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可能會去王都吧。」塞拉已經將辛打發著離開,現在一路上只有她們兩個女的,「你其實不用跟我出來,你在學院里不是還有一位學姐么?」

「學姐的事,已經處理好了,她已經忘記了我,所以,不用再去打擾人家了,我也不是那個乖乖女了,恢復了原本的性格自然要好好看看這個大陸。」梅琳簡單的說著。

「你真是無聊,明明是個大怪物,卻非要窺探里世界的秘密。」塞拉扁了扁嘴巴。

「深淵的貴族本來都很無聊,我可沒有那位女王那樣的興緻,一路開疆擴土,把自己弄得很累。」梅琳將手放在腦後,說道。

「殿下的姐姐吧。」塞拉問道,順手解決了路上的一些魔獸,「我想四處走走,恢復了記憶,總要到一些地方看看的。」

「收集碎片?」梅琳一下子看出了她的想法,隨口說道,「你的那個人還真是有趣,通通給你得了,還讓你去找。」

「其實他並不想讓我想起來,所以才會讓我失去記憶,因為當我找齊這些碎片的時候,就是他死亡的時候。」塞拉的眼神變得很犀利,很平靜的說出了她的事情。

「因愛生恨,大概便是這個吧。他這個人就是這樣,成全了別人,傷了自己,有了力量一定會去報復對方,但是又給了自己一個結局。」

「聽起來就像是個瘋子。」梅琳說著,看向了塞拉,「我覺得你也很瘋,尤其是恢復了記憶之後。個人感覺。」

「感覺不錯。」她踢了踢腳下的石子,「以前我就是一個瘋子。」

「我是不懂得,雖然我也很瘋。」梅琳小跑著挽住了塞拉的手,「我們去找找像我們一樣魔導女孩吧,反正無聊。」

「嗯?」塞拉有些驚訝的看著她,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做這件事。

「沒有方向,不如以這個目標如何?繞道而行,看看各個地方是不是都有我們這樣的美少女?」

「你還真是無聊。」塞拉眺望遠方,「不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你也蠻無聊的,竟然同意了。」她咧開嘴笑了笑,「把你的殿下忘了?」

「殿下啊。有那個女人照顧著就可以了。」塞拉說道。

「還真是捨得呢。」

「等你某天愛上了某個人就知道了。」

「我不會讓的。」

「我的他,不是殿下。」

「好奇中,塞拉,跟我說說好了。」

「你真是太無聊了。」

「說嘛,說嘛,旅途疲憊,沒有些樂子怎麼可以。」梅琳搖晃著她的手臂,撒嬌道。

「喂喂,你還得跟我一樣大了,撒嬌賣萌沒有用的,我又不是男孩。」塞拉一頭黑線。

「才沒有你大呢!」說著她用力的抓了一下她的胸口,快速的向前跑去。

「梅琳,你個混蛋!」塞拉在後面追著。

很快的,她們的聲音便徹底消失在了綠蔭城邦之中,一陣鈴鐺聲響過,那隻可愛的生物看著她們離去的方向,邁著優雅的步子,快速的跑過。(未完待續。) 遠行的人不止是塞拉他們,重建玩學院之後的某個教室中,抱著劍的少年正擦著自己的長劍將它收進自己的行囊之中,紫發的少女紮好辮子,黑色的兜帽遮掩了她姣好的容貌。

「真的要走?」抱著樂器的女子看著正在收拾行裝的兩人,問著。

「恩,我必須為我所做的一切負責。」紫發的少女平靜的看著教室中的男女,「我會回來的。」

「瑞娜,過往的事已經在你死亡的那一刻就已經結束了,留下來吧。」顏雪抓著女孩的手,並不希望這個剛認識的朋友離開,雖然之前也不恥她的所作所為,但是付出了足夠的代價,已經喚回了她的理智,應該給她一個機會的。

「讓她走吧,等她想通了,自然會再見我們的。」基拉握著轉動著手中的筆,看著旁邊的已經走到門口的男子,淡淡的說道,「只要你們記住,綠蔭的精英社,每一個人都能夠獨當一面。」

