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溫菲也並非老於事故之人,但她盡量,盡量說出自己了解的真相,同時把話講的溫和一點,「有一點是肯定的!山姆的男子本身也喜歡追求九華女生,據我所知,世界上很多國家的男人都對九華女子很感興趣!」

「至於近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聯邦政府雖然作為不夠,但還是發了通告……」下面該怎麼講溫菲真的頭疼了,突然看到有個一人從斜前方過來,頓時眉梢一喜,「比爾,這裡!」

她主動招呼示意,而突然出現的這個男子也確實奔著他們來了,眼神中的警惕和驚疑,也隨著溫菲那一聲充滿喜意的呼喚被沖淡。

「這是什麼情況……」比爾顯然也是一位特行者,三兩下跳上石獸的脊背,看著這些大大小小數量近十的召喚獸,忍不住問道,「溫菲,你的召喚術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這位是……銀面!你是!?」

他的心思明顯比溫菲活絡很多,瞬間就想到了夏雨行的身份。

然後溫菲拉著他簡單地說了一下剛才發生的事情,並把鍋成功的甩了過來,「接下來就由你給銀面先生講講吧,關於最近發生的案子,九華女子的好惡……你向來是什麼都懂的,還是個九華通!」

「說什麼呢,九華女子的好惡,銀面先生難道會不知道!」這一看就是會說話的人,還沒講事情,先把馬屁拍上,比爾臉上掛著恭敬的笑容,此刻心中卻有著萬馬奔騰的怨念,『溫菲你真夠對得起我的,虧我還擔心你,早知道就不過來了……』

心裡頭罵歸罵,夏雨行這邊還是得認真對付,哦不,認真講述的,「先生,其實啊,溫菲呢,有時候就是太粗線條,事情講不清楚。

聯邦,還有我們,我們這些特行者是不夠負責。

但您也知道,山姆帝國現在的情況,尤其是阿拉圖、卡里森這些區域,跟您所在的天使城又不一樣,本來就比較亂!

災難發生以後,就更不好控制了,有人失蹤也不只是最近十天半個月的事。

當然,我們有責任,我們真的有責任!一直都不夠儘力。

其實不只是華人女子,有很多聯邦本地人也都很不安,很壓抑。

生存環境突然變得險惡,人心中有許多負面情緒都會被放大的,他們需要發泄,同時也希望自己的生活變得更有保障,更有安全感一點!」

夏雨行點了點頭,從中他聽出了『人心變幻』,這點還是很能理解的;另外,比爾說的需要發泄意指男女方面,他也知道,不過有點難以感同身受。

因為他沒有過這樣的經歷,前十九年,男女關係一直是與他絕緣的;變身之後……是個女的就喜歡他。

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而他最近幾個月一直都高來高去的,普通的人群接觸的是也少了。

比爾接著往下講,他不但是個特行者,還是個成功的商人,真正的商人,對九華這樣的主要貿易發展國確實非常了解。

「您知道的,先生,九華確實有很多精英人士,九華人民也非常勤勞。

但崛起的時間,畢竟相對山姆來說……稍微會晚一點。

而九華優秀的女子,好像確實比男子要多了一些……

我不是說九華男子不優秀啊!

在頂尖的人才方面,應該還是男性居多,就是那些『比較』優秀的那一層,可能……真的是女生多一點!」

夏雨行又點了點頭,他知道比爾是在竭力把話說得滴水不露,誰也不得罪,主要是怕自己哪一句聽得不高興,惱了。

美味邂逅:農女小廚神 「然後,她們的追求,就會更加的……多元一點,有偏向一點!」比爾終於把最難這段加了非常多的修飾,講了出來,看夏雨行面上無異,自己神色也稍稍放鬆,「其實,這主要跟九華之前飽受戰爭摧殘有關,國力一下子起不來,然後男性人口又多……

很多九華的男子,並不是因為本身不夠好,而是缺少發展機會,缺少資源。

也沒有好的,正確的引導……一直處於社會底層,他們接收的觀念,接觸的平台就在逐漸把他們培養成……」比爾用手比劃了一下,那個詞他不知道該怎麼含蓄地表達出來。

「屌絲!」夏雨行直接說了。

「呃……」比爾在一旁陪著笑臉,接過話茬又是標準的開頭,「您知道的,先生!最近這些年流行所謂的『粉絲經濟』,九華在這一塊,做得非常突出……然後有許許多多的女孩子,比較好看的女孩子,都開起了網路直播。

這些年,九華的大地上多了不知道多少『女神』,她們之所以能這麼的……火熱,那肯定是有很多男子,很多粉絲,每晚在屏幕前年著,崇拜著的……這主要也是有社會的風潮、商業的引導!」

