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頭,這個盒子暫時是開不起來了,既然你都來了藏寶閣,你就在這裡面挑一件唄,你目前沒有秘籍,你可以選一本。」

劉新成也回過神來了,從空間里,看向她手中盒子,也知道想要打開還有點難度,至少目前是開不了。

這種盒子,如果是裝普通的東西,那想要打開還好說,不過筱若馨手中這個盒子上面還有一個人設下的禁忌和神識。

而且上面的禁忌跟之前的那個是一模一樣的,看來是出自同一個人之手的。

「嗯,目前也只能是這樣了」筱若馨也贊同,反正也打不開,就先不理了。

將手中的盒子扔進了空間里,跟之前的那個放在了一起,之後就朝著白階寶器的那層。

最終筱若馨挑了一本火元素的秘籍就離開了。

出了藏寶閣,她發現龍韓傲一直都動過,就連那個白髮老頭都那般的精神。

見她出來,龍韓傲上前兩步,將她揉進自己的懷中,開口問道:「怎麼樣?」

「喏,就是這個,我目前都沒有玄機,跟同階跟低階,我還能應付,要是越級就有些難度了,所以我還是學學好了。」

筱若馨一邊說,一邊將自己之前在白階那收刮回來的秘籍在龍韓傲的面前晃了晃。

「嗯,你高興就好」龍韓傲寵溺的看著她說著。

「嗯,好了,我有些累了,我們回去可好」累了一天了,剛才還在那個詭異的地方走了那麼久,能不累。

「好,前輩,晚輩能就離開了」龍韓傲應答了一聲,就朝著前屋而去。

「嗯,走吧,記住我交代你的事情,不要忘記了」白髮老頭點了點頭,跟龍韓傲交代了什麼,聽的筱若馨一頭霧水的。 筱若馨就這樣被龍韓傲拉著走了。

走了沒幾步,筱若馨還是沒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他剛才說交代你什麼了?」

龍韓傲沒有看她,也沒有問她在藏寶閣里都拿了什麼,而是一直拉著她的收朝著他們住的地方而去。

這很反常,筱若馨就更加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能夠讓他變成這樣子。

心裡想著,也就這麼做了,她用力甩開他拉著自己的手,站在原地不走了,看著他的背影再次問道:「他到底跟你交代了什麼事情?讓你變成這般。」

她不走,龍韓傲也就不走了,轉過身看著她,看她滿臉的疑問和不解,他不是不願意告訴她,而是不知道該怎麼說。

見他還是不說話,筱若馨也生氣了,再次開口道:「我最後一次問你了,倒是是什麼事情?」

見她真的生氣了,龍韓傲這才開口道:「不是我不告訴你,而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更何況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明日他也會跟著我們一起去魔域,到時候你自己問。」

龍韓傲也只有面對筱若馨跟那個白髮老頭的時候,話才會很多。

見他面上也有為難,就知道他說的是實話,也就不在勉強他了,抬步朝著自己住的地方而去。

龍韓傲知道她還在生氣,面上有些無奈,不過更多的是寵溺,上前兩步,將她的手牽起,一起並肩回去了。

回去之後,筱若馨分別給蘇火淡跟鹿冉一些療傷的丹藥之後就直接去休息了。

今日跟聞人楓惶一戰,表面上看沒有消耗多少,但是真的消耗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現在就想睡一覺,養足精神,明日還要去魔域。

見她是真的磊,龍韓傲也沒有阻擾,想等都吃飯的時候在叫醒她就是了。

最後也沒叫,看她睡著了,沒捨得叫醒,就這樣筱若馨一覺睡到了天亮。

筱若馨醒的時候,其他人都準備好了,就等她起來了。

「馨兒,你醒了」龍韓傲最先發現她的到來,抬頭看著她。

「嗯」筱若馨不好意思的點了點,走近他們。

「來,吃點早點,吃完我們就出發」筱若馨剛走進,就習慣性的將她揉進懷中。

天命賒刀人 被他拉進懷中,筱若馨附在他的耳邊小聲說道:「你們都準備好了,怎麼不叫醒我呢?」

「見你睡得那麼香,我捨不得」

昨天她見她那麼累,真的不忍心叫醒她,而且他們也剛剛準備好,也沒等多久。

「就算是這樣子你也要叫醒我,讓他們這樣等著不好」筱若馨還是不好意思,怎麼能夠讓前輩們等自己呢!