背著劍的男子,腳步頓了頓,然後朝著門外走去。顏雪也放開了瑞娜的手臂,看著她向大家行了一個禮,朝著外頭走去。

「你就這麼放任他們兩個人出門,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挺複雜的呢!」顏雪看著座位上的基拉,質問道。

「過去的已經過去了,他們不會打起來的。」

「說的你好像看穿了他們一樣,忘了,你是心靈的魔導士。」顏雪撇了撇嘴,擔心的望著窗外,而瑞娜和Ghool出門之後,便分別向兩個方向離去,似乎誰也沒有看到誰。

一道紅色的身影落在瑞娜的身後,她踏出學院的腳步一頓,並沒有轉過頭,但是熟悉的那一股火熱卻讓她知道來人是誰!

「要走?」紅髮的少女站在她身後的不遠處,風輕拂著她的裙擺。

「是啊,也該走了。」兜帽被風吹落,那扎著馬尾的辮子在風中搖擺著,「我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殺了你。」

「但是每一次,你的手都在顫抖。」紅髮的少女走到了她的面前,看著這個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往日的一幕幕浮現在自己的眼前,她笑了笑。

「原來你都知道。」瑞娜回以微笑,像極了兩個知己好友在聊天,談到開心的地方,她理了理耳畔的碎發,認真的看著克羅提亞。

「帶著一張面具不累么?」克羅提亞問著。

「你呢?」她反問。

「我是為了他,而你,我卻什麼都不知道。」克羅提亞將腕錶上一連串的信息鋪展開來,瑞娜的眼睛微微一縮。

「下一次,你又會以什麼樣的身份出現呢?娜。」她說的十分平靜,慢慢的攬住了她的肩膀,將她收入懷中,「一路保重。」

她放開了她,瑞娜重新戴上兜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朝著學院之外走去。

「真的好么?放她離開?」羅恩出現在克羅提亞的身邊,和她看著對方遠去的背影。

「這樣就足夠了。」克羅提亞微微一笑,手上腕錶的信息快速的消失不見。只有聊聊的幾筆,記錄著,在綠蔭有一個叫瑞娜的女孩來過。

「編號100872,:身份:瑞娜,平民子嗣,父母雙亡。黑暗系的魔導士。出生地:綠蔭城邦。任務:綠蔭的覆滅。」

「看見一個朋友離開不傷心么?」羅恩問道。

「有點。」克羅提亞看著遠行的女子,揉了揉眼睛,「想哭卻又哭不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一個人朋友的離去而傷心。」

「她終究是騙了大家。」羅恩揉了揉她的頭,溫柔的說道。

「我想她在做出那樣的決定之下,一定很艱難,所以最後希望我殺了她。」 爆寵萌妻:腹黑老公消停點 克羅提亞想著之前空間中的畫面,「在這裡生活的一切其實在她的心中的很快樂的事吧。」

「那你還那樣說。」羅恩點了點她的腦袋。

「終究是我的猜測罷了。你也知道,女孩子的心思最難猜了,尤其是參與這麼龐大計劃的人。」她揚了揚自己的小拳頭,「我可是正義的夥伴,可是要打到一切邪惡的存在。」

「還正義的夥伴!」羅恩再次彈了彈的她的額頭,兩人,打鬧著,慢慢的走回學院之中。

「羅恩,我們的話劇要不要排練一下?」克羅提亞提醒道,一路行走,克羅提亞想到在學院額爭霸賽結束之後,很快的,學院祭典就要開始了,在那之前要將以前排練的節目排一下,倒是提上了日常。

「學院的事情還沒有徹底結束,等到一切安定下來,原本學院中的社團,差不多也會開始動了。到時在排練也沒有關係。」羅恩的眉毛挑了挑,大概是想到之前的劇本中他早早死亡的角色,流露出一些抵觸情緒,但是拗不過克羅提亞的性子,兩個人沿著道路朝著社團活動的場所移動。

