州中的禹州的交界處。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