「你們兩人有什麼話不能直接說,就喜歡在老人家秀恩愛呀!」

最終謝凱忍不住了,見他們兩人就在那說悄悄話的。

浪跡深圳的歲月 「沒有啦,我們是在說事情,不好意思,讓你們就等了,院長,你這次你也去嗎?」

聽見謝凱的聲音,筱若馨連忙抬起頭,發現不止十大長老在,就連謝凱,墨殤晗,蘇火淡和鹿冉,龍韓樺,還有那個藏寶閣的白髮老頭。 「丫頭,不要不好意思了,我們也沒等多久,昨日你也累了一天了,聽說昨天就去了藏寶閣了,挑中了什麼東西?」

謝凱擺了擺手,不以為意的說著,反而更加好奇她昨日在藏寶閣里拿了什麼東西走了。

這下筱若馨有些為難了,其實她只是在白階那層拿了一本火屬性的修鍊攻法,然後就沒有了。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一本火屬性的攻籍,喏,就是這一本」說著就將那本攻法拿了出來。

謝凱好奇將那本接了過去,看了一眼就嫌棄道:「馨丫頭,你怎麼就拿了這麼一本,你怎麼不挑一本好一些呢?」

「這個,我也不懂,目前我就還有任何技能,所以就挑了這麼一本,先學著,日後還有機會的」

這話筱若馨說的是實話,進入藏寶閣她的確不知道要拿什麼,看著那些武器功法,武器她的空間里又很多,有些還比那裡面的好,就只有功法沒有,那麼她就隨便挑了一本自己喜歡的。

「你說的也對,我也忘記了,既然拿了,你暫時就修鍊著,我看過了,你短時間要在晉陞也很難」

謝凱點了點頭,也同意她說的話,而且之前也幫她看了,短時間也不會晉陞了,所以這本攻法還是可以的。

「嗯,時間差不多了,該出發了」這時墨殤晗開口了。

「的確,你們這次去要小心,神殿的人最近蠢蠢欲動,我懷疑那封印也是他們搞的鬼,不管怎麼樣,你們都要小心,還有,保護好馨丫頭,她可是我們的命根子,如若她出了什麼事情,你們十個老不死的也就不要回來了,對了,師傅,你也要出嗎?」

謝凱看了看天,時辰差不多了,交代了十位長老幾句,看向白髮老頭的時候,居然直接叫師傅。

這下筱若馨明白了為什麼龍韓傲面對他的時候都是那般的尊敬,原來是九天學院上一屆的院長,更是謝凱的師傅。

九天學院歷代院長都是由謝家派人過來接任,不過無一例外都是老院長的徒弟,他們也不止收一個徒弟。

「嗯,我去了,你就不用去了,如若我們都去了,神殿的人會有所察覺的,還有就是魔殿的人你們也要小心」

白髮老頭點了點頭,開口對著謝凱交代著。

「是,徒兒明白,徒兒一定會小心的,還有殤晗幫我,不會出事的」謝凱一邊說,一邊將墨殤晗都拉了出來。

「嗯,小心點」白髮老頭點了點頭,看向墨殤晗什麼話都沒說。

墨殤晗連忙上前兩步道:「師傅,有何吩咐?」

白髮老頭似乎在想什麼,半天沒開口,就在墨殤晗失落的時候,開口了。

「你之前犯下的錯,希望你不要再犯了,好好贖罪」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但是墨殤晗聽出來了,師傅這是原諒他了。

