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莫非,這個東方來的人,會什麼妖術嗎?」

「不,我想一定是傑克有什麼突發疾病,所以才死的。」

「不錯,我想也是這樣。」

……

四周圍觀者,一片議論,在他們看來,傑克的死,似乎和秦穆然並沒有什麼太多關係。

畢竟,秦穆然都沒有出手。

秦穆然嘴角一揚,目光看向羅布爾特等西方人。

「現在,還有誰想出來,挑戰一下我這個東方來的病夫嗎?」

秦穆然笑道。

羅布爾特面色瞬間陰沉,目光冷冷看向秦穆然,目光間,凶氣側漏。

「東方人,別太得意,這裡可是西方的地盤兒。」

羅布爾特冷聲說道。

秦穆然擺出一副鄙視的表情,彷彿是在說,不服氣來干我呀!

「都給我上,送這個東方人,去見上帝!」

羅布爾特一聲令下,身後十幾號高手,立刻一擁而出,朝秦穆然沖了過來。

秦穆然神情不變,活動十指。

今天,他有必要讓這些西方人重新認識一下東方了!

秦穆然身影一閃,快似風,疾如電,瞬間而出。

拳腳起處,三下五除二,十幾號西方高手,全部倒在地上,一片嗚嗚慘叫。

在別人眼裡,他們或許是高手,可在秦穆然眼裡,他們就是一群弱不禁風的孩子、乾淨利索,毫不拖泥帶水。

圍觀的西方人,個個目瞪口呆,彷彿看了一場動作大片。

「What?這個東方人使用的,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東方武術嗎?」

一個女人詫異道。

「簡直太酷了,如果不是我親眼看到,我真不敢相信,東方人居然會這麼厲害!」

另一人也驚訝說道。

「不錯,看來,我們對東方人的認識,是錯誤的,他們早已不是幾百年前的那個東方了……」

在一片議論聲中,這群西方人,已經沒人會認為,秦穆然是東方來的病夫。

秦穆然嘴角一揚,上前幾步,嘴角帶著笑意。

「你們西方人,看著個子不低,怎麼這麼不耐打?」

秦穆然戲謔笑道。

羅布爾特一臉驚愕,掃視地上一眼,現在,只剩下他自己了。

「廢物,真是一群廢物!」

羅布爾特怒吼道。

天醫凰后 在自己的地盤兒上,被人這麼按在地上摩擦,這讓羅布爾特有些難堪。

「那個羅什麼特,你的小弟們太廢物了,現在,該讓我看看,你這個當大哥的,實力如何了吧!」

秦穆然笑道。

「東方人,別得意,我敢在這裡開起酒吧,你該不會以為,我真的沒兩下子吧!」

羅布爾特收起臉上怒色,神情一轉,周身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場。

秦穆然餘光掃視,不難看出,羅布爾特,的確是個練家子。

「東方人,實話告訴你,我的實力可和他們不一樣,既然你逼我動手,就別怪我,讓你生不如死了!」

羅布爾特冷聲言道。

「啊呦,有意思,剛好我還沒打夠,就陪你再練練手!」

秦穆然笑道。

此刻,圍觀的人群,都已經清晰感覺到,從羅布爾特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壓抑的讓人有些窒息。

只聽「刺啦」一聲。

伴隨著羅布爾特運轉周身力量,他上身的白色西裝,被一塊塊腹肌撐破,露出渾身健碩的肌肉。

「Oh,MyGod!羅布爾特先生,這是要親自出手了?」

一名西方人,雙眼目光,充滿了期待,他彷彿是羅布爾特的忠誠鐵粉。

「這個東方人,確實有些實力,可如果面對羅布爾特先生,他恐怕是遇到了麻煩。」

另一名西方人言道。

秦穆然目光,微微打量羅布爾特渾身健碩的肌肉,這身肌肉,一看就是吃藥吃出來的。

「啊呦,看樣子,好像挺厲害的樣子嘛!」

秦穆然笑道。

這時候,站在秦穆然身後的霍爾頓,走上前。

「我們查過,這個叫羅布爾特的,確實不一般,他好像,還是一名異能者。」

霍爾頓言道。

在調查秦霜手鐲的同時,冥王殿早已將威士酒吧的底細全部查清楚。

這對冥王殿來說,簡直易如反掌。

「異能者?呵呵……」

秦穆然冷笑一聲,並未多言。

此刻,羅布爾特神情猖獗,他感覺自己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東方人,去死吧!」

羅布爾特大吼一聲,巨大的身形,快速踏步而來,整個酒吧,都有些微微發顫。

羅布爾特揮起鐵拳,朝秦穆然迎面一躍,以千鈞之勢,一拳打下。

秦穆然神情淡然,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砸一下,只是在羅布爾特拳頭落下之際,快速抬手,一把抓牢羅布爾特打來的鐵拳,牢牢控在手掌之中。

