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小蓮,小可!」 「好!」男人立即應了下來:「阿顏,這可是你說的,我記得了,你將來可不許賴賬,否則……我也不會容許你賴賬!」

「嗯,絕不會賴賬!」

此時的喬顏還根本沒有聽出男人語氣中的霸道與決絕,她只當做來兩人之間的情話,自然也無法預料到,這句話會讓她以後陷入一個怎樣痛苦的境地!

「不過,司先生,你老實交代,你認不認識那個叫宋瓷的!你們是不是下個月就要訂婚了!」

司邵斐沒想到懷裡的小東西突然來個這樣的轉折。

「宋瓷?認識,一個學妹,阿顏你突然提她幹什麼?我什麼時候說要下個月和她訂婚了!」

「哼!」喬顏想起來那個盛二少就是這樣跟自己說的,她越想越氣「什麼學妹?你怎麼這麼多學妹!你以後要離她遠一點知道嗎?」

喬顏說著氣呼呼的戳了戳男人的胸膛。

這可愛勁,把男人逗得心都要化了「阿顏,你這是吃醋了嗎?小東西,沒想到有一天你也會為我吃醋啊?」

「哼唧唧!」

空穴不來風!

「司先生,你說,你們兩個曾經是不是在學校的時候,有過什麼?」

「沒有!阿顏,你要相信我!我們兩個就是正常的學長與學妹的關係,根本沒什麼親密的來往!」

「我心裡只有你,我只愛你,我司邵斐這輩子有且只有你喬顏這一個女人!」

司邵斐保證的是嚴肅又認真,要不是喬顏及時阻止,他都要發誓了。

「真的嗎?」喬顏雖然是疑問的語氣,但是嘴角是微微甜蜜的上揚。

「當然了,你個小東西,剛剛還說相信我,怎麼,又想耍賴?知不知道耍賴是要受懲罰的啊?嗯?」

男人說著手就已經不安分的往喬顏身上摸了。

「司先生,你怎麼又這樣?壞死了~癢~咯咯咯~」

不知多長時間,兩人才一頓親熱結束。

之後,喬顏汗涔涔的喘著氣,臉色透紅的躺在男人的懷裡。

「阿顏~」男人看著喬顏精緻的小鼻尖有著蒸騰水汽后細密的汗珠,不禁湊近又親了一口,然後伏在她耳邊用低沉暗啞的聲音道。

「你個小妖精現在可真是越來越誘人了,我真的離不開你了,答應我,如果你想走,就讓我們殺了彼此共赴黃泉,一起去另一個世界好不好?」

司邵斐的偏執不覺又流露了出來,只可惜喬顏沒有發覺,她依舊好笑又無奈的當做是情話的點了點頭「好~無論去哪~阿顏都陪司先生~」

「嗯,阿顏乖,睡吧,睡醒了,我給你一個驚喜。」

「嗯?什麼驚喜?」

喬顏本來昏睡了那麼久就不困,現在一聽還有驚喜,就更不困了。

「到底什麼驚喜嘛司先生,阿顏要你現在就說!」

司邵斐卻搖頭「阿顏乖,現在不能告訴你,明天才能說,來睡吧,小腦袋再往上一點兒,一會兒睡著再悶著了。」

「可阿顏睡不著,不然司先生給阿顏講故事吧,你給阿顏講講童話故事,阿顏就能睡著了,好不好嘛?」

喬顏說著竟還戳著男人的臉,撒嬌起來「你要是不給阿顏講,阿顏就只能無聊的玩你的臉了,誰讓它好看呢,不然阿顏一直親好不好?把你整張臉都沾滿阿顏的口水~」

這個威脅!

司邵斐倒是巴不得呢!

