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在宗門中不好殺你,這一次在這試煉小世界中,真的以為我還會饒了你嗎?」

林寒看著一地的死屍,冷冷一笑。

隨即,林寒收回銹劍,從儲物靈戒中將感應石取出,確定方向後,直接朝著遠處走去。

……

……

而與此同時。

試煉小世界中,某一片陌生地域。

此時,一眾鐵血舵弟子聚集在一起,其中就有呂逸飛和冉楚楚。

不過,此時他們兩人都不是站在最前方,而是神色恭敬,跟隨在中央一個身穿黑色鐵衣的青年男子背後,顯得有些誠惶誠恐。

鐵衣男子身軀修長挺拔,丰神俊朗,背負一桿黑色戰戈。

那戰戈似乎飲過無數生靈的血液,透發一種恐怖的殺意,似乎封存了極其古老的力量。

若是林寒在此,看到這鐵衣男子,一定會大驚失色。

因為,這鐵衣男子,正是他曾經在燕國斷天山脈的那個大峽谷中,遇到的那神秘男女中的男子。

只不過,這鐵衣男子如今卻是不知用什麼手段,進入了這試煉小世界中。

他渾身氣息深沉,絕對是真武層次中的地罡境強者!

「葉昊宇師兄,您能夠從總教過來,這一次,我們鐵血舵一定要將那群天劍門的弟子給覆滅,全部擊殺。」呂逸飛此時說著,雙目滿是狠厲。

「一群天劍門分門的廢物,我只要略施手段,自然全部都要死。」葉昊宇冷冷一笑。

總裁大人別玩我 他乃是鐵血總教的弟子,千山島這種偏僻地域的弟子在他眼中,都不過是一群螻蟻罷了。

「如此那就多謝葉師兄了。」冉楚楚明艷動人,此時美眸一閃,頓時說道。

「你們現在就開始行動,將那些天劍門的弟子全部都引到一起,到時候,我以御獸之道,操控萬千妖獸,將他們全部踏碎成肉泥,被我的妖獸大軍吞吃掉。」葉昊宇狠厲一笑,眸光兇殘。

「是,葉師兄!」

「是,葉師兄!」

頓時,一眾鐵血舵核心弟子都是神色大喜。

他們可是明白,這位來自總教的葉師兄,不僅戰力強橫,更是一位罕見的御獸師,一人就可以操控萬千妖獸。

這一次他之所以從總教來,也是為了進入這試煉小世界中,尋找一些在外面已經滅絕的妖獸,以御獸之道操控后,從而為自己所用。

……

……

三日後,林寒終於來到了感應石指定的地點。

不過看著眼前的一切,林寒卻是神色震撼。

就連阿狸,在肩膀上都是發出「吱吱」的驚嘆聲。

遠處,竟然是一片冰雪平原,寒冰覆蓋三千里,隱隱約約間,能夠看到不少冰山大岳,在那片冰雪平原中聳立,穿雲入霄。

「好冷。」

林寒踏入這片冰原,頓時感到一股寒氣侵襲進入了自己的身軀中。

不過,太古龍帝訣微微一運轉,頓時一股渾厚的氣血,將那種寒意驅散。

「難道九尾狐王叫我尋找的『妖族聖典』在這種鬼地方?」

林寒心中暗暗想著,他取出感應石,朝著某一個方向縱身躍去。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又過去整整三日。

這一天,林寒終於在一處寒冰谷前停下了腳步。

感應石指引的地方,就在這寒冰谷中。

此時,林寒被凍得有些嘴唇發紫,他心中暗暗罵著九尾狐王是不是在玩自己。

不過,既然都走到這裡,林寒也不會無功而返。

他讓阿狸進入儲物靈戒,隨即直接踏步進入了這冰谷之中。

一路上,讓林寒詫異的是,竟然沒有任何妖獸阻礙,他不到半個時辰,就來到了最終目的地——一個凝結厚厚一層冰的山洞。

踏踏!

冰洞中空氣寒冷,林寒運轉太古龍帝訣,一邊驅寒,一邊朝著這冰洞深處走去。

「找到了!」

林寒進入冰洞深處,頓時看到了一具皮膚乾癟的枯骸,正端坐在中央一個玉台之上。

這枯骸前方,一本黑色的典籍,似乎由墨玉鑄造,正靜靜躺在那裡。

懷中,感應石劇烈波動。

那黑色典籍,應該就是九尾狐王要自己尋找的妖族聖典了。

不過這一路如此順風,讓林寒心中感到有些怪異。

不過不管如何,先將那妖族聖典拿到手再說。

踏…踏…踏……

寒冰山洞中很是安靜,只有林寒的腳步聲在迴響。

林寒走過去,附下身就要將那妖族聖典給拿起來。

但就在附身下去的這一瞬間。

神使鬼差的,林寒微微抬頭,望了一眼面前那具死去的枯骸。

但就是這一眼,卻是讓林寒心底陡然生出一絲驚悚的寒意。

他看到了……

那枯骸,此時竟然也是緩緩抬起乾癟的頭顱。

「桀桀桀……」

一道模糊不清的詭笑聲,突然從那枯骸的喉嚨中傳出,猶如金屬在摩擦一般,刺耳難聽。 「桀桀桀……」

一陣模糊不清的詭笑聲從那枯骸的喉嚨中發出,讓整個冰洞中,都是蒙上了一層詭異的氣息。

「我靠,詐屍了!」

林寒怪叫一聲,只覺得渾身汗毛倒豎。

嘩!

