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主!此人打了十公主,還有十公主的貴客,這無疑是挑釁了青丘的威嚴!」

王角冷笑一聲,絲毫不懼白萱,喝道:「青丘的威嚴不容挑釁,若是二公主非要護著一個挑釁青丘威嚴的外人,那就不要怪我等得罪了!我相信,就算我等出手冒犯了二公主,青丘之主也會諒解!」

咻!咻!咻!

青丘的其餘護衛隊也是絡繹不絕趕來,一時之間,護衛隊的大部分人馬聚集在這裡,將蕭凌等人全部圍住。

「二公主,我等不想為難你。」

另外一個護衛隊頭目淡淡地說道:「只要你將這些來歷不明的外人交給我們處理,再給十公主認錯一下,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還望二公主不要讓我等為難。」

其餘人眼中滿是戲謔之色,以前青丘二公主白萱受到眾人追捧,可是只從冒出一個人族墨雲后,白萱的身份就一落千丈,受到青丘絕大部分人的唾棄。

「二姐,你最好現在給我道歉!」

青丘十公主拿出一枚鏡子,看到臉上顯眼的巴掌印后,她眼中滿是怒火,喝道:「還有你身旁這些外人,統統要給我道歉,然後關入青丘的大牢!」

「道歉,你覺得可能嗎?」

白萱目光漸漸冷了起來,道:「你眼裡沒有我這個二姐,那就不要怪我不顧姐妹情誼!現在,你們最好給我讓開,若是耽擱了我救墨雲,你們難逃一死!」

「冥頑不靈!」

青丘十公主揮了揮手,寒聲道:「諸位聽令,白萱勾結外來不明的人員,意圖不軌,想要破壞十三妹和冰雪鳳族三公子的正式訂婚宴,現在給我拿下他們,打入青丘大牢,等候青丘之主的發落!」

「得令!」

王角等人紛紛抱拳,目光不懷好意看著蕭凌等人,就連青丘二公主白萱他們也沒有放在心中,反正有青丘十公主給他們撐腰,他們可不怕弄出什麼事情。

「少主,要不要我等出手?」

月耀虎族的兩位長老見狀,護在了蒼夏身旁。

他們兩人都是半步獸帝,不過這裡是青丘的地盤,他們身份特殊,若是出手的話,難免會引得月耀虎族和青丘不合。

沒有特殊情況威脅到蒼夏,他們並不會出手。

「不必。」

蒼夏隨意擺了擺手,淡淡道:「有蕭哥哥在,這些土雞瓦狗算什麼?」

「我會速度解決這些人,你們不用操心。」

蕭凌踏前一步,一人獨擋青丘所有護衛隊,淡淡道:「你們全部出手吧,我趕時間去救墨雲。」

伴隨著蕭凌落下,在場眾人皆是大吃一驚。

要知道,蕭凌面對的對手,可是青丘最為精銳的護衛隊,此刻他要一人獨擋青丘全部護衛隊的強者,這等囂張霸道的話語,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

「這小子太狂了!你們速度出手,為我報仇!」

青丘十公主怒喝一聲,她臉上的手印還沒有消除,被這麼多人看到了,她已經是顏面盡失,心頭只想將蕭凌弄死。

「殺!」

王角等一眾護衛隊高手,全部祭出玄器,朝著蕭凌圍攻而來。

一時之間,漫天的武技功法朝著蕭凌砸來,那聲勢浩大無比,完全是下了死手。

「此人敢招惹青丘,無疑是找死!」

青丘十公主的跟班們,還有一些外來的妖修見到這一幕,眼中滿是冷色,在他們看來,區區人族小子敢在青丘撒野,就算有青丘二公主當所謂的靠山,依舊是難逃一死。

「嗯?」

吸血鬼女王傳奇 眾人目光一凝,只見蕭凌憑空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們心中第一個念頭就是,蕭凌見青丘護衛隊人多勢眾,實力強悍無比,畏戰逃跑了!

