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時候,我就聽說在寒嶺出現了一批人,這批人十分的陌生,而且實力非常強大,原本是沒有什麼事情的,這是在和這些事情結合在一起,那麼他們肯定是對你有想法。」陸方說道。

說到這裡,陸方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當初是我帶著你和小月兒離開的,那麼也就是說,這些人肯定會找到我,你覺得他們會放過我嗎?」

「不會,肯定會從你的身上逼問我的下落。」素兒說道。

小月兒在一旁聽著,只是已經聽得迷迷糊糊,但是卻感覺自己渾身一寒,沒有想到這外面的世界居然如此的可怕。

「最後我問你一句。」素兒似乎積累了許久的擔憂,抬頭看著面前的陸方問道:「你到底是鍛神期九重還是鍛神期一重?」

「一重。」陸方回答道。

素兒眼眸中露出的驚喜,微微的一捏自己那小小的拳頭:「耶!」似乎十分的開心。 經過一番討論之後,素兒表示自己不再等待家裡的支援,而是直接想要去天龍城。

三個人做好了決定,這才出發。

三個人就開始向著天龍城而去,在這荒郊野嶺之外,有著各種大山樹木,以及茂密的叢林。

同時還有著許多妖獸,在這荒野之中蟄伏著。

同樣也在這山林之中,有著許多寶葯,這是因為山林之中寶物的存在,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修鍊者在這些地方。

在接下來的四五天內,都沒有碰到什麼奇異的事情,反而是十分的太平,根本就沒有什麼危險,甚至連妖獸都沒有碰見。

只有一些普通的野獸,在這山林之間。

終於素兒有些累了,這才對著陸方說道:「是不是該吃中飯了?」

看著面前的陸方,素兒的目光之中帶著期待之色。

原來在這一段時間,陸方做了不少好吃的,特別是這山間之中的野獸,陸方烹飪起來最有一手,做起來特別的香。

陸方這才從空間戒指拿出了一隻野羊,經過一番收拾之後,這才開始烤了起來,隨著火焰燒起來,配上各種調料,這一隻烤羊特別的香,散發著濃郁的香味,讓三人食指大動。

就在三人準備開動的時候,就突然有一個聲音開口說道:「你們三個人在這裡大口吃喝,我也來加一個吧。」

直接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就出現在三個人的身旁。

聽到這老頭的話,陸方只覺得一震。

這人的修為太高了,不過是眨眼之間,就來到了自己等人的身旁,甚至連一點察覺都沒有。

素兒也是一驚,看向了陸方的身後。

陸方已回過頭,就在自己的身後,有著一個老頭,這老頭穿的就像是一個乞丐一般,手中還拿著一個破碗,但是一雙眼睛卻閃閃發亮,死的盯在了這隻羊的身上。

「咕嚕!你這隻羊真香啊,我幫你嘗一嘗它的味道吧。」

說完,這老頭立刻就伸出了手,向著這隻羊抓了過去,只是還沒有抓到的時候,卻是被陸方直接打開了手。

「老人家,你這個就過分了吧。」陸方臉上浮現出了一縷笑容說道。

素兒看著陸方阻止了老人,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從面前這老頭的表現來看,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老頭,一個非常厲害的高手。

因為這老頭能夠無聲無息的來到三人的身旁,三個人就好像是習以為常,這本身就是非常恐怖的境界表現,說不定是靈神期的高手。

「年輕人,你可要尊老愛幼啊。」老頭笑著說道,又伸出另外一隻手,向著羊腿給抓了過去,速度非常的快,只是卻又被陸方給打開了。

「你聽我說,這羊肉還沒熟。」陸方淡定的說道。

這老頭輕輕的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只好坐在一旁,等待著陸方在烤這隻羊。

隨著香味瀰漫,很快這隻羊就烤好了。

陸方抬手抽刀,瞬間就把這羊給切開了,分成了四份,每個人都分到了四分之一的羊。

「請。」

陸方遞過去一隻羊腿,老頭接過了羊腿,放在了自己鼻子面前聞了一下,頓時深吸了一口氣:「太香了,這廚藝真的是太好了。」說著就是大口一咬,這羊肉烤得焦脆,散發著濃郁的香氣,配合著各種調料,簡直就是太過於迷人。

「太美味了。」老人眼眸之中,帶著驚喜說道。

很快就把這羊肉給吃完了,這才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對著面前的陸方說道:「給你,你想合我眼緣,就送你一杯酒好了。」

