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不用了,這次阿姐要保持神秘,小南溪先去外面玩會兒吧,一會就好了。」

「哦,好吧。」

慕南溪越發覺得好奇期待,從廚房出來也沒走遠,就在外面眼巴巴地等著。

跟慕南枝說的一樣,這次她在廚房沒用多少時間,很快就左手一個盤子,右手一個小碟子走了出來。

「好了,快來嘗嘗吧。」

跟著慕南枝進了堂屋,把東西放在飯桌上,三個人圍坐下來,四隻眼睛立刻粘在了盤子里那切成一瓣一瓣的東西上。

慕南枝看看李旗,又看看慕南溪,滿懷期待地等著看他們的反應。

「阿姐,這個是什麼東西啊?顏色好漂亮啊,怎麼從來沒見過?」

李旗沉吟著用筷子挾起了一瓣,沖著屋外的亮光照了照。

「顏色確實非常漂亮,澄黃透亮,另有深褐相佐,琥珀一般剔透晶瑩,看上去令人非常有食慾。」

慕南枝忍不住得意一笑。

這東西可是經過上下幾百年無數人的口味檢驗過,經典美食,魅力當然無可抵擋。

「觀其形狀,似是煮熟的雞蛋,不知道是不是跟雞蛋有關係?」

慕南枝驚訝地看向他,隨即有些憤憤,這傢伙沒事幹嗎那麼聰明啊,害得她一點成就感都沒有了。

「是啊,這就是用雞蛋製作出來的變蛋。」

看著她瞬間無精打採的表情,李旗忍不住失笑。

他會這麼猜,一方面確實是這變蛋跟雞蛋形態上有些相似,另一方面,這丫頭前陣子拿了雞蛋神神秘秘地搗鼓,這讓人怎麼不去往方面想?

「這碟子里是醋?」 慕南枝點點頭,她重又打起精神,指著調料碟子說「裡面加了薑末、醋,還有香菜,這變蛋蘸著調料吃,味道最為鮮美。」

除了味道更為美味,薑末和醋也有殺菌的作用,吃變蛋的時候蘸上一點,對身體也有好處。

香菜切碎灑進去,充作香油調香,撲鼻的香氣能令人食慾大增。

李旗和慕南溪都下了筷子,一人挾起一瓣蘸了調料吃下去。

慕小饞貓最著急,一口就把一瓣變蛋吃進嘴裡,小倉鼠似的鼓起嘴巴嚼了嚼,很快咽下肚。

就見『噌』地一下,慕南溪眼睛里似乎點起了一簇小火苗,盯著盤子里的變蛋亮晶晶地閃著光。

「阿姐,好吃……」她含糊不清地稱讚了一句,接著就又挾起一瓣塞進嘴裡。

慕南枝忙擋住她說「好吃也不能多吃,這個東西小孩子不能多吃的。」

變蛋這種東西,主要就是用生石灰或其它化學物製作,因為含鉛就算是大人也不宜過多食用。

她這次做的變蛋是按照河南變蛋的方法製作的,取了雞蛋用生石灰、水、鹽、麥糠製作,在現代的時候這種變蛋也叫無鉛變蛋,雖然並不是完全無害,但至少危害性不那麼大,平時食用量不那麼大,吃的時候再加上薑末、醋殺菌,基本也就沒什麼影響。

慕南枝特意選用這種方法製作變蛋,也是因為大齊王朝這時候還沒有人做出變蛋,對這東西的認識基本沒有,所以選了最為完全無害的做法。

不過就算是這樣,對於小孩子來說,變蛋還是少吃為好,尤其六歲以下的小孩子,腎臟功能還沒發育完全,更是一點都不能吃。

如果不是慕南溪已經八歲了,慕南枝也不會讓她吃的。

慕南溪把嘴裡的變蛋咽下去,美味吃到嘴裡剛開個頭就要硬生生停下,即使她平時乖巧懂事,這時候也不可避免地拿可憐兮兮地看著慕南枝。

「呃……」面對慕南溪的眼神攻勢,慕南枝覺得自己良心有點痛,但是沒辦法,健康問題可不能馬虎。

她轉過頭不去看慕南溪,忍痛說「小南溪乖啊,中午阿姐再給你做荷花酥吃。」

想想昨天才吃到的同樣十分美味的甜點,慕南溪猶豫不決,最後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