「我還以為有什麼能耐呢!原來是一個鼠輩而已!」

人群當中,有人不屑說著,眼中滿是鄙夷之色,已經將蕭凌歸類到膽小鼠輩當中。

「噗嗤!」

下一刻,令人驚駭的一幕出現在眾人眼前。

萬角等一眾護衛隊的強者們,突然全部口吐鮮血,身形倒飛而出,宛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全部重重地轟在桃林當中,氣息萎靡不振,發出痛苦的呻吟聲,沒有了絲毫戰鬥力。

「什麼?」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眾人瞳孔猛地一縮,他們根本沒有察覺到蕭凌如何出手將王角等人瞬間擊敗,一股難以遮掩的恐懼在眾人心頭攀升。

「這些都是你做的?」

蕭凌的身影出現在原地,青丘十公主此刻臉色滿是驚恐之色,這些護衛隊高手有不少五星獸聖的存在,然而這些高手在蕭凌手中沒有絲毫抵抗之力,莫非蕭凌是更加強悍的高手不成?

「解決了一群廢物而已,爾等用得著這麼吃驚嗎?」

蕭凌背手而立,漠然道:「若不是看在青丘二公主白萱的面子上,不僅是王角這些人,還有你們,此刻早就是一具具冰冷的屍體了。」

蕭凌語出驚人,讓青丘十公主等人悚然起來。 「閣下的話,莫非太過狂妄了吧?」

青丘十公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美眸當中有著一抹畏懼之色,只不過,這裡可是青丘,可是她的地盤,若是她態度不強硬點,眾人說不定還會以為青丘無人了。

「我們青丘的人,豈容你區區人族小子侮辱?」

青丘十公主開始打量著蕭凌,看著蕭凌一襲紅袍,她開始沉思蕭凌究竟是什麼身份,她目光微移,看到蒼夏等人,思索著月耀虎族最近發生的事情,緊接著,她美眸一凝,終於是意識到了蕭凌的身份了。

「你莫非是狠人蕭凌?」青丘十公主失聲說道。

當青丘十公主識破蕭凌的身份后,全場頓時沉寂下來。

「唯獨狠人蕭凌,才敢這般狂傲了!」

「不錯,狠人蕭凌的確有能耐,來到西天妖域的時候,已經擊敗了諸多強者!」

「據說,狠人蕭凌一旦去了某個地方,那個地方可就要遭殃!前些天,狠人蕭凌去了月耀虎族的族地,月耀虎族就發生了不少大事情……」

「眼下狠人蕭凌來了青丘,這一下,青丘估計要遭殃了……」

不少人都是心頭震顫,這紅袍少年竟然是凶名赫赫的狠人蕭凌,他們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能夠瞬間擊敗王角等人,實力的確是恐怖如斯!

「狠人蕭凌?你莫非是點燃了九盞魂燈的狠人蕭凌?」

王角雙眼目瞪口呆,他錯愕的聲音在這片地帶響徹開來,眾人再度心頭一震,不少人都知曉白萱攜帶著魂碑,能夠點燃六盞魂燈的人,皆是鳳毛麟角的存在,而蕭凌能夠點燃九盞魂燈,可見蕭凌已經擁有了葯帝級別的靈魂力。

「什麼?竟然點燃了九盞魂燈?」

「我還以為狠人蕭凌的少年葯帝,無非是眾人吹捧出來的,現在看來,倒是我等眼拙!」

不少圍觀的妖修咽了咽唾沫,葯帝級別的存在,在神武大陸無論什麼地方都吃得開,就算是來到西天妖域,那些大佬級別的強者也會將葯帝視為上賓。

「既然知道了我的名號,應該明白我是為何而來的吧?」

蕭凌背手而立,淡淡道:「對於青丘十三公主與冰雪鳳族三公子的訂婚宴,我沒有絲毫興趣。我此番前來,無非是答應了青丘二公主白萱一件事情,前往天虛空間救出墨雲而已。」

「如今墨雲命危,時間刻不容緩,若是耽擱了我救人,你們就不是受點皮外傷這麼簡單了。」

伴隨著蕭凌語音落下,王角等人頓時噤若寒蟬,蕭凌的實力有目共睹,能夠頃刻間擊敗他們青丘最為精銳的護衛隊,他們現在再衝上去無疑是自尋死路。

「十公主,他就是你愛慕的狠人蕭凌!」

青丘十公主的跟班們目光複雜看著美眸獃滯的十公主,剛才一路上,他們就在談論這些問題,問青丘十公主喜歡什麼人,青丘十公主說只有狠人蕭凌配得上自己,自己也是狠人蕭凌的瘋狂迷妹,如今出現這種事情,真是令人心情複雜無比。

