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開,你覺得如何?」

「彳亍。」

「賭神現在位於……」

電話結束,常雲傑得到了與賭神相關的信息。

接著,他走出別墅,打了個車,花了十來分鐘來到一間別墅前。

別墅的名字很銷魂。

因為就叫做「銷魂別墅」,沒有官方背景,是間民窯。

正常人來了這裡,無外乎是花花草草,打個寒顫了事。

此時,銷魂別墅外,正在展開一場追逐戰。一群小混混,追逐著另一個混混,喊打喊殺。

唯一不同的是,被追的混混要靚仔的多,其他的混混就是標準的死跑龍套,演了這一場就準備領盒飯那種。

很快,這小混混就被追上,被其他幾個混混壓到一個叼著雪茄的中年人面前。

啪!

「陳刀仔,你不是很能跑嗎?」

「花哥,再寬限我幾天,過幾天我一定還上。」

啪啪啪!

「寬限你媽個頭,時間就是金錢,我花柳成一分鐘幾十萬上下,給你說話又浪費了幾十萬的時間,你個死撲街。」

被打的混混就是將來用20塊贏到3700萬的陳刀仔,而混混頭子叫做花柳成,是放高利貸的。幾天前借了七萬二給陳刀仔。如今還貸的時間到了,陳刀仔錢輸光了,被花柳成和他小弟堵上門來。

在陳刀仔不斷用臉接下花柳成的巴掌時,又有兩男一女從銷魂別墅中走出來。

「花哥,有話好說,錢我們一定會給你湊齊的。」女孩叫做阿珍,她是陳小刀的女友,長得十分漂亮,尤其是一雙包裹黑絲的美腿,讓人很想win~win~win。

另外兩人分別是陳小刀的跟班烏鴉,以及腦袋撞失憶的賭神高進。

「有話好說?哼哼,我花柳城這樣遵紀守法的好人,和這種沒有信譽的爛賭鬼無話可說。」

花柳城招了招手,咬著雪茄,臉上帶著戾氣:「先給把陳刀仔打一頓再說,竟然騙到老子頭上來了,不給他教訓,還以為我花柳城好欺負。」

「不要啊花哥。」

幾個小弟走上前來,就要將陳刀仔暴揍一頓。

就在這時,花柳城的肩膀被人拍了拍,回頭一看,一個青年不知何時站在他身後。

嘶!

花柳城不禁用手擋住了眼睛。

好一個靚仔,雖然穿的簡簡單單,可英俊的讓人半天睜不開眼。要是他有這麼一張臉,開什麼高利貸,直接傍富婆好了,恰軟飯恰到飽。

「老兄,吃飯了嗎?」那靚仔露出如沐春風般的笑容。

「還沒。」花柳城下意識的回答道。

「那吃我一拳!」

砰!

一隻拳頭在花柳城眼中不斷放大,打在他鼻子上。然後他就飛了出去,飛的好遠好遠。

常雲傑吹了吹拳頭,自言自語道:「不知道吃飽了沒有。」

現場為之一靜,誰也沒有料到這突然的變故。

「上,揍他。」

「撲街,找死!」

在沉默了片刻后,花柳城的小弟終於反應過來,一個個的拿起刀棍,朝常雲傑沖了過來。

「啊!」

「啊啊!!」

幾秒鐘后,這群小弟就倒地呻吟,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多謝大佬,多謝大佬,小弟將來一定報答。」陳小刀湊過來,同時將身子一挪,擋住了阿珍略顯火熱的視線。

常雲傑沒理他,直接走到高進面前:「阿進?你這幾天怎麼失蹤了?」

「不不不,我不認識你,你是誰?」高進連連後退,看起來就彷彿是怕生的小孩。

「傑哥,你認識巧克力?」

「巧克力?」

「是啊,巧克力腦袋出了點問題,失憶了,不知道自己是誰。他喜歡吃巧克力,所以我們就叫他巧克力。」

「哦,那你知道怎麼失憶的?」常雲傑回過頭看向陳小刀。

「啊這……」陳小刀忙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和我們一點沒關係,我見到他就失憶了。」