他立馬跪了在他的面前道:「師傅,徒兒明白了,當年犯下的錯,就是我欠九天學院的,弟子日後就算是死,也會保護好學院的,不讓師傅失望。」 「嗯,好好好」白髮老頭連說了三個好。

「謝老,這些年來,殤晗一直為學院付出,我們都是看見的,他認識到了自己的錯,一直在擬補,更是為了你的原諒,今日終於如願了。」

開口的大長老,他的歲數跟謝老差不多,不過等他當上長老的時候,都是百歲后的事情了。

「好了,時辰不早了,我們還是早點上路吧!」

凰魁開口了,再這麼婆婆媽媽的,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出發。

眾人點了點頭,跟謝凱,墨殤晗,還有蘇火淡鹿冉,還有龍韓樺告別之後,都上了一直仙鶴背上。

只有龍韓傲跟筱若馨並不是,而是坐著他的雪花。

一行人離開之後,他們五人也各做各的事情去了。

原本慕容萱昨日讓小翠去打聽筱若馨的事情,準備過兩天要行動,沒想道她還沒行動,她就離開了,不管她怎麼查都差不到。

反倒是劉玉飛跟龍韓宇安靜了好幾天,一直都沒有行動。

劉玉飛自從那天去了慕容萱的院落之後,就在也沒有去過了,一直都呆在自己的院落里修鍊,療傷

龍韓宇也似乎這樣子,壓根不知道筱若馨跟龍韓傲已經不在學院了。

在她們離開的第三天,十位長老所挑出的十一位,還有晉陞賽獲勝的冷落塵,聞人楓惶,再加上龍韓樺,一共是十四個弟子,然後是墨殤晗帶隊,朝著英雄冢所在的地方出發。

而筱若馨他們三天都是在天上度過的,但是還是沒有到。

這三天筱若馨時常回到空間里,在雪花的背上,真的很累,而十位長老沒有一點要休息的意思。

「馨兒是不是累了,不然我讓他們停下來休息一下」這句話,龍韓傲都不知道是第幾次對著她說了。

可是每次她的回答都是「還好,不是很累,還是儘快趕路吧!」

這次還是這句話,似乎早就料到的一樣,龍韓傲看著前方,沒有讓雪花停下。

「大家在堅持一下,快到了」前面領路的五長老朝著後面提醒了一下。

聽見要到了,筱若馨也精神了許多,她很好奇,魔域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會不會跟書上寫的那般,一片漆黑,然後人長得還不好看,雖然是大長老也是魔域的人,但是畢竟他們出身的時候就在外面了,肯定有所不同的。

