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沒有闖禍!你做的對,保護姐姐、妹妹永遠都沒有錯!」

江寒握著樂樂的小手,微笑叮囑:「只要有人欺負姐姐和妹妹,你就是把天給掀翻了,爸爸也替你扛着。」

「我知道了粑比,以後誰欺負姐姐、妹妹,我還揍他。」樂樂認真的點了點頭。

「沒錯,這就是粑比教你本事的目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黑箭俠的閨女,絕不是好欺負的。」

江寒抱起樂樂,父女倆笑着往校園走去。

蘇沐雪牽着悠悠、美美剛進校園,就被小三班的老師郭小美叫住了。

「江悠悠她媽,跟我來一趟,朱小明的家長在等著了。」郭小美滿臉的憂心忡忡。

她當然知道這事是朱小明不對,江悠悠被欺負,她也難受。

可這孩子是教安司教長的寶貝兒子,整個教育系統都是人家老子管的。

別說是她,就是園長,人家老子一句話,也得隨便給轟滾蛋了。

快到園長辦公室門口時,郭小美拉住了蘇沐雪,頗是歉意道:「蘇小姐,鬧成這樣我這個當老師的有責任,在這向你和孩子說聲對不起了。」

「郭老師,孩子嘛有點摩擦是正常的,你不用自責。」蘇沐雪寬慰道。

郭小美搖了搖頭:「不,蘇小姐,您孩子打的是朱教長的兒子,朱夫人態度似乎很強硬,你最好有心理準備。」

「嗯,我知道了,謝謝!」蘇沐雪微笑道。

她琢磨著,教長應該還是有素質的,孩子間的事再鬧也有個度,無非是道歉賠點錢。

。寧橫舟一直先入為主地以為,所有人都和他一直,目標其實是菩提果。現在才弄清楚,原來這些人的目標應該是長生草。

不過,這個長生草聽大寶法王說,是製造活死人的罪魁禍首。那這些人一定要取得長生草,又是何種目的?

寧橫舟決定靜觀其變。

其實他要出手的話,悍然出手,那大寶法王肯

《這不是劍雨》第144章人設 聽了趙青葵的問題,劉小芳點點頭單刀直入。

「確實翻舊賬沒有意義,我只是想在辦正事之前先跟你解開私人恩怨罷了。畢竟以後都在同一個商會,你若揪著過往的小事一直給我穿小鞋那也沒意思。」

說白了官大一級壓死人,趙青葵現在在清理辦上班,偏偏所有商戶都歸清理辦管。

劉小芳加入不亞於落入趙青葵的手裡,如果趙青葵因為過往恩怨一直刁難她,那就沒勁了。

所以劉小芳才會在一開始約談趙青葵,希望她審時度勢明白事理。

「你放心,商會的業主我都會一視同仁,不會因為什麼過節而心生怨恨故意為難。」趙青葵一臉的真誠。

「那我姑且這麼信了。不過,要知道這裡可是有投訴信箱的,如果我發現你食言,假公濟私讓我受到不公的待遇,我去舉報你,你也很麻煩。」

趙青葵算是看明白了,劉小芳壓根就不是來冰釋前嫌的,她從始至終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好說歹說讓她清楚別給她穿小鞋。

趙青葵撓撓頭,穿小鞋這種這麼明顯的事情,她怎麼會幹?

不是她小看劉小芳,下海經商看著簡單,事實上也淹死了不少人。

街上的店鋪之所以開得風生水起,那是因為有她這個21世紀的資深買買買專家在背後指點啊。

雖然她不會給劉小芳穿小鞋,但也絕對不會給她指點的。

所以,劉小芳沒有她這個作弊神器,又怎麼會做強做大?

畢竟土豪爹的名言,大財靠德,劉小芳一家都那麼自私勢利,哪裡有德兜的住財?

此時劉小芳不知道趙青葵心裡的想法,只當跟這丫頭達成了共識,客氣地跟她寒暄幾句到家裡吃飯云云,便起身出去簽約租鋪了。

在簽約填表格的時候,志願者還特地問了一句。

「您需要一對一規劃諮詢嗎?」

劉小芳沒聽懂這是啥,只當一切服務都源於要收費,再加上她和劉大明早就規劃好了鋪子的方向。

若跟這什麼諮詢專家說了規劃,指不準就提前泄露了商機,她又不傻才不要!

於是劉小芳果斷地拒絕了規劃諮詢的項目。

志願者有些難以置信地望著她,大部分商家之所以來租鋪可都是沖著一對一規劃諮詢去的,沒想到這兒還有個不稀罕的,真是稀奇。

待劉小芳填好表格交回來,志願者這才發現她經營項目是:服裝。

這才恍然大悟,難怪沒有接受規劃諮詢,原來是跟小葵花擺擂台的。

???

跟小葵花擺擂台?

志願者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看劉小芳的眼神多了幾分探究。

「幹嘛這麼看我?」

劉小芳不明所以:「難道有同樣項目就不能再做一樣的嗎?」

「不是,當然沒有。」

針對這個問題,志願者們都被普及過。

不管別人是做市面已有的生意或者還沒有的生意,只要是合法的,不危害社會,不危害人民的就可以通過。

只是沒想到就算是美食也沒有重疊的,卻在服裝行業重疊了。

。 這個時段,也就是陳東第一次漂流到這個島上,所經歷的季節。

幾乎沒有什麼強風,偶爾有暴雨,但也是很快就停歇了。

總的來說,這一個時間段,可以說是這個島上最舒服的時間了。

只需要稍稍防範一下野獸就行了。

其實,在雨季中,才是最需要防範野獸的,畢竟野獸經常會餓很久,一些走投無路的野獸可能會撞柵欄。

這個時期,陳東等人的任務就輕許多了,隔段時間就能搞個大型燒烤會,還能夠組織乘船的演練。

畢竟,在這個時候,相較其他時間,海面算是相當平靜的了。

在這個時候,偶爾出去探探周邊地圖上的島嶼,也是不錯的選擇。

不過,陳東屢次帶人前去探索,發現航海圖上所繪的那些島嶼,是一個都找不到了,簡直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