「那,阿姐,中午可不可以再給我做香辣蝦吃啊?荷花酥留著晚上做給哥哥吃吧。」

年紀輕輕帶孩子的慕南枝,瞬間體會到了老母親似的欣慰。

她掛著老母親似的慈愛笑容,看著慕南溪說「當然可以,阿姐給你做滿滿一大盤香辣蝦。」

慕南溪滿足地笑了起來。

只是一轉頭,看到還在悠哉悠哉吃著變蛋,臉上露出享受表情的李旗,慕南溪還是有些小怨念。

不想做小孩子,好想快點長大啊!

慕南枝也看向李旗說「怎麼樣,味道還可以嗎?」

「爽彈嫩滑,鮮香味美。不錯,很好吃,尤其適合這個季節。」

李旗會有這麼一說,是因為他知道,慕南枝肯定要拿這東西去賣的。

聽完他的評價,果然慕南枝立刻露出滿意的笑容。

「好吃就好,這個以後就是我們家的生財寶貝了。」 得到了肯定的評價,慕南枝放心地準備開始她的往外賣變蛋的生意了。

舊屋的地窖里整整齊齊碼了十幾個罈子,裡面裝的就是這段時間已經腌制好的變蛋。

這次跟她第一次去做生意賣桃膠糖水的時候不一樣,借著桃膠糖水她算是搭上瞭望湘園的線,被林家四少夫人請回去做廚娘的事,也算是就在望湘園發生的,董老闆這樣的生意人精明得很,當時就打聽清楚了,所以對慕南枝還是有幾分信任。

所以這次慕南枝打算直接去望湘園做生意。

一來她沒有店鋪,在城裡擺攤,不僅耗費時間精力,一天下來的收入也高不到哪去,二來這次她有把生意鋪大的打算,直接找酒樓飯館合作,對她的計劃更有幫助。

趁著變蛋都成熟可以開壇,慕南枝沒拖多少時間,當天半中午就讓李旗跟著,帶著她的寶貝變蛋準備去城裡。

把李旗當作苦力,抱了十壇變蛋,兩人找了隔壁村拉牛車的王二,給了車錢后讓人帶著上了路。

說起來這個王二,慕南枝如今能做出變蛋來,跟他也有些關係。

當初慕南枝去城裡賣桃膠糖水時就坐過他的牛車,當時知道了他們隔壁村有石灰,慕南枝還想出錢去買來著。

那時候王二告訴過她,他們村的石灰輕易不對外賣,基本都是供給朝廷的。

當朝第一惡妻 慕南枝那時都快失望了,後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幸運,王二找上她說可以賣給她一批石灰,不僅解決了慕南枝當時煩惱的病桃樹問題,還直接解決了做變蛋的最大難題。

路上慕南枝就遞了十個變蛋給王二。

「王叔,這是我新搗鼓出來的吃食,您回去試試,看看合不合口味。」

王二高高興興接了過來,「那感情好,謝謝慕丫頭了。這又是你要拿去賣的吧?」

他倒不是貪這麼點東西,只是人情往來嘛,就跟伸手不打笑臉人一個道理,他們這樣簡單的雇傭關係上,人家還能貼心的送點吃食什麼的,好像自己被人放在心上,不是什麼無關緊要的人,這樣的感覺實在令人開心。

慕南枝笑眯眯地說「是啊,這東西叫變蛋,是用雞蛋做的,把外面的殼剝乾淨,用點薑末、醋涼伴著吃,味道很不錯的。」

慕南枝心裡也有考慮,變蛋這東西跟桃膠糖水不一樣,桃膠糖水只要被人嘗了味,很容易就能琢磨出方子出來,也就能賺個先機和配方錢。

至於變蛋,估計很難被人研究出來究竟是怎麼製作的,而且這吃食普及性強,無論是平民百姓,還是高官貴族都可以端上餐桌,客流源可以說是相當穩定,是個能源源不斷生錢的好東西。

