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你收集那麼多仙劍做什麼?」麥倫好奇道。

「我心頭有一個想法,這將成為我最強的氪金招式……」安林目光閃爍,臉上有著躍躍欲試的神色。

白凌輕點著全息屏幕,語氣清冷道:「好了,現在會議的一個議程,觀摩宗主大人炫富已經結束,我們現在開始第二個議程。」

安林有些意猶未盡地收起所有仙劍,看向會議室中央的全息影像。

那裡,是一片無盡的海洋。

海洋的中心,有個巨大的漆黑空洞,彷彿擇人而噬的深淵巨口,要吞噬靠近的一切。所有的海流在靠近漆黑空洞后,都會像漩渦一樣流動,然後墜落洞口。

海洋的正上方,有藍色光團構成了一個無邊偉岸的虛影。

它頭頂蒼穹,腳踏海洋,看不清五官,從外形上看,隱隱能夠看得清楚是一個人形的輪廓。

「這是西海聯盟傳來的畫面,西海異變發生的地方,正是靈魚族和天龜族前任大祭司埋葬的地方……」白凌意有所指地望向安林。

安林回想起當初跟藍小倪進入那個墓地,莫名其妙進入的域外空間,陷入了沉思之中。

「前段時間,西海第一次出現了天神,流體天神。流體天神與藍小倪盟主大戰了一場,結果是兩敗俱傷。如今西海深處又出現一個黑色空洞,難道是又有天神出世?」麥倫沉聲道。

「恐怕不是普通天神,而是六大至高權柄之一的海洋天神。」安林道,「當初我在西海的陵墓接受試煉,就看到了它……」

此言一出,眾人都陷入了沉默,氣氛變得沉重起來。

顯然,他們也猜到了這種可能。

想當初,安林還騙靈魚族天龜族的大能,說他是超雷天神,代表天的意志行事,要復興人族呢……

現在大概有很多大佬,發現自己被騙了吧。

畢竟,他不僅僅是超雷天神了,他還是風天神,山天神,金屬天神,火天神……這麼個奇葩,哪裡是一個超雷天神能解釋得通的。

但它們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都殺了那麼多天人族,西海聯盟與人族戰線,早就被綁在同一條船上。管安林是超雷天神還是操雷天神,它們唯一能做的都是一條路走到黑。

「如今,西海聯盟派了五波偵查員,前往偵查海洋洞口的情況,但是凡是進入洞口內部偵查的強者,無一例外,都沒有回來。」白凌繼續說道,「而且在進入那個洞口后,所有的聯繫方式都會被屏蔽。很明顯,那裡有一個特彆強大的力場,隔絕了一切。」

安林伸了伸懶腰,笑道:「算了,我對那塊地方比較熟悉,就讓我去調查一下吧。」

「凡事都喜歡親自挂帥上陣,安林宗主的這個習慣,也不知道是好是壞。」龍傲天面露感慨道。

「安林喜歡打架,我們也沒轍呀。他最近變強了不少,都沒個敵人能夠給他練手的,便想自己主動去找了。」許小蘭翻了翻白眼,沒好氣道。

安林樂了:「還是小蘭懂我!」

緊接著,眾人又討論了一下近來的形勢,天人族動向,以及宗門發展情況,會議便已結束。

安林走出宗門,許小蘭跟在身側。

「真的要那麼趕嗎?要我幫你嗎?這一次去,很危險的吧?」許小蘭美眸轉向身旁的男子,突然輕聲道。

「我們沒有時間了……」安林輕嘆一聲,「你留守四九仙宗應對突髮狀況吧,那邊我一人足矣。海洋天神或許還沒破封,這是我最好的機會,不能錯過……」

「哧……!」

空間裂縫打開。

安林的身影跨入空間裂縫,消失在這片天地。

……

(第四更,求月票呀呀呀~~) 西海的最西邊。

這裡是一片天海顛倒的世界。

無盡的海洋出現在天空的上方,翻湧著陣陣浪花。

原本是海洋的地方,變成了明鏡一般清澈透亮的天空。

這就是太初大陸的最西部。

天空之境。

高達十萬丈的大門,佇立在天空之境。

門柱貫通了大海和天空,看起來極其的巍峨壯觀。

三個頭上頂著神環的存在,正圍在一起觀看一面鏡子,鏡子內出現的畫面是一個被巨大水柱頂起來的大陸,那裡是西海聯盟的駐地。

這是境天神的能力,能夠將天空化作鏡面,倒映世間的一切,對世間發生的一切事情都了如指掌。

「我們必須在海洋天神大人回歸前,先將水權柄回收。」頭上神環如液體快速流動,通體銀灰色天神淡淡道。

「流體天神,我們必須立即行動了,遲則生變。據說東天門那邊才剛剛戰上一場,又損失了兩位權柄天神,跟陳塵和安林有關。」神環如鏡面,映照著水天,身體也像一塊橢圓形晶體境的天神尖聲道。