不過好在,航行總不可能是空手而歸。

每每歸來的時候,都會順帶打點兒魚,每一次的魚都能堆得跟個小山似的。

現在他們都不會把魚一股腦兒地往環型魚塘裏面扔了,都還是有選擇性地往裏面放。

把一些攻擊性高的魚,直接給吃了,剩下的晒成魚乾貯藏起來,小魚則放水海里。

這樣一來二去,陳東等人的食物非但沒有減少,反而還越來越多,加上船中原本的糧食儲備,已經都夠陳東他們吃兩年的了。

「這麼算來,我來到這裏,也有一年了……」

溫和季的閑暇,讓陳東有時候會想些除了生存之外,別的東西。

一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若是在都市中,這一年裏陳東多半就是在加班和選擇跳槽中度過的。

而這在這一年中,陳東卻感覺像是經歷了很多,從流落荒島,到認識韓若翩她們,與之相依為命。

而後艱難地在島上生存下去,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危機,而後更是輾轉荒蕪島嶼,被捲入王室紛爭。

到現在,庇護所終於建得有模有樣,又到了溫和的季節,可以說一切終於走上正軌了。

陳東望着一望無垠的海面,不禁露出了一抹笑意。

「這麼想起來,那天晚上的暴風雨,倒還像就在昨天發生的事一樣。」陳東品了口茶,不禁喃喃道。

他坐的這個地方,是庇護所建起的一個類似於茶樓的地方,雖然這裏的大多數人都不喜喝紅茶,但是陳東卻漸漸喜歡上了這個東西。

偶爾在二樓來上一杯,品品茶,看看一望無垠的海面,就覺得好像發現了什麼生命中的寶藏一般,百看不厭。

「陳東,原來你在這兒。」

這時,一道悅耳又顯穩重的聲音傳來。

陳東轉身一看,這時的韓若翩幾女,上樓來了。

「不是吧……?」陳東一看她們的眼神,就知道不對勁兒,不由悲呼道:

「今天可是難得的休息日呀,不會又想要吧?」

陳東說得這麼直白,他的女人們卻並沒有不高興,反而一個個帶着得逞的笑意,向陳東走來。

她們這個走位,倒還講究,以韓若翩和黑長直為首,竟然將陳東的去路都給封了住。

這架勢,看來不知道是演練過多少遍了的,勢要將陳東圍在此處。

陳東不禁頭疼,連忙道:「這是公共區域,給人看了,未免不好。」

「沒事啦東哥。」雙胞胎妹妹呼呼笑道:「大家都在下面燒烤,沒有人會想到我們在上面做曖的。」

「那也不行。」陳東看着黑長直,暗道若是遂了她們願的話,她們肯定會變本加厲。

這時候,陳東也只好以黑長直為突破口,畢竟這些人裏面往往她最矜持也最能規戒自己。

可是,這次陳東還沒有說話,黑長直就已經先低着頭,對陳東道:

「對不起啊東哥,我也得為了姐妹們的幸福着想……」

「沒錯!東哥,你就從了我們吧!」

「等一下!」

陳東伸出手,道:「有人上茶樓來了!」

「怎麼可能呢?」韓若翩已經將自己的衣服整整齊齊地疊在椅子上了,嗤嗤地笑起來。

其餘女子們也都在整理衣物了。

在她們看來,陳東這麼說,只不過是緩兵之計罷了。

「不騙你們,你們趕緊的,把衣服穿上。」陳東扒拉開想要扒自己衣服的人。

柳雪蛾皺了皺眉,放下了陳東的外套,猶豫了下,也道:「好像是真的,有人上茶樓來了!」

「陳大哥!陳大哥!」

就在這時候,樓梯間傳來了急促的呼喊聲。

聽到這個聲音,幾個女人都慌亂起來,趕緊穿衣服。

原來是楚梅,這時候的她跑到茶樓二層的門口,慌慌張張地尋找陳東。

「啊!!」

她哪裏會想到,自己一上來,就看到了一個刺激到不行的場面。

這時候,陳東的上衣被女人們搶了,楚梅一來,哪裏受得了這刺激。

「喂喂,你冷靜點兒,找我有什麼事嗎?」

陳東套上衣服,向楚梅問道:「是外面有野獸闖入,還是魚塘里的魚出問題了?還是外面的漿果叢染病了?」

「都不是!」這時候,被陳東問到,楚梅才想起自己的來意,連忙道:

「陳大哥,緊急事態,緊急事態!!」楚梅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道:

「就在剛剛,我們出去巡邏的姐妹,發現有人登島了!!!」

「什麼!?」

楚梅的話,讓周圍瞬間一片寂靜。

女人們穿衣而發出的悉悉索索的聲音,也都突然停止了。

陳東皺着眉,道:「這是真的?有別的倖存者?」、

「是不是倖存者,我們不知道,但是那個斥候妹妹所說,是一艘很大的船!!」楚梅慌忙地在自己的身上找了找,摸出了一個對講機,遞給陳東。

陳東拿到對講機,並沒有第一時間呼叫,而是對楚梅問道:「那你叫她撤離沒有?」

「我已經第一時間,讓她遠離登船者了,她現在只是在遠處偵察。」

「那就好。」

陳東點了點頭,這才開始呼叫。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