老頭笑著說道,只是陸方卻沒有伸手。

反而笑眯眯的看著面前的老人:「老人家,我請你吃就好,你這酒我就無福消受了,如果你真的要感謝我,不如你就把我這破碗送給我好不好?」陸方笑著說道。

「你這壞傢伙,居然打我碗的注意,我送你酒你到底喝不喝?」

在這老頭的身上,眼眸中瀰漫出一股殺氣,就這樣盯住了陸方,似乎隨時都可能動手斬殺掉陸方。

只是陸方卻十分的鎮定,反而直視著面前的老頭子。

「我請你吃羊肉,你卻要殺我,看來下次不能給我請你吃羊肉呢。」陸方長長嘆息了一聲說道。

老頭子聽到陸方的話,不由得咽了咽自己口水。

「那我下次再過來吃。」說完之後,就是一腳踩在地面,這才直接消失不見,在了原地。

陸方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抬手擦拭掉了自己額頭之上的冷汗。

「天老,你說的果然沒錯,這老頭子果然消失了。」陸方這時才放下心來,坐在了篝火面前。

沒有想到剛才只不過是吃一個羊而已,居然會引來了這種恐怖的東西。

沒錯,剛才那並不是真正的人,而是一個奇異的顯化。

奇異之地可能存在各種各樣的情況,有時候出現一個人,也有可能是這奇異之力所化。

有時候出現一隻羊,也可能是這奇異之地。

這東西的出現,十分詭異無常,這就是證道大陸,任何事情都不能夠以常理來推斷。

只是這些奇異的東西,卻在這個世界的高手掃蕩之下,才漸漸的消彌了禍害。

「這隻奇異之地,叫做倒霉地,身上就是那個破碗,才是他身上最有用的東西,叫做珍寶碗,你跟他要,他會捨不得給你,但是他要給你酒,你要是拿了就會倒霉。」

「因為那裡面並不是酒,而是霉運,只要接過那酒,就會變成倒霉鬼,然後遭遇各種倒霉的事情,要是碰見這東西都是有多遠走多遠,要不就伺候的舒舒服服。」

天老說道,說完之後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陸方,剛才那個老人那麼厲害,難道你不怕他動手嗎?」素兒走到面前,小聲的問道。

陸方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眼眸中帶著凝重。

「因為那並不是人,是奇異之地。」陸方說道。

「什麼?」素兒和小月兒都是嚇了一大跳,眼眸之中露出了驚疑的神色。

「你是說他根本就不是人?怎麼可能,他剛剛分明吃了一條羊腿,如果不是人的話,怎麼可能會吃東西?」

「沒錯,但是他就不是人。」

陸方搖了搖頭說道,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剛才那東西叫做倒霉地,只要接了他的酒,就一定會倒大霉。」陸方說道。

「太嚇人了。」

素兒嚇得臉色都有些發白了,倒是自己的人現在還倒大霉,恐怕還不被這些追殺的人給堵住?

第二天,一群人又再次出發,為了避免被發現,三個人都是通過步行的方式向著前面而去。

就在三個人才剛剛走到前面的時候,就聽到前面發出一聲巨響,同時傳來了廝殺的聲音,陸方聽到這聲音,立刻就向著前面的去,躲在了邊緣角落,開始觀察了起來。

這才發現是一支商隊,被一群黑衣人追殺。

只見這些商隊上都是穿著一樣的衣服,臉上都是帶著一些慘白,拚命的向著另外一邊逃走。

但是這些人逃得並不快,很快就被追殺上來了。

很快,這些人就被殺的一乾二淨,居然向著陸方這邊逃了過來,陸方的臉色頓時大變。

「不好,我們快退。」陸方說道。

只是一群人還沒有退離,這個人已經逃到了面前,而這些追殺的人已經追了過來。

追殺的人卻只來了三個,似乎是根本不擔心這人真正能夠從他自己的手中逃走,隨著這些人趕來,陸方頓時臉色大變。

追殺過來的人似乎也有鍛神八重,之前所準備的毒素早已經用完了,根本就不可能對付這些人。

想到這裡,陸方轉頭就跑。

回到素兒和小月兒的身旁,陸方臉色帶著凝重:「我們必須要趕緊離開,前面有人在追殺,而且這些人之中還逃出來了一個人,我們不能夠留在這裡。」陸方的臉上帶著一些不安。

只是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著這人已經跑過了過來。

「快逃,後面有人在追殺我,你們千萬不要和我逃一邊,否則的話會死的。」逃出了的商隊的人,臉上帶著恐懼說道。

聽到這人的喊話,陸方臉色就是不對。

這人太可惡了,分明就是發現了自己等人,雖然自己幾個人躲得非常好,但是還是被這人叫破了行蹤

也就是說,否則很可能會遭遇這後面追殺的人滅口,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人說的沒錯,要是走在一起,那是真的死定了。

陸方拉起素兒和小月兒轉身就跑,向著另外一邊兒去。

只是這些人發現了三人,也向著三個人追殺了過來,這些黑衣人的速度非常的快,沒過多久,已經到了三個人的身後,腳步聲和殺氣焦聚在三個人的身上,似乎隨時都要對三個人動手。

「這些王八蛋。」

陸方突然想到了什麼,眼眸之中露出了凝重,這時突然對著周圍大聲的喊道:「烤羊來了。」

這是陸方不得已的下計,在之前塔內的老瘋子給陸方的那股元力如今早已經消耗殆盡。

陸方實力雖然強悍,可以憑藉自己的實力越級挑戰,但是最多也只能夠抵達鍛神期六重,即便在外人看來,這絕對是一個今天的越級挑戰,數百年以來,都沒有過這樣絕對的高手。 修為每提升一重,就有著絕對的碾壓。