一瞬間,羅布爾特感覺,自己渾身充滿的力量,彷彿瞬間被一股強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徹底壓制,無法動彈。

「啊? 跪下,偵探老婆不敢戲 不,不可能……」

羅布爾特的目光中,流露出几絲驚恐和驚訝。

他不敢相信,自己使出渾身解數,傾盡全力的一擊,居然被秦穆然一隻手掌,就輕鬆破解掉了?

秦穆然目光冷冷看向羅布爾特,手掌輕微發力,羅布爾特兩腿一軟,情不自禁跪倒在地上。

「啊呦,你怎麼給我跪下了?」

秦穆然戲謔笑道。

秦穆然心裡清楚,羅布爾特完全是因為被自己控制了力量,才會兩腿發軟,跪倒在地上。

但是,在圍觀的西方人看來,羅布爾特是自己跪下在求饒。

「羅布爾特,也敗了嗎?」

「而且,還敗的這麼快?」

……

人群中,再次響起一陣驚愕的議論聲,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在他們眼裡的東方病夫,居然憑藉一人之力,就橫掃了威士酒吧。

「好了,我今天來,有正事要做,該送你見你們的上帝了!」

秦穆然言罷,手掌輕微用力,一片櫻紅血花,噴洒在酒吧地板上,格外顯眼。 “哼!和你合作?對不起,沒興趣!”康惠冷聲道:“我有自己的復仇方式,不需要別人的幫忙。”

絕對纏綿:總裁貼身女保鏢 軒轅鐵嘴角的笑容僵住,沉聲道:“康惠,不要不知好歹!我肯和你聯手,你應該感到榮幸。”

康惠搖搖頭,道:“我和你很像?沒錯,我的敵人是趙小川,但是你說趙小川比我強,這點我根本不相信,我也不需要依靠任何人。”

“你小瞧趙小川了!他遠遠比你想象中的要強大!”軒轅鐵冷笑道:“想想之前那些小看趙小川的人,蘭天、柯雲泣,他們現在可都已經死了!”

“還有別忘了,趙小川成爲御鬼師還沒有一年時間,但是他的精神力已經到達了生死境,雖然說有重重原因,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忽略了他自身的天賦。”

“小瞧輪迴者?原來在你印象中我那麼愚蠢!”康惠嗤笑道:“那你給我說這些是爲了什麼?炫耀你的聰明麼?哼,生死境算什麼?我早就已經達到了。”

康惠冷哼一聲,她身上氣息一變,整個人的身影開始變得虛幻起來,就好像一縷青煙漂浮在空中。

“怎麼可能?你竟然已經到達了生死境?你纔多大?二十歲?”軒轅鐵驚訝道。

“你沒有小瞧趙小川,只是小瞧了我!”康惠冷笑道:“今天的事情就這樣,我不想追究太多,你也最好管好你的嘴巴,不要在干涉我和趙小川之間的事情,否則別怪我殺人滅口。”

軒轅鐵渾身抖了一下,當他反應過來時,卻發現康惠已經消失不見。

“如煙如霧,好像是我之前在軒轅家族的書庫中看到的一種罕見的體質,到底是什麼體質呢?該死的,爲什麼想不起來?”

軒轅鐵在原地站立片刻,忽然惱怒地說道,然後回頭看了一眼趙小川的房間,向着遠處走去。

趙小川完全不知道兩人心懷鬼胎,對自己圖謀不軌,現在的他再次來到輪迴空間,看着眼前的牧童和胡籽。

“牧童,胡籽,我們已經到雲南大理了!”

趙小川一見面,便對着兩人說道,然後將剛纔自己從康惠那裏的信息告訴了二者。

牧童和胡籽聽罷,相互對視一眼。

隨即牧童嘆息一身,道:“小川,你要小心康惠啊!”