「嗯!那會激發出人心理的慾望,慢慢變得扭曲……猥瑣!」夏雨行突然驚覺,長嘆了一聲,「人的心思啊……粉絲經濟,不如說是屌絲經濟呢!」

「所以,這一下子,兩方就會變得……不對等,甚至……不平等了!」比爾雙手一個高一個低,比劃了一下,「當然,這只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我明白了……」夏雨行示意他不用再說下去了,『慾望果然是個可怕的東西,希望全天下,全九華的屌絲們可以早日醒悟,祛除心底那種虛浮的慾念。

當慾望被戩滅之時,就應該能看到一種叫做自尊的東西,在心裡拔地而起。』 夏雨行的願望很好,可是慾念這東西,一旦起來了,就不是那麼容易壓得下的,像毒品一樣,會上癮。

特別是欲浪成潮的年代,很多人都深陷虛浮的『妄想』之中,商業舵手也一直不遺餘力地激發引導……屌絲經濟全球化,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如今這個壓抑而又躁動的亂世,不少行業都呈現衰敗之象,但網路直播卻風頭更勁。

像九華這樣,蟲獸行於郊野,鬼物、心魔的衍生產品也時不時地在各地出沒,人們戶外活動的興緻明顯減少了。

不過上流人士可以去到各種高檔的會所中,再請上一些保鏢守衛,城鎮里的安全性還是相對很高的。

九華的軍隊很給力,特行者數量又多,高手佔比也大。

雖然目前分為了南北兩派,但表面上,至少兩派都在消滅怪物。

全國大部分地區的居民工作生活還是沒有太大變化的,只是收入分配稍微有點改變。

準確來說是稅收更多了,而且多得很應當,很合理。

主要用于軍費的開支,增加兵士的福利,撫恤逝者的家屬。

自從『冰寒枯寂』敗退以後,九華徵兵的步履就放緩了。

戰線上的壓力減小,軍隊用不著那麼多,生產勞動還是很重要的。

老話講『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糧食、物資、裝備、武器,哪一樣不需要後勤保障。

每一次軍事行動,都是一筆經費的燃燒。

嫁惡婿 一位黃病臉色的青年躺在一處軍區大營的醫護所里,腰上纏著紗布,看來是剛做過手術。

他約莫有二十六七歲了,卻還是個新兵,是災難暴發后新征入伍的。

總的來說,收入比以前的工作要高了不少。

「今天我請客,你得多加點營養,本來就受了傷,吃得好點,才能恢復得快!」一個要好的戰友幫他打了飯過來,鄭重地說道。

「沒辦法,家裡要緊……」大齡新兵強擠出一個笑容,「我媽以前的社保沒有交夠,現在退休了每個月都領不到幾塊錢,還得出去打臨工……弟弟年紀還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十五歲,也不小了!趕著以前,再過一年就可以來當兵了!」對他家裡的情況,這個戰友也早已了解,單親家庭,兩個兒子,負擔很重,他弟弟比他足足小了十二歲。

「不行的,不行的……」黃病臉的漢子訕訕地笑了笑。

「我就不明白了,你家裡的錢怎麼花得這麼快,照理說,你.媽的退休金雖然不高,但每個月賺點零錢,應該也勉強夠了。」戰友頗為費解地說道,「最重要的是,你還把自己大部分的生活費都寄了回去,現在受了傷都不捨得吃點好的……這錢都幹嘛去了!」

而此時,一個餐廳的后廚里,一位五十齣頭的婦女正戴著橡皮手套,坐在小凳上,賣力地洗著面前的一大盆餐具。

她那十五歲的小兒子在老舊的電腦前,獨自一人吃著泡麵。

泡麵沒營養,他的臉色比他的大哥好不了多少,但吃起來卻非常香。

更加秀色可餐的,是電腦屏幕里的美麗女主播,也不唱歌,也不表演才藝,但聲音好聽,動作撩人,眼睛勾魂。

十五歲的少年心神蕩漾,滑鼠一動,他.媽卡里的五百塊錢又出去了,一份大禮放送,屏幕上如煙花般絢爛。

主播又比愛心又飛吻,還叫了幾聲好哥哥,聽得這小子無比滿足,抹了一下嘴巴,又興奮地抓了抓頭髮,油膩膩的手指下意識地又按了一下滑鼠,再次出去了二百五。

他腦子裡根本沒有去想,自己的好哥哥為了讓家裡的生活不要那麼拮据,是從病床上把錢省下來的,這個錢,帶著血呢!