「我知道……」

青丘十公主摸著那紅通通的巴掌印,心頭第一次升起羞澀之意,她竟然以這種姿態與蕭凌有了第一次親密接觸,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剛才我那樣的話,是不是讓狠人蕭凌心中厭惡了?」

青丘十公主內心苦惱起來,她美眸看著一臉漠然的蕭凌,心頭真不是滋味,如果早知道蕭凌的身份,她就不會為難白萱了,給自己弄出了這麼不好的形象,這該如何是好?

「現在可以讓我們進去了嗎?」

蕭凌目光掃過青丘十公主,他目光何等驚人,看到青丘十公主臉蛋紅通通,美眸有些犯花痴的模樣,他眉頭一挑,立馬想到了某種可能。

「這是當然!」

青丘十公主微微一怔,也不顧臉上的巴掌印,美眸沖著蕭凌一眨一眨,道:「小女子白瑤見過蕭公子,剛才多有得罪,還望蕭公子見諒。」

「若是蕭公子不介意的話,可以喊我小瑤。小瑤對作為青丘十公主,對青丘十分了解,有我在的話,定然保證蕭公子在青丘暢通無阻。」

白瑤完全換了一張面孔,在眾人錯愕的目光注視下,自來熟來到蕭凌面前,美眸朝著蕭凌暗送秋波,差點就要挽著蕭凌的手腕了。

「這不知廉恥的狐狸精!」

蒼夏看到這一幕,氣得暴跳如雷,美眸滿是酸味。

「沒想到我這十妹還是蕭公子的愛慕者……」

白萱也有些無語,不過以蕭凌的能耐,定然是諸多少女心中的白馬王子,就比如身旁的月耀虎族蒼夏,她已經感受到蒼夏在吃醋了。

「不用勞煩青丘十公主了。」

蕭凌擺了擺手,不為所動,平靜道:「我此行青丘,有青丘二公主白萱帶路即可。等救出了墨雲后,我會立即離開青丘。」

「二姐,剛才都是我的錯。」

白瑤眼淚汪汪摟著白萱的手腕,道:「剛才妹妹被豬油悶了良心,還望二姐大人不記小人過,就接受我的道歉吧。」

「這……」

看著白瑤一臉誠懇的模樣,白萱自然明白她這十妹心頭打著什麼主意。

「既然你知錯能改,就在前方帶路吧。」

白萱明白自己在青丘不受待見,如果有白瑤帶路的話,一路上倒是會少了許多麻煩。

「謝謝二姐!」

白瑤立馬止住眼淚,轉眼間就來到蕭凌身旁,笑眯眯道:「蕭公子,這一下我可以為你們帶路了哦!等你救出了墨雲,那就是二姐的恩人!因此,你也是我的恩人!到時候,我還得好好款待蕭公子呢!」

白瑤這種翻臉比翻書還快的速度,蕭凌嘆為觀止,並沒有點破,能夠化干戈為玉帛,以魅力令人折腰,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已經超過不少天之驕子了。

「那就勞煩二公主帶路吧。」

蕭凌與白瑤保持了一段距離,淡淡說著。

看著蕭凌與自己保持了一段距離,白瑤內心一惱。

「難道是我自己沒有魅力?這不可能啊!」

看著蕭凌眼中沒有絲毫波瀾的模樣,白瑤沒有氣惱,她就不信以自己的手段,就無法讓蕭凌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青丘九尾狐族十三公主與千刃雪峰冰雪鳳族三公子的訂婚儀式,早已轟動了整個西天妖域,無論是青丘九尾狐族,亦或者千刃雪峰冰雪鳳族,兩者皆是西天妖域霸主級別的勢力,雙方皆是財大氣粗的存在,僅僅就是一個訂婚儀式,就已經氣勢磅礴了。

