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二位的安置點在哪裡?」

「安置點?那是什麼?」百里清不解的問。

「就是家族為你在龍家主城裡面安排的臨時居住地。」

「原來是臨時居住地呀。」百里清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笑道,「我們本就是家族偏遠旁系的孩子,地位比較低,實力又差,家族哪裡會安排什麼臨時居住地。」

「這樣嗎?」許小痞聞言,很為兩人擔憂,便提議道,「我與小清相識,甚是投緣,要是不嫌棄的話,我這邊是個小院子,你們就來我那裡住好了,等歷練開啟,在一起結伴進去,如何?」

百里清看了一眼安長傾,見他沒有反對,便點頭。

「麻煩了。」

「不麻煩,遇見了就是緣分,有緣分就是朋友嘛,對不對?」許小痞熱絡的道。

「沒錯。」許是被許小痞的熱情感染了,百里清的心情也跟著好起來。

幾人一邊趕路一邊聊。

百里清從他的口中得知很多關於天音大陸的趣事,其中就有關於鳳冰清與龍辰熙的婚約。

「你說,大祭司與聖女的婚約,其實是傳言,並不可靠?」

想不到這其中,還有這一層。

「對,這婚約沒有字據也沒有證人,誰知道真的假的?況且,大祭司這麼崇高的人,不是聖女那等俗女能配得上的。」許小痞說道。

「俗女?你敢說她是俗女啊?不怕鳳家對你不利?」 「只要你不說,又有誰知道我說過她是俗女?」許小痞擠擠眼。

「是是是,我不會告訴她的,哈哈……那看起來,兩人並非未婚夫妻呀。」

百里清狀若恍然大悟的樣子。

其實心裡正睥睨呢。

這一切不過是鳳冰清的一廂情願,暗戀龍辰熙,又自居未婚妻罷了。

「對,我覺得,大祭司應該有一個心地善良,出淤泥而不染的絕塵仙子來匹配。」許小痞說著,一臉的嚮往。

「這世間有仙子嗎?」百里清問他。

許小痞卻猛地點點頭,「小清,你就是仙子,我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就感覺你就是傳說中的仙子。」

「為何?」百里清不解。

凡是有修為的人,容貌上都會比較出色,修為越高,看起來越是年輕。

她也不過神靈鏡的實力而已,還達不到美若天仙的地步吧?

「我也不知道,總之,第一眼見到,就這麼認為。」許小痞發自內心的說道,末了又一臉的花痴,「如果小清能與大祭司一起,那肯定很般配。」

「是嗎?」百里清表面不顯,內心倒是很喜歡他這句話。

真是個會說話的好孩子。

「對了,你是不是認識大祭司?」許小痞突然問。

「怎麼了?」

「那天看你拿出了大祭司的物件,你們一定認識吧?」

百里清點點頭,「確實是認識。」

「大祭司是不是很美?」許小痞一臉的期待。

百里清突然笑了,「男子怎麼能用美來形容?不過……嘿嘿,他真的長得很好看呢。」

一旁,安長傾問言,無語的扶額。

這對話,太雷人了。

他怎麼覺得,許小痞在和一隻大灰狼說話。

明明她與龍辰熙就是愛人的關係,卻偏偏不告訴許小痞,吊人家胃口。

「是吧,我也覺得大祭司很好看,又那麼強大,是一個能站在巔峰位置的人。」許小痞一臉的嚮往,「如果我也能見到他就好了。」

「你想見他?」百里清問。

想不到這個小夥子,竟然是龍辰熙的支持者,還真的是男女老少都逃不過他的手掌心。

那麼她愛上他,是不是也很正常?

「嗯,我從小就很敬畏大祭司,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為他那樣的偉人,所以我很努力的修鍊,終於,今年達到了歷練標準,希望能見到大祭司的尊容。」

「你一定能見到的。」百里清鼓勵道。

難得遇上一個龍辰熙的小粉絲,她肯定要好好的引導引導才對。

「好,謝謝小清。」

「不客氣。」

此後,百里清跟著許小痞,一路抄小路趕去龍家主城。

五天後。

星城,龍家的主城。

百里清幾人正走在熱鬧的街頭。

離歷練只有兩天的時間了。

要參加歷練,要先報名,再測試修為,只有修為合格之人,才能獲得參加的資格。

許小痞熟門熟路的帶著百里清兩人,來到了一處辦理台前。

辦理台前排了許許多多的人,非常的擁擠。

百里清見許小痞擠了半天沒擠進去,將他拉到一邊,「辦理台只有這一處嗎?」

「並不是,兩裡外還有一處,但應該和此處一樣,人滿為患。」

「若是逾期沒有報名,會如何?」

只要不是取消資格,就還有機會。 「沒有按照規定時間進去,就會比別人晚一步進入山脈,好東西肯定是先到先得,到時候拿不到好東西,積分不夠,就無法去龍家,也就見不到大祭司了。」