「馨兒,在堅持一會兒,就要到了」龍韓傲低下頭,看著自己懷中的女子,面上都是心疼。

三天沒日沒夜的趕路,就算是他都有些吃不消了,可是她什麼都沒有說,一直都這樣陪著自己,為了不耽誤時間,就算是休息都不願意。

「是呀,我很好奇魔域中的人是什麼樣子的,還有就是草藥,希望這次我的運氣不會差」筱若馨點了點頭,有些興奮看著前方,特別的期待。

「我的馨兒,運氣一直都不差」龍韓傲似乎也被她感染到了,也微笑了起來,期待了起來。

雖然這個地方他來了很多次了,但是唯一不同的是,這次有她陪著自己。 前面的十位長老停了下來,下了仙鶴之後,齊齊轉身看向背後的龍韓傲跟筱若馨。

筱若馨跟龍韓傲也下了雪花的背,走到眾人的面前。

「尊主,到了,是否開啟?」大長老恭敬的對著龍韓傲說著。

最讓筱若馨吃驚的是他的稱呼,居然稱呼龍韓傲為尊主,她記得最早她認識他的時候,李悅他們稱呼他為尊上的,之後不知為何就改了。

龍韓傲看出她的吃驚,卻沒有解釋,而是對著大長老說道:「開啟吧!」

「是」大長老得到答案之後,就朝著前方而去,其餘九位也跟了上去。

「為何他稱你為尊主?難道你一直都知道你是魔尊的轉世嗎?」

現在只有這個原因才能解釋了,如果不是一直知道,他們根本就不會那麼稱呼他的。

「還是我的馨兒聰明,其實我一直都沒有轉世,而是一直在這等著你的出現,不然魔域的封印這麼多年不會這麼相安無事的。」

原來當年魔尊根本就沒有轉世,只是讓替身去轉世,等替身轉世,長大成人了,他在出現,代替了他,但是一身修為卻必須從新修鍊的,而且發生在龍韓傲身上的事情都是真的。

他將自己封印在替身的身體里,記得所有的記憶,就為了等待筱若馨的出現。

十位長老卻跟他不一樣,他們一直都是他們,可以說他們的歲數都比謝凱他都大,甚至都比九天玄女還要大,這是一個巨大的秘密,這是小綜他們都不清楚的秘密。

但是這個時候,龍韓傲選著全部告訴筱若馨了,明明知道她身上有獨立的空間,她的契約獸會聽見,他還是坦白了。

他還有一件事沒有跟筱若馨說的是,其實她是被他送去的,而且還一直陪在她的身邊,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有些事情還是不是時候跟她說,現在得她,不能知道太多,不然對她不利。

可是筱若馨是什麼人,就算是蔡,也能夠猜到一二的。

玫瑰戰爭 不過她沒有挑明,既然他不說,肯定有他的道理,她相信有一天他會說的。

「原來是這樣,奇怪了,謝老前輩從出發我就沒看見,他是否沒有過來?」

筱若馨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沒有看見謝老的人影,剛開始還以為他沒有跟著,但身邊時常有他的氣息出現,可是環顧四周,都沒有看見人。

「丫頭,你找我?」筱若馨話音剛落,從暗處閃出一個人影來,一瞬間就站在了她的面前。

「前輩,你為何一直躲在暗處,為何不跟我們一起走呀?」

這個問題筱若馨早就想問了,只是一直都沒有機會,這下正好,可以問問了。

謝老看了一眼龍韓傲,這才開口道:「老夫是怕暗中有人對你們不利,這才沒有現身了。」

「哦哦,原來是這個樣子,麻煩謝老了」難道了,明明暗中有些氣息不對,原來是謝老在幫他們清除障礙呀!也怪不得這三天這般的安靜,居然沒有一點問題。 「尊主,打開了」這個時候,大長老的聲音傳了過來。

應聲,筱若馨龍韓傲還有謝老看向前方。

十位長老圍成一個圓圈的形狀,中間有一道亮光,而且還是五彩的。

「謝老,傳送陣已經開啟了,我們走吧!」龍韓傲見傳送陣開啟了,看向謝老的方向說著。

謝老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龍韓傲見他點頭,就拉起筱若馨的手,朝著那道亮光而去。

傳送陣筱若馨在書上看過,傳送陣,也算是陣法中的以一種,不過是更加高級的陣法而已,不是一般陣法師能夠不擺出來的。

有時候就需要很多人才行,就如十位長老一起一樣。

之前筱若馨以為魔域應該是在這個大陸上的,沒想到實在另外一個界面,應該說是一個虛空里。

龍韓傲告訴她,魔域不許與任何一個大陸,甚至在各各大陸上,甚至超過了神殿。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神界的人野心勃勃的想要佔領了魔域,可是他們不知道魔域的大門在哪裡!

之後就有了九天玄女的犧牲,這個傳送陣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打開的,這個地方,神殿的人早就知道了,只是他們沒有辦法打開。

不過這次封印的事情,就代表了魔域中有人背叛,只是目前還沒查出來。

他還沒回歸,封印就不能解開,不然天下定會大亂。

現在的神殿殿主已經不滿僅僅管理著這裡了,他的野心越發的大了,他想將所有位面,所有時空都掌握在手中,可惜他不是創世神,所以他想出了利用九天玄女,讓創世神來對付魔域,最後還是失敗了。

這些事情都是這三天龍韓傲在路上跟筱若馨說的,為的就是讓她更加了解魔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