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啊。」

「昨天完全沒有提到過。」

台下眾人小聲喧嘩起來。

莫雷也不由地皺了皺眉,這件事情,博索管理員也沒提到過……

……不,是提到過的!

莫雷忽然想起昨天的一些關鍵,貌似忘了誰說的,在大會結束之後,狩獵場管理員們會和帝國皇子阿斯蘭一起做出評價。而評價高的,會被團結在阿斯蘭左右。

那麼今天要做的,難道就是這個么?

莫雷不敢確定,他瞥了一眼阿斯蘭,心想這傢伙一定知道流程。

而c.c在code里沉默不語,是認同他的觀點,還是不認同呢?

不過他也沒有去問,博索管理員接下來就做出了解答。

「接下來,我們將按照昨天狩獵場管理員對各位的綜合評價,對各位進行重新分組。我們將會將你們分成兩個大組,然後開啟接下來的活動。」博索管理員如是說:「下面,被我念到名字的,就到這片空場的另一邊站著去。」

有人突然舉手,問道:「管理員先生,請問綜合評價的標準是什麼?」

博索管理員微微一下,卻說:「抱歉,綜合評價的標準,我不會告訴你們。你們只需要知道自己將會成為兩個大組裡的其中之一,然後和所有的人一起去面對今天的挑戰,這就足夠了。」

眾人又是小聲喧嘩。

莫雷不時能聽到有人的抱怨聲,說實話他也很好奇所謂綜合評價的標準,但卻只是沉默著微微皺眉,沒有說話。

接下來,博索管理員取出一張紙來,照著上面朗讀名字。被念到名字的一個個往博索管理員所指的地方走過去,沒過多久,兩邊人就被分了開來。

而莫雷、依琳、阿斯蘭、布萊克、莉莉這一組成員,都沒有被叫過去。

於是莫雷明白了,對面那一組,就是被放棄的傢伙。

莫雷數了一數,自己這一組成員,總共有二十八個人。

「這回沒有數錯吧?」他數完之後,心裡就不由自主地如是想了一下。結果立馬被c.c吐槽:「嗯,沒有數錯。你的數學老師終於幸福了。」

「……喂!你別老翻我記憶里的梗來吐槽行不?」莫雷扶額無語。

「接下來,你們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互相認識。一個小時以後,我們就將出發,前去進行今天的大會活動。」博索管理員如是說完,就下了高台去。

場上的六十二人兩組成員說話聲音頓時大了起來,互相交談,有認識新組員自我介紹的、有發牢騷的、有探討分組深意的、有猜測下一個活動是什麼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不過對於這些活動,莫雷是沒有心情去了解的。他一開始來這裡,就抱定的是發揚c.c女王精神打醬油的心思。而且這場時間一個小時的活動,很顯然就是為了帝國皇子阿斯蘭準備的。

莫雷瞥了眼正在和這組剩餘的二十三個組員互相認識的阿斯蘭,心裡想是不是一會兒去找他問一問,看能不能問出那個綜合評價到底是什麼樣的標準,還有一個小時以後的第二場活動,是什麼樣的。

於是等了半個來小時候,莫雷終於等到機會,在阿斯蘭和依琳兩人交談的時候,問道:「阿斯蘭,那個綜合評價的標準,你應該知道的吧?」

「嗯,我知道的。莫雷先生,想要知道么?」阿斯蘭道:「這個的話,如果莫雷先生保證不透露出去,我可以告訴你的。」

「大丈夫,萌大*奶。」莫雷保證妥妥的不外傳。

阿斯蘭便小聲說道:「其實評價標準,也沒有什麼,就只是能力、意志、品行這三樣而已。三項同等總要,都必須合格,才能到這一組來。像那一組裡,也有很厲害的人,但是品格有缺陷,便被排除了。」他頓了一下,又說:「這樣子保密安排,是為了讓那些被排除出去的人不至於不滿,然後在第二場皇家狩獵會上,能夠也出些力。」

「第二場皇家狩獵會是什麼?」莫雷不由地挑眉問。

旁邊的依琳也被這個問題吸引到了,豎起耳朵聽阿斯蘭的回答。

然而阿斯蘭卻無奈地的笑了笑:「關於這個,其實我也不知道。博索先生對我也保密了。」

對此莫雷和依琳都大感失望。

然後阿斯蘭繼續和其他人相互熟識,布萊克和莉莉跟隨在阿斯蘭的身邊。依琳也似乎與莫雷一般,都抱著打醬油的心思。身為赫立大宗師的女兒,她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只重實力,而她又有足夠的天資,即便不去刻意認識人,別人也會聚攏在她的身邊。她現在,只要默默地積攢實力就可以了。

