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數多不是問題,多擺幾桌就可以了。」當代人皇說道,因為這個不是問題。他們家嫁閨女,自然要有排場。人數多了,不是什麼問題。

周影雪開始閉口不說,不過他最終還是覺得自己應該把這件事情說清楚。

「我說的人數多,是只新娘子的人數。」周影雪心中捏了一把汗。他不得不佩服他,這個小師叔,太大膽,都可以說是膽兒太肥了。

新娘子的人數,用一隻手都數不過來。

真是太多了。

「放肆,他我們家寧兒當成了什麼?」當代人皇十分的憤怒,這種憤怒多一半來自於自己心裡中的不平衡。

少一半兒來自為石寧叫不平。

「我覺得沒什麼不好的,不過我擔心的是,劉俊之晚上受得了嗎?」上代人皇天霜雪說完話之後。

當代人皇是笑的前仰後合,自己怎麼把這個茬給忘了?這可是個受罪的活兒。

「算了,我還是走吧。」周影雪立刻消失不見。

早知道這回事,這樣的話還不如讓冷天殊過來。

好歹他在的話,不會向自己一樣掌控不了局面。

……

寵物小院之內。乾坤夫人遮蓋了所有的氣息。

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不時還在身邊指導。

「你這招用的不對,一定要下拳三寸,才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劉俊之現在已經被逼的滿院子跑。

還手吧,不敢。不還手吧,自己又是實在打不過,這可怎麼辦?

「你給我站住,你皮是不是癢啊,趁不在的時候,勾搭了這麼多女人。」秦鳳凰心中那個氣呀。

這傢伙,當自己是皇帝,要有三宮六院呀,勾搭了這麼多女人。

一定不能原諒他。

秦鳳凰手中的琅琊劍落了下來。

劉俊之發現自己無力抵擋,因為他的元力在這裡無法施展。

但是乾坤夫人特意給秦鳳凰開了個口。

就是讓他擁有力量在這裡戰鬥。

所以劉俊之就十分悲催了。

還手也不是,不還手也不是。

所以只能忍耐。

不過這一次琅琊劍下來以後。

劉俊之卻沒有及時閃躲開來。秦鳳凰想要收劍,已經來不及了。

乾坤夫人看了看,現在的時候終於來臨了。

再坐一刻,劉俊之應該可以,可以衝破那道壁壘,達到全新的境界。

劉俊之的頭髮突然變了顏色。不是原來的銀髮,而是另外一種顏色。劉俊之的頭髮全部變成了金色。

並且身上的氣息也變了。而這股氣息,將秦鳳凰推得很遠。

如果不是有乾坤夫人的保護,他現在已經身受重傷。

「不要說話,看著。」乾坤夫人忽然說道,因為現在劉俊之這種狀態,是很忌諱任何人打擾的。

劉俊之的身上赤紅,大喊大叫。每時每刻都在發泄著自己的力量。

乾坤夫人伸出纖纖玉手。阻擋著,劉俊之攻擊所帶來的傷害。

劉俊之的身體慢慢變回了正常的模樣,然後暈倒在地上。

「現在你可以過去,記住,他醒來之後可能要喝水。你要準備的多一些,否則的話,不會因為渴而向你伸手,你懂我的意思。」乾坤夫人說完之後,便返回到屋中。

秦鳳凰將劉俊之整個抱了起來。對於他來說,劉俊之的重量不算太重。

秦鳳凰將劉俊之扔在床上。

然後並沒有聽從乾坤夫人的建議準備水。因為不需要。他們在盤古大千世界的時候,已經成過一次親,是真正的夫妻。

而且還是領了證的。

所以秦鳳凰覺得沒有什麼可怕的。

吃就吃唄。

乾坤夫人當然知道秦鳳凰的心思。他剛才的那句話只是變相的激將法而已。

乾坤夫人,將自己的房間門關閉,然後設上了隔音系統。

不一會兒。那邊傳來了十分歡愉的聲音。

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劉俊之抱著秦鳳凰說道:「不生我的氣了。」

「不生氣了,生氣也沒有用,既然已經成為既定事實,我幹嘛要給自己找氣受,不過是你,你要如何給乾坤夫人一個答案,畢竟他現在沒有合適的肉身。」秦鳳凰覺得自己再生氣也沒有用了。因為已經有了台階下。

那麼自己就勉為其難的下了吧。

「這正是我頭疼的問題,還有你的師妹,他總不能佔據著冥皇的身體,萬一那天晚上,他如果出來的話,那場面,是十分的糟糕。」劉俊之現在很頭疼,一個是乾坤夫人,一個是少司命。這兩個人到現在都沒有肉身。

乾坤夫人還好說一點。

就是少司命。有一點不好說。畢竟一人雙魂這種狀態。

這種狀態如果持續太久的話。對於少司命和冥皇來說都是傷害。

現在劉俊之頭疼的就是這個問題。 一人雙魂,這是個很難解決的問題,如果不及時解決的話,兩個人都會有危險。但是劉俊之雖然有辦法,但是還缺東西。

雖然有九天仙蓮這種寶物,但是沒有原始仙胎。

也無法將兩個魂魄分離開來。

現在原始仙胎是自己手頭上最缺的東西。而且就連乾坤夫人也沒有原始仙胎。所以現在不好辦了。

……

數日之後,婚禮如期的舉行了。

石家大宅之內,高朋滿座。有修行的武者,也有世俗當中的普通人。

他們來此都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石家的女兒要出嫁了。

他們這些人是代表女方家的人。只不過人數有點多,不僅有石家的大長老。周家和景家的家主也在,萬獸山莊的家主也在這裡。還有莫老天侯,以及莫小天侯。

與此同時,現在寵物小院之內的劉俊之。也在用手指數著。

「傅雪嬌,周晴,周雪,景群星,石寧,莫無雙,秦鳳凰,黑衣素問心,白衣素問心。乾坤夫人,冥皇趙靈兒,龜靈聖母。」數著這些人的名字,劉俊之表示今天晚上會壓力很大。

……

「我有點兒羨慕這個小傢伙了,艷福不淺,竟然同時娶十二個人,不過今天晚上,應該會有他好受的。」石大長老說完之後,哈哈的笑了一聲。

景家和周家的家主也笑了笑。

這真是齊人之福。也是大大的禍害。

其他更多的人也是笑了笑,不敢說話。

現在的紅楓山莊,在他們看來可是龐然大物,他們哪敢嘲笑?