所以這次她不打算賣配方,那接下來自然還有大量用到石灰的地方,跟王二打好關係有利無弊。

何況這也算是一種宣傳了,慕南枝相信,等王二把變蛋吃進嘴裡,肯定會喜歡上它的味道,到時候宣傳一波,口口相傳的口碑比什麼都有效,那麼隔壁村子的客流就算流過來了。 慕南枝像個精怪小狐狸似地眯起眼,非常可愛乖巧地說「到時候您和您家裡人要是覺得好吃,可以來桃花村找我購買。」

「行啊,」王二樂呵呵地說。

慕南枝又跟他聊了幾句關於怎麼吃變蛋的注意事項。

首先上面剝出來的變蛋有時候容易沾上石灰粉,要清洗乾淨,不留下一點白色的粉末才行,然後用刀切成瓣狀,調味的調料主要用薑末、醋,也可以根據自己口味加點別的調料。

說到這裡慕南枝趁機又安利了一波辣椒。

距離村子里的人種下辣椒也有段時間了,那些辣椒陸續成熟,村子里的人大多先在親戚們之間宣傳,不少外村的人也得到了信息。

「我知道我知道,那個辣椒啊,嗨,還真帶勁。」

王二嘖嘖了幾聲,「就是我家小子不能吃,每回都辣的直伸舌頭。」

絕世美男寧缺毋濫 慕南枝笑笑說「小孩子一般是受不住辣。您家孩子多大了?」

王二說「我家小子啊,今年剛滿十歲,皮實得緊。」

他嘴裡一副嫌棄的語氣,實際上臉上帶著驕傲自豪的笑。

慕南枝明白這種老父親的心理,當下附和著閉眼吹了一波,然後才說「小孩子腸胃嬌嫩,辣的不能多吃,這變蛋也最好不要多吃,吃一兩瓣嘗嘗味就行。」

再多其實也能吃,但是在古代這種醫療環境下,慕南枝實在不敢多生事端,寧願少了孩子這一類客戶群,也不能真吃出什麼事來。

可愛小嬌妻 她也沒說腎臟啊器官啊什麼的,一來她沒法解釋化學物質鉛中毒對身體的損害原理,二來這種關乎內髒的事情,一說出口就能把人嚇懵了,還是找個簡單能接受的理由最好。

「好,我知道了。」

說了這麼多,王二的興趣也被慕南枝吊起來了,他瞅瞅那些表皮灰白色的坑坑窪窪的小東西,忍不住心裡有些驚奇。

「這東西、叫變蛋的,樣子看起來怪怪的,真能那麼好吃?」

慕南枝一笑,決定賣個關子說「您啊,回去吃了就知道了。」

「好。」

王二又往那些變蛋上瞄了一眼,一下子有些迫不及待起來。

李旗看著慕南枝三言兩語忽悠來一個慕客,小小一個丫頭,稚嫩的小臉上帶著精怪小狐狸似的笑容,眼睛亮閃閃的發著光似的,雖然是談著生意俗事,看著倒是非常可愛,讓人想在她白皙的小臉上咬上一口。

「咳,咳。」

李旗默默轉開頭,對剛剛起了那樣古怪念頭的自己產生了絕望。

京城多少閨秀小姐、絕色美人,他見過的不少,怎麼落到這窮鄉僻壤,他就有了眼光下降的趨勢呢?

一定還是他見識太少了,慕南枝這種小丫頭又太稀奇了,所以他的內心才會產生波動。

嗯,沒錯,就是這樣!

