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這樣就想著殺了我,那未免也太天真了吧……」肖龍眼神變得認真起來,七彩光芒迸發。

而且,我的體力可是恢復了。

轟!

X打在Build身前,爆發的火焰聲勢浩大,讓損壞凱撒發出了笑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損壞必殺X的威力,可是達到200t的威力啊!」

「抱歉,我的防禦的極限,連我也不知道呢……」

「但是這一拳!」

高高揚起的白色鋼鐵拳頭,纏繞著七彩的螺旋帶。

「有著至少800t的力量!」全身物理破壞,必殺必死特性的滿裝瓶,包含著真破壞者之力的增幅,所有都在一瞬間完成聯動。

當這一拳落下時……

七彩的螺旋颶風席捲一切,將死寂的黑色世界,都染上了一片充滿活力的彩色!

……………………

PS:和同學出去聚餐,更新晚了。 「噁心的東西,你往哪跑!」

葉天一腳踹在散落一地的沐浴露,沐浴露帶著呼嘯風聲正中逃跑的盲人膝蓋后腘窩。

噗通~

盲人一個狗啃屎摔倒在地,門牙都卡掉了兩顆。

「既然不想說,那我也不逼你,我替你說。」

葉天從盲人手杖中取出一張內存卡,連接自己的手機,翻看幾下指著現場幾名穿著裙子的顧客。

「白色,黑色,粉色,肉色,你最牛,沒穿……」

幾名女性顧客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尖叫的捂住自己裙子。

徐昭盈好奇的湊上前,竟然從葉天的手機中看到了自己,而且自己還被這變態特殊照顧,正臉,側臉,全身照,裙底都有。

「你不可以看,快刪掉!」

葉天戀戀不捨的多看了幾眼,拔出內存卡隨手一搓成為粉末。

葉天對滿臉尷尬,還保持之前大義凜然摸樣的心理專家道:「十個眼鏡九個騷,還有一個特別騒,這話是真的不假,你都這把年紀了,還趕時髦穿什麼釘子小褲褲……但有一點值得表揚,真白啊……」

「啊,我要殺了你!」

專家少婦氣急敗壞的衝過去,對著假盲人身下就是一腳。

雞飛蛋打,小雞仔悲鳴之聲傳出,弄得在場男性都是一陣發抖。

隨即一群女性顧客,不管是不是穿裙子的,都上去對假盲人一頓拳打腳踢,葉天拉住蠢蠢欲動準備踹假盲人幾腳的徐昭盈。

「我們就別上去摻和了,上樓置辦葉子重要,等下還得參加同學會呢。」

「哼,老娘放過他,如果真的不小心爆發出絕境潛力,就像上次在山裡那樣,說不定我一腳把他踹死了。」

「厲害,厲害,你是最厲害的……」

本來說好是給葉天買衣服,結果看來看去,徐昭盈展現出了女人的天性,逛街,開始在各個女裝專櫃逛起來。

進入一家Y&T的女裝品牌,面對興緻勃勃挑選服裝的徐昭盈,葉天看著品牌名稱不由得陷入某段回憶。

「這丫頭品牌越做越大了。」

見葉天看著品牌LOGO發愣,徐昭盈解釋道:「你聽說過這品牌吧?這個品牌是最頂級時裝品牌掌門人獨立運作的,算是比較小眾奢侈品牌,我和傾城都比較喜歡他們家的設計,真的非常棒,特別是這這位少掌門人,那可是我的偶像。」

「就一個瘋娘們至於讓你成為偶像嗎?」

徐昭盈惡狠狠的瞪了葉天一眼:「人家萊韻可不是瘋娘們,她母親是頂級時裝品牌的掌門人,父親是帝國房產大亨,前帝國大總督,可是名符其實的雙重公主,她更是一個超級學霸,世界頂級學府經濟學,心理學雙科博士,進入華爾街兩年便成為全球頂級操盤手,人稱華爾街女神,你看這個LOGO。」

說著徐昭盈指著一件襯衫,最靠近心臟位置的第二顆紐扣。

「你仔細看,所有Y&T品牌的女裝,在靠近心臟的位置都有這樣一個男人的背影,傳說那是萊韻女神一生最愛的男人,真不知道那個男人有什麼可拽的,萊韻怎麼完美的女神,他為什麼就不接受呢?」