之後,一個小時過去,狩獵場管理員博索再一次出現在高台之上。

眾人這一次都很自覺地安靜了下來。博索管理員環視四周,而後點了點頭,說道:「那麼,各位,接下來,我們就開始第二場活動。」

這一次,都沒有人再說哈,所有人都滿面肅然地等待著博索管理員接下來的話。

只聽博索管理員隨即道:「請大家跟我來。」走下高台,往林木方向走去。其他狩獵場管理員隨後跟上。眾人相互對視,不明所以,卻都還是乖乖跟著進了林地。

然後,負責護衛的皇家護衛隊也跟在了後面。

這樣子的情況,讓眾人心裡不由自主地有了些謹慎。

這一回他們攀上了一座小山。到小山的山腰時,眾人只見一片平整地界。上了那平整地方,仰頭而亡,可見一座稍微有些高的土丘。

數位狩獵場管理員面朝土丘排成一列。博索管理員說道:「好了,我們這就解開封印。接下來,你們將要面對的,就是一級超魔獸——刀劍獸桐人。你們必須要彙集六十二人之力,將這隻超魔獸殺死。」

莫雷睜大眼睛盯著那土丘,總覺得那個超魔獸的名字有些耳熟。

********

其實刀劍神域還不錯 狩獵場管理員們排成了一列,面朝土丘念誦咒語。圍繞土丘的魔法陣散發出柔和的光芒。

莫雷緊緊盯著土丘,等待所謂一級超魔獸的出現。

他對那一隻被稱作刀劍獸桐人的超魔獸十分感興趣。

緊接著,魔法陣就化為了一團聖光,把整個土丘都遮住了。

所有人都被白熾強烈的光芒刺得閉上了眼睛,莫雷也不例外。

待他再睜開眼時,就看到白色光芒已經散去。土丘之上,有個小小的影子站在太陽之下,顯得黑漆漆一片。

——那是個人形!

眾人都是一片嘩然。

看來對於這個超魔獸刀劍獸桐人,大家都所知甚少。

就在這時,周遭的光線突然一暗,山林土丘在一剎那間盡皆消失。整個世界變成了各色暗淡光線的構成體,莫雷覺得自己突然間像是穿越到了魔法少女小圓臉的世界里。

——而且是魔女的世界!

……這種坑爹的只有基礎架構沒有各種省錢版填充物沒有無頭學姐的魔女的世界,我才不承認!

莫雷左右看著周遭的驚變,心裡又驚又囧。

「是的,這裡不是魔女的世界。」c.c突然在code頻道里說話:「這是刀劍獸桐人所構建的半成品領域——刀劍神域。」

「……這種即視感是怎麼回事?」莫雷扶額,隨後皺眉道:「好了先不提這些無關既要的小節。c.c,你能不能告訴我一下,這個刀劍獸桐人有什麼能耐?刀劍神域又有什麼特點?」

「資料不足,無法解釋。」c.c淡然說。

這時候眾人都在大驚失色,還沒回過神來,就聽狩獵場管理員博索忽然道:「那麼,接下來,刀劍獸桐人就交給各位了。」

所有的狩獵場管理員都身影一晃,就此在這詭異的彩色空間里消失。

「喂!這是怎麼回事?」

有人終於忍不住大叫。

「克拉澤先生,你去哪裡?」

這個人似乎是在呼喚狩獵場管理員。

「這是什麼地方?」

也有人這樣叫

不過這樣失態的,在這六十二人里,也只是少數,而且都出自另一組那三十四個成員之中。

布萊克突然叫道:「各位,現在不是發這些牢騷的時候,請大家先放下其他的,齊心協力,對付這隻超魔獸。」

就在這時,在這昏暗彩色空間里漂浮著的刀劍獸桐人突然有了動作。莫雷看的清楚,那超魔獸竟然完完全全就是和他一般高低的人型生物!

而且怪異的是,那超魔獸竟然像是穿著披風!

這讓莫雷感覺又是一種充滿即視感的設定。

隨後,莫雷就見那隻超魔獸舉起來劍一樣的東西。

整個世界的彩色暗光霎時間急速流動起來,像是奔涌的浪潮。

頃刻之間,急速狂奔的暗光浪潮匯聚成一柄柄彩色暗光流動不知的長劍,寒意凜凜,對著六十二位挑戰者。

……尼瑪,又是坑爹的山寨無限劍制!

山寨之上又山寨,這算什麼寨?二龍寨?

