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去了,他也留手了。」師夢桐冷冷地道。

「怎麼會?」六人不解。

「生死之戰,我死,他重創。」師夢桐淡漠道,體表突然泛起金光和熾熱紅光,進化法連忙運轉,壓制傷勢:「何凡的刀法著實詭異,我所修之法,只能卸掉部分,卸不掉這風火之力,這傢伙從一開始就留了一手。」

「那也只是統領大意,何凡心機太深。」六位軍隊青年鄙視地道:「何凡這人實力不如統領,只能行卑鄙手段,而統領,就是太單純。」

六人說出這句話,臉都紅了,太單純,這用在師夢桐身上,好像有些不合適,算了,先安撫統領,以免傷好找他們出氣。

「閉嘴,趕快走。」師夢桐冷哼一聲,快步前進。

她有件事想不明白,那就是何凡怎麼發現她弱點的,最後那一刀,她看的清清楚楚,何凡一刀斬向她的弱點,若不是她收了進化之力,何凡也不會將刀偏幾分,收了部分力,只是讓她重創。

難道是濟玄和玄陽兩個坑貨泄漏?

臧興盛研究所。

「何凡,你們回來了?沒受傷吧?」臧興盛走了出來,關心問道。

「多謝臧大人關心,只是凱文中了一箭,已經服下療傷葯,沒事了。」秦薇說道。

「嗯,我來是想和你們說一下,研究最遲七日可以成功,你們可以先去忙別的事情。」臧興盛說道。

「好。」何凡點點頭,又問道:「對了,軍隊的統領,不應該都是涅槃七級么?怎麼今天遇到一個涅槃六級的?」

「涅槃六級?誰?什麼模樣?」臧興盛挑眉。

「師夢桐。」何凡說道。

「師夢桐?」臧興盛面上閃過一抹恍然,道:「不久前軍隊出事,一時找不到人手,再加上一些原因,就讓她頂上了。」

「原來如此。」何凡明白了。

「好了,你們先去外面等著,我和何凡交代幾句。」臧興盛說道。

看著他們離開,何凡疑惑:「不知臧大人,有何交代?」

「這是你要的配方,另外,再叮囑你一句,少跟軍隊的人接觸,別惹火燒身。」臧興盛嚴肅地道。

「真給啊?」何凡驚訝地看著幾個配方,疑惑道:「你對我是不是太好了?難道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

「什麼玩意。」臧興盛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道:「我這麼做,是希望你以後有好東西,送我這來,還有一點,多謝你幫了我好友。」

「你好友?我啥時候幫的?」何凡錯愕。

「季天涯。」

「握草,他真出來了?」何凡嚇了一跳,真從執法局殺出來了?我是不是惹禍了,執法局也沒和我說這事啊:「不管什麼原因,你這麼夠意思,我下次請你吃更好的火鍋。」

「吃火鍋就算了。」臧興盛嘴角抽了抽:「你的火鍋,我吃不了,等我什麼時候給自己做個胃。」

「那你做好胃了告訴我,我很少請人吃飯的。」何凡真誠地道。

「其實,你若是說出自己進化路線,讓我研究,要什麼配方我都給你。」臧興盛雙目放光地看著何凡。

「沒事提這個幹什麼,真掃興,七日後,我會過來拿武技,告辭。」何凡快速溜了,他可不想被切片。

離開研究所,何凡一行人先去了獨行者聯盟。

「我有點事,你們不要跟來。」何凡進入一片密林,灌注進化之力,進入玄陽給的玉佩。

「何凡?」玄陽的聲音傳來。

「有師夢桐的消息,速來獨行者聯盟。」何凡說道,收了進化之力,又捏碎濟玄給的。



玉佩捏碎,佛光湧出,凝聚成濟玄模樣:「施主,你可是找到小師妹了?」

「不錯,速來獨行者聯盟,一個小時時間,過時不候。」何凡道。

「貧僧就在附近,不用一個小時。」濟玄連忙說道,佛光也隨之散去。

半個小時后,一個邋遢和尚,一個不像道士的道士,同時出現在獨行者聯盟。

「小牛鼻子!」

「小禿驢!」

兩人怒視著對方,挽起袖子,準備干一架。

「你們還想不想知道師夢桐的消息了?」何凡走了出去,冷冷地看著二人。

「何凡道友(施主。)。」兩人連忙跑過來,期待地看著他:「你真的見到小師妹了?」

「你看看這。」何凡取出師夢桐給的玉佩,上面有一片白雲,雲中有一條小龍。

「是師妹的雲龍佩,只是雲龍佩乃是師妹護身之物,你怎麼得來的?」兩人面色大變。

「定情信物。」何凡幽幽道。

「不可能!」兩人臉都綠了,我們讓你幫忙找師妹,你告訴我,你和師妹定情了?你是去泡師妹了?這特么忍不了,必須弄死!