“康惠?她怎麼了?”趙小川不解道:“她按輩分不是你的徒孫女麼?而且她還是黃大師的徒弟吧?對了,她和舟舟的關係也不錯。”

“正是因爲他和黃大師關係很好,所以你才應該小心她!”牧童凝重道:“她很有可能對你下殺手。”

“什麼?”趙小川驚呼一聲。

牧童嘆息一聲,沉吟片刻,道:“雲南其實是茅山派以前的山門,但是她卻沒有將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你,現在你明白了吧?”

趙小川一愣,臉色變了幾變,最終平靜了下來,凝重地點點頭。

一旁的胡籽插嘴道:“對了,那個叫做軒轅鐵的小子,你最好也注意一下!”

“連軒轅鐵也有問題?”趙小川震驚道。

“不,我只是讓你注意他一下,畢竟當初他身上有着鬼誓,應該不會背叛你,但是你的智商有些堪憂啊!”胡籽說道。

傾城女帝 傲嬌歸來 趙小川頓時無語,狠狠地瞪了胡籽一眼,然後看向不遠處漂浮的幾具屍體,問道:“他們還好吧?”

那幾具屍體分別是蔣舟舟、劉子豪、還有李若曦三人。

輪迴空間不同於其他御鬼師的精神世界,不僅可以讓靈體進入,還可以讓一些收集一些實體,當然不能是活物,體積也不能太大。

這是前段時間趙小川剛發現的輪迴空間的功能。

“他們沒問題,不過你還是儘快找到湘西趕屍人才好,不然他們在這裏挺礙眼的,第一世已經說了好幾次了!”胡籽嘆息道。

趙小川眼光閃了閃,眼中露出一絲畏懼,顯然很忌憚第一世。

牧童看到趙小川的模樣,笑着搖搖頭,問道:“你這次進來想必不單單是想要看看我們吧?”

趙小川一怔,臉上露出尷尬的表情,道:“沒錯,其實這次進來我是想給你們說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胡籽好奇道。

趙小川道:“就是上次在那個村莊中我悟透了愛別離的意境後,身體好像有了些變化。”

“恩?你悟透愛別離,身體發生了變化?”胡籽斜着眼睛道:“小子,你不是想要訛我吧?告訴你,我現在用的是你身上的輪迴之力,住的是你體內的輪迴空間,可以說是一貧如洗,就連我壓箱底的魔音八苦都傳給了你,你想訛我可算是找錯對象了。”

趙小川鄙夷道:“放心吧!全世界都知道你是個窮鬼,我是不會訛詐你的。”

“你…..”胡籽怒視着趙小川,但立刻被牧童打斷了。

牧童道:“你說說,你的身體感覺有什麼變化?”

趙小川不再理會胡籽,沉默一會兒,道:“我有時候會感覺我的眉心會一陣刺痛,還有猛然間眼前一花,看到一些內臟和腸子。對了,上次我還看到一個半透明的小人,而且那個小人和若曦長得一模一樣,另外。”

“啊哈哈,笑死我了!原來你說的變化竟然是這樣!”胡籽捂着肚子大笑道:“小子,我告訴你這在御鬼師的精神世界裏叫做內室,意味着你的精神力發生了蛻變,並不是你的身體出現了什麼毛病。”

趙小川聽到胡籽的笑聲,眉毛一挑,就要開罵,但是聽到他後面的話後,臉上露出一絲迷茫的表情,看向牧童,發現牧童正在滿臉微笑的看着他。

“他說的是真的?”趙小川指着旁邊的胡籽道。

牧童點點頭,空中畫了一個符咒,趙小川感到心裏一顫,然後眼前一道光芒閃過,一個半透明閉着眼睛的李若曦出現在自己面前。

“這,這是…..”趙小川滿臉激動,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牧童搖頭道:“別胡思亂想,她並不是李若曦,而是你在信仰境時創造的靈體,簡言之就是你精神顯化創造的自己可以御使的靈體。”

“我的靈體?”

趙小川神色複雜地看着眼前的李若曦,又看了看空中漂浮的李若曦的屍體,一陣漠然。

牧童和胡籽被趙小川的情緒感染,胡籽停止了笑容,牧童揮揮手驅散了靈體。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