李旗在這邊默默懷疑人生,慕南枝卻看著近在咫尺的城門,臉上露出了鬥志昂揚的神情。

進了城,慕南枝多付了點錢,讓王二直接把她拉到瞭望湘園後門。

幫著一起卸了東西,約會傍晚回去的時辰,王二就先一步離開了。 慕南枝在後門叫了個小夥計,讓人幫著去通知了董老闆。

沒過一會兒,董老闆果然迎了出來,讓人帶著東西進瞭望湘園後院一間廂房。

見了面,董老闆先是抱拳說了聲「前兩天的事,希望慕小娘子不要介意,慚愧,慚愧啊。」

他說的是前兩天被慕承實他們鬧著上了公堂的事。

當時他把陸老爺子和慕南枝供了出來,雖然照當時那個情形是情有可原,可到底還是有沒有擔當拖陸老爺子和慕南枝下水的嫌疑。

董老闆先就這個事倒了歉,事實上他也不是多愧疚,只是生意人嘛,講究的是以和為貴,自從他打聽到慕南枝在林家做了一個多月的廚娘,對她就存了份寧願交好不願交惡的心思。

所以在看見慕南枝這明顯還想在他家賣吃食的陣勢,他當然不願意讓那件事,令慕南枝心裡懷著芥蒂。

慕南枝理解他的心思,況且那件事說到底跟董老闆並沒什麼關係,而他當時沒有落井下石,跟著攀扯陸老爺子和她,這就足夠讓慕南枝對他的人品多一分信任。

這也是她今天第一個找上望湘園的原因。

「董老闆言重了,這件事本來就跟您沒關係,您也是受了無妄之災,該是我向您說聲抱歉。」

看見她這麼明事理,董老闆心裡也很滿意。

他招來夥計,給她和李旗都上了茶,這才說「不知道慕小娘子今天過來,是有什麼事情?」

慕南枝將一個罈子抱到桌子,拍了拍罈子說「今天來,是想跟董老闆再做筆生意。」

「哦,什麼生意?」

「除了搗鼓些吃食,我也沒什麼本事,況且又是在您這望湘園,禹城最大的酒樓,我來這就是想賣給您一樣吃食。」

這些都是雙方心知肚明的,說到這裡才算是說到了正題。

董老闆心裡提著興趣,面上卻沒表現出來,只是聲音平淡地說「不知道慕小娘子要賣的是什麼吃食?」

慕南枝拍開封泥,打開罈子后往董老闆面前推了推。

「就是這個,這東西是我無意中從古方里研究出來的,用雞蛋腌制,叫做變蛋。」

董老闆奇道「變蛋?這名字倒是古怪,是有什麼說法嗎?」

慕南枝說「董老闆應該知道雞蛋的顏色,這東西腌製成熟之後,和雞蛋原本的顏色有些區別,所以古方上叫它變蛋,變色蛋的簡稱。」

「噢,原來如此,聽著倒是有些稀奇。」

竟然還能變色,董老闆對這個變蛋的興趣又大了幾分,真是有趣。

他湊近從壇口裡看過去,只見裡面堆著一堆表皮灰白色像裹著石塊的東西,看著古里古怪。

「這、這真是雞蛋做的?這東西能吃嗎?」

他說著,手指還往那上面的石塊狀東西上摸了摸。

慕南枝不慌不忙地說道:「當然能吃,不僅能吃,味道還很鮮美。」

對著董老闆不太相信的眼神,慕南枝笑了笑說「不知道董老闆能不能讓人拿把刀和一個盤子過來?」 董老闆點點頭,叫來夥計,吩咐人把慕南枝要的東西都拿過來。

等東西的過程里,慕南枝先從罈子里拿了一個變蛋,她拿著變蛋順時針在桌面上輕輕磕了一圈,看到變蛋上有了裂縫,順著那圈裂縫一點點剝開了外面的殼。

剝了殼的變蛋露出裡面的真容,隨著最後一小塊殼剝落的力道,十分有彈性地盈盈彈跳了兩下。

董老闆瞪大了眼看過來。

那澄黃透亮的顏色,夾著中間一塊墨似的深褐,像是一塊上等的晶瑩剔透的琥珀,光瞧著就招人得很。

董老闆吸了口氣,驚喜地說「色美氣香,好,好啊!」

雖然知道慕南枝可能不會讓他失望,但沒想到她會給他帶來這麼大的驚喜。

慕南枝又依樣剝出來一個變蛋,她的手法純熟,上面並沒有沾上粉末。

這時候夥計拿著東西上來,慕南枝接過刀,將兩個圓溜溜的變蛋切成漂亮的瓣狀,在盤子里擺出個花瓣似的漂亮形狀。

她剛剛還要了醋和薑末,就盛在一個小碟子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