「別激動,不是我,是朱元。」何凡嘆道:「你們應該知道,我和朱元很熟,我提及師夢桐,他帶我去見,結果師夢桐說她和朱元情定終身。朱元讓我拿了這玉佩,轉告你們,死心吧,癩蛤蟆別想吃龍肉,兩個渣渣,別想和他搶女人!」

「朱元!」濟玄氣的渾身發抖:「難怪,貧道去軍隊,提到找朱元,詢問小師妹情況,軍隊人不告訴貧僧,反而將貧僧趕出來,原來是在跟貧僧搶師妹!」

「不能忍,竟敢搶貧道的小師妹,小師妹一定是被逼的,小師妹溫柔如水,性子軟弱,不敢反抗,肯定是被強迫的!小師妹是貧道的!」玄陽怒聲道。

何凡:「……」

你們真是師夢桐的師兄?就那樣子,還特么溫柔如水,性子軟弱?那完全是女暴龍好不!

「小師妹是貧僧的,誰也搶不走!」濟玄堅定更地道。

「是貧道的!」

「貧僧的!」

「小禿驢,你竟敢跟貧道搶師妹,貧道要弄死你!」

「小牛鼻子,你竟敢跟貧僧搶師妹,貧僧要幹掉你!」

何凡:「……」

這特么兩個智障,還沒去找朱元,兩人就開始幹上了。

「師夢桐,不會是尼姑吧?」何凡麵皮直抽。

「小師妹是白雲庵的。」

我已經能預見你們的晚年了,那就是,一個禿驢竟敢和貧道搶師太,另一個竟敢和貧僧搶師太,你們兩個真是夠了。 何凡看著擼袖子準備掐架的兩人,揉了揉眉心,道:「你們慢慢打,你們的小師妹就要嫁人了。」

「小師妹。」兩人心中一痛,這才想起來,小師妹都和人情定終身了,當務之急是先見到小師妹。

「何凡,小師妹在哪,快帶貧道去見她。」玄陽急道。

「帶貧僧去,小師妹一見到貧僧,就會想起,與貧僧在一起時的快了時光,從而改變心意,與貧僧一起參悟歡喜禪。」濟玄毫不掩飾自己的齷蹉心思。

「我都說了,師夢桐不想見你們,她現在只想安安心心嫁人。」何凡淡淡地道:「你們走吧。」

「何凡道友,你幫幫貧道,貧道一定感謝你八輩祖宗。」玄陽嚎啕大哭,一臉可憐相地看著他。

這話,我好想抽你,什麼感謝我八輩祖宗,怎麼感覺在罵我?

何凡瞪了玄陽一眼,取出大力金剛掌殘本:「這還差幾頁。」

哭聲頓止,玄陽宛如啞了一樣,看向濟玄,濟玄低垂著頭,不發一語。

「看來你們都在騙我,根本沒打算給我全本。」何凡嘆息一聲,道:「我本來還想帶你們去參加婚禮的,畢竟是你們的小師妹,現在么,呵呵。」

「道友,要不,你要點別的?」玄陽小聲地道。

「只要不要佛道進化法,武技,一切好說。」濟玄連忙出聲。

「不會又在騙我吧?」何凡冷笑。

「出家人不打誑語。」濟玄雙手合十,寶相莊嚴。

「你說的假話還少?」何凡鄙夷地看著兩人,道士不像道士,和尚不像和尚,喝酒吃肉就不說了,濟公也干過,但濟公沒找老婆,你卻想著找老婆。

「說出你的要求把,道友。」玄陽道士身子站直,道袍飄飛,宛如得道高人。

「這些藥材,還有一頭巔峰期純血凶獸。」何凡取出一張紙,上面寫滿了藥材。

「巔峰期?」兩人臉都白了:「低點,成熟期的。」

「成熟期的我都能單殺,還要你們去弄?」何凡不屑地道。

「道友,你這就為難人了,巔峰期,那會弄死我們的。」玄陽身子都在抖,巔峰期啊,涅槃七級硬拼都死路一條,你讓我們去?

「道友,換一條,換一條。」濟玄也苦著臉開口。

「進化法和武技你們不給,凶獸不殺,我真的很為難啊,要不,等著喝你們小師妹孩子的滿月酒?」何凡思索道。

「道友啊。」玄陽猛地撲上去,一點形象全丟了,抱著何凡嚎叫道:「道友,只要你帶貧道去見小師妹,貧道給你立下牌位,每天三炷香,祈禱你早日飛升。」

「貧僧也三炷香,祈禱施主早日登臨西天極樂。」濟玄肅然道。

我發覺,我再和你們說話,會忍不住弄死你們!