這個地方還是比較冷清的,學院還沒有徹底恢復,所以,很多社團依舊是大門緊閉,羅恩和克羅提亞找了一個安靜地場所,開始排練起之前的話劇。

按照之前的劇本,羅恩和克羅提亞的對手戲結束之後,羅恩在下一幕之中便在旁白之中死去,連正式出場的機會都沒有,而克羅提亞作為其中的女主角,擔負著,國家的興衰,友人的期望,以及自己的愛情,走上了一條,挑戰惡魔拯救世界的道路。

劇本的情節真是跌宕起伏,讓羅恩時不時的吐槽著克羅提亞這個角色實在是太變態了,為什麼不是男主角要讓女主角來呢?

不應該是女主角身陷險境,男主角英勇作戰,最後走上人生巔峰么?為何這麼悲催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早早的退場,連個正臉都沒有。克羅提亞心滿意足的記下了台詞之後,捏了捏羅恩的臉,示意他看著自己,但是還沉浸在故事中的角色定位直到臉上的肉越來越疼,才意識到,自己走神了。

此時的天色已經不早了,羅恩牽著克羅提亞額手,漫步在新建成的路上,兩人說著情話,一臉的甜蜜模樣,誰也沒有注意到,前方的空間一陣扭曲,快速的將兩人吞沒。

依舊說著話的羅恩,眼神突然一變,抱著羅恩朝著一邊一滾,兩道火辣辣的氣息瞬間從他的兩側射了過去,他雙目一凝,和克羅提亞打量著附近的環境。

「魔法被壓制住了,不能用。」克羅提亞第一時間感受到自己的魔力無法使用,而羅恩點了點頭之後,便開始觀察周圍的異常。

這個地方靜悄悄的,如果沒有之前兩道魔法的攻擊,兩人怕是還會一直這麼走下去。

「好像有些奇怪。提亞,你身上的裝束。」羅恩正說著,有些奇怪的看著懷中的人兒,身上已經不在是簡單的學員裝束,而是更加複雜的貴族裝束,自己則是穿著厚重的鎧甲,雙手抱著這個人兒正在快速的走動。

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自在,明明自己沒有在動,但是大腦卻告訴你自己正在快速的奔跑,這是一條廊,非常華麗的走廊。

「洛斯騎士,請放我下來吧。」正想著到底是個什麼情況的時候,克羅提亞的聲線出現在自己的耳中,而羅恩看著懷中的克羅提亞,臉上一陣疑惑,同樣的,克羅提亞也用茫然的目光看著羅恩。

「發生了什麼?」兩人的交流在電光石火之中,相互的眨眼便知道了對方心中所想,也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能力。

「請放我下來吧,我能夠自己走。」羅恩的腦海中又出現了克羅提亞的聲音,而對應的克羅提亞腦海中:

「對不起,公主殿下,在脫離危險之前,洛斯,有權拒絕公主的任何命令。」

抱著就抱著吧,反正是自家的,但是這種詭異的對話實在是讓人摸不著頭腦啊,淵和樊派爾全都出現在他們的身邊,兩人都是一臉疑惑的打量著自己的主人,也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現在,我們的問話,由你們兩個帶傳。」羅恩吩咐道。兩個小傢伙點了點頭,隨後,第一句話,就讓克羅提亞差點跳了起來。

「我們好像踏進了話劇的劇本之中。」羅恩的話通過兩個生物清晰的給了克羅提亞,「這是話劇的第一幕場景,騎士帶著公主逃離的那一幕。」

「我說,我們兩個人,排練個話劇還能遭遇這樣事?」克羅提亞不忿。

「怕是不小心觸動了怪談任務吧,雖然重建了學院,但是總不能和之前的一樣,這樣無序的觸發怪談任務,還真是……」

「別光顧著吐槽了,趕緊想想,怎麼逃出這個地方吧。」

話劇中場景的第一幕里,騎士抱著公主飛奔向頂樓,隨後,抱著公主縱身一躍,最後逃出城堡的事情。

「我記得這個場景之中,我們是跳樓的。」克羅提亞因為是女主角的關係,所以記得非常清楚,「我還記得,有一個授封正式騎士的那對對話。」

「謙恭,正直,憐憫,英勇,公正,犧牲,榮譽,靈魂!