也只有袞州府,這些高層敢笑笑。

可他們是真的不敢。

「時候還沒到,你們是不是派個女子,看看後面的情況如何?」石大長老說道。

他們這些人只能在前院兒閑聊天兒,不能去後院。

「還是我去看看吧,我這個做娘的,有幾句話要交代。」石寧的母親說道。

石家府邸的後院,所有新娘子,都坐在一個房間之內。

他們彼此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寵物小院之內,秦趙歌和冷天殊兩個人正在計算著時間。

「到點兒了,我們該出發了。」冷天殊說道。

他們現在,是布一個較大的局。消息已經散布到了司州。就看現在,太上宮的人是不是入到了這個局當中。

紅楓山莊內,所有的人全部戒備當中。他們現在身在暗處。

而紅楓山莊之內。只有少數的弟子在留守。當然,這只是明面上的事情,他們現在在釣魚。這只是一個局。太上宮的人來不來,都無所謂啦。不過。根據多數人的推斷,太上宮是一定會來的,來的幾率十分的大。因為這是個難得的機會。趁紅楓山莊空虛的時候,攻打它。雖然六道輪迴殿只是試探。但是卻讓太上宮的人,試出了深淺。

當日那場戰爭當中。有太上宮的強者在暗中觀瞧著。所以他們十分的清楚,不滅紅楓山莊,是無法佔領袞州的。

所以紅楓山莊掌門大婚的消息,他們也從別的渠道知道了。一方面是劉俊之有心散播,另一方面,是二很州府內,存在著太上宮的細作。

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必須得做這麼一個局。

……

還是秦鳳凰最先打破了這個鬱悶的畫面。

「我們這一次需要注意的事情,昨天的時候,你們都應該已經知道了。我代劉俊之說句抱歉,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太上宮已經對我們露出了敵意,如果不儘早解決的話,始終是個隱患,雖然以我們現在的實力能進行兩線作戰。可是劉俊之覺得,如果這次能將太上宮的主力騙來,我們就先解決太上宮,以及它身後的高家,誰人不想風光大嫁,可是沒辦法。我們必須理解,如果太上宮不來最好,可是來了,我們也沒有辦法。」

「唉,我只是覺得有些可惜,就這麼一次,還不能隨著自己的心意。」莫無雙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我擔心的不是這個問題,我擔心的是晚上,如果太上宮的人沒有來,那麼晚上恐怕有些人會累壞的。」付雪嬌插口說道。雖然這是個局,可是太上宮的人有不上鉤。

晚上某些人夠受的了。

「不要小看他,逍遙帝君的子孫。」龜靈聖母的話說的沒頭沒尾。但是屋裡面的所有人都明白。

「你們現在最應該擔心的人是我好不好。」少司命吼道。

「沒什麼好擔心的,你當年可是將他置於死地,這也就是你們之間的緣分。」秦鳳凰說道。不管是冥皇還是少司命。

他們現在都得聽從命運的安排。

「那還不是因為你,我不幹。這一次我不幹了。」少司命說道,想他少司命何許人也,沒有想到竟然有有這樣窘迫的時候。

「你得認命,我都認命了。」秦鳳凰說道。要按他的想法,就他一個人最好。

可是永遠美好的東西,都跟現實相抵處。

所以秦鳳凰也認了。

……

劉俊之十分的無奈。他現在被打扮的像大公雞一樣,身上五顏六色的。

前面一百名弟子開到後面,一百名弟子跟隨。

冷天殊和秦趙歌一左一右將劉俊之護衛在當中。

「我說,這個計劃能成功嗎?」秦趙歌問道。

「走一步,現在看一步唄。」劉俊之回答道。

「我現在是擔心那個幻陣,騙不過他們。」冷天殊心中十分的擔心。

「放心吧,沒人能察覺出,你把心放在肚子里。何況只要他們敢來,我們所有人能立刻回到紅楓山莊。」

傳音石響了。

「我們的計劃看來成功了,魚兒上鉤了。不過,我猜應該是先頭部隊。」傳音石的那邊說道。

「好的,注意個人安全。」劉俊之說完之後,把傳音石掛掉了。

……

「來了。」乾坤夫人說道。因為紅楓山莊的幻陣是他設計的。所以他知道有陌生人踏入了這個幻陣當中。

看來他們要釣的人終於來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按原計劃來進行了。因為攻打紅楓山莊的肯定是一小部分人。剩下的人一定會在婚禮這裡搗亂。

石寧的母親進來之後,小聲地小石寧說了幾句話,不過在場的人都是武者,所以他們聽的是清清楚楚。 石寧的臉紅的像大蘋果一樣,眾人哈哈大笑。

不過乾坤夫人這時候走出房中,看著天空之上。

以他的目力所及之處,自然看的見天空之上飄著四個人。

他們站在虛空當中。

乾坤夫人笑了笑他,沒想到這四個人會來。

應該是遮天公子告訴他們的。

看來今天有熱鬧可看了,不用自己出手了。

那四個人的修為實力,每一個都高深莫測。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