「反正事情就是這樣,現在給些好處,我就帶你們去見師夢桐,不然,完成我的條件,能趕上喜酒,再晚,就是孩子滿月酒了。」何凡不耐煩地道:「你們知道我費了多大力才找到師夢桐的么?」

「我在凶獸地盤找了又找,甚至找上了進化學家朋友,又去找朱元,才見到師夢桐,這其中所耗費的費用,高達幾千萬功勛點!」

「這麼多?」兩人愣了,找個小師妹,要花費這麼多?進化學家都請出來了?

「不止,我找你們要好處,你們真以為是我自己要的么?你們錯了,我是因為此事欠債了,這上面的藥材,都要給人送去的。」何凡憤憤地道。

「道友,我們錯怪你了。」玄陽感動地看著他,認真地看了眼藥材單子,迷惑道:「這後面六個點是什麼?」

「省略號,一張紙寫不下。」何凡嘆息,心中道,等我想到什麼藥材,我再加上去。

兩人:「……」

這麼算下來,你欠的不是幾千萬,是幾個億啊!

「道友,要不,我給你初級煉丹之法?」玄陽咬牙道:「只要道友不傳出去。」

「初級煉丹之法?」何凡皺眉。

「對,道友是廚神傳人,又是葯廚,有了煉丹之法,必定廚藝大增。」玄陽道:「初級煉丹之法,可以提取凶獸,藥材的一半基因數據於,煉製成丹。」

「好,你先拿給我看看。」何凡心動了,自己每次吃肉,都是一大鍋,若是將凶獸肉這些凝聚成一顆丹藥,那太效率了,進境絕對能提升一大截。

「給你。」玄陽咬牙取出一張黃紙,上面記錄的是基因數據提取凝聚之法。

「初級提升一半,有沒有更好的?」何凡期待地看著他。

「貧道只會初級的。」玄陽肉痛地看著那張黃紙,這次真是大出血了。

「那樣吧,初級就初級,收集藥材就行了。」何凡道:「你們速度快點,應該能趕上婚禮現場,對了,這煉丹之法,怎麼只有提取凝聚的,感覺不對啊,應該還有封存藥性,讓丹藥藥性內斂……」

「何凡道友,你說的那種,不是秘法,是一般的保存之法,嗯,利用一些材料密封。」玄陽眼中閃過一抹異色,說道。

「對,那只是尋常手法,施主若是有個上好藥瓶,就能密封了。」濟玄說道。

「這樣啊,我也不太懂。」何凡迷惑,真是這樣嗎?為什麼感覺你們沒說實話?不過沒關係,以後問問有機會問問臧興盛。

「那道友什麼時候帶貧道去見小師妹?」玄陽期待地看著他。

「先把藥材給我收集齊了,讓我還債再說,鬼知道你們會不會跑路。」何凡冷笑道:「前面就是凶獸地盤,裡面藥材無數,盡情去找吧。」

兩人:「……」

等我們見到小師妹,肯定給你個教訓,真當我們什麼都不懂,找個人能花那麼多功勛點?先忍你一時。

「等找齊了藥材再聯繫我。」何凡轉身準備離開。

「道友,拿著這個濟公玉佩,隨時聯繫。」濟玄道。

「對了,你還沒給好處,希望你考慮好,給我什麼好處。」何凡接過玉佩道:「不然,到時只帶玄陽去,你準備喝滿月酒吧。」

你能不能不提滿月酒?貧僧快壓制不住內心的怒火了!

濟玄和玄陽都很生氣,特別是滿月酒三個字,簡直是在戳心窩子啊。

「再見。」何凡轉身離開,他現在要研究這煉丹之法,並且開始自己的煉丹之路,沒興趣陪這兩貨傷心欲絕。 「走了。」

何凡叫上秦薇和凱文三人,再次前往凶獸地盤,林胖子回去經營生意去了。



離開獨行者聯盟十里,在密林中穿行,四周地面震動,一道道劍光絞殺樹木,破空而來。

「小心。」何凡第一時間護住秦薇,這裡她最弱。

「上帝與我們同在。」麗莎高呼一聲,一道白光閃爍,化作屏障籠罩秦薇:「這是上帝之盾,可以守護涅槃四級以下的攻擊。」

「謝謝。」秦薇道謝道。

「這是我該做的。」麗莎笑了笑,手中出現一柄金色長劍,一道劍芒斬出,斬碎四周劍光。

凱文和希特也相繼出手,都是金色長劍,很華麗,材質也不錯。

何凡刀芒橫掃,千刀萬剮施展,萬千刀芒破空,劍光紛紛破碎,感應能力施展而出,六道人影出現在七百米之內,持劍而來。

「倒是對我很清楚。」何凡冷笑,他之前也沒太在意,感應能力沒施展,沒想到會有伏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