強敵當前,不畏不懼,果敢忠義,無愧上帝,忠耿正直,寧死不屈,保護弱者,無違天理!

我發誓善待弱者

我發誓勇敢地對抗*****我發誓抗擊一切錯誤

我發誓為手無寸鐵的人戰鬥

我發誓幫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發誓不傷害任何婦人

我發誓幫助我的兄弟騎士

我發誓真誠地對待我的朋友

我發誓將對所愛至死不渝。」羅恩輕而易舉的想起了自己的台詞。

場景瞬間一便,羅恩和克羅提亞被移動到了天台之上,克羅提亞握著一柄劍,劍尖抵在騎士的肩甲之上,莊嚴肅穆的樣子似乎無法被外面的炮火和喊殺所打斷。

「從噩夢中驚醒,為了崇高理想而奮鬥的洛斯騎士,你是否願意成為我撒白甜公主的守護騎士,是否願意在未來的道路中,替我披荊斬棘,勇往直前?」

「是的,我的殿下。」兩人的對話分別在各自的腦海中呈現,羅恩接受下克羅提亞的遞上的劍,迎著風慢慢站了起來,長劍劃破長空,瞄準了天空中襲來生物,「劍鋒所指,吾之所向。」

克羅提亞展顏一笑,前方風火大作,城堡坍塌。

「公主殿下,請隨我來。」這個時候,羅恩和克羅提亞可以自由的行動,魔法還不能動用,但是卻能夠使用武器,並且在行動的時候,能夠正常的交流了。

「怎麼樣?」羅恩牽著克羅提亞的手,知道此時的她並不能快速的移動,似乎是這個地方對她有特殊的限制,但是依照她的體質,戰鬥卻是不成問題的。

「沒辦法使用魔法,但是行動方面卻是已經沒有問題了。也不知道我們是不是踏進了怪談任務。」克羅提亞嘟著嘴。「按照之前的劇本,授勛完了之後,我們要從那裡跳下去的。」

「你是劇本女主角,我只是一個在第五幕就死的騎士,誰知道跳下去,我會不會直接掛了。」羅恩搖著頭,看著克羅提亞,隨後拉著她跑到一個燃燒過的柱子後面。順手扯碎了她比較繁瑣的宮裙。

「我想沒有哪位正義的騎士會這麼對待自己的公主。」克羅提亞翻著白眼,對於羅恩的舉動,多少有些臉紅。

「我會告訴你這裡我才是主角。」羅恩霸氣的說道。

「親愛的,你應該知道,這種時候,應該緊抱我這樣的大腿,而不是在一旁****旗子。」克羅提亞搖著頭,從這個躲藏的地方抽出一個寶箱,羅恩的嘴角抽了抽。

「先天的主角光環?」克羅提亞,也不管其他,揮動匕首,直接將寶箱的一半切掉了。調出一袋金貝和一頂花哨的帽子。

「宮廷魔導士的烏氈帽。能夠隱匿自己。」她笑了笑,隨手蓋在了自己的頭上,看的羅恩牙痒痒,恨不得將她按在地上那啥,不過現在這種情況,還是不要這麼玩的好。壓下邪火,羅恩搖了搖頭。繼續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他們為什麼躲在這個地方,正是因為在他們的面前有幾個奇怪的人走來走去。看著對方通紅額眸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他嘗試著丟出一個石子,對方便迅速的撲了過去,不是單人行動而是這幾個人一起行動。想要到達那一邊,必須以極快的速度,脫離對方的偵查範圍。(未完待續。) 為了避開巡邏的奇怪人類,羅恩和克羅提亞必須仔細的觀察這些傢伙的移動方式,以及視野範圍,每一步都必須小心翼翼,天知道一步落錯之後,會發生什麼。這就是綠蔭怪談任務的麻煩之處,永遠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必須謹慎謹慎再謹慎。