「是啊,他真的不是踩陷阱撞失憶的。」小弟烏鴉也跟著辯解道。

「……」

「算了,你跟我來一趟,順便治一治阿進的腦袋。」

常雲傑原是打算直接領著高進離開,但考慮現在賭神的智商只是個小孩子,沒有熟人恐怕不會跟自己走,於是讓陳小刀同路。

等了兩分鐘,兩人上了一輛計程車。

車開了一會,常雲傑發現計程車來到了一條偏僻的道路,雖然他對周圍不太熟悉,但察覺到了情況不對,不由眉頭一皺。

「朋友,我記得不是這條路吧。」

…… 陳寧懶得跟這傢伙廢話,直接喊道:「典褚!」

典褚立即會意,大步的走向羅迪。

羅迪身邊兩個手下,立即護在羅迪面前,警告典褚:「傻大個,你別亂來,不然我倆打斷你的狗腿!」

典褚抬手便是兩記重拳!

砰!

砰!

兩個保鏢各挨了一記重拳,被打得滿臉鮮血,慘叫都沒有能夠發出,就直接仰頭栽倒。

現場眾人見狀,都紛紛驚呼起來。

羅迪更是臉色劇變,驚恐的望著典褚:「你想幹嘛!」

「跪下!」

典褚如同揪小雞般,單手揪起羅迪,揪到張居中跟張靜面前,然後用力一按。

羅迪感覺典褚的手如同一座大山,他雙膝一屈,撲通一聲重重跪在張居中父女面前,疼得他呲牙咧嘴。

典褚冷冷的說:「道歉!」

讓陳寧跟典褚驚訝的是,羅迪這小子竟然還挺硬氣,死活不肯道歉。

羅迪還滿臉猙獰的說:「你們敢動我,信不信我叫人來,把你們全廢了。」

現場眾人聞言,尤其是張居中跟張靜父女,臉色徹底變了。

羅迪這種花花太歲,家庭背景不小,社會關係複雜,保不準還真能夠找來大批亡命之徒來找茬,最是難纏。

陳寧卻冷笑起來:「你叫人來把我們全廢了?」

「好,你現在就叫人。」

「拿出你所有的本事,把你最厲害的靠山都叫來。」

「我倒要看看,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如此囂張。」

羅迪沒想到陳寧會給機會他叫人,他獰笑道:「小子,你這是找死!」

他說著,立即撥打了一個中海市地下圈子大哥的電話求援:「對對對,我在中華茶樓,被人欺負了。」

「他們又是要我下跪又是要我舔痰,石老大你趕緊帶人來救我。」

打完電話,羅迪抬起頭,獰笑的望著陳寧:「你們完了,我石老大已經帶人立即過來了,你們全部人都給我等死吧。」

陳寧跟典褚對視一眼,彼此都有點納悶。

石老大?

中海市地下圈子有這號人物嗎?

十分鐘時間不到,一個穿著黑色皮衣的男子,帶著上百個手下,殺氣騰騰的出現。

張居中父女,還有現場的賓客們,見到這黑色皮衣男子,都嚇得臉色蒼白,紛紛驚呼起來。

「天呀,是中海市地下皇帝董天寶的頭號馬仔。石青,石老大!」

「完了完了,石老大是董天寶的心腹手下,在中海地下圈子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張家父女跟陳寧要倒霉了。」

羅迪見到石青來了!

立即從地上掙紮起來,小跑的迎上去,滿臉諂笑的道:「石老大,你可算來了。」

石青帶著手下來到現場,見到陳寧跟典褚,嚇得心臟猛然一顫,滿臉驚疑不定。

他強壓心頭震撼,轉頭滿臉狐疑的質問羅迪:「到底怎麼回事?」

羅迪得意洋洋的指著陳寧,添油加醋的把剛才的事情說了。

羅迪最後叫屈道:「石老大,這傢伙竟然叫我跪下道歉,還要舔乾淨地上的痰,你說過分么?」

石青:「不過分!」

羅迪下意識的說:「就是,太過分了……啊?等下,石老大你剛才說什麼?」

石青眯著雙眼,語氣不善的說:「我說陳先生的要求一點都不過分!」

「我要你立即給張老先生還有張小姐跪下道歉,不然的話,我親手打斷你雙腳,幫你跪下。」

千千 「啥?你對你娘那麼沒信心?」

小詞一聽小腳踢了我一下說:「你想什麼呢?我爹娘恩愛有加情比金堅!我跟你說,你可別使什麼壞心眼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