莫雷有種無力吐槽的感覺。

滿天劍雨狂落,所有的人都開始躲閃回擊。那些劍雨似乎都和昨天里深河四蹄獸的霧氣武器差不多一般的質量,被人用武器抵擋住時,都是一觸即散。至於魔法師,則用出法力護罩,有的直接將劍雨彈得消散、有的讓劍雨滑入地面,甚至大部分魔法師,還有餘力幫助其他人。這一類魔法對於魔法師來說,是屬於保命類的技能,身為魔法師,自然不可能忽略了。通常來說,他們都會在早期就選擇這一類的魔紋刻在自己的身上。

至於召喚師,在這個等級里至少擁有兩隻召喚獸的魔法師們足以選擇召喚出對現在這種狀況有幫助的來保護自己。

但有問題的是,這劍雨可真是劍雨,比深河四蹄獸的武器庫多了數十倍。這樣相比起來,深河四蹄獸的霧氣武器倒只是小打小鬧。

「這是什麼啊!!!???」

「怎麼這麼多????」

「我快擋不住了!!!!」

「這些該死的劍!!!!」

眾人里有不少人都開始邊擋劍雨,邊大聲怒罵。兩個大組來前就分立兩側,在這種時候,自然而然地彙集起來,相互背靠著背,互為依靠。

六十二位精英們,因為被迫的壓力,開始最初的合作與信任。

眼見莫雷還沒有從楪祈胸口裡取出武器來,依琳、阿斯蘭等人都十分自覺地幫莫雷分擔了些壓力,擋住那些朝莫雷落過去的劍雨。

他深吸口氣,苦笑著對楪祈道:「沒辦法了,祈。看來這回沒辦法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了。」

……這一回,就只能玩懷中抱妹殺了。

楪祈沖莫雷點了點頭,而後閉上了眼睛。

卻差了一句「請使用我吧,大家」……呃,不,是莫雷。

莫雷懷中稍微的不滿足感伸手摸進了楪祈的胸口。

下一刻,石光溢出,石色的武化大劍被莫雷從楪祈的胸口抽了出來。

楪祈嚶嚀一聲,身子軟倒。莫雷忙伸手一攬,將楪祈攔在懷中。軟膩溫香入懷,雙團大小適中,莫雷卻暫時沒有心思去往這一方面留心。

他一手環抱楪祈,一手揮出手中大劍,蝗蟲般落下的劍雨被揮散了大片。

眾人都被驚了一跳。

楪祈的武化,威力至斯!

而且莫雷還玩得是懷中抱妹殺。

「莫雷先生,你的這個……嗯……還真是厲害吶。」阿斯蘭忍不住發出一聲讚歎。

莫雷隱約間能感覺到周圍有不少人在用驚訝的目光看著他,其中夾雜著些許羨慕嫉妒恨。

隨即他又聽到依琳突然說:「莫雷先生,如果需要的話,把祈交給我吧。」

莫雷愣了一下,訕訕笑道:「這個就不用了。我手裡的武化來自於祈,因此抱著祈不影響使用武器,但是你不同,你抱著祈作戰的話,會受影響的。」

依琳於是沒有再說話。不過莫雷總覺得他似乎隱隱約約聽到一聲冷哼,讓他有些頗不自在。

「那個……啥……依琳,你知道不知道這刀劍獸桐人的弱點在哪裡?」莫雷趕忙轉移話題,順道就現下最要緊的事情問依琳。

「不知道。」依琳搖了搖頭。

四處落下的劍雨依舊不止,這可不同於深河四蹄獸的那大招手段,簡直沒有個窮盡。

莫雷感覺這刀劍獸桐人的刀劍神域可真是個無限山寨制,他覺得那超魔獸一定就一直在玩著一個複製粘貼複製粘貼複製粘貼的遊戲,估計這還不算大招,要到最後給壓縮一下再來個複製粘貼,那可就有些嗨皮牛樣兒了。

眾人對此暫時毫無辦法,只能被動地互相團結一處,抵擋劍雨。

阿斯蘭便揮動著手裡的武器,邊高聲叫道:「各位,有誰對這個刀劍獸桐人熟悉的么?誰知道它的能力以及弱點,請大聲告訴大家。」

「是啊是啊,誰知道誰知道?」

「求解!!!!」

「誰要說出來,我請他在小樓夜館玩一個月。」

眾人都不由地高聲附和。所謂小樓夜館,是這個世界里的高級紅燈區,品位較高的場所。像以前來說,這種地方,莫雷是無法接觸到的,這個世界的平民們想要宣洩*慾望,有平民們的黑街。莫雷雖然沒有去過這類地方,但畢竟還是有些好奇的。不過家裡擁有一堆萌妹紙,他對這類地方,可沒有什麼想法。

——雖然那些萌妹紙時常讓他想要吐血。

只是眾人附和之後,就陷入了一片沉默。

暗淡的彩色光線包圍的世界里,就只剩下劍雨砸落,眾人揮舞武器格擋的聲音,乒呤乓啷噼里啪啦。

「總該有辦法的,狩獵場管理員們不可能把我們扔進一個完全無法破局的境地。」阿斯蘭咬了咬牙,堅定神情,吐了口氣,又問:「大家都想一想、說一說,我們該怎麼辦的好?」

莫雷無奈地嘆了口氣,仰頭望了眼高舉著劍漂浮在空中的那個穿著斗篷的人影,輕聲呢喃:「總該把這貨從天上拉下來的,或者……我們殺上天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