他一把將那妖族聖典給抓起,裝入儲物靈戒中,隨即朝著後方猛地爆退而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那枯骸乾癟的雙目中陡然閃耀出兩團妖異的紅芒。

瞬間。

「嗡!」

猛地,林寒感覺靈魂一顫,似乎被什麼力量強行拉扯了出來。

下一刻,他發現自己的視野已經來到了一片蒼茫的幻境空間。

「糟了,那枯骸雖然死去無盡歲月,但是存有一絲殘念,沒有被歲月磨滅。」

林寒心中一震,飛速閃過這個念頭。

而此時,林寒很清楚,自己的意念體,肯定被拉入了那枯骸的精神世界中。

「吼!」

陡然,遠處一道震懾人心的咆哮嘶吼聲。

林寒神色一動,猛地朝著遠處望去。

下一刻,他看到了極其震撼的一幕。

會計十年 遠處蒼茫的昏暗天際下,浩瀚大地上,陡然拔地而起一尊頂天立地的巍峨身影。

那是一頭妖!

一頭仿若從太古時代踏步而來的古老大妖!

它身軀巍峨,若擎天大岳,佇立大地,頭頂蒼天,氣息渾古。

簡直是如同一尊太古時代的妖族天王,統帥億萬妖族,鐵血殺伐,征戰四方。

「吼!」

又是一道驚天動地的嘶吼聲響起。

下一刻,那仿若一尊妖族天王的巍峨身影,兩團赤血如烈日般的雙目,瞬間盯住了遠處大地上站著的林寒。

「你雖然是人族中一個小小的螻蟻,但本座能夠感受到你肉身的不可思議之處,雖然如今還十分弱小,但是,本座能夠隱隱間探查到,你肉身深處潛藏的恐怖潛力,一旦釋放,絕對驚天動地,所以,現在將你的肉身獻給本座,本座可讓你的靈魂永生在這世上。」

那尊巍峨身影出聲了,語氣帶著無盡的威嚴。

「讓我靈魂永生?」

林寒冷冷一笑,猛地道:「就算是最頂級的魂師,都無法做到靈魂永生,時間能夠磨滅一切。」

「哦?你這個小小的人族螻蟻,竟然還知道魂師一道?」

那巍峨身影語氣微微一詫異,但下一刻,他陡然狠厲一笑道:「本座要你的肉身,那你就必須給我,在本座面前,你區區一個螻蟻也敢忤逆,簡直是找死!」

轟隆!

巍峨身影似乎很是急迫,此時竟然瞬間出手。

頓時,虛空坍塌了。

一隻浩瀚的遮天大手頓時覆蓋這片精神世界的天穹,如同一片覆蓋幾萬里的烏雲。

沉重、蒼茫,鋪天蓋地,浩浩蕩蕩。

轟然從九天之上落下來,要將林寒這隻渺小的螻蟻給碾壓致死。

「若是你巔峰時期,我在你面前確實只是螻蟻,但如今,你死去無盡歲月,只有一絲殘念在那枯骸中苟延殘喘,你真的以為你吃定我了嗎?」

林寒陡然冷喝一聲。

「吞噬之眸!」

「殺伐之眸!」

豪門虐戀之落雨天的陽光 嗡嗡!

瞬間,天穹之上,兩顆彌天之眸,冰冷、無情,緩緩浮現,冷冷盯著遠處的那個巍峨身影。

「這是什麼眼眸?為什麼本座從心底有一種恐懼感?」

那巍峨身影咆哮起來,似乎第一次感覺自己無法掌控一切,讓它開始惶恐,它再次嘶吼:「給本座死,小子!」

轟隆!

那遮天大手覆蓋萬餘里,再次加快了落下的速度。

嗡!

這一刻,一股恐怖到極點的威嚴,讓林寒的意念體幾欲崩碎。

「龍帝威嚴,鎮壓一切!」

林寒也是神色變得微微猙獰,他頓時仰天咆哮,若一頭怒龍,要衝破一切束縛。

「轟!」

這一瞬間,林寒腦海中,一頭雄健蒼勁的五爪金龍,轟然從黃金神火中衝出,龍騰九霄,仰天長吟。

正是林寒覺醒的先天魂靈!

嗡!

林寒頭頂之上,五爪金龍有著萬丈高大,橫貫三千大地,直接將那遮天大手給吼碎。

一股至高無上的龍帝威嚴,頓時彌散這整個精神世界。

「這又是什麼?!」

那巍峨身影終於恐懼了,他猛地吼道:「一個人族的小小螻蟻精神中,怎麼可能擁有這種恐怖的東西,本座不信,本座不信啊!」

「泯滅吧!」

驀地,林寒出聲了。

昂!

下一刻,那條萬丈高大、橫貫天穹的五爪金龍猛地咆哮一聲,直接沖向那巍峨身影,直接將其吞吃了下去。

發佈回覆