受邀的各方強者,以及諸多勢力的頭目絡繹不絕趕至萬里桃林,前往青丘之上,一路上,一道道強悍的氣息呼嘯而過,那些人身穿錦衣華服,身份尊貴無比。

不僅如此,這場訂婚宴即將開始,青丘也是加大了護衛隊的巡邏力度,雖說王角等人被蕭凌頃刻間擊敗,但蕭凌留手了,待白瑤帶領蕭凌等人前往青丘后,王角等人只好服用丹藥,繼續維護秩序起來。

將訂婚宴弄得如此隆重氣派,可見九尾狐族和冰雪鳳族對這次聯姻的重視,只是其中的緣由就不言而喻了,兩大家族聯姻,足夠改變西天妖域的一些格局。

在白瑤的帶領下,蕭凌等人暢通無阻進入到青丘,雖說會招來一些目光,但多數人都沒有過來找麻煩,可見白瑤在青丘的地位,的確比白萱還要強。

「青丘是打算與千刃雪峰結盟嗎?」

蕭凌目光掃過周圍,青丘之上停靠著諸多豪華空間戰艦,在具備訂婚宴的廣場之上,已經布置了密密麻麻的華麗長桌,在那些長桌之上,已經擺滿了散發著濃郁元氣的美味佳肴,無論是天空還是地面,有著諸多桃花裝飾,盡顯豪華氣派……

「以父親大人的意思,應該沒錯了。」

白瑤點了點頭,道:「其實在月耀虎族出現天魔宗的卧底之前,我們九尾狐族和冰雪鳳族早已察覺,也採取了一些相應手段革除叛徒。奈何,這些叛徒實在隱藏的太深,要想徹底革除十分艱難。因此,為了以防未來西天妖域會出現動亂,才以聯姻的手段,與冰雪鳳族達成同盟……」

白萱聽到這話后,柳眉微蹙,這種消息她並不知曉,心裡忍不住失落了一下,她很少回青丘,心中只有墨雲,發生的一些大事情,根本不知曉。

「你們青丘和千刃雪峰倒是好手段。」

蒼夏雙手抱胸,冷聲道:「這等大事,竟然不告訴我們月耀虎族!」

若不是蕭凌出手的話,月耀虎族的天魔宗卧底,或許好會繼續蟄伏下去,這無疑是要命的隱患。

「蒼少主言重了。」

白瑤淡淡一笑,不以為意,道:「月耀虎族何等強悍如斯,我們哪知道天魔宗的卧底也能混入進去……」

蒼夏頓時啞口無言,不知道如何反駁,只好冷哼一聲,不再言語。

「冰雪鳳族三公子九昊出來了。」白瑤輕聲道。

咻!

一道身穿華麗藍衣的青年降臨此地,他劍眉星目,鼻子高挺,嘴角似笑非笑,一頭蔚藍長發隨風飄舞,攜帶著大片雪花冰晶,無一不在張揚著他的高貴和優雅。

「三公子九昊!」

眾人目光看過去,直接被九昊身上散發出的淡然與冷漠為之一震,毫無疑問,作為冰雪鳳族的天才,此刻他是萬眾矚目的存在。

「三公子九昊不到五十歲,便到達了五星巔峰獸聖!不僅如此,他還是一名煉藥師,品階據說到達了半步六品煉藥師!放眼西天妖域,無疑是鳳毛麟角的存在。」白瑤介紹道。

豪門蜜愛:首席的盛寵新娘 「這九昊的確有些能耐……」

蕭凌雙眼微微一眯,在九昊體內,他感受到一股極致的寒氣,若是他沒有猜錯,九昊體內應該有神武天冰榜的天冰。

「蕭凌哥哥,九昊體內有神武天冰榜排名第十四的赤水紫冰……」

古薰元氣傳音,來到此地后,她立馬感受到九昊體內天冰的存在,同時間,她也察覺到九昊的目光若有若無朝著她看來,很顯然,天冰之間有感應,九昊同樣察覺到了。

「我知曉。」

蕭凌微微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九昊,而九昊也是將目光看向蕭凌,似乎虛空當中都迸發出火花。

「沒想到這場訂婚宴,來了一群有趣的人呢……」

九昊渡步進入場中,目光朝著不遠處緩緩入場的女子,招了招手,淡淡道:「白碧,你來晚了哦。」

「九昊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