像這樣自己省吃儉用,傾全家之力打賞女主播的雖然並非普遍現象,但數量真的不少。

屌絲沒有高大上的娛樂活動,沒有錢,沒有尊嚴,沒有漂亮的女生喜歡。

在這怪物叢生,收入愈少的亂世,女主播『甜美溫馨』的笑容,對他們來說確實是一種很好的慰藉和鼓舞。

無線通信斷了沒關係,只要有線網路還在,有著無數屌絲基礎的直播業,必將繼續蓬勃發展。

類似的夜晚,類似的打賞,在九華大地上屢見不鮮。

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送錢都是為了獲得快感的,有些甚至……只是為了遮掩一種『羞怯』的感覺。

比如此時,一位女主播正在罵人,「哼,不送我禮物還想在我的直播間里打廣告!你看我直播不送我禮物好意思嗎!」

這主播本來長得也漂亮,再加上化妝和美顏的功能,確實襯起了萬分的自信,說話時神態非常高傲。

似乎走的就是高冷的女神范兒,但也很會拿捏,隨即又奉上了一個親民的笑容,「寶寶們小禮物刷起來啊,我知道你們都是好樣的,那些一毛不拔還想打廣告的人就讓他去死好了!……

看直播是要花錢的呀,我知道寶寶們都是尊重主播的勞動的!」

坐在電腦前面,一位年方三十的男子臉色尷尬,心怦怦直跳,他總覺得『女神』是在說自己。

這個月已經是月末了,總共才給主播打賞了兩百多塊錢,今天還沒送過禮,咬咬牙又砸了一百進去。

「謝謝##,謝謝**,謝謝&&!……」剛才那番拿捏很成功,主播一下子收穫了不少禮物,金額雖然不大,但也都不小,她就一併感謝了,比了個愛心的手勢,集體送了個飛吻。

電腦前的而立男子著實鬆了口氣,腰板總算挺了挺。

房門外突然傳來妻子的喊聲,「兒子的奶粉快喝完了,你明天記得買一罐啊!」

他腦門上又是一陣虛汗,大聲應著,「知道了!等我下個月發了工資!最近的稅收得太多,都扣去給軍隊和那些特行者了!……」

好嘛! 路過六月 自己看女主播,鍋都甩到特行者頭上了。

他老婆倒是溫良嫻熟,就是沒女主播好看,其實早就知道他把錢花哪兒了,但也沒點破,看到自家男人出來旁敲側擊道,「聽說啊,那個叫邵強的媒體人最近幾天都不見發聲了。好像是在網上揭露了網路直播運作的真相,被人家後台老板弄了,還丟了工作,不要丟了性命才好哦,那些人為了錢,真是什麼都做的出來!」

「啊!?邵強?……開個直播,還有這麼複雜的事情啊……」男人其實也早就知道那些手段了,媒體人邵強寫的報道他也有看過的,但是有癮,難戒。

「你看,文章都被刪掉了鬧,那些人真兇!」妻子總想多多規勸他,「哎……那些策劃公司,也就是炒作團隊冒充土豪給女主播送禮物,一送就是幾千幾萬的。主播就一個勁喊他們名字,朝他們賣乖,尋常人家看了肯定會羨慕的呀!也跟著送,有些不送還不好意思看了!

其實炒作團隊的錢最後都是如數奉還的,跟風進去的錢,平台、主播、策劃公司再三方分賬……」

「哦……」男人點了點頭,也知道自己的行為很傻,妻子的話已經說得很宛轉了,讓他十分愧疚,頓感悔悟,「老婆,是我不好,把孩子的奶粉錢都打賞女主播了!我以後一定!……」

「你以後多陪陪兒子就好,別再看了,也別再給了!」他能有這樣的態度,妻子還是很開心的,但又很心痛,「你工作本來就辛苦,賺的錢里都是汗水,這錢就是白白送給人家的一樣……」

「我知道,我知道……」

「嗚哇!……」隨著嬰兒的啼哭,一家三口都流下了淚水。

而順城郊外的一座爛尾樓里,此刻正有一人上氣不接下氣地跑著。

後面追著七八個凶漢,很快就將其逼上了頂層,眼看已經無路可走。

「跑啊,接著跑!小癟三!害的哥幾個要冒著風險追到這裡來!」凶漢頭子啐了一口痰,氣不打一處來。

現在的世道,晚上一般很少有人願意在野外呆著,招了凶獸惡鬼什麼的,會叫應不靈的。

「原來你們也知道怕,我邵強就這一條命,有本事過來拿!但回去領賞的時候,可要當心別被凶獸吃了!」原來他就是之前那對夫婦口中的良心媒體人邵強,此時真的有種視死如歸之狀。

「嘿嘿,我們不要你的命,只要帶你的一條腿回去就可以了!」凶漢中一個面相還算斯文,眼角卻寒光畢露的男子逼了過去,其他人也從另外幾個方向不緊不慢地包抄。

「要怪就怪你自己亂寫東西!擋人財路無異於殺人父母不懂嗎!?而且……鑒於你這麼硬氣,我看我們還是多帶一條腿回去好了,老大你說是不是!」這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好牙。