除非在功法和武器之上有著超凡絕倫的點,可以對抗這一種戰鬥,那才可以越級挑戰。

在身後的這三個人是鍛神八重的絕對高手,陸方拼盡自己的全力,也撐不下去,身上的道袍,雖然可以偽裝氣勢,但是剛才那些人絕對會呼朋喚友,十幾個鍛神八重,也是陸方不能夠輕易的撩撥的。

「你們跑不了了。」

就在陸方在這森林之中停下來,對著周圍喊道,烤羊來了的時候,身後傳來了冰冷的聲音。

之前追上來的人,已經到了陸方的身後。

陸方猛的抬起頭,看著追過來的幾個人,就這樣笑了起來:「沒想到你們追過來了。」

「小子,你們的實力太差了,就算是使用遁光,也難以逃出我們的手掌心,就乖乖的受死好不好?這樣我們還能夠給你一個痛快。」追殺的黑衣人發出了嘲笑的聲音說道。

「是嗎?」

就在下一刻,陸方的身上散發出一股鍛神期九重的氣勢。

「其實你們才是被我追殺的對象啊。」陸方冷冷的說道,帶著強大的氣勢,向著面前兩人走去。

這追殺的兩人頓時互相看了一眼,眼眸之中有些不對。

這時立刻往自己腰間一拍,手中出現了一個信號彈,於是對著天空之上發射了出去,陸方眉頭一挑,媽的,這些人恐怕需要召集來自己的同伴,自己簡直就是做做苦吃,麻煩大了。

這不是簡單的事情,這簡直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要是被這一群鍛神期九重的追殺,陸方那就必須得請天老出手,可是天老一旦出手,兩個人就會立刻暴露。

到時候恐怕並不是這些普通修鍊者追殺的事情,而是那些絕世高手過來追殺了。

到時候,陸方逃不了一死。

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做,深吸了一口氣,必須要在這危機中尋求到活下去的機會,之前陸方就遇到這種可能,所以才會喊出烤羊來了。

「咳咳!」

就在這兩人和陸方對峙的時候,突然一個老頭子咳嗽的聲音傳來,兩個黑衣人臉色頓時大變,猛的回頭看了過去,就看見一個老頭子在他們肩膀上拍了兩下,然後往前面走去。

「什麼人!」

這倆人發出了一聲驚呼,緊接著又緊緊的閉上自己的嘴巴,因為看不清楚面前這老頭的實力。

以這老頭神出鬼沒的狀態來看,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傢伙。

因為這兩人可是鍛神期八重,能被派出來執行這種任務,又可能會是弱者?但是居然連這老頭的蹤跡都發現不了?就足以想象這老頭到底有多麼的恐怖,實力有多麼的強大。

只見老頭走了過來,輕輕的撓撓自己的腦袋,臉上都是疑惑之色:「烤羊呢?」說著,就看向了陸方。

「在這呢!」

陸方並沒有動手,反而直接架起了一個燒烤架,現在跑也跑不掉,然後開始燒烤起來。

面前這老乞丐身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氣勢,但是去給每一個人都一種危險的感覺,特別是這兩個黑衣人,根本就探查不出面前這老乞丐的修為,因為老乞丐給人的感覺十分的恐怖。

似乎,這些人都感覺像是面對著一個強大的東西,其中一個黑衣人猛的出手,想要偷襲這老頭。

只見這老頭微微扭頭,立刻就避開了。

老頭張開了自己的嘴巴,立刻就吐出了一口黑氣,攻擊老頭的那黑衣男子,瞬間就栽倒在地上,渾身都在顫抖著,似乎已經生死不知了。

「什麼?」

另外一個黑衣人臉色頓時大變,這時候也不敢靠近了,頓時倒退好幾步,渾身都是繃緊了,在防備著老乞丐動手。

這是老乞丐卻一直盯著陸方手中的烤羊,就不管這人。

沒過多久,就有這一群人趕來。

這些人都是鍛神期八重,帶頭的還是鍛神期九重的人,身上都是穿著一身黑衣,臉上蒙著面紗,殺到這裡的時候,看著陸方正在烤羊,素兒和小月兒則在一旁看著,但卻躺著自己的手下,一時間驚呆了。

「怎麼回事?」

只見這帶頭的黑衣人走了過去,盯住了自己的手下問道,並沒有去碰那個地面上已經昏迷的人,似乎是害怕下黑手,比如地面上的這個人的身上會有毒。

而且還有著看不透實力的老頭在那裡,這老頭似笑非笑,死死地盯著烤羊,身上卻給人一種壓抑的氣息。

這種壓抑的氣息,是直接作用在每個人的心裡頭。

讓人一看,就知道這老頭並不是什麼好東西,甚至還有可能有些危險,這些人並不想去靠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