它就是海洋天神麾下大名鼎鼎的鏡天神。

「媽的,安林和陳塵就是一根攪屎棍。」流體天神怒道。

一個渾身由各種氣體組成的胖子,吮吸了一下手指,傻傻一笑:「嘿嘿嘿……安林和陳塵對我們來說是攪屎棍,那我們是什麼?」

空氣突然一靜。

「轟隆!!」胖子的腦袋,突然被流體天神按在了天空之境上。

「不會說話,你就在一旁給我好好獃著!」流體天神勃然大怒道。

「嗚嗚……嗚嗚哇……」胖子掙扎著,大大的肚腩中突然有能量爆發,雲霧霜雪裹挾著恐怖的力量在一瞬間爆開,震開了流體天神的手,順便將流體天神的本體也連帶著轟飛了上萬里。

滋滋滋……

唰唰唰……

風雪依舊在狂暴衝擊著。

鏡天神手中握著一塊大鏡子,一臉無語地看著發狂的胖子,無奈道:「流體天神,你這又是何必呢,跟一個傻子較勁有什麼意思?」

帝少大人萌萌愛 流體天神有些狼狽地重新飛了回來:「這次回收水天神,我們就把氣象天神往西海聯盟本部那麼一丟,讓這傻子去把西海聯盟鬧得天翻地覆就完事了!」

「跟水天神真的沒有辦法挽回了嗎?」鏡天神仍是有些遲疑。

「挽回個屁!藍小倪也不知是被人族灌了什麼迷魂湯,心完全是向著人族的。之前我去見她,她二話不說就對我動手,哪裡有半分我們同僚的樣子?」一提到這件事,流體天神就來氣。

本來想著私下見面,好好跟藍小倪密謀討伐人族的大計,結果對方反手就是一招黑虎掏心,差點把它弄死,這個流體天神想起來就氣。

「就連海洋天神給我的海洋之印都用上了,可以強行號召權柄天神服從命令,經過藍小倪憑藉強悍的意志,竟然擺脫了海洋之印的控制……」流體天神狠狠道。

鏡天神嘆了一口氣:「海洋天神大人,這一招棋,算是走錯了啊……讓權柄與這個世界的生靈融合,雖然能夠將天道的壓制降低,但根本控制不住她,這又有何用?」

流體天神手握一枚布滿神紋,湛藍透亮的長釘,冷哼道:「走吧,我們去回收水權柄,奪走那個人魚的一切,讓她明白,沒有了水權柄的她,只不過是區區一條鹹魚而已!」

西海聯盟駐地。

水上仙地。

突然間,有烏雲籠罩天空,濃密的黑雲遮蔽了天空的陽光,黑壓壓的彷彿要對著水上仙地碾壓而下。

雷霆在烏雲上空翻滾咆哮。

大海開始結冰,從遠處一直蔓延至水上仙地,最後連噴薄而上的水柱也凍結成了冰柱。

緊急的警報,響徹了整個西海聯盟。

西海聯盟是對抗西線天人族大軍最為核心的力量,此刻拉響的是最高頂級的警報,證明西海聯盟已經有了覆滅之威。

水上仙地內部,無數海妖強者,神色驚恐地望著遠處的三道光團。每一道光團,都給了它們難以言喻的恐怖威壓,彷彿面對的是天地間至高的神靈,它們能做的只有臣服。

「天海大陣,啟!」藍仙陽身披海藍戰袍,怒喝一聲。

龐大的藍色大陣,自水上仙地而出,擴散上千里。

西海聯盟五大合道境,同時站立在水上仙地的五個不同方位,釋放出它們的神道之力,匯聚在大陣的中心,召喚出了一個通天徹地的高大身影。那是一個魚尾人身,手持金色神叉,身後有著綠油油龜殼的女神靈。

西海聯盟的至強戰靈,阿摩耶!

女戰神阿摩耶高舉神叉,口吐聖潔浩渺之音:「大海吾為聖。」

轟!轟!轟!