騎士的鎧甲很重,註定了羅恩不能快速的在其中跑動,每一次帶著克羅提亞的移動,必須時刻注意的著周圍的動靜。好在克羅提亞的那頂帽子不錯,當他抱著她的時候,倒是能夠將兩個人完全的遮掩住。

就這樣兩個人相互配合著來到了一道城門之前。克羅提亞和羅恩對視一眼,聲音再一次的不受控制的出現在各自的腦海。

「洛斯騎士,皇族不會就此墮落,我們必須選擇戰鬥,我身為皇室的一員,必將帶領我的騎士迎向勝利的未來,我的守護騎士,你願意和我一起戰鬥下去么。」

「是的,我的女士。」羅恩單膝跪地,面前的大門緩緩打開,他們兩人看著從門內照射出的光芒,伸手遮擋了一下光芒,而這片光芒掃中的其他東西,全部化為紛飛的碎片,洋洋洒洒,鋪滿了到路。

重新能夠控制住自己之後,羅恩看著周圍的景象,拉著克羅提亞邁入了大門之中。展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三個由水晶打造而成的基座,紅白藍三色的水晶將這個大殿照耀著無比光輝,各色的水晶之中分別封印著三把看起來非常強大的武器。

克羅提亞走到了紅色的水晶面前,慢慢的朝著水晶伸出了手。

紅色的水晶中是一把細劍,火紅的顏色看起來非常的精緻,而另一邊的白色水晶封印著一把銀色的長槍,藍色之中則是一本厚重的書。

克羅提亞在這中間並沒有任何的猶豫,選擇了紅色的水晶,一方面是她喜歡紅色,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對於其他兩樣東西來說她並不是很喜歡,如果這把劍是武器的話,那麼至少自己還是能夠運用的。

「提亞。不要緊吧?」羅恩有些擔心,他已經嘗試了一下,自己並不能靠近面前的水晶,只能看著這強大的武器封印在其中,而克羅提亞的選擇還不是她最順手的匕首。她伸手握住那把劍的時候,羅恩的心提了起來。

細劍在接觸到克羅提亞的時候,迅速的消失化作一枚印記烙印在她的手背上,克羅提亞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表情,還沒有來得及向羅恩展示的時候,大門突然一關,克羅提亞和羅恩的周圍形成了幾個魔法陣,從裡面爬出一些奇怪的生物,並且朝著兩人撲了過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羅恩和克羅提亞的身體突然像是縮小了一般,面對著奇怪生物,一前一後的站立著。

「羅恩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克羅提亞看著方方正正的羅恩發出一陣驚呼,看到彼此的樣子之後,羅恩皺著眉頭若有所思。

奇怪額生物雖然是撲了過來,但是相差的距離很遠,羅恩明明看到對方的身體做出快速的奔跑的樣子,但是對方卻只是在一步一步的移動,並且在經過了這次移動之後,便停在了原地,沒有任何的的動靜。

等到對方完全的停止了之後,束縛著羅恩和克羅提亞的感覺消失不見,正想帶著克羅提亞離開的羅恩,卻是在移動了幾步之後,便被彈回了原位。

「羅恩?」

「我們能夠走動的範圍有限,不能夠隨意的走動,對方應該也是一樣,這是要怎麼攻擊對方呢?」羅恩思索著,自己這邊的移動已經結束,羅恩和克羅提亞分別找了一個地方,等到完成了移動之後,身體便像是鎖定了一般。

「移動結束之後被束縛,敵方進行移動?」羅恩看著重新動起來的敵人,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接近自己的那隻生物已經擺出了撲擊的這架勢,身體在對方撲過來的瞬間本能的閃躲,倒是躲過了這一次的攻擊,那隻生物在攻擊之後,除了臉上比較猙獰之外,便一動不動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