「可以的,也算是買一送一了!」凶汗頭子在後面惡笑,一夥小弟也跟著笑起來。

邵強此時已經退到了樓頂邊緣,突然也笑得極其慘烈,「買一送一我也很喜歡呢!」

說著猛地向前一步,斯文男以為他想逃,伸手一攔,卻被順勢拽住了臂膀。

此時,邵強突然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朝後方躍去,帶著他一起跳樓了,臨下墜時說了一句,「帶我兩條腿過去恐怕還不夠吧,買一送一,我一條命,加你一條命!……」

「瘋子!」斯文男歇斯底里地狂叫著,卻無法逃脫墜樓的命運。

「哎……剛出關,就看到這種悲壯的畫面,真是的……人心吶!」這時,暗處林中突然傳來呢喃的嘆息。 「當!當!」兩聲響起,是凶漢們被嚇得不輕,鐵棍一時沒拿穩,掉在了地上。

「媽呀!!!……」為首的大哥用手使勁往後扒拉著頭皮,暗中慶幸還好自己沒有往前去,否則現在被拖著墜樓的指不定是誰呢。

他們是行兇作惡的流氓,不是視死如歸的義士,他們狠辣,但他們貪生。

特別是最近十來年,九華的國力重新崛起了,老百姓雖然依舊喜歡沒事發幾句牢騷,但總體生活水平的提高還是有目共睹的。

當然,這!絕!對!不!是!地痞混子們的貢獻!但他們卻享受著這樣的成果,甚至比那些辛苦勞作的普通百姓得到的更多。

雖然現在大地上妖魔鬼怪不少,但政府還是能穩住,人類還是佔優勢的。

至少……大多數人過得依然安穩,只要自己別作死,相信假以時日災難退去后,會有更好的生活。

所以……凶漢們只要腿,不要命啊,不想要邵強的命,也不想要了自己的命。

正所謂凶的怕狠的,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他們沒想到,邵強一介文人,發起狠來,竟能如此豁得出去。

走到頂層邊緣往下一看,不對啊,剛剛傳入耳中的那兩記「噗噗」聲就有些不大正常,現在拿手電筒一照,更加匪夷所思了,人呢!?

還有那地面的土質假似乎也有問題……看著怎麼這麼奇怪!

剛才他們聽到的墜地聲有異,大概也是因為如此。六樓的高度,血肉之軀拍到水泥地面上響動肯定是很慘烈的,不該是如此的緩和,緩和地……有點像是落入了水中。

而更讓人心驚的事情還在後面,借著手電筒的亮光,過了幾秒,就見地面之下有人爬了上來。

「那,……那是人嗎?」一個凶漢感覺自己的聲音像是要卡在喉嚨里,生怕說得響一點,會被某種存在聽了去。

「黑,黑的!」另一個凶漢也沒了惡人該有的操守,嚇得兩腿發軟。

「該不會是碰到那種東西了……他.娘的個邵強,害得老子!……」凶漢首領稍微鎮定一點,嘴裡還罵上了,但隨即就是一個哆嗦,「邵強大哥,冤有頭債有主,是毛少爺害的你們,我們兄弟只是做事的;還有老四啊……你也是出來幫毛少爺辦事才丟的性命,千萬,千萬不能怨哥哥……」

掉下去兩個人,爬上來也是兩個人,他覺著,會不會是邵強和老四兩個都變成鬼了,老四自然就是那看起來比較斯文的凶漢。

天黑手電筒光微弱,不是很看得清楚,但鬼的樣子,不就是黑黑糊糊的嘛。

以前看過小說影視里描述的各種鬼物,至少……也有這種黑糊的。

「呃啊!~!」這時,下面的兩個存在好像嚎了一嗓子,更是嚇得上面這些人差點掉下去。

「鬼啊!」不知是誰先喊了一句,紛紛往樓道里逃竄而去。

而這一聲,同樣也驚到了下面那兩個,準確的說,是嚇到了下面那個凶漢老四。

他們兩個真的變成了鬼嗎……?當然不是!死都沒死,怎麼變成鬼呢!

其中的緣由嘛,那是因為下面本來是堅實的水泥地,卻在突然之間,硬生生地變作了一個爛泥潭。

這種事情的發生,自然是人為的。逶夷山東西走向,橫在明華省與中華省的邊界,東部末端延伸至浮華西側。順城正座落在其東北方向。

隸屬於中華省,卻也緊鄰著明華和浮華。

而逶夷山裡,有一個靠東麓的山頭,名叫泥丸山,其中泥潭水澤眾多,生活著成群結隊的泥猴子。

這裡正是鶴追風和戚挾岳的家鄉,此刻在暗處自言自語,自稱剛剛出關的也不是別人,正是『泥猴子』小嶽嶽。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