「太完美就是不完美,況且如果那個男人接受了萊韻,還能有你份?」

葉天說了一句徐昭盈摸不清頭腦的話,想不通她和萊韻會有什麼關係……

進入Y&T專櫃,整個專櫃裝飾充滿了現代時尚簡約,服裝並不是分什麼春夏秋冬系列,而是分為『絕望』『曙光』『思念』『彼岸』四大類。

葉天滿臉的無奈:「這瘋娘們,專弄這些有的沒有的。」

「這不是徐昭盈嗎?」

一名油頭粉面的青年,挎著一名網紅臉,衣著暴露的女人走進專櫃。

見到來人徐昭盈不禁微微皺眉:「你是……」

「我,宋祖名。」

徐昭盈指著油頭粉面的宋祖名:「班長,之前小學班級群還說你也會到場,沒想到老同學提前碰到了。」

「昭盈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張曉婷。」

「小學同學張曉婷?高中時候我們還見過面,沒想到你變化怎麼大,你們兩個戀愛了嗎?」

宋祖名一把推開張曉婷:「沒有,我來這shopping,正好碰到了老同學曉婷,所以我們一起Gotogether。」

「不愧是小學就去英倫讀書的海歸,口語是真的不錯。」

一旁葉天輕笑道:「就是中英文結合著說,讓我有一種串串的感覺。」

「串串?」

「京巴和泰迪的崽,沙漠和雪納瑞的崽……串串。」

噗~

徐昭盈聽到葉天的解釋,忍不住笑噴出來,不得不說真是太貼切,一句漢語夾雜幾句外語,除了裝逼倆字,能聯想到的只有串串。

忽然看到宋祖名臉色鐵青的摸樣,徐昭盈尷尬的憋住笑……

宋祖名看向葉天:「你是誰?」

「昭盈的老公。」

徐昭盈瞪了葉天一眼:「你什麼時候是我老公了?」

「沒結婚,暫時就叫男朋友吧。」

白了葉天一眼,徐昭盈知道這貨耍無賴自己根本就鬥不過,乾脆不理會隨他去吧,反正等下他也要跟自己去參加同學會,暫時冒充男女朋友也不是不能接受。

宋祖名不可置信的道:「什麼?男朋友?我回國明明調查過昭盈沒有男朋友的啊。」

「剛處的。」

宋祖名忽然十分紳士的笑了起來,伸出手對葉天笑道:「這位朋友,初次見面,我從英倫來。」

葉天伸出手與宋祖名握了握:「不巧英倫我也去過。」

「哦?我們家在英倫有家不小的公司,鄙人也獲得了英倫的永久居住權,同時我住在肯辛頓宮花園附近。」

「炫富啊?被稱為億萬富翁大道的肯辛頓宮花園。」

宋祖名眼神微眯,看樣子葉天還真去過英倫:「這位先生,你在英倫有房嗎?有永久居住權嗎?」

「房?鉑金漢宮有我的房間,我去英倫都住那,就沒花錢買房,居住權沒有,但我有個親王的爵位。」

宋祖德不屑的笑了起來:「這位先生你可真幽默,鉑金漢宮那是皇室才有資格居住的地方,你好像沒資格,至於親王,先生你真是開玩笑了,李首富在英倫砸了萬億,也就是一個KBE爵士,你說你是親王?我會相信?」

說到這,宋祖德忽然加大力度使勁去握葉天的手。

感受對方猛然加力,葉天輕蔑一笑,宋祖名的確有一點功底,但這點功底連三腳貓都算不上,更別說和葉天相比,根本就是蜉蝣撼樹。

無論宋祖名用多大力氣,葉天臉上都是從始至終保持著微笑,直到宋祖名氣喘吁吁,葉天臉上才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就這?現在到我出力了。」

說著葉天一點點加力,宋祖名瞬間感覺自己彷彿被液壓機擠壓住一般,劇烈的疼痛讓其冷汗直冒。

咔~咔~

骨骼脆響從宋祖名手中傳出:「疼!疼!快鬆手,鬆手!」

葉天鬆開手,不屑的道:「你很慶幸今天有小盈在,否則你整個手掌都會粉碎性骨折。」

「魯莽的傢伙,我英倫帝國紳士不會已與你一般見識。」

宋祖名在懷中掏出潔白的手帕,仔細擦拭與葉天相握的手。

徐昭盈不禁微微皺眉,宋祖名這樣太侮辱人了,但還沒等她說話,就看到葉天拿過一件襯衫查了查手丟給導購。

「結賬以後丟了,已經洗不幹凈了,一股子串串人渣味。」

「你!」

宋祖名瞪了葉天一眼后,同樣把手帕丟掉:「也洗不幹凈了。」

「東施效顰,鸚鵡學舌,這就是說為的英倫紳士?」

宋祖名氣的牙根直咬,看向徐昭盈:「小盈,你挑選的衣服我買單。」

「不需要,雖然我沒有你們家族有錢,但幾件衣服還是買得起的,另外我們只是同學關係,還請宋先生稱呼我的全名。」

徐昭盈毫不客氣的說完,已經無心再挑選衣服,拉著葉天就要離開。

就在這時,一直挑選服裝準備讓宋祖名結賬的張曉婷,指著角落處一套被玻璃罩住的白色西裝道:「導購,是男裝?你們家出男裝了?」

櫃姐輕笑道:「這位顧客我們Y&T並沒有男裝,這套衣服是由我們萊韻小姐親手縫製,是華夏特供,全國每家專櫃都有一套,因為縫製過程是萊韻小姐親力親為,所以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縫製出一套,我們天海市專櫃也是昨天剛剛收到的。」

「這衣服看上去很不錯。」

張曉婷對宋祖名喊道:「達令,你快來試試這套衣服,他很符合你的紳士氣質,更重要的還是萊韻小姐親手縫製。」

櫃姐連忙道:「顧客,萊韻小姐親自定的規矩,必須買了以後才能試穿,而且售價非常的貴。」

宋祖名得意的看了一眼葉天:「或許對於一些吹牛逼當親王的庶民來說很貴,但對我不過是毛毛雨,買了!」

「先生,這套服裝售價十億美金,您確定購買嗎?」

「去你大爺!」

宋祖名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指著櫃姐:「一套衣服十億還是美金,你故意玩我?」

「先生請您冷靜,我沒有故意消遣您的意思,這是萊韻小姐親自定價。」

宋祖名點頭道:「估計是萊韻小姐的營銷手段,就是把它當成吉祥物一樣的存在。」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