不過看喬顏是真的想聽他講故事,他還是啞笑同意了。

「你個小東西,好像永遠長不大,還像小時候一樣,那麼喜歡聽童話故事!」

即使是失憶了,習慣也沒變。

「那阿顏,我們今天講什麼?」

「海的女兒。」喬顏隨便挑了一個。

男人低頭吻了吻喬顏的睫毛「那小東西你閉上眼睛,我要開始講了。」

「嗯啊~」

故事不長,而且還是耳熟能詳的故事,但喬顏依舊聽的津津有味。

男人的聲音很有磁性,很有安全感,他又像是哄孩子一樣的哄她,這讓喬顏沒一會兒竟然真的睡著了。

「小東西,睡個覺還不老實。」

男人微微嘆息的,給人兒把伸出來的小爪子都給拉回了被子里,把被角掖好,然後他才小心的將人兒抱緊,在一旁睡了過去。

第二天喬顏一覺睡到了九點。

她沒睜眼時,下意識的就去摸旁邊的司邵斐,但是卻發現是個小小的身子,而還有一隻小小的手去摸她的臉。

「媽媽~媽媽~」

小女孩張了張嘴,但卻沒有發出聲音。

她很急切的想要喬顏聽見,但用儘力氣,還只有『啊—啊—』的聲音。

「陽陽?」

喬顏睜開眼的剎那,看到小女孩簡直要喜極而泣。

「陽陽太好了,太好了陽陽,媽媽終於見到你了。」

喬顏激動喜悅的就把小女孩往懷裡抱,只是在這過程中她不小心的碰到了小女孩的手,小女孩臉色立即疼的變了。

喬顏嚇死了,她的視線幾乎立即落到了小女孩的手上,看著上面纏著的都是紗布,沒有一塊皮膚是露著的,她的心頓時揪的疼「陽陽,你手怎麼了陽陽?」

「是壞女人踩的!」

「陽陽好疼好疼!」

小女孩很想跟喬顏哭訴,但是她努力張著嘴卻說不出一個字來,只能一直急的掉眼淚。

喬顏這才注意到小女孩說不了話了。

這讓她心裡猛地一咯噔,想到了一種可能,也驚嚇出了一身的汗,語氣更是無法描述的急切。

「陽陽?你的嗓子又是怎麼回事?你張開嘴,讓媽媽看看!」

「啊——」

小女孩聽話的張開嘴,她也想讓媽媽給她看看,她不能說話好難受。

「舌頭沒短。」

喬顏第一眼看到小女孩粉嫩的舌頭還有舌尖,下意識的鬆了口氣「還好,沒有被割掉,不是弄殘。」

但是為什麼?

「阿顏,是這樣的。」司邵斐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喬顏的背後,他給她解釋「陽陽是被人喉嚨里灌了葯,灼燒到了嗓子,醫生說這種創傷不可逆,所以……」

司邵斐沒有繼續說下去。

但聽明白的喬顏臉色剎那煞白小女孩以後要變成一個啞巴了。

陽陽卻只有五歲,她不太能理解什麼創傷什麼不可逆,她只是想說話,只是想叫媽媽,但是怎麼也叫不出來,她急的豆大的淚珠啪啪往下掉的更厲害了。 許建功夫婦這情況,讓全場眾人皆驚。

要知道,現場任何一個人,身份都不簡單。

但是,他們也只能站在兩邊跟趙老太太打招呼。

許建功夫婦這樣冒冒失失地衝出來,就有點壞規矩,而且是不懂事的感覺。

他們和趙老太太得是什麼關係,才敢擋趙老太太的路啊?

然而,趙老太太卻沒有絲毫憤怒,反而滿臉喜悅:「哎喲,半夏今天不忙啊?」

「太好了,我也好久沒見她了。」

「她離這裡遠嗎?」

「我讓司機去接她!」

這一下,四周眾人更是震撼。

趙老太太不僅沒發火,還如此說話,這到底什麼關係啊?

王總夫婦更是瞪大了眼睛,他們沒想到,許家還能與趙老太太有如此關係?

許建功看到眾人艷羨的目光,不由心中得意,笑道:「沒事,半夏也開車了。」

「她離這裡不遠,我現在就讓她過來。」

趙老太太笑著點頭:「好啊,一會兒讓她來樓上。」

聊了幾句,趙老太太便先上樓了。

趙千源夫婦經過許建功方慧身邊的時候,還禮貌地打了招呼:「許叔,阿姨,你們好!」

這一下,四周眾人再次驚撼。

趙千源何等身份,跟在場的這些大老闆們,完全平起平坐。

就算王總,在趙千源嘴裡,也只是老王而已。

可是,許建功夫婦,竟然能被稱呼為許叔阿姨?

這兩家的關係,到底是什麼樣的啊?

不覺中,眾人看許建功夫婦的表情也都變了。

就連王總夫婦,也是一臉震撼加激動。

看著趙老太太一家人上樓,王總夫婦連忙跑過來:「老許啊,你……你認識趙老太太?」

許建功現在滿臉得意,瞥了他一眼:「認識?」

「呵呵,老王,你這話說的就有點不對了。」

「我們兩家,是乾親,你懂不?」

「趙老太太,很喜歡我家半夏,是半夏的乾娘。」

王總夫婦頓時震撼,王總驚呼道:「真的嗎?」

「趙老太太,真的……真的是半夏的乾娘?」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