「一般上寶物出世,必定伴隨著巨大的風險,倒是不怕東西被搶光,怕的就是有命搶,沒命得。」安長傾解釋道。

「長清哥哥說的有道理,好東西也不好拿。」

百里清想了想,還是問道,「確定不會取消資格吧?」

「不會。」許小痞很確定的點點頭。

「此處人太多,在這裡站著也不是問題,要不先回小院,再做打算?」百里清提議。

此時日頭毒辣,明晃晃的,她看每個人都是雙重的影子。

可能是最近擔憂過度吧。

來到星城,總感覺離龍辰熙更近了,但她知道,他不在這裡。

如果他在這裡,一定會來找她。

「行吧,我們先回去。」許小痞點頭。

三個人回到院子里。

百里清借口有些累了想去歇會,進了屋裡后,就進了星月辰海。

她想看看風琉樺的狀況。

「楓叔叔,在星月辰海住的還好嗎?」

最近一直在和許小痞一起,也沒有機會讓他們出來透氣,更加沒有機會進來看看他們。

「我還好,別擔心。」風琉樺從河邊回來,手上提著一個玉壺,看起來是要煮茶。

之前百里清就給空間里添了不少東西,還在裡面搭建了一間小木屋,供他居住。

在星月辰海,與在外面別無二致。

沒事還可以遊山玩水,釣釣魚之類的。

自從突破神靈鏡,空間就變成了一個村子大小,放眼望去都是綠油油的草原,還有遠處幾座冒頭的山尖尖。

不久后,這裡就會是一片世外桃源。

「清兒,河裡的魚長大了。」風琉樺欣喜的道。

「長大了?」小黑雙眼一亮,一下子就躥了過去,「主人,我就說有魚,你還不相信我。」

百里清無奈的搖搖頭,與風琉樺一起走過去。

便見星歌蹲在河邊,似乎是在釣魚。

「姐姐,你來了?」星歌回頭。

「是不是很想姐姐?」百里清摸了摸他的頭,然後朝河裡看清,果然看到許多拳頭大小的魚兒,在清澈的河裡游來游去。

魚兒五彩斑斕,色彩艷麗,遊動間還折射出無色的光。

給原本無波的河道增添了許許多多的生意。

「真有魚?」百里清吃驚的道。

她許久未打量過空間,一開始以為小黑是眼花了,如今河裡的魚兒都可以用成群結隊來形容了。

「這魚兒……」

「怎麼了?」風琉樺問。

百里清皺眉,回答,「我見過這種魚兒。」

於是,她便把玉台里發生的事說了出來,除去了取金目那一段。

「難不成,玉台里的世界,與你的母親……和她,有關係?」

「很可能。」百里清心裡顫了下,突然發現星月辰海的布景,和玉台里的那個世界,極其相像,「楓叔叔,看來我們要再去一次祭司殿。」

她決定了,等歷練結束,與龍辰熙匯合之後。

就再去一次祭司殿。

這一切,玉台里的那銀鳳凰之女,應該可以給她解釋,說不定還能找到娘親的線索。

從星月辰海出來后,百里清就一直處於失神的狀態。

直到許小痞來叫她,「小清,回魂了。」 「嗯?怎麼了?」百里清疑惑的看他。

「你怎麼了?這般失魂落魄,身體不舒服嗎?」許小痞擔心的問。

百里清聞言,搖搖頭。

「只是想起一些往事而已,你來找我何事?」

「長清哥哥在外面和人吵了起來。」

「什麼?我哥哥和人吵了起來?」百里清急急忙忙跟著許小痞出去,一邊還問,「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和別人吵起來了?」

「這事說來話長,總之,長清哥哥說要替我們去報名,我見他這麼久沒回來,就出去找他了,誰知道就看到他差點打起來了,我便急急回來找你。」

「在哪裡?快帶我過去。」

「就在辦理台那裡。」

兩人一路趕過去,就在辦理台前看到了幾個人圍在一起,而安長傾一臉高冷的舌戰群儒。

在他對面的是幾個女子。

看著有些眼熟。

百里清想了下,這不就是前幾天在山脈中遇上的鳳希與輕雲羽兒嗎?

「長傾?」

百里清走過去,目光匆匆掠過幾個人。

「清兒,你怎麼來了?」安長傾有些意外。

「小痞說你與人吵架了,怎麼回事?」

「喲,我說是誰呢,不就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垃圾嗎?」鳳希翻著白眼說道。

「你說誰小垃圾?」安長傾瞬間就怒了,掀起衣袖就想動手,「你再說一句,我撕了你的嘴。」

「長傾,別動氣,我們不與垃圾計較。」百里清拉住欲動手的安長傾,笑著說道,「與垃圾計較,反而會降低我們身份。」

「你說誰垃圾?」鳳希氣得一張臉通紅。

百里清抱臂,一臉的無奈,「誰答應了誰就是唄,謙虛的、高傲的、自戀的人我都見過,就是沒見過上趕著變成垃圾的。」

「你給我閉嘴,垃圾也是你能說的?」鳳希噎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話來。

「好吧,你是個有尊嚴的垃圾,還不能讓人說,是我失禮了。」百里清笑著諷刺,語氣里還透著一絲絲的愉悅。

能把人逼得自認垃圾,她表示很有成就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