突然有無數水柱,破開結冰了的海面,衝天而起。

「哈哈哈……垃圾,垃圾,垃圾……都是一些花架子!!」灰色光團的流體天神當先撲來,單手對著阿摩耶一拍。

暗黑色的流體激射而出,其內蘊含著難以想象的動能衝擊,粗暴地撕開了藍色大陣,砸中了阿摩耶的胸口。

嘭!!

阿摩耶的胸口被炸開一個大洞,身子劇烈搖晃起來。

「剩下這一擊,結了你。」流體天神獰笑一聲,雙手同時張開,掌心再次出現暗黑色液團,每一個手掌都有一個,正欲朝遠處的阿摩耶砸去。

「流體天神!你的對手在這裡!!」

一聲清喝突然從高空傳來。

大海突然翻騰起來,撕裂了結冰的海面。

一道藍光宛如天劍降世,猛地朝流體天神的身上撞去。

「源水神劍!」藍小倪從天而降,墨色長發狂舞,藍色貝殼遮擋著身前豐滿的胸部,如玉勝雪的嬌嫩肌膚裸露在外。

盈盈一握的纖腰隨著魚尾靈活又有韌性地在擺動著,手中的持著一柄水藍色長劍,氣勢凌厲,鋒芒畢露,宛如戰意滔天的女戰神。

頭上還有藍色神環,正釋放著至高無上的神光。

一股至高至強的力量,依附在長劍上,讓水藍色長劍蘊含了滔滔不絕,海納百川的浩世威能。

流體天使見狀急忙將雙手拍向藍小倪,暗黑色流體噴薄而出。

「破!」

藍小倪一往無前,一劍斬落。

「哧!!」

水藍長劍撕裂了暗黑色流體,以極快的速度落在流體天神的胸口,撕扯出了一道血痕。

「可惡!」流體天神爆退。

權柄和藍小倪融合后,受到的天道壓制很小,現在藍小倪發揮權柄力量的純度以及威能,比它們權柄天神還要誇張。

要知道,藍小倪僅僅是合道初期的生靈啊!!

要是讓她達到合道巔峰,這權柄之力的威能,得多麼可怕? 「哪裡逃!」藍小倪看到流體天神倒退,尾巴一甩,水藍色長劍化作陣陣凌厲的劍光,乘勝追擊,不停朝對方斬去。

流體天神的雙手突然膨脹,然後化作金色液體呈漣漪狀擴散開來。

它擴散的速度很快,並且還能帶動著周圍的空間一起震動。

液波震蕩!!

藍小倪正在利用空間力量逼近的身體,突然隨著金色液體的漣漪起伏,一股無處不在的衝擊力,更是撞得她身形一滯。

不過,她在千鈞一髮之際,及時動用了權柄力量護體,抵禦了絕大部分的液波衝擊。

「藍小倪,你以為我這次來,會什麼準備都沒有嗎?」流體天神面露狠厲道,「鏡天神,氣象天神,動手!」

咔咔咔!

藍小倪周圍的虛空,突然出現了無數的明鏡。

薄少,戀愛請低調 一個渾身橢圓,好似水晶鏡面的怪物,出現在了藍小倪的身後。

「藍小倪,你擁有世間生靈都無比渴望的至高力量,卻不懂得好好珍惜,竟敢忤逆海洋大人的意願……」

「吾等這就代表海洋,將你的權柄回收!」

鏡天神尖細的聲音傳來,極其刺耳。

「嘿嘿嘿……哈哈……嘿嘿嘿……」

一道雄渾厚重的傻笑聲,也傳遍整個天地。

身材圓鼓鼓的胖子出現在另外一個方向,不明所以地笑著。

他的肚腩有風雷雲霧霜雪更各種氣象,彷彿一枚不定時的炸彈,隨時有可能爆發出恐怖的能量。

西海聯盟的強者們,看到又出現兩個天神,整個心都跌落至低谷,個個神情驚恐,如墜冰窖。

一個天神就夠它們頭疼了,現在竟然同時出現三個權柄天神?

它們拿什麼去擋啊?

拿命去填都填不完啊!!

難道三個天神都想要交給藍小倪應付嗎?

「氣象,你順路去把西海聯盟的總部給抄了,這裡交給我和鏡天神就行。」流體天神冷笑道。

「嘿嘿嘿……」

胖子傻笑著,然後繼續看向藍小倪,還用手掏了掏鼻孔。

鏡天神:「……」

「你他媽給我滾!!」流體天神爆喝一聲,單手纏繞暗黑流體,猛地一掌拍向氣象天神的胸口。

嘭!!!

「嗷嗷嗷……」

胖子慘叫起來,身子如炮彈一般朝水上仙地